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四十五章 心魔分身
    大乾册封神明,并非朝廷一意而决,受封者大致分为三种。

    一是山水当中有大妖妖王,实力强劲又不作恶,朝廷予以神位安抚,如阳平湖水神。

    二是地方贤德,生前凝聚民心愿力,从而受地脉水脉认可。

    第三种数量最少,天生山脉水脉精灵,即使不受朝廷册封,也能直接掌控山水脉络。

    蛇盘山山神属于第二种。

    贤德封神更愿意庇佑地方,为百姓消灾弥难,一是生前良善性格使然,二是人封神祗需要大量香火之力蕴养金身。

    阴世阳世,互利互惠,理应是极好的状态。

    “自甘堕落?本神生前做了多少好事,修桥铺路,赡养孤寡,家财散尽。死后庇佑一方,有求必应,活人无数!”

    山神端坐殿中,面目狰狞:“区区斩妖司小吏,有什么资格说本神自甘堕落!”

    “我赶时间,收起这副嘴脸!”

    周易双目闪过灵光,看似金光奕奕的蛇盘山山神像,真实状态已然是魔气升腾,无数冤魂在魔气中哀嚎尖啸。

    一道剑气斩向山神庙大殿,幻像瞬间破碎,又成了残破庙宇。

    左右侍女童子,纷纷显露原形,狼头人身,狐头狐尾,半骷半人,尽是妖魔鬼怪。

    原本断成两截的石雕山神像,又重新拼合在一起,只是断裂处不断流淌黑红色血液。

    “找死!”

    山神像吐出污浊黑气,如同粘稠浆糊。

    这黑气是地脉煞气,生民怨气,死者戾气混合而成的邪法,转污修行之人法体法宝。

    一经沾染,时时刻刻受怨煞之气折磨,心魔丛生,邪念迭起。

    周易同样张口一吐,紫红色地极真火化作火焰长龙,在山神庙中席卷而过。

    “啊……”

    一声声凄厉惨叫,正在观战的鬼怪,遇火即焚灰飞烟灭。

    道行增加一年。

    转瞬之间,庙中只剩下烧得乌漆嘛黑的山神,地煞之气护住周身,勉强抵御真火焚烧。

    山神融合山川地脉,处于册封山脉范围内,可操控地脉山石作战。

    轰隆隆……

    地面裂开,非是山神要与周易斗法,而是山神庙要逃入地底。

    “没经周某同意就想跑!”

    周易一挥手,紫郢剑钻入地底,直接将地脉定住。

    山神感应到地脉之力,如同铁石一般难以动用,终于感到了恐惧。

    册封山神一百余年,从未遇到过以人力定地脉的强者,极有可能是传说中的炼神高人。

    “仙长饶命,小神也是迫不得已……”

    “迫不得已?这就是你的迫不得已?”

    周易法力化作大手,将山神庙连根拔起。

    庙宇地基下面,累累白骨,重重叠叠,不下数千上万。

    常言小官巨贪,同样道理,把持山脉的山神入了魔,害人比起妖王还要便捷。

    幕后操控一场看似巧合的山崩滑坡,轻易淹没村镇。

    山神落入法力手中,任由周易揉捏,本该跪求饶命,见到地底白骨之后,竟然又升腾出浓郁魔气。

    “这些人都该死!全部该死!百年风调雨顺,不见他们感激。不过一朝干旱,祈雨不成就杀我庙祝,拆我庙宇,毁我金身!”

    “生前死后两百年苦心行善,换来修行毁于一旦,他们难道不该死?”

    “这个理由不够……”

    周易念头一动,法力巨手狠狠一攥,山神庙连同神像化作一地碎石。

    妖魔图鉴翻动数百页,一张模糊不清的图鉴,点亮了一点边角。

    “怎么没有奖励……”

    周易感应那张模糊图鉴,一段讯息传入脑海。

    “山神竟是心魔道主的分身!”

    心魔图鉴点亮一角,周易隐约能感应到心魔所在位置,方向正是洛州。

    周易眉头微皱,随后化作遁光回到到草丛。

    燕赤霞面带疑惑的看向山神庙方向,座下鳞马不安的踏地踱步。

    “燕校尉,走了。”

    “你听到那边声响了吗?”

    “可能是山雨造成山石崩塌吧……”

    ……

    洛州。

    通县,距离洛京不过百里。

    楚家私塾当中传来一阵阵读书声。

    负责教书的辛先生,伏在桌案上呼呼大睡。

    其中有顽皮的小孩子,将书册挡住脸,私下里和同伴划拳,输的被弹脑瓜崩。

    “呼——”

    辛先生忽然起身,腰背挺直,眼中没有丝毫迷茫困倦。

    “九号死了……怎么会,明明已经叮嘱他小心行事。”

    辛先生正是受六道之主派遣,潜入大乾打探珈蓝死因的心魔道主。

    十来年过去,已经炼制了十几具心魔分身,散布在十六州各地,搜集都能无数消息。

    山神是心魔最重要的分身之一。

    神祗勾连地脉,等于有地脉镇压气运,由神入魔极为罕见。

    五年前心魔途经蛇盘山,正巧遇上祈雨祭祀,久不出山的心魔来了兴趣,混在人群中感受久违的热闹人气。

    结果,连续几次祈雨不成,反而花费巨大。

    祈雨百姓恼羞成怒,打死了主持祭祀的庙祝,拆了山神庙,打碎了山神像。

    山神金身几乎破碎,由神入魔。

    心魔趁虚而入,传授山神修行邪法。

    山神为了活下去,将数千百姓血祭,重凝金身,逐渐化作心魔分身之一。

    “心心相息,返本溯源!”

    辛先生手掐法诀,零星记忆片段,在他眼前闪烁。

    剑定地脉、法力巨手……

    “这柄剑……难道是那一柄……”

    辛先生各地分身,虽然没有身居高位,却有高位身边的心腹下人。

    其中纯阳仙剑现世,是近几年洛京发生的大事之一。

    “仙剑!”

    辛先生眼中闪过贪婪,又有一丝恐惧。

    思索片刻,收起书册,起身离开楚家私塾。

    原本计划是将楚家小公子,诱导炼化成心魔分身,或许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通县楚家的背景,连历任县令都不清楚,只知道关系深厚,似乎与宫里有关。然而洛京城附近乡绅富商,一砖头砸过去,十个有八个能扯上宫里的关系。

    辛先生在京都的心魔分身,记账算账的时候,偶然听到外出采买的太监闲聊。

    “咱家走的可是楚家的门路,有楚公公这层关系,这采买的活儿还能落到别人手里?”

    “楚家?干爹说的难道是通县……”

    “还能有谁?”

    通县,楚家,楚公公……

    谁能想到通县默默无闻的楚老爷,背后是权势滔天的禀笔太监,内侍司大总管,当世界一品绝巅,景泰帝的左膀右臂之一。

    楚大伴。

    心魔在楚家当私塾先生,就是要将楚家嫡系小公子诱惑炼成心魔分身,或许能直接听到某些大乾秘密,从而完成六道之主交代的任务。

    “楚家虽好,又与我何干,若是能拿到仙剑,未尝不能坐一坐六道之主的位子!”

    辛先生去和楚老爷辞行,自称京都大考在即,打算闭关读书,搏一搏功名。

    楚老爷听闻此事,取出百两纹银,预祝辛先生金榜题名。

    心魔离开楚家,一路遁行来到了赤身魔教叛乱的飞云州,通过心魔宗弟子传讯血魔道主。

    “钱多,人傻,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