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四十四章 堕落山神
    行商头人捧着两锭银子,躬身走过来感谢。

    “校尉大人,在下吴三鹏,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有银钱聊表谢意。”

    “无须客套,有酒没有?”

    燕赤霄挥挥手:“一路上有肉无酒,嘴里淡出个鸟来。”

    “有有有。”

    吴三鹏一脸喜色,一行人拼死跑一趟货也就十几两利润,能省下来自然好多了。

    燕赤霞咕噜咕噜一饮而尽,长舒一口气。

    “舒服,这酒阳气足,是个好东西。”

    “还有还有。”

    吴三鹏将所有竹筒取出来,那包裹里还有黑狗血袋子,黑驴蹄子,墨斗墨线,乱七八糟的符篆……

    周易注意到杜思默不作声,脸上尽是黯然迷茫神色。

    “杜公子,怎么了?”

    “周兄,在下读了十年书,到头来还要人保护,遇上妖邪只能引颈就戮。”

    杜思迷茫道:“当初父亲要我学武,是不是选错了?”

    周易劝慰道:“学文学武从来没有对错,稷下学宫的大儒言出法随,堪比佛道仙师,妖魔鬼怪灰飞烟灭。”

    儒道法家等诸子百家的具体修行方式,周易不太了解,他在妖魔记忆中见过的斗法场景太过虚幻。

    三品以下的儒道法家修士,有些玄妙手段,斗法厮杀并不强,多是辅助效用。

    境界达到上三品,立刻发生了质变,儒家浩然正气,法家言出法随,杂家中的画道更是玄妙,整个一神笔马良。

    周易曾经请教张诚,他也不甚了解,只说诸子百家修的是心,修心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一朝顿悟凝结阴神。

    诸子百家不叫炼神,而是称为立命。

    杜思连连摇头:“学生愚钝,可不敢妄想大儒。”

    “世上哪有谁愚钝,谁聪明,多是懒惰不勤奋的理由罢了。”

    周易说道:“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

    杜思闻言一脸激动,对周易深深鞠躬。

    “谢周先生指点,学生守仁铭记于心。”

    “守仁……是你的字吗?”

    “是的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以后如果你遇到一个字伯安的,替我狠狠的抽他,一定不要手下留情。”

    周易强调道:“打死不至于,半残就好。”

    杜思从未打过人,不过古有一字成师,现在承了十四倍的师徒情,开口拒绝岂不成了虚伪小人。

    “学生记得了,定然打的他满脸开花。”

    “哈哈!”

    周易想到那场景,忍不住发笑,一定要躲在角落里亲眼看看。

    燕赤霄的到来,让所有人感到心安,庙宇中缭绕的凄冷感也消散不见。

    吴三鹏问道:“校尉大人,你是去衡阳抓鬼吗?”

    燕赤霞点点头:“某家听闻衡阳有鬼物作乱,正好有空,便过去看看。”

    “这世道,真是见了鬼了。”

    吴三鹏叹息一声,燕赤霄刚刚救了大家的命,说话也就放开了许多:“前些时日我们去过衡阳,听说不止闹了一次鬼,动不动破家灭门,惨得很。”

    名为栓子的行商搭话道:“幸好有斩妖司的大人们,每次鬼物行凶都逃不了,当场就被镇压抓走……”

    “嗯?”

    周易眉头一挑问道:“当场就镇压了?”

    “衡阳许多老百姓都看的清楚,传闻还有仙师做法,鬼物怎么能跑的了。”

    栓子肯定道:“郡守大人是真的好官,百姓称他为抓鬼青天,已经写了万民伞送入京城了。”

    “郡城斩妖司分部都有大规模感应妖魔的法宝,只是驱使起来消耗颇大,平日里也只用来追踪,最多一月探测一次。”

    燕赤霄解释道:“如果郡守舍得每时每刻开启,衡阳城的鬼物,自然无处逃遁。”

    “原来如此。”

    周易闻言心动,如果将法器关键位置小型化便民化,或许能让普通人避免妖魔祸害。

    三人围着篝火闲聊,燕赤霞斩妖赤魔,吴三鹏走南闯北,周易见多识广。

    百姓朝堂,京都乡野,南北州府,越聊越投机。

    天下学问,惟夜航船中最难对付。天下故事,惟南北客遇最为有趣。

    荒山夜雨遇三两路人,席地而坐谈天说地,事后各自南北分散,只留回味,实属人生一大快意。

    山雨又下了近半个时辰,终于缓缓停歇。

    行商们歇息好了,纷纷收拾行囊,再不想在闹妖怪的庙里滞留。

    蛇盘山中有官道,又无悬崖峭壁,打着火把赶夜路并不危险。

    “燕大人,周大人,我们与杜公子向南去了。”

    吴三鹏拱手道别:“日后有缘再相遇,定然寻一处酒馆痛快喝一顿。”

    周易笑着说:“必须是巷子里的老馆子,京都春风楼的酒,实属寡淡,喝多少都不醉,定然是兑了水。”

    “一定一定!”

    行商们哈哈大笑,总觉得这位周大人的话,让人又气又笑。

    “先生,学生到了京城,定去斩妖司拜访你。”

    杜思道别一声,跟在行商队伍中,向山外走去。

    “燕校尉,我们也启程吧,早日到衡阳,或许少一户人家遇害。”

    周易跨上枣红马,唿哨一声,向北面奔去。

    “好骑术!”

    燕赤霞坐骑似马非马,脖颈、四蹄生有黑鳞,站在原地比枣红马高出三四尺。

    饶是如此,燕赤霞跨上去,如同猛男骑小绵羊。

    唏律律!

    鳞马疾行如风,遇上巨石竟不转向,而是一跃而过。

    枣红马如果不是有法力加持,不消片刻,就远远落后于鳞马了。

    ……

    纵马十余里。

    周易忽然勒马停下,捂着肚子皱眉。

    “燕校尉,刚刚夜雨着了凉,稍等我片刻。”

    说着下马钻进了树丛,蹲在树下解决。

    燕赤霄闻到一股浓郁臭味,黑脸微微变色,忍不住抖马离得远远。

    树丛中,只剩下一道法力化身蹲着,周易已经化作遁光回山神庙。

    十几里山路,直线不过三五里距离,顷刻即至。

    周易从高空向下看去,原本残破的山神庙,已经变成富丽堂皇宫殿,与黄皮子精施展幻境一模一样。

    宫殿四周,伏着数十上百豺狼虎豹,个个身形壮硕远超同类,赤眼红睛煞气环绕。

    殿中传来威严肃穆声音:“胆敢杀害本神侍女,将那群人活抓回来,本神要亲自处置!”

    嗷——

    吼——

    山中凶兽发出吼声回应,起身向南面窜去。

    一道道剑光从天而降,璀璨如流星滑落。

    兽群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悄无声息的断成两截,前半身还在狂奔,后半身已经摔落在地。

    “谁!”

    殿中传出一声怒吼。

    周易落下遁光,站在宫殿门口。

    只见殿中端坐金身神像,左右各站着男女俊男美女侍从,只是右面女子少了一位。

    “我道那黄皮子精实力低微,怎么施展出精妙幻术,果然是有人在背后搞鬼。”

    “是你!”

    神像脸色一变,金色神光散向四周,没有发现燕赤霄踪迹。

    “不用找了,就我一个。”

    周易手持紫郢剑,指着神像喝问。

    “既然是人身获封山神,生前必是贤德,为何自甘堕落,与妖魔为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