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四十六章 追踪觅迹
    衡阳县。

    马蹄声如雷,城门口的兵卒,远远看到两骑呼啸而来。

    为首的汉子黑乎乎一大片,背上铁矛呈伞骨状态,狂奔中张牙舞爪。

    “停下!”

    “来者何人?”

    “关城门,关城门!”

    城门官高声呼喊,泾州地处北疆,曾经多次经历北戎入侵。

    这汉子身形,比起见过最强壮的北戎勇士还要壮硕,若非身旁还有个锦袍汉子,守城兵卒先射几箭试探。

    唏律律!

    两匹马人立而起,定在城门口。

    “哈哈,燕大哥,你让人嫌弃了。”

    周易平日里易形模样,是略带沧桑,黑发中有几缕灰白的帅气中年。

    十年刑房大狱,能活着已经是斩妖司唯一的奇迹,还保持俊俏青年相貌,鬼都知道有问题。

    “习惯就好。”

    燕赤霄将腰间牌子一丢:“诛魔校尉,燕赤霄。”

    城门官验证过腰牌真假,近距离观察燕赤霄,并非北戎蛮人,连忙呼喊着打开城门。

    “校尉,您的腰牌。”

    城门官躬身还回腰牌,斩妖司在大乾任何地界,都有足够的牌面。

    “做的不错。”

    燕赤霄一抖缰绳,与周易一同进城。

    衡阳城是泾州仅次于郡城的大县,如今闹了一年多的妖鬼,变得冷冷清清。

    本该繁华的街道,几乎没有人影,偶尔行人也是弯腰缩头,急匆匆的来去进出。

    店铺大都紧闭门窗,挂着暂不待客的牌子,甚至有的直接锁了大门,东家逃到别处避难。

    周易和燕赤霄骑马走了一圈,竟然没有寻到住宿的客栈。

    “燕大哥,你打算如何查询妖鬼?”

    燕赤霄说道:“自是去固宁郡城,斩妖司分部询问,他们能每次擒住妖鬼,定然有探测手段。”

    “一来一回三五天,或许又有人遇害了。”

    周易摇摇头说:“小弟在物部之前,做了十年刑者,对妖魔鬼怪味道极其灵敏,只需策马在县中转一圈,有没有鬼物立见分晓。”

    “刑者?”

    燕赤霄深深的看了周易一眼,点头答应:“如此甚好。”

    二人自蛇盘山,三天两夜奔袭来到衡阳县,各怀心事,自是尽快降妖除魔为好。

    衡阳县三纵两横主干街道,骑马穿梭一遍也不过一个多时辰。

    周易鼻子闻不到妖魔气味,只是编了个理由,暗中施展天罡神通。

    呼风唤雨。

    法力狂涌而出,消耗了将近十分之一。

    原本晴朗天空逐渐乌云密布,遮盖整个衡阳县城的天空。

    风声呼啸,雷声阵阵。

    周易有了前车之鉴,自是不会轻易降雨,只是借助风的气息。

    风穿过衡阳县城,无论是隐秘的小巷子,还是隐藏地下的密室沟壑,都席卷而过。

    灵目术,望气术。

    一缕缕气息在眼前飘过,其中九成九是无用的各种味道。

    片刻之后,一缕细微的红黑色煞气,随风飘过。

    城南方向!

    周易心思大定,第一次以天罡法术寻觅妖魔踪迹,也没有百分百把握。

    寻到了煞气来源,周易默不作声,继续骑马在县城穿梭。

    直到城南,风中的气息越来越浓郁,直到一处名为崔府的大宅。

    周易停下马,说道:“有尸气。”

    这尸气有些熟悉,前不久曾经斩杀过一头银尸,气息极为相似。

    “进去看看。”

    燕赤霄身形一纵,庞大身形灵活如猫,穿墙过户落地无声。

    周易直接敲响了正门。

    咚咚咚咚。

    “谁啊?”

    门房掀开一条缝隙,看到周易脚下有影子,才说道:“什么事?”

    周易亮出腰牌:“斩妖司办事,开门!”

    “都尉大人?快请进,我去寻老爷。”

    门房一脸恭敬,斩妖司在衡阳连抓妖魔,名声响亮,已经成了守护神。

    燕赤霄从墙里翻出来,从门外走进来,疑惑道:“老弟,你怎么暴露了?”

    “我们是斩妖司,为什么不能走正门?”

    周易鼻尖耸动,嗅来嗅去:“尸气来自后院……”

    后院内宅一般是女眷居住,此时除妖紧急,顾不得在乎礼数。

    周易循着风的气息,来到后院一处枯井处,此时不用呼风道法,望气术也能看到一股凶煞尸气升腾。

    “尸妖在这井中……”

    周易话音还未说完。

    燕赤霄从背后抽出一杆铁矛,肌肉盘扎,真气、力量灌注。

    咻!

    铁矛爆发撕裂空气声。

    轰!

    “吼——”

    与轰击声同时传出来的,还有一声尸吼。

    这时刚好赶来的崔员外,见到从枯井中跳出的银尸,身子一软,连滚带爬就跑了。

    银尸站在井口,双目赤红,双臂垂膝,银灰色筋骨肌肉裸露,腹部位置插着一根铁矛。

    “吼……”

    轰——

    又是一根铁矛,精准贯穿银尸嘴巴,硬生生将下半声吼叫憋了回去。

    “周老弟,躲远点!”

    燕赤霄双臂如风,连续抛出八根铁矛,钉在银尸身上,随后抽出巨剑一跃而起。

    简单粗暴的力劈华山,在燕赤霄手中仿佛真能劈山。

    “嗬……嗬……”

    银尸身上扎的和刺猬一样,面对巨剑劈来,本能的要跳跃躲避。

    “定!”

    燕赤霄空中暴喝一声,铁矛上浮现符文禁制,搅乱了银尸步伐。

    撕拉!

    自左肩至右腰,银尸硬生生的劈成了两截,黑色尸血落在地上发出滋滋滋的腐蚀声。

    “呼——”

    燕赤霄长舒一口气,兔起鹘落间,几乎耗尽大半力气。

    “厉害!”

    周易灵目术中,燕赤霄气息比银尸还要差一截,再加上僵尸天生铜皮铁骨,本应该银尸占上风。

    谁曾想,银尸一回合没能撑住。

    “妖魔脑子大都不好使,生死搏杀吼什么吼,杀多了也就简单。”

    燕赤霄踩住银尸,一根根将铁矛扒下来,滴血不沾。

    “嘶!”

    本来死透的银尸,忽然脖子一扭,咬向燕赤霄小腿。

    尸毒是最难解的剧毒之一,即使勉强驱逐了,经脉肉身也会受到不可挽回的伤害。

    霹雳——

    雷光闪过,轰在银尸脸上。

    道行加两年。

    周易表示杀了数千上万妖魔,早已精通抢人头的几百种技巧。

    燕赤霄拱手道:=“谢了。”

    “就是小弟不出手,燕大哥也受不了伤。”

    周易见过诛魔校尉的全身甲,燕赤霄布衫里面,必然有一层玄铁腿铠。

    这时,一连串脚步声传来,连带着喧哗嚷嚷声。

    “哪里有尸妖?”

    “快过去查探!”

    “准备好擒妖网,休让僵尸逃了!”

    “困尸锁链,拉好拉好!”

    “戴好面甲,小心尸毒……”

    十几个个全身甲胄,面甲只露出双眼的斩妖校尉,来到了崔家后院。

    专门针对肉身强大妖魔的擒妖网,四根头的困尸链,准备的齐全。

    “好快。”

    “准备齐全,都是斩妖司好手。”

    周易和燕赤霄对视一眼,谁都没有多说。

    衡阳县上空的乌云逐渐消散,天光放晴,滴雨未下。

    焦急惶恐的城隍土地,终于放下心来,派遣麾下阴差鬼役调查,是哪个不懂事的道人胡作非为。

    未经准许降雨者,同谋逆处置,前车之鉴历历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