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三十章 兹事体大
    胡九瑛刚刚拿着鸡腿的右手,化作白色狐爪,一把挖在怀王妃眼眶。

    撕拉!

    “啊——”

    怀王妃失声尖叫,出身富贵何曾受过此酷刑。

    以前不过是看别人受苦,只觉惩罚还不够狠,如今轮到自己,后悔当初没直接杀了胡月。

    “你怎么敢!怎么敢!怎么敢……”

    怀王妃语无伦次,剧烈疼痛几乎让她神经崩溃,

    尖叫声还没传出房间,一层透明禁制阻挡,胡九瑛要的是让怀王妃感受同样的酷刑,所以没有封禁她的五感。

    “青丘狐族从来是有恩必偿,有仇必报,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胡九瑛说道:“下面轮到还牙了。”

    法力化作丝线,绕在怀王妃牙齿和舌头上,狠狠一扯。

    满嘴鲜血飞溅,灌入嗓子里,怀王妃发出呜呜呜声:“杀了窝……快沙了窝……”

    “咯咯咯,你当我傻啊,况且胡月并非死于你手……”

    胡九瑛抿嘴一笑:“不如让你生不如死!”

    一道道法光落在怀王妃身上,四肢百骸全部碎裂,除非生死人肉白骨的仙丹,否则一辈子只能躺床上了。

    胡九瑛做完一切,化作流光消失不见。

    片刻后出现在另一处院落。

    夜深人寂。

    怀王世子李肃,烂醉如泥的躺在凉亭中。

    冷风吹过,睁开朦胧双眼,看到一个俏丽身影缓缓走来。

    “明月!你还活着?”

    李肃一脸惊喜的爬起来,挥手要抓向女子。

    “李郎,你好狠的心,为什么不来救我?”

    “我……我怕我母亲……明月,我恨啊,恨我自己怯弱!”

    李肃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竟然呜呜大哭:“平日里自觉武功高强,弓马娴熟,事到临头才知道,我就是个懦夫……”

    女子声音飘渺:“那你真的喜欢我吗?”

    李肃抹了把眼泪道:“明月,我真的喜欢你,只怪母亲拆散我们。”

    “既然如此,不如你自裁,一起在阴间做夫妻,就没人拆散了!”

    一柄宝剑落在李肃身前,寒光熠熠。

    “自裁……我……”

    李肃拿起宝剑,放在脖颈上,很努力想要划过去,犹豫半晌。

    “我我我能不能和父亲说一声,我死了他一定伤心,皇爷爷很宠我,也需要道别……”

    “闭嘴!”

    “不要再说了。”

    “你不想死,那我就亲自动手!”

    忽然。

    一声龙啸响彻青化坊。

    昂——

    龙啸声未绝,一股铺天盖地的威势从怀王府升起,天空中陡然出现大片乌云。

    云中站立一道人形身影,身上道袍烈烈作响,手中宝镜垂下金色光柱,扫过怀王府每一寸土地。

    胡九瑛身形一闪,化作流光逃遁。

    “世子是个软蛋,没想到怀王妃倒是有些骨气,竟然自戕了!”

    天空中道人注意到遁光,爆喝一声。

    “妖孽,哪里跑!”

    轰隆隆……

    乌云中雷霆阵阵,在道人法力牵引下凝结成霹雳,落在遁光之上。

    “区区御雷之法也想留姑奶奶!”

    胡九瑛人形不变,背后钻出九条数十丈长的狐尾,恐怖妖气冲天而起。

    “九尾妖狐!”

    九条狐尾横扫天空,瞬间雷灭云散,道人来不及躲闪,直接砸入地底。

    “咯咯咯,小道士多学几百年,姑奶奶我在青丘等你哦。”

    一连串的银铃笑声,胡九瑛驾驭遁光消失在夜空。

    ……

    怀王府位于青化坊,距离皇宫不过数里。

    龙吟警报声响起的时候,三道流光从皇宫升起,然而到了怀王府,九尾狐已经销声匿迹。

    玄微挥手将砸入地下十几丈的道士摄来,喂了丹药法力化开。

    道人缓缓醒过来,见到玄微连忙施礼:“见过玄微师叔。”

    玄微厉声喝问:“灵华,究竟怎么回事?是谁引发的龙鸣?”

    皇宫王府的阵法禁制,都由道门亲手布置,竟然有妖族进出自如,事后陛下怪罪很难解释。

    灵华苦笑说:“师叔,怀王妃遭了毒手,杀人的是青丘九尾狐。”

    九尾狐,一品妖王,即使玄微遇上也难说是敌手。

    “阿弥陀佛,就算是九尾狐,也不可能完全避开照妖镜和降魔咒。”

    空慈面色悲苦,佛门也难逃责罚,怀王府同样有高僧加持的佛咒。

    内侍司副总管朱公公,扫过两位佛道高人,冷哼一声:“先去看看王妃吧,咱家先说好,陛下必然已经知晓了此事,谁也推脱不得。”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落在地上。

    院中已经汇聚许多人。

    王妃榻前。

    怀王李衡面色阴沉的看着死不瞑目的王妃,世子李肃瘫跪在一旁。

    “孽子!竟然害死你母亲!”

    “爹爹,孩儿错了,你打死我吧!”

    李肃万念俱灰,他手中拿着一支枯木枝,从锋利宝剑显化出原型。

    胡九瑛活了数百年,早就明白杀人不如诛心的道理。

    李肃越是恨自己弱懦,就越是揭开他弱懦的本性。

    朱公公等人进来,注意到惨死的王妃,连忙上前行礼。

    “参见殿下。”

    怀王是当今陛下亲侄,深受恩宠,现任宗人府宗令,位高权重,此事仙俸司和内侍司都难逃罪责。

    “三位供奉快请起,本王爱妃遭妖物所害,还请帮忙追查凶手,”

    李衡在一品高人面前,也不敢摆亲王的架子。

    “殿下,请取王妃随身之物,用来推衍狐妖去向。”

    玄微补充道:“最好是发丝血迹,能更精准一些。”

    李衡拔下一根发丝,收集一滴血迹,郑重道:“还请玄微真人施法!”

    玄微面色凝重,法力运转。

    “以血为引,千里寻踪!”

    发丝无火自燃,血迹腾起红色火焰。冥冥当中一股玄妙波动,以血脉因果为线索扩散,眼看要寻到狐妖踪迹。

    一道模糊不清的女子身影凭空出现,目光淡漠,瞥了玄微一眼。

    神魂震颤,气机混乱……

    噗……

    玄微喷出一口鲜血,连忙取出丹瓶,不要命的倒入口中。

    空慈喃喃念诵经文,手中佛珠飞速转动。

    朱公公眼睛发直,干咳了几声,恭声对怀王施礼。

    “殿下,兹事体大,老奴还是先去禀报陛下。”

    ……

    同福客栈。

    周易站在窗前,望向青化坊方向。

    那冲天妖气,距离数十里都清晰可闻,不知惊醒了多少京都高人。

    狐魂冯灵儿窝在周易怀中,一股血脉相连的悸动,让她难以安心修行。

    “该来的还是来了,既有因,必有果。”

    周易双眸灵光闪烁,看着九尾狐气息从青化坊遁入南城,只是轻声叹息,没有出手阻拦。

    去年花魁明月,也就是青丘狐胡月,死在周易行刑刀下。它该不该死已经由妖魔图鉴鉴定过,然而对于怀王妃的做法,周易也不敢苟同。

    因为自己儿子痴迷女子,就施加各种酷刑,反之对李肃却不加约束,酿成大祸只是早晚而已。

    周易从胡月记忆中,得知青丘狐族生活在青丘山福地,老祖是超越九尾的狐仙。

    狐仙血脉后裔,惨死在人族手中,岂能不报复回来。

    如此背景,除非不得已,周易不愿暴露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