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二十八章 院正作序
    景泰六十年以来。

    状元堂送了几卷新书入学宫,都是注释儒家经典的书籍,最终表现平平无奇。

    这一类书有广阔的市场,然而竞争者太多,很难引起关注。

    直到送入了《刑者说》。

    这本书一进入稷下学宫,就引起了巨大议论,率先质疑的就是白话文。

    幸好周易开篇点明,此书就是给普通人看的,而且大乾不是独尊儒家,如杂家、小说家,对白话文并不排斥。

    随后又因为内容引起了争议。

    《刑者说》上册,何掌柜特意挑出了几篇,主角是书生的鬼怪故事。

    书生、妖鬼、斩妖司,结局都是一样家破人亡,妖灭鬼死。

    这和学子们平日里看的狐妖添香,蛇精暖床,中间略有曲折,最终幸福美满,完全是另一幅场景。

    于是有人质疑《刑者说》的真实性,认为是某个书生在胡编乱造,必须予以抵制。

    抵制的领头人,正是与周易有一面之缘的王伯安,本名王昊。

    王伯安在看到刑者说的第一眼,就忍不住想到骂自己“拼爹”的周易,带着有色眼镜去看书,自然是毛病不断,错漏百出。

    终止第二场争议的是佛学院和道学院的院正,两位精研佛道典籍的大儒。

    研究佛道典籍,免不了和佛道修士打交道,对于当今大乾人妖两族的关系,比其他人了解的更深刻。

    现实的情况,比《刑者说》更残酷。

    道学院正亲笔写下评语:以小吏目,观妖魔事,警醒后人,可以为之!

    可以为之!

    这四个字已经是极高的评价。

    王伯安只是个教习,又没有真凭实据表明《刑者说》造谣,只得偃旗息鼓。不过他没有认输,而是仔细钻研此书,发誓一定要从中挑出更大的问题。

    自古以来都是读书人就毁人不倦。

    他们精通文字、律法、典故,擅长揣摩官场、皇帝,知道从哪方面入手最稳准狠。

    大乾景泰帝在位至今六十年,幼时就被夸赞类广明帝,一直将其视为毕生追求,难免养成了好大喜功的性子。

    如今太子监国,只听国泰民安,海晏河清,不喜欢有人上奏内忧外患,斥责其危言耸听。

    一是表明太子有能力治国,二是哄父皇高兴。

    王伯安挑不出书中错误,于是从“帝心”入手。

    《刑者说》中的故事,除了书生之外三教九流都有,基本上都是穷人。

    其中牛妖盗人一案,事件起源便是没有粮食。

    “我大乾国富民强,户有余粮,正值太平盛世,世上岂有贫者吃人之事?”

    王伯安兴奋的一拍大腿:“定然是著书人污蔑,含沙射影,向我泱泱大国泼脏水!此书包含祸心,必须禁了!”

    于是立刻起草文书,要向太子监国禀明,必须让衙门封禁《刑者说》,以免流毒天下。

    与此同时。

    法学院院正吴苛正在阅读《刑者说》,其中几篇关于律法的普及,深得他的胃口。

    大乾百家争鸣,除去佛道以及小家末流,大体上是儒家和法家并立。

    “以诙谐有趣的鬼怪故事,讲解普及律法,甚妙甚妙!”

    吴苛真正深入过底层调查,游历大乾精英阶层忽视或者说无视的贫民阶层,与京都繁华完全是另一个世界。

    他曾经为此写了一卷书,希望能在贫民中普及法家,免得他们遭恶霸小吏盘剥。

    可惜贫民有自己的生存方式,完全有别于吴苛所处的阶层,“文字”本身所携带的傲慢与偏见,让他的书无人问津。

    “这本书或许百姓没钱买,也不识字会读,故事却会流传过去。”

    “我应该推它一把,也是为了我自己!《新校五经》只能在上层流传,这里面的故事能出现在大乾任何一个角落!”

    吴苛立即让人联系状元堂,他愿意为《刑者说》作序。

    何掌柜听到消息,第一反应就是加印!

    一部新书能吸引学宫博士作序,已经是上等。

    如今院正主笔,那还了得!

    再加上道学院正的评语,完全可以打出两大院正力荐的名号!

    ……

    稷下学宫的喧嚣与周易无关。

    每日点卯当值,抄书悟经,斩妖除魔,平平淡淡才是真。

    周易每抄录一遍道经,对先贤经典领悟就多一分。

    领悟道家经义后,一些道门术法施展更加得心应手,每卷还能换来二十余两银子。

    唯一可惜的是,仍然摸不到阴神的影子。

    何掌柜请了几个书法大家鉴赏书法,让周易的书稿身价倍增,每日限量一卷,据说已经预约到了几月后。

    周易已经开始寻摸京城的宅子。

    道行增长到了一个小瓶颈,达到万年道行以后,或许因为法力质变。斩杀丙字狱小妖连一年道行都给不了,十几只才凑齐了,妖魔图鉴提示一次。

    道行加一年。

    幸好,乙字狱大妖奖励折扣不大,每日勤奋一些道行增长并没有慢下来。

    今天早上,周易斩杀了一个旁门妖人。

    游方道士打扮,实际上是赤身教的探子,平日里游历四方搜索情报。

    一路从最北面飞云府,安全来到京城,直到遭遇了京都著名纨绔,龙骑将军的儿子徐烨。

    道士给徐烨算命,拍马屁说徐烨纨绔的外表下,实则胸有锦绣,未来一定能成就一番事业。

    徐烨大怒,与几个纨绔将道士痛揍一顿,然后污蔑他是妖道,准备扔进死牢。

    道士不得已展露实力,将徐烨等人重伤,最终没能逃过将军府高手追杀,审都未审就扔进了斩妖司大狱。

    临死前道士怨气冲天,没死在大乾密探手中,在几个无知纨绔面前栽了。

    妖魔图鉴奖励了周易一篇名为易形术的变化之法。

    下等变化之法靠外物易容,只能稍稍变化身形,修士一眼看破。最上等的变化之法自然是胎化易形,连神魂气息因果都变了,神仙当面也瞧不出来。

    易形术勉强算是中等,可以自由改变身体高矮胖瘦,除非特意感应神魂气息,修士也不容易认出来,比起寻常幻术高明很多。

    幻术的破解方式很多,灵目术,天生灵瞳,法器等等。

    某些性格谨慎的修士,很喜欢用灵目术看人。

    “如此就更安全了,免去了在地底遇上仙师,有暴露幻术的风险。”

    周易心情不错的回到客栈,立在大堂柜台后面,诵读白天抄录的道经。

    时抄时诵,日积月累,必有感悟。

    白玉堂被媳妇抓了去,掌柜的尚未从豫州回来,周易暂领掌柜一职。

    门外面成天挂着“今日房满”的牌子,只接一些零散的打尖儿过客,倒也没有多么麻烦。

    “周先生,您说的那个油炸鸡,浪费了十几只鸡,终于做出来了。”

    客栈厨子不姓李,和周易同姓,周姓在大乾并不常见,略显有些亲近。

    “这么快做出来了?快端上来尝尝。”

    周易每天吃老周炒的几样菜,怀念前世的炸鸡啤酒,后者不清楚做法,前者凭空想象也能猜测差不多。

    面粉裹鸡腿,慢慢炸呗!

    一次两次三次失败,这不十几次就成功了。

    老周搓了搓大拇指和食指。

    “先生,您要不,先把那十几只鸡钱报销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