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三十四章 人心善恶
    张诚兴致正浓,单腿蹬在凳子上。

    挺胸立腰,伸手一指开唱:

    “想当初,老子一匹马,一条枪,舍娇娘,离上阳,誓要去那京城闯一闯……”

    周易在洛京生活了近一年,勾栏妓馆没少去,他是不愿意去的,奈何同僚屡屡诚心相邀。

    职场生活,难免应酬。

    听多了看多了,对大乾的戏剧也有了了解,修士过耳过目不忘的能力,用在任何学习上都是神技。

    张诚现在唱的是洛京本地戏,唱腔悠扬,韵味醇厚,水平不弱于勾栏名角。

    这一段出自名为《少年游》的剧目,传说改编自太祖少年时经历,孤身闯荡京都,斗贪官斩妖魔,一路从无名之辈到威震凤阳国。

    那时候洛京不是大乾的洛京,而是属于云洲诸国之一凤阳国京都。

    未曾想张诚声音落下,陈主簿向前一步,脚踏丁字步,腰背微向后靠。

    陈主簿拿捏姿势稳准,必然是勾栏熟客。

    “莫道那金銮百尺楼,休说那妖魔无止休,待我饮尽杯中酒,不斩贼首——誓不休……”

    一段唱下来,竟然不输张诚,有股文人儒将气度。

    同僚纷纷叫好,正统进士出身的陈主簿,能谈诗词歌赋,竟然也会唱勾栏戏曲。

    张诚作为物部气氛组组长,气氛传染起来很快,许多仓吏、仵吏禁不住茶香吸引,纷纷路过并加入。

    周易现在才知道,物部竟然有上百人之多,这还不是全部都过来。

    大多数都在六品到四品的炼气境,少数的下三品炼体修士,都是背景深厚之辈。

    欢乐的时光总是又快又短。

    待到各自分散,已经是中午时分。

    周易见陈主簿要离开,连忙上前说道:“大人,我想今明两天请个假。”

    陈主簿点头答应:“知道了,你交代好老张,别到时候又交鬼画符。”

    物部当值是一年到头,仅在除夕初一轮换休沐一日,其他时间都需要请假。

    周易又去告诉张诚一声,便离开物部。

    同福客栈。

    胡九瑛站在柜台后面,由于个子矮,下面踩了个板凳。

    怀里抱着白狐冯灵儿,有狐仙毛发遮掩气息,炼神修士当面也只以为是普通狐狸宠物。

    店里客人满满当当,诡异的是都默不作声,全在狼吞虎咽的吃炸鸡。

    “姑奶奶,您看怎么样?京都这一亩三分地,咱说话准算数!”

    徐烨脸上的伤以及右腿,不知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一夜时间已经痊愈。

    胡九瑛笑盈盈正要说话,看到站在门外的周易,脸色一变,不耐烦的挥手。

    “滚滚滚,不要打扰姑奶奶,小心打断你的三条腿!”

    徐烨搞不清哪里又招惹了胡九瑛,听到要断了三条腿,吓得呼哨一声向外跑。

    客栈中的食客哗啦啦起身,无声无息的退出客栈,在外面整齐排成整齐队列。

    “回来!姑奶奶就要走了,看你小子伺候的还算周到,送个礼物留个纪念。”

    胡九瑛叫住徐烨,在后脑摸了摸,手中出现一撮银白狐毛。

    徐烨接过狐毛,皱眉道:“姑奶奶,你怎么还有少白头……”

    “滚!”

    胡九瑛一挥手,徐烨倒飞出去,撞翻了几排外面等候的食客。

    徐烨惨叫着爬起来,看见站在门口微笑的周易,吊儿郎当的叫道:“看什么看,小爷正在练轻功懂不懂?”

    周易摇摇头走进客栈,胡九瑛极其有眼力劲儿的帮老周收拾碗筷。

    “查清楚了吗?”

    “查清楚了,一直在抚舟县。”

    胡九瑛通过徐烨的关系,很快就查到了冯祯在哪里做官。

    ……

    抚舟县。

    洛州东部边缘,濒临阳平大湖,八百里烟波浩渺。

    县令三年为期一任,根据朝廷考核高低,评定升迁平调降职。

    冯祯举人出身,县令已经是极限,升迁无望,靠着妻族协调,一直在抚舟县任职。

    抚舟县多山,地无三尺平。阳平湖多水,遍布沼泽瘴气。

    此地人口稀少,百姓贫穷,属于最最下等的县城。

    冯祯愿意留任,皆大欢喜。

    两道流光从天空划过,如同白日流星。

    湖中渔民见到了,有迷信的赶紧合手祈祷,陨星在大乾多是凶兆,主刀兵、天灾。

    其中一艘大船上的水手,眼见流星竟然越来越亮,待到近了才看清是一男一女。

    “仙师!是仙师!”

    甲板上一片欢呼声,仙师在大乾的名声是极好的,认为仙师斩妖除魔保护了普通人。

    男子面色姜黄,两鬓飞霜,身穿黑鳞甲胄,腰间一柄金锏。双眸似电扫过船上众人,不怒自威。

    女的看起来只有十几岁,娇俏可爱,怀中抱着一只白狐。

    来人正是周易和胡九瑛。

    周易施展施展易形术变化面貌身形,身上甲胄,腰间金锏,都是斩杀魔道妖人获得的法器。

    胡九瑛对此不奇怪,仙道高人多性情古怪,据她所知,狐仙娘娘就多次变化男女身份,去红尘凡俗生活。

    船工水手汇聚在管事身后,恭迎仙师降临。

    周易落在船头问道:“请问抚舟县在哪个方向?”

    管事斟酌语句后说道:“回禀仙师,本官是抚舟巡检司巡检石斯年,请问仙师去县衙所谓何事?”

    巡检是从九品官吏,勉强属于大乾官吏。

    “巡检大人当面,你怎么这副打扮?”

    周易上下打量石斯年,粗布短打,手脚有粗糙老茧,怎么也不像是官吏。

    施展望气术,青中蕴紫,主官运。

    石斯年面带尴尬之色:“仙师有所不知,冯县令要求下官负责捕鱼,官服繁琐不方便,时间久了也就成了这样了。”

    周易立刻收起望气术,面色庄重施礼。

    “是我着相了,石巡检是个好官。”

    石斯年摇头道:“当不得,冯大人才是好官,下官就是出把力气。”

    周易本来打算问明方向就离开,听到这话忽然来了兴趣。

    “石巡检认为冯县令是个好官?”

    “那是当然,县尊大人是抚舟县的青天大老爷。”

    石斯年说道:“要不是冯县尊,我们哪敢来这阳平湖打渔。这唯一经法术加持过的大船,都是大人自己出资打造。”

    船工水手们和石斯年待时间久了,早没有对官吏的畏惧,忍不住议论出声。

    “听说是青天老爷去了湖底,和龙王爷谈过,才能允许咱捕鱼。”

    “湖边上还立了龙王庙,每年都举行祭祀,我看该给青天老爷也建一座。”

    “死人才进庙,活人怎么祭祀,你是不是咒青天老爷?”

    “呸呸呸!我这嘴臭的,该打!”

    “……”

    周易眼中闪过精光,询问道:“在下与冯大人还算熟悉,记得他未踏入修行,江神可不会卖面子。”

    大乾官吏和神职,属于互不干扰的两套班子。

    城隍土地还好,生前是人族贤德,死后也愿意庇佑一方。

    水神、山神多是山水中的精灵,性格捉摸不定,说难听了就是不作恶的大妖,朝廷为了安抚地方,敕封为山神水神。

    朝廷官吏与神职互不统属,山神水神不想管事,就是州牧郡守来了也懒得理会。

    当然,大部分州郡一级的官吏,不但自身实力强横,还有仙俸司、斩妖司镇压,山水神灵不得不听命。

    石斯年犹豫一瞬,出于对仙师的尊重,隐晦说道:“听说县尊夫人家族,在京都颇有势力。”

    周易立刻明白,当年冯桢为了娶新妻,出卖冯灵儿母女。

    胡九娘的记忆中,那女子是礼部侍郎之女。

    周易问道:“石巡检,现在冯大人可在县衙?”

    石斯年摇摇头说:“今天是一月一度的渔市,县尊一定在城西新市,盯着与商人交易。”

    “知道了,告辞。”

    周易说完,与胡九瑛化作流光,向抚舟县飞去。

    石斯年艳羡的望着天际遁光,至少也是中三品炼气境才能施展,他这辈子基本上没指望。

    朝廷下发了适合官吏修行的功法,又根据品级调配修行资源、朝廷气运辅佐。

    然而下三品的官员数量最多,资源反而最少,基本聊胜于无。

    石斯年在巡检位置上待了十几年,也不过八品武道修为,年岁日大,更无进一步的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