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二十九章 青丘狐女
    “十几个鸡多少钱?”

    “七百文。”

    周易从柜台下面,随手摸了块碎银子。

    “余钱全部做成炸鸡,记得买些味道不同的香料,蒜蓉胡椒味道都做一份。”

    “先生放心吧,老周我可是在大顺斋学过五年,手艺有保障。”

    老周接过银子掂了掂,少说一两三五钱。

    一盘炸鸡端上来,还有一壶酒。

    喝酒,炸鸡,读书,实属人生一大快意。

    酥脆面粉,香爽鸡肉,香气四溢,让客栈里的食客食指大动。

    谁也逃不过炸鸡的真香定律!

    “太香了!”

    “掌柜的,吃的什么?”

    “似乎是炸货,菜单上没有吧”

    “老周,快去做,要不以后不来了。”

    “俺也一样!”

    食客们起哄,老周面带为难之色。

    周先生看在他老周五百年前一家,才传授炸鸡的做法,这是活命的手艺,传男不传女。

    现在周先生还没吃够,哪能去照顾其他人。

    一面是待你不薄的东家,一面是传授技艺的恩人。

    周易吃了几块炸鸡,满足了心心念念,挥挥手说:“去给他们做吧,我吃的不是炸鸡。”

    炸鸡很香,味道也远远比不过梨花白,观醉春归。

    周易忽然有些明白,张诚喝的不是茶,是寂寞,是怀念。

    不久之后,第二锅炸鸡出炉,一大盆鸡腿鸡翅端上来,香味飘到客栈外面去了。

    老周先挑了品相好的,不同口味的鸡腿,先端给周易品尝。

    周易尝了尝,味道比刚刚好了许多:“做的不错,看来在大顺斋切墩也学了不少东西。”

    “那是……呵呵,看多了也学了点。”

    老周逢人就吹自己师从大顺斋,在客栈吃饭都只是普通人,听得一愣一愣的,没办法识别真假。

    周易笑道:“我告诉你的裹粉配方,别告诉别人。”

    大乾没有有专利法,炸鸡的做法,派厨师来吃几次就研究透了。

    老周连连点头:“那是,我现在睡觉都睁半只眼,就是婆娘也不能听我梦话!”

    “你是个单身狗,没有婆娘。”

    周易强调道。

    老周不明白单身狗是什么狗,三十来岁了没有婆娘,在现在称得上不孝了。

    “老周,这炸鸡太香了,多少钱一只?”

    “你有婆娘吗?”

    “有啊。”

    “二钱一只,爱吃不吃!”

    ……

    周易还是小觑了古代人的学习能力,也低估了炸鸡的魅力。

    短短三天时间,同福客栈就来了一拨又一拨的专业食客,吃炸鸡吃到吐。

    其中有想不吃而获的,想办法绕到后厨,要直接看炸鸡做法。

    老周受周易点拨,每次都是提前拌好裹粉,任你偷看也难以分辨其中奥秘。

    这点小手段并不能拦住京都大厨,他们知道炸鸡的基本原理,很快就能推衍出十几种不同口味,其中一些在色香味上能超过老周炸鸡。

    老周无须和他们竞争,只要保证自己的味道独特,就足够吸引足够多的客人。

    世上的事情大都如此,无须做到最好,也不用所有人都喜欢,只要保持自己的特色就够了。

    短短一月时间。

    炸鸡香味飘满城,让周易提前感受到了满街地沟油味,连张诚每天喝酒的花生米也换成了炸鸡。

    传闻当今陛下吃到炸鸡,称赞:口齿留香,欲罢不能!

    一时间,炸鸡风靡全城。

    ……

    正值深夜,月朗星稀。

    一道流光落入怀王府,穿厅过堂,如入无人之境。

    府中的灵符阵法,悬挂在各处门头的照妖镜,坐镇怀王府的仙师,都没有发现。

    流光顺着香味,一路来到怀王府厨房。

    宫中御厨正在制作宫廷秘制炸鸡,由数位厨道大家研究而成,期间还需要特殊阵法,将虫草鹿茸、人参灵芝等十八味名贵药材精华,炼入炸鸡当中。

    香味醇正,又能滋阴补阳,强身健体,景泰帝每餐必点。

    陛下听说侄孙身体有恙,特意让御厨来怀王府制作。

    “这就是人族的美食吗?好香,比千年朱果还要香!”

    流光落在厨房横梁上,竟然是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樱桃小嘴,眉目弯弯似月,两只羊角辫随着鼻子嗅来嗅去摇晃。

    趁着御厨转头不注意,法光闪过,盘中少了一只鸡翅膀。

    “呜呜呜,好呲好呲!”

    御厨回头看盘子,仔细数了数。

    “咦?明明是八只鸡翅,怎么少了一个?”

    炸鸡经过不断尝试,发现鸡翅肉皮紧实,肉有骨香,皮有肉味,最是美味。

    御厨只以为时间太晚,精力困乏,从没怀疑过怀王府出现了小偷。

    这是大乾亲王府,距离皇宫一步之遥,不说日夜巡逻的禁卫,本身怀王府就是禁制重重,堪比龙潭虎穴。

    以前也不是没有高手,夜探皇宫,想证明自己实力,借以扬名天下,直到广明帝将一品巅峰武道大宗师的尸首挂在了宫门外,再也没有人不知死活。

    大乾能册封城隍土地,山河神祗,不是靠的什么人道正统,是实打实的武力。

    “单数不吉利,再做一对翅膀。”

    御厨清楚知道皇族规矩多,又取了一对鸡翅裹粉油炸。

    房梁上。

    小姑娘正在吮手指,连最后一点油味都舔干净。

    “太好吃了,姑奶奶忍不住了!忍不住了!反正事情很简单,很快就办好了!”

    说着就一挥手,厨房已经做好的鸡翅鸡腿鸡块全部飞上来,落入手腕上玉镯法器里面。

    御厨看着辛辛苦苦做好的炸鸡,瞬间消失不见,目瞪口呆。再迟钝也知道出了怪异,正要呼喊府中侍卫,感觉后脑一痛便晕倒在地。

    “呜呜呜,太好吃了,可惜不能抓回去。”

    小姑娘啃着鸡腿,再次化作流光消失。

    循着印记感应,落在了一处华丽院落,这时候已经是深夜,值守的丫鬟在打瞌睡。

    一缕异香飘散,丫鬟彻底沉睡过去。

    “喂喂喂,醒醒醒醒。”

    怀王妃感觉有人推自己,从熟睡当中缓缓醒过来,睁眼便看到一个啃鸡骨头的小姑娘,站在自己肚子上。

    翠绿衣衫,四肢短打,露出洁白的小臂小腿,手腕脚腕上戴着玉环银铃。

    “你是谁!”

    怀王妃下意识起身,发现除了能张口说话,全身上下都遭到禁锢。

    小姑娘咯嘣咯嘣将骨头渣都嚼碎咀嚼,一脸陶醉之色。

    “唔似青丘胡九瑛,领娘娘命,为胡月报裘。”

    胡九瑛鸡骨头含在嘴里,吐字不清,怀王妃勉强理解了她的意思。

    报仇!

    怀王妃念头一动,就要引动体内的报警法器,只需瞬息就有仙师降临,任她狐妖多厉害也难逃性命。

    可惜无论怎么驱使,体内法器如同死了一般,纹丝不动。

    胡九瑛舔了舔嘴唇,竟然又取出一只鸡腿,仿佛吃炸鸡才是正事。

    “你挖了胡月一只眼,就从眼睛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