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四十章 醉酒托梦
    剑经第一卷,既是一套剑法,又是一卷功法。

    三十六式剑招,配合身法动作,练剑同时锻炼皮膜到筋骨。

    周易翻完之后,闭目沉思,脑海中循环练习三十六式剑法,身体内部微微震颤,模拟锻炼皮膜。

    转瞬间,炼皮完成,达到了武道九品。

    张诚以为周易在冥思苦想,一边喝酒一边劝慰。

    “剑经的第一卷虽然流传甚广,不是什么玄妙秘术,却是经历千锤百炼的经典,想要修行入门也不简单……”

    张诚的话说完,周易已经完成了炼肉炼骨,将剑经第一卷修炼至圆满。

    “张哥,剑经第二三卷有办法获得吗?”

    “你小子好高骛远!如果你能十年内第一卷圆满,达到武道七品,我就豁出脸去传你第二卷!”

    “一言为定!”

    周易决定等个五六年,到时候稍稍展露下修为,白嫖第二卷。

    ……

    月上中天。

    清风小筑。

    周易手持紫郢剑在院中练剑。

    刷!刷!刷!

    三十六式剑法连绵不绝,招式行云流水,驾轻就熟。

    身形纵跃起伏,剑光环绕周遭,月光映照,如同银龙在院中飞舞。

    第十遍,只剩下十八招。

    第二十遍,只剩下九招。

    第一百遍,只剩下三招。

    周易将这三招剑法不断施展,一提,一挑,一截。

    最终一跃而起,凌空刺向石墩,距离还有一尺的时候,无形劲气透剑而出。

    刺啦!

    石墩上出现三寸深剑痕。

    武道下三品纯粹锻体,只能近身搏杀,周易没有施展法力,纯粹以剑法将气劲凝一尺不散。

    剑术神通,能将普通剑招化腐朽为神奇。

    “三十六招融为一招,既然是一刺,就叫仙人指路吧!”

    周易修行剑经不到一天时间,已经融会贯通,达到了武道锻体顶峰。

    在普通人看来,也叫后天顶峰,再进一步凝练真气就是先天武道宗师,在凡俗江湖上赫赫有名。

    收起紫郢剑,周易取出埋在枣树下的酒坛。

    破开封泥,一股清冷酒香沁人心脾,以炽烈闻名的百兽醉,逆反本性化作极柔。

    “小狐狸说的果然不错,明月宝玉凝聚的太阴月华,是酿酒的上等灵物。”

    周易拎着酒坛身形一闪,坐在房顶屋脊上,抬头看着天空中明月。

    一缕为不可见的银光,受到明月宝玉的玄妙力量牵引落下,凝成一颗米粒大的银色水珠。

    水珠的位置,恰好是玉玦铭刻的玉兔眼眸,仿佛活了一般,有画龙点睛之妙。

    明月宝玉每晚上,只凝聚一次太阴月华,积累半年多时间,勉强够融入一坛酒中。

    百兽醉本来只是凡酒,融入太阴月华后储藏半年,已经蜕变成了灵酒。

    “桂树,玉兔……这方世界有仙佛神魔,不知这月亮上有没有广寒宫。”

    周易仰头灌了一口,酒入肺腑,竟然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百兽醉滋润肉身,太阴月华蕴养神魂,黄庭道经运转炼化酒中灵气,一坛酒同时增长精气神,在灵酒中也属于上品。

    一坛酒喝光,周易没有运转法力化解,就直接醉在了屋顶。

    躺在屋脊上,酣然入梦。

    梦境当中有对老汉老妇站在身边,对躺着的周易窃窃私语。

    努力想要听清楚,如同隔着一层雾。

    阳光落在周易身上,缓缓睁开眼睛,已经日上三竿。

    “做梦了!”

    周易眉头一皱,仔细回忆昨晚的老汉老妇。

    修士不会轻易做梦,类似于心血来潮,神魂预警,属于某种征兆。

    “竟然是他们,难道衡阳出了什么事?”

    “老张武、道双修,必然懂得解梦之法,去问问他是什么预兆……”

    ……

    物部。

    张诚第一次比周易来得早,正在喝百兽醉,浓郁的酒气都传到外面去了。

    整个物部甚至加上斩妖司各部,能比张诚更潇洒自由的,没有几个。

    “张哥,昨晚我梦到了爹娘。”

    周易将昨晚的梦境描述了一遍。

    “父母站在你床前,听不清楚说什么……”

    张诚放下酒坛,眼神中带有怜悯和同情,说道:“这种梦,一般是父母死前有遗憾,死后又无人料理阴宅,就会托梦子嗣后人。”

    “不可能无人照料,我离家时候尚有哥哥弟弟……”

    周易声音越来越低,这个世道,生生死死太寻常。

    当年良民化作流民,是因为衡阳连年大旱,又有白莲妖人趁机传道,蛊惑数万平民造反,四处劫掠杀戮。

    官兵镇压数月,叛乱才逐渐平息。

    贼过如梳,兵过如篦。

    周家仅存的一点粮食根本不能养活全家,于是周易在一个夜晚,偷偷起床离家出走。

    本来打算是寻个富户,靠着年轻力壮卖身为奴,自个儿吃饱喝足还能接济家中。

    谁曾想富户也养不起奴婢下人,于是一路流浪来到洛京,恰逢斩妖司招募刑者,为了吃饭入了刑房大狱。

    “节哀。”

    张诚拍了拍周易肩膀:“当年我在山上闭关修行,中途出了岔子,出关时父母已经去世数年了。”

    周易沉默片刻,说道:“张哥,我打算回去看看,为父母除除草,上上香。”

    “应该的。”

    张诚一抹手腕,手中多了一叠灵符:“这些雷符无须法力,只要涂上血气就能施展,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谢谢。”

    周易接过符篆,没有多说什么。

    占据了前人的身体,因果也是一并继承,无论有没有感情也该去一趟。

    陈主簿听闻此事,取了一百两银子,安慰节哀顺便。

    周易去西市买了一匹马,从洛京北门出,一路向泾州方向狂奔而去。

    大乾十六州,北方分为洛、泾、渭、泰、飞云、景昌六州。

    周易白日赶路,夜间或露宿山野,或借宿民宅,花费半月时间,终于来到了泾州地界。

    泾州属于北疆三边州之一,紧邻白莲道作乱的景昌州,衡阳位于泾州中央,紧邻府城潭城。

    周易越向北走,愈发感到荒凉。

    进入泾州地界后,不过一日功夫,便经过两处无人烟的荒村。

    村子早已树木丛生,残垣断壁变成苔绿色,周易路过的时候,偶尔还能从墙角,看到野兽啃剩下的骸骨。

    “这才是大乾的真实模样,洛京繁华,只是个例外罢了。”

    周易早已从妖魔记忆中得知,亲眼见到了,仍然忍不住沉默。

    今天穿过蛟卧山,距离衡阳不过三五日的路程。

    轰隆隆——

    天空乌云汇聚,山雨来的极快,片刻时间从艳阳高照化作大雨倾盆。

    周易法力透体而出,一把无形无质的大伞,将雨水遮挡在外。

    又过了数里山路。

    透过雨幕隐约看到有寺庙,便驱马过去避雨,离近了才看清是山神庙,只是略显得残破。

    ****,本来斑驳的墙壁摇摇欲坠。

    周易推开庙门,里面已经有一伙人在烤火,看装扮似乎是行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