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四十二章 卖鬼骗妖
    篝火烈烈。

    杜思顾不得烤衣服,先将半湿的书籍,一册册取出来烘烤。

    其中一本状元堂印制的《刑者说》,吸引了周易的注意。

    状元堂每月结算一千多两版费,让周易在京都生活的很滋润。

    周易起身凑过去,笑着询问。

    “杜公子,我从洛京来,衡阳也有刑者说了吗?”

    “啊!有的,您是?”

    杜思专心致志烤书,听到声音抬头打量周易,面容清秀,有一股读书人的儒雅气质。

    “周易,衡阳周家村人,回乡探亲。”

    周易自顾自的凑过去,用树枝挑了挑火堆,一缕地极真火融进去,温度立刻升高了许多。

    “周家村……没听说过。”

    杜思听到是老乡,不自禁生出亲近,说道:“这书卖的极好,父亲特意从状元堂订购,叮嘱我随身携带,说是能辟邪。”

    “辟邪?哈哈,令尊说的很对!”

    周易笑道:“书中很多简单易用的土法,出门在外,能免去许多麻烦。”

    “那著书的柳泉居士,必然是个奇人,传说说的稷下学宫的有德大儒。”

    杜思小心翼翼的烘烤书册,仰慕道:“到了京城,一定登门拜访。”

    这时,一直暗中关注的行商头人,见到《刑者说》竟然也凑了过来。

    “杜公子,俺们听说是神仙写的书,就为了救苦救难。”

    头人从怀里掏出一卷红布,里面包着几页纸:“这趟出门前,特意花钱请先生,抄录了神仙说过的话。”

    纸上写的是刑者说每一篇故事末尾的说,有劝人远离妖魔,有识别妖魔办法,也有宁心静气拒绝诱惑的真言口诀。

    周易问道:“上面的办法有用吗?我下次出门也带一本。”

    “有用有用!上次去晋县,路过乱葬岗撞上鬼打墙,绕来绕去出不来,最后还是二蛋的童子尿破了。”

    头人向其中一个伙伴喊道:“二蛋,你可要保护好自己,哪天童子尿失效了,害死所有人。”

    二蛋嘟嘟囔囔:“我还要找媳妇呢!”

    “哈哈哈……”

    同伴一连串的笑声,有人打趣道,到了郡城带二蛋去破了童子身。

    周易也是跟着大笑,毫无神仙风范,是发自内心的喜悦。

    自洛京一路走来,见到的、听到的都是悲剧,普通人在妖魔面前宛如待宰的牛羊,心中难免生出郁郁之气。

    现在一本书,几张纸,心绪如云开月明。

    虽不能挽救世道艰难,也为人族做了些有用的事。

    山神庙外凄风冷雨,庙内暖融融一片欢快,听说周易自京都来,便起哄让他讲洛京繁华。

    周易刚要张口,回忆过后才发现,在洛京生活近两年,每天除了当值就是回家抄经,和前世宅男生活差不多,去的做多的繁华场所就是春风楼喝酒。

    难道讲春风楼的姑娘跳舞,有损儒雅形象……

    “洛京就是人多,车多,和寻常郡城没什么区别,不如我讲个听来的故事。”

    周易转移话题,脑海中闪过无数个妖魔鬼怪经历,缓缓说道:“南阳郡有个宋伯,他走夜路遇上了鬼,他问鬼是谁……”

    “……宋伯咬破舌尖,将阳血吐在鬼身上,拎到斩妖司衙门领了两贯赏钱。”

    荒山,老林。

    破庙,夜雨。

    篝火,鬼故事。

    行商和杜思等人大气都不敢喘,直到故事结束,才长舒了一口气。

    杜思赞叹道:“宋伯有胆有智,玩弄鬼怪于股掌,厉害!”

    “原来鬼怕舌尖血,平日里需练习下,免得遇上鬼了怕疼咬不破。”

    行商头人喃喃道:“抓了鬼也不要打死,还能送去斩妖司领赏!”

    “周先生,再讲一个呗,比那说书的讲的好听。”

    “说书的都是一样的故事,把刑者说上的修修改改,当新故事骗钱。”

    行商们听的新奇,纷纷起哄。

    周易嘿嘿一笑,打算讲一个恐怖故事吓人,不能浪费了气氛。

    山神庙的门不知什么时候开了。

    山风灌进来,吹得火焰激荡舞动。

    一名行商起身去关门,发现有个人影蹲在庙门外。

    火光映照,人影看清楚了,是个容貌姣好的年轻妇人。

    浑身上下已经湿透,单薄的衣衫紧贴着肌肤,双臂抱着胸口颤抖,能看到一抹雪白。

    轰隆隆——

    闪电雷鸣,风雨急促,女子冷的面色发青。

    “你是谁?”

    行商后退一步,下意识按在腰间柴刀。

    “小女子是固宁郡黄家的女儿,在山里迷了路,又遇上了大雨……”

    行商正要说话,头人起身在他肩膀上拍了三下,朗声道:“黄姑娘如果不嫌弃,进来避避雨,烤烤火吧。”

    “多谢老伯!”

    女子起身走进庙中,走路一颤一颤,曼妙的曲线也随之颤动,引得行商纷纷注目。

    女子走到杜思身旁坐下,扯开身上的衣服烤火,又泄露不少春光。

    杜思眉头一皱,瞥过脸去不看。

    头人从行囊中拿出一个竹筒,笑着说道:“姑娘,这是俺们自酿的米酒,天冷暖暖身子。”

    “老伯真是个好人,我一定好好报答您。”

    女子说话声音缥缈,落入耳朵中就像小虫子在爬,让人浑身发痒。

    轻轻拧开竹筒,仰头咕噜噜喝了一口。

    修长白嫩的玉颈,缓缓生出了一层白色毛发。

    握住竹筒的纤指,变成了白毛利爪。

    “动手!”

    头人一声暴喝,猛地抽出柴刀就砍向女子。

    其他行商动作竟然出奇的一致,显然早已收到某种信号,做好了伏杀的准备。

    五柄锋利柴刀,两杆尖锐长矛,不分前后击中女子。

    “啊!”

    女子一声尖叫,身上破了几个洞,也不见流血。

    噗呲!噗嗤!

    风箱漏气声音响起,原地只剩下一张皱巴巴的人皮。

    三尺多长的白毛黄鼠狼,从人皮背上破开口子,刷刷刷逃离山神庙,地上留下一连串的血迹。

    “她她她是……妖怪!”

    杜思双眼发直,一脸震惊后怕。

    周易抿嘴轻笑,在见到竹筒的一瞬,就大致猜测到黄鼠狼的结局。

    刑者说异闻录中有一篇,湖陵县史员外怀疑儿子娶了狐狸精,请教当地宿老如何破解。

    宿老将五月初五酿制的黄酒挖出来,让史员外想办法骗儿媳喝下去,果然现出了狐狸精原型,最后被看家护院乱棍打死。

    黄酒性阳,端午又是一年阳气最终的日期,酿造的黄酒能压制妖气鬼气,让妖鬼显形。

    头人懊恼叹息道:“丢了一张上好皮毛,这黄皮子太狡猾。”

    “妖怪报复心重,说不准还没走。”

    周易话音还未落,山神庙场景大变。

    荒山夜雨破庙,变化成金碧辉煌的宫殿。

    殿中四处布满红纱帐,飘散浓郁的香火味,隐约有女子轻笑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