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三十三章 大快人心
    周易与胡九瑛离开许久。

    十几道人影落在附近转来转去,探查过后没发现遗漏,很快就四散离去。

    这些人离开后,一波又一波的身影过来,遇见相熟的点头示意,默不作声的就地盘坐感悟。

    青丘狐仙,传说中的存在,能与她交手不败的必然是同层次。

    斗法散落的余波,将附近山丘犁了一遍,地上留下了一道延绵十数里的沟壑。

    修士喜欢旁观斗法,以揣摩法术神通,也只限于同阶。

    仙人斗法只会躲得越远越好,免得不小心灰灰了去,连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现在狐仙真仙依然离去,趁着法术气息尚明显,连忙来沾一沾仙气。

    周易回到客栈房间,法力探寻一遍,没有发现任何陌生气息。

    胡九瑛俏生生的立在窗台上,仿若屋内死龙潭虎穴。

    “进来吧,我对一千岁的老姑娘没兴趣。”

    周易抚过茶壶,火光闪过,茶水转瞬就沸腾。

    胡九瑛暗中嘟囔一句,乖乖落在一旁,她现在对周易敬畏至极。

    狐仙是青丘灵狐族的信仰,无论遇上多么麻烦的事情,只要狐仙一出手就能烟消云散。

    胡九瑛第一次见到,与狐仙斗法不败的人族。

    三杯热茶入腹,周易心绪平静下来。

    喝茶能静心、静神。

    意外遭遇青丘狐仙,即使只是个分身,本质上也远远超出一品境界。

    一品炼神高人,周易不止见过一位,更是亲手斩杀碧波龙王、赤身圣女,他们的记忆当中看过不少斗法,知晓炼神境界也是施展自身法力。

    青丘狐仙举止投足,天地元气尽在掌握,煌煌天地大势镇压一切。

    什么法术法宝,什么剑法精妙,在“核打击”范围内没有什么区别。

    周易万载法力,称得上举世罕见,对拼一记愣是不占上风。

    两人都是互相试探没有下死手,狐仙未施展狐族秘术,周易也没有用出天罡道法。

    呼风唤雨,可不止是降雨刮风之术!

    显然为了区区胡月,狐仙也不愿与周易结下死仇,临走之前奉劝一句,还有一丝结交的意思。

    “说说吧,今晚为什么来害我?”

    “仙长,晚辈不是想害你,而是感应到同族气息……未曾想是仙人灵宠,冒昧打扰。”

    胡九瑛自身难保,奴役狐族也就成了仙人灵宠。

    周易挥手放出冯灵儿:“她不是我的灵宠,体内灵狐血脉,修行天狐秘典,倒是与青丘颇有渊源。”

    冯灵儿尚不能化形,抱拳施礼:“见过先生,见过九瑛前辈。”

    胡九瑛双目灵光闪过,啧啧称奇。

    “半人半狐,本该资质低劣,然而魂魄之强已经堪比阴神!年纪轻轻,已经直指七尾境界,在青丘也是罕见。”

    “你可愿拜我为师,去青丘福地修行?”

    胡九瑛眼力,比起胡月高明了不知凡几,一眼就看透了冯灵儿跟脚。

    冯灵儿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周易,向胡九瑛拜了三拜:“见过师尊,灵儿愿意去青丘修行。”

    “咯咯咯,乖徒儿放心,师父我在青丘也地位崇高,去了定然没狐敢欺负你。”

    胡九瑛说话时候,不时瞥眼看向周易,显然是在说给他听。

    千年的狐狸,虽然没有出过青丘,天长日久琢磨人心,眼睫毛拔下一根都是空的,当然擅长观人眼色。

    冯灵儿犹豫片刻,对周易说道:“先生,离开前,我想去看看爹爹……”

    “嗯?”

    周易没有隐瞒冯灵儿的身世,他从来对什么瞒着你都是为了你好,什么年纪太小影响不好之类的理由敬谢不敏。

    每个人都有知晓自己命运的权力,无论能不能承受得住,都不应该由他人去决定。

    “当年爹爹其实对灵儿很好,每次回家都抱我很久,这一走不知多少年,或许再也……”

    冯灵儿轻声啜泣,修为越高,某些痛哭的记忆越清晰,想忘都忘不掉。

    修士的力量比常人厉害千百倍,承受的痛苦也是千百倍。

    “明早我请个假,带你去看看。”

    周易轻抚白狐头顶,无论如何,冯灵儿能思念父亲让他很欣慰。

    由人及己,忽然想起前世的父母,纵使现在有翻江倒海的大法力,也无再见面之日。

    青丘远隔大乾千山万水终有距离,大乾与蓝星可是隔着整整一个世界。

    “乏了,先睡了。”

    周易没有将冯灵儿收入袖中。

    现在冯灵儿是胡九瑛的弟子,做任何事都要有度量分寸,除非她为祸作恶,周易不会以自己的意志去管理约束。

    夜深人寂,窃窃狐语,伴君入眠。

    ……

    物部今早很热闹。

    周易还未进去,就听到张诚爽朗的笑声。

    “哈哈哈,大家快来尝一尝,昨晚从翠峰山回来,路过白云观灵茶峰,顺手捋了几把。”

    张诚掏出一把又一把的鲜嫩茶叶:“比不上秘制的醉春归,也是罕见的灵茶了,要不是昨晚出了天大的事,有群老家伙恨不得睡觉都抱着茶树。”

    周易听了忍不住发笑,翠峰山在北城外,白云观在西面数百里,这得多顺路才能绕过去?

    白云观的道人回去,看到光秃秃的树枝,指定正在跳脚叫骂。

    物部官吏见多了妖魔灵物,然而只能蹭一蹭边角料,白云观灵茶在大乾赫赫有名,传说有悟道凝神的神效,一个个直接拎着大桶喝茶。

    “啧啧啧,老张你这是连茶枝都折了,不怕老真人发飙?”

    平日里少见人影的陈主簿,也笑咪咪的来蹭茶叶,从茶叶堆里挑出一根带有芽儿的嫩枝,连忙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

    茶树嫁接技术,在大乾已经不是神秘技术。

    修士为了培养灵植,异种嫁接、变异、杂交、催熟……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

    修士和凡人之间的断层,不止是寿元、力量、见识,还包括对各种技术的应用,一切都是为了更好的修仙问道。

    周易捧了个大碗,泡好茶叶,直接坐在一旁大口喝。

    这时候也不在乎什么茶道了,千金难买的灵茶随便喝,谁还讲究什么艺术。

    味道确实比不上醉春归,没有了朦胧醉意,然而浓郁的灵气足以增长炼气境修为。

    “嘿嘿嘿,我大半夜的路过茶山,喊了几遍没人回应,那就是捡来的!”

    张诚得意的笑道:“现在那群老家伙,可没时间理会我,正在北城外和别人吵架。”

    陈主簿看了看左右,都是自己人,压低声音问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听我姑父说,有绝顶高人在外面斗了一场?”

    主簿在大乾是堪堪入品的九品芝麻官,似乎遍地都是很不起眼,那也要看在哪里当主簿。

    斩妖司物部主簿,就是位低权重的代表,经手的宝物不用刮一层,漏的油水就能超过一方大员。

    陈主簿能安安稳稳在这个位置十几年,不止是上下关系处理的好,最重要的是他姑姑嫁给了吏部左侍郎。

    张诚故作神秘道:“当然是绝顶高人!老陈嘴还算严,知道个轻重!”

    “有多高啊?”

    陈主簿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其他人停下了咕咚咕咚的喝茶声,竖起耳朵听,这等秘事寻常小吏根本够不着。

    “三四层楼那么高啦!”

    “切——”

    众人轰然,也不再追问,显然上面下了封口令。

    张诚一边喝着茶,抬头看物部顶上青铜灯,心里忍不住加了一句。

    老张我特么在地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