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三十二章 一剑断尾
    客栈中转眼空无一人。

    冯灵儿从袖口钻出来,呦呦狐鸣。

    “先生,她发现我了。”

    随着修行天狐秘典日久,冯灵儿已经领悟神魂传音的法门。

    周易微微点头:“术法之道,我确实不如九尾狐精妙,你是怎么想的?”

    冯灵儿沉默片刻,摇摇头不知如何回答。

    灵智日益增长,冯灵儿明白伴随周易左右,是何等的无上机缘,否则以半人半妖的下等资质,连修行入门都难。

    “当年你母亲误入斩妖司身亡,直接间接都与我有关。”

    “过往种种,已成云烟,一切总是要向前看。”

    周易轻抚狐背,缓缓说道:“我对妖族的态度你也清楚,不愿接纳,不会滥杀。与其跟在我身边活在袖中,不如趁此机会去青丘福地,修行也不会慢。”

    冯灵儿声音哽咽,抱爪叩拜。

    “先生之恩,灵儿永世难忘,将来有召,定舍命相报!”

    这些年来,除去斩妖时候赐下魂珠,一人一狐几乎没有任何交流。

    冯灵儿早就明了周易心思,又通篇看过《刑者说》,已经绝了某些念想。

    周易看着冯灵儿叩拜,神情蓦然间严肃,目光森然如冰,若有若无的威压直达神魂深处。

    “日后去了青丘,也要记得自己身上,有一半人族血脉。”

    “莫要让我听到什么不好的传闻,否则纵是千里万里,也会替你洗清罪业,送你入轮回!”

    冯灵儿顿时凛然,连忙赌咒发誓:“先生,若是灵儿作恶,定受车裂妖身,烈火焚魂之酷刑……”

    “发誓有用的话,世上又哪会有那么多恩怨情仇。”

    周易挥手打断了冯灵儿说话:“你只需时刻记得,以你我之间因果牵引,只要做了恶,终究逃不掉。”

    “先生教诲,灵儿时刻铭记在心。”

    冯灵儿忽然糯糯道:“若是灵儿受了欺负,能不能来寻先生诉苦。”

    周易沉默片刻,最终叹息一声。

    “可。”

    养了几年的猫狗宠物尚且有感情,受了欺负寻家长撑腰,也是合情合理。

    青丘山虽是灵狐福地,然而有生灵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派系有斗争有压迫,人族妖族又有什么区别。

    冯灵儿半人半狐,天然弱势,必然受同族欺负。

    周易不喜欢麻烦,补充了一句:“除非涉及生死,些许小事莫来烦我。”

    呦呦呦……

    冯灵儿欢喜鸣叫,三条雪白尾巴扫来扫去。

    ……

    子夜时分。

    月光清冷。

    周易从沉睡中蓦然醒来,化作遁光向城外飞去。

    “这臭道士,鼻子倒是挺灵敏!”

    窗外偷窥的胡九瑛冷哼一声,施展遁法追过去。

    白日里胡九瑛感应到灵狐气息,认为周易捕灵狐奴役,白日里不好动手,便深夜来客栈探寻。

    周易早就料到,在她出现的一瞬,立刻遁向城外。

    遁光一追一逃,片刻时间就出了洛京,翠峰山遥遥在望。

    出了京城,胡九瑛不用继续掩饰妖气,身后九条狐尾在月下飘荡。

    天狐秘传遁法施展,速度瞬间快了数筹,眼见就要追上。

    “牛鼻子,看你往哪跑!”

    “谁说我要跑了?”

    周易停下遁光,张口吐出紫郢剑。

    紫郢剑迎风见涨,化作一道百丈长紫色剑光,铺天盖地斩过去。

    胡九瑛只觉眼前世界,瞬间只剩紫色剑气。

    妖魂颤栗,警兆大起。

    唳——

    一声尖啸,九条狐尾伸展,如同九根擎天玉柱砸向周易。

    撕拉!

    剑光划过,胡九瑛避无可避,一条狐尾已然断裂。

    “该死!”

    胡九瑛身影变化,由小女孩化作百丈巨狐,八条狐尾横扫竖砸封锁周易去路,张口吐出炽烈神光。

    “九尾狐,不过如此!”

    周易法力灌注紫郢剑,剑光暴涨,逆神光而上,在巨狐身上斩开十数丈长伤口。

    万载法力汇聚头顶,化作擎天法力巨手,一把揽住三条狐尾抡圆了摔向地面。

    轰隆隆!

    巨狐毫无反抗之力,惨叫一声,在山间砸出深坑。

    紫郢剑从天而降,直指巨狐头颅。

    “老祖救我!”

    巨狐后颈落下一撮银白狐毛,凭空化作中年美妇。

    美妇凌空一指,天地元气汇聚指尖,化作光球轰向紫郢剑。

    铮铮——

    紫郢剑倒飞而回,落入周易手中。

    “青丘狐仙?!”

    美妇无神双目缓缓变化一丝灵动,看向周易所在:“正是妾身,不曾想大乾竟然还有道友这等存在?”

    “区区炼气士,比不得狐仙威名。”

    周易说话时候,万载法力灌注紫郢剑,剑锋轻鸣,紫芒吞吐不定,随时准备与青丘狐仙再决高下。

    “炼气士!真是好久没听过的称呼……”

    狐仙神智反应似乎迟钝,缓缓看向紫郢剑,目露惊讶之色:“好一柄仙剑!”

    话音未落,天地元气再次波动,百里元气汇于一点,化作银白色神光铺天盖地刷过去。

    周易眉头一挑,狐妖果真诡诈不可测,说出手就出手,幸好他也有准备。

    紫郢剑凌空而起,紫色剑光遮云避月。

    百里天空分化两种颜色,一半是银白神光,一半是紫色剑气。

    中间交接处,接连不断传出雷鸣爆裂声,银色紫色光点落在地上,山峰倒塌,地脉崩裂。

    经此一交手,周易反而放下心来。

    万载法力加身,与青丘狐仙调用方圆百里元气,丝毫不差。

    狐仙借天地之势,源源不绝。

    周易施自身法力,随心所欲。

    狐仙只是一缕狐毛化身,对拼法力不过片刻,身影逐渐变得透明空虚。

    “道友妙法恢宏,妾身自认不如。”

    狐仙挥手收回神光,问道:“妾身疑惑,为何要为难小辈胡月?”

    “娘娘,是他杀了胡月?”

    胡九瑛此时已经勉强恢复伤势,可惜断掉的第九根尾巴难以续回,剑气如跗骨之蛆,只能回青丘请娘娘出手医治。

    周易心中一沉,仔细感应体内,果然在右肩位置发现一丝咒法气息,显然是胡月所留。

    胡月不知道周易能破除咒法,为了保险,又多下了一重。

    这一重咒术,平日里隐藏不见,唯有狐仙当面才能认出,端的狠毒。

    周易法力滚滚而过,咒术冰消雪散,冷声回答:“妖族吸食人族阳气修行,当斩!胡月仗着些许背景,魅惑人族,杀身之祸惟其自召!”

    “那为何昨夜放过九瑛?”

    “我又不是保姆,管的是作恶妖魔,复仇之事与我无关。”

    周易曾经有过出手的冲动,然而转瞬想到,今日出手救下怀王妃,明日是不是救别人。

    这样下去,每日都不得安宁了。

    狐仙显然不明白保姆是什么意思,思索片刻,大概能猜测出来。

    “多少年未见过如此有趣的道友了!”

    狐仙身影已经接近消散,说道:“既然如此,九瑛第一次出青丘山,未曾做过祸害人族之事,是否可以饶过?”

    周易看向胡九瑛,吓得她连忙缩在狐仙身后。

    “可!尽早离开人族境内,免得生出事端。”

    “九瑛还不谢过饶命之恩。”

    狐仙身形消散之际,忽然说道:“大乾气数将尽,大劫当前,还是早些离开为好。你我本是方外之人,坐看王朝兴衰,何必蹚浑水。”

    “待到深陷因果泥潭,寸步难行,哪还能求得逍遥……”

    周易眉头微皱,他一直生活在斩妖司,最远不曾出京都,可以说是孤陋寡闻。

    狐仙身影消散,胡九瑛重新化作小女孩模样,畏畏缩缩的上前躬身施礼。

    “拜谢前辈不计前嫌。”

    周问道:“没了狐仙毛发,能否遮掩妖气,进入京都?”

    胡九瑛摸了摸后脑,面带防备之色:“娘娘给了我三缕毛发,可唤她救命三次。”

    “你这小鬼,心思到不少!”

    “姑奶……晚辈已经一千多岁了。”

    随即两道流光折返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