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三十六章 讨妖魔檄
    周易将狐妖送走,终于结了一桩心事。

    随身带着狐妖魂魄,遇上天生妖气感应灵敏的高人,有一定暴露身份的风险。

    生活又恢复了平静,斩妖,当值,抄经,偶尔去春风楼接受艺术熏陶。

    时间一天天过去,道行一日日增长。

    当前紧要的是购买一处宅院,成为帝都有房一族,完成一项前世执念。

    预算三千到四千两,只能选最偏僻的位置,面积也不能太大。

    周易不介意偏僻,省的有人打扰。

    洛京坊市院子最便宜的兴教坊,基本等同于京都贫民窟,有身份地位的都不会在这里置办房产。

    即使如此,一处带小院的房子,也要三千三百百贯。

    “本官在斩妖司当值,你可不要唬我。”

    周易质问道:“我记得去年最低的有三千贯,这地界还不如当时那处,怎么反而贵三百贯?”

    “原来是斩妖司的大人,您放一百个心,小的真没有乱要价。”

    牙人一脸委屈的解释:“这些年来,京城的房价就没停过上涨,要不是这家急着还赌债,过几个月又得贵一两百贯。”

    周易忍不住牙疼,换了世界,也逃不脱被房子剥削。

    这处院子在兴教坊东面,一进的院落,位于幽深小巷底部。

    小巷是两面实墙,沿途各家门户开在另外方向,等于是独门独户,隐于小巷深处。

    三尺宽小巷,路过的人不仔细看,都想不到里面还有院子。

    周易一眼就相中了,完美契合大隐隐于市。

    悄悄施展法术试探牙人,确定真的没有说谎。

    周易一咬牙,一闭眼,取出事先兑好的三千两银票,又抽出三张贯钱兑票。

    “买了!”

    “要不怎么说呢,斩妖司的官爷就是大气!”

    牙人笑眯眯的接过银票,京城的房子不愁卖,就是一个猪圈那也叫山野风趣。

    “咦?官爷您松手啊!”

    周易不情不愿的松手付钱,随后去户房订立契约,拿到了地契文书。

    斩妖司的名号很好用,无论去了哪个部门,都是端茶上水伺候,让周易心情好了些。

    两辈子加起来,终于有了安身之处。

    院子面积大概五六百平,除了正房还有东西两间厢房,院角种着一棵大腿粗的枣树。

    正值盛夏时节,树叶成阴凉,树下有四个简单的石墩,粗糙不平的石桌,平日里应该有在树下吃饭。

    周易在三个房间转了转,可以说家徒四壁,有价值的东西都搬走了,也正好省的清理。

    祛尘术,清洁术……

    一连串的法术施展,所有污垢尘土汇聚成一团,扔进了角落茅房。

    “这茅房以后也不需要,只留个样子就行。”

    周易伸手一指,地面上纹丝不动,地下已经翻天覆地。

    小仙女拉屎臭不臭不清楚,周易早已超过辟谷境界,吃下去的任何东西都会被法力分解消融。

    “破烂家具也无用。”

    地极真火涌出,将所有破烂烧了一遍,彻底只剩三间光板房。

    周易去了趟西市,床褥桌椅,锅碗瓢盆,所有家具置办好,家中焕然一新。

    又单独花钱请木匠定做了牌匾,字是周易亲笔题写。

    原本打算取名“柳泉居”,听起来像是饭店酒楼的名字,隧改为:清风小筑。

    最后改造的是院落风水,不需布置阵法禁制,也不用聚灵引气,那不就明摆着告诉别人,院落主人非同一般。

    周易只是简单的理顺气息,惠风和畅,郁气消散,一缕缕清风吹过院落。

    “以后,这就是家了……”

    周易将一切收拾好,已经接近傍晚时分,又去物部,请同僚去春风楼潇洒,算是庆祝乔迁之喜。

    醉后各分散。

    回到家中,仰头便睡。

    没有半睡半醒,撤去了警戒术法,连续运转十余年的黄庭道经第一次停了。

    十一年间,种种经历如梦似幻,似乎从有了家开始,变得真实起来。

    清晨。

    喔哦——

    周易在鸡鸣中缓缓醒来,窗外天色尚早,天边还挂着残星晓月。

    “这一觉睡得舒服……”

    周易长舒一口气,体内法力重新运转流淌,隐约感觉天地比之前清明了一层。

    兴教坊的百姓早已经忙碌起来,上工的上工,出摊的出摊,又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一路上溜溜达达,不急着去物部,闻到香味就去品尝一二。

    七八家摊位吃了个舒服,才花了不到五十文钱,在春风楼随意点个青菜就百文以上了。

    昨晚庆贺乔迁之喜,周易最后仅剩的三百两银票,一分不剩花光,怪只怪修士身体素质好,喝酒太费钱。

    比起春风楼,周易更喜欢市井世俗气息,真实不浮夸,有人气儿。

    大乾没有公交车和地铁,兴教坊距离斩妖司十数个坊市,单靠走路要一个时辰。

    周易寻了个僻静处,施展五行遁法穿梭土石,很快就到了斩妖司外。

    物部同僚见到周易,热情的打招呼。

    一年时间过去,大家早就经历过四大铁之三,关系处的都不差。

    李洵见到周易来,神神秘秘的招手。

    “来来来,给你看个好东西。”

    周易本以为是什么颜色物品,譬如李洵最爱的图画书册,结果是一卷皇纸。

    皇纸非黄纸,质地类似明黄色的布帛,上面写着:讨妖魔檄!

    盖闻明主居安而思危,忠臣敢谏以直言,自乾坤一统,宇内混同……

    方今妖魔猖狂,法绝律废,污国害民,毒施人族……

    当登高击鼓,沥血挥戈,妖魔左道之徒,必土崩瓦解……

    圣君荣辱,系于今朝,千古功名,值此顷刻……

    谨檄。

    景泰六十一年七月乙酉朔。

    署名:王伯安。

    “王伯安?”

    周易一脸疑惑,这厮不会是写《安妖十策》的那家伙吧!

    李洵问道:“你认识王侍讲。”

    “有过一面之缘。”

    周易疑惑道:“不是王编修吗?”

    “你那消息早落后了,半月前陛下亲笔批注《讨妖魔檄》,称赞他有治世之材!”

    李洵羡慕道:“短短几天时间,就升至翰林侍讲。”

    翰林编修九品下,翰林侍讲七品上,已经不是连升三级,而是连升九级。

    周易眉头微皱:“这不符合律法吧?按照太祖亲笔写的《大乾律·升迁考》,非军功不能连升三级!”

    原本王伯安在他眼中,是个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者,妄图撮合人妖两族关系。

    现在看来,所谓《安妖十策》,不过是投监国太子所好而写。

    周易还不知道,王伯安投过一篇奏折,名为《论刑者说十谬》,否则一定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