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二十六章 别号柳泉
    “公子,这是龙川的雨前龙井,以翠峰山泉水冲泡。”

    知墨竟然是个十五六岁的女子,眉清目秀,青衫束发,身姿绰约。

    为周易和掌柜的端上茶水之后,知墨缓步离开,去指导一名新来的书生选书。

    周易不知道该怎么评判状元堂的东家,将生意做到这种程度,每个细节都直击读书人的软肋,估计在大乾也是独一份了。

    掌柜的说道:“先生请坐下谈。”

    “谢谢。”

    周易每日与张诚在一起办公,潜移默化影响熏陶,偶尔也会受他指点一二,茶道精进不少。

    张诚的口头禅就是,饮酒助兴壮胆,品茶养性修身。

    周易很是疑惑,他到底是想助兴还是养身……

    茶水嫩绿,香气清高,入口滋味甘醇。

    “好茶!”

    “龙川龙井茶是太祖亲封的御茶,可惜明前的太抢手,京都这么多达官贵人,明前新茶不到月底就没了。”

    掌柜的显然是爱极了书法,品茶聊天仍不忘翻阅。

    “先生这字体,有士衡公的飘逸,又不失台阁体方正,可以说自成一派了。”

    “掌柜的过誉了,我也是临摹同僚字帖。”

    周易仔细品味茶水,音乐有一丝灵气蕴含,可惜比起醉春归差距百倍。

    张诚本身是真的隐士高人,书法自然带飘逸,又因为抄录书册所需,汲取了台阁体端正,形成了独有的“张体”。

    “即使不是自创,先生的书法也能称得上大成,能完美融合两种风格本身就是极难。”

    掌柜的听到同僚二字,面色不变,语气又恭敬了几分。

    翻阅几卷道经,身为状元堂掌柜,知道这都是道门正统道藏,不是借着先贤名字糊弄普通人的外道野经。

    两相结合,这位公子出身必然不简单。

    周易问道:“掌柜的,这山泉水滋味不凡,方不方便告诉从哪里来?”

    “这有什么不方便,又不是私家泉眼。”

    掌柜的笑道:“泉眼就在城外翠峰山,具体位置嘛,公子顺着碧波潭源头上溯,溪水尽头就是了。”

    “原来是碧波潭源头泉眼,难怪水质颇有灵性。”

    周易对碧波潭可是记忆深刻,潭中曾经隐居一条老龙,最后死在了刑房大狱。

    两人边聊边喝茶,周易阅览千万妖族记忆,绝对是见多识广,掌柜的身处万卷书中,称得上知天下事。

    越聊越投机,转眼半个多时辰过去,茶水都换了三五回。

    直到掌柜的翻到十二卷道经之后,是一叠白话文神鬼志异故事,正是《刑者说》。

    周易抄录道经时候,将曾经写的《刑者说》,再次整理排版修订抄录了一遍。

    《刑者说》初稿,就是将自己经历和刑者讲述的故事,简单的以白话文书写出来。后来故事逐渐稀少,情节重复的太多,周易开始修订内容。

    故事想要流传,必须新奇有趣,经过整理、加工过后,便有了第二版。

    现在是第三版,在有趣的基础上,加以粉饰润色,情节略有变化,比最初版多了情节跌宕起伏。

    周易自知水平一般,耗费数年修修改改,已经是目前极限,终于决定将手稿集结成书。

    “这篇故事,似乎是《媚鬼娇丽》相似。”

    掌柜的读完第一篇,眉头微皱:“媚鬼娇丽是下三流的禁书,这篇却是警示普通人,与鬼同居者必受其害。不过书生刘锡,女鬼朱媚娘,明明一样……”

    “???”

    周易茶水差点呛了嗓子,媚鬼娇丽是什么书?

    “掌柜的见过这篇故事?”

    “不止见过一篇。”

    掌柜的露出男人都懂的笑容,见知墨正在为书生沏茶,悄悄从柜台后面取出几本书。

    媚鬼娇丽、牛头和尚、金鸡报恩……

    周易随意翻了几页,恨不得用紫郢剑,将写书的人送上天。

    这几本书的故事很熟悉,将刑者说中的几篇警示世人的故事,硬生生的改编成了和妖魔鬼怪偷香窃玉颜色很正的禁书。

    署名作者大都是无名氏,佚名氏,笑笑生……

    “实不相瞒,这刑者说正是在下所写。”

    周易面色略微涨红,解释道:“原本是见多了妖魔害人,写出来以做警示,不曾想传来传去……”

    “原来如此。”

    掌柜的不疑有他。

    第三版刑者说,每篇末尾都附有一段注释,解释为什么不要与妖魔同居,标注故事中克制狐妖小鬼的简单方法,以及通过故事普及了一些大乾律常识。

    大乾律在掌柜的看来是吃饭喝水寻常事,在底层百姓眼中,却是晦涩难懂,很多时候违法了也不知道。

    掌柜的越看越喜欢,全书一百零八篇故事,语言通俗,寓意深刻。

    这书会火!

    掌柜的书读得多,鉴赏水准高,却又不同于一般读书人,更多的从生意角度评判。

    他没有丝毫看不起白话文,崇仁坊中许多书铺,就是靠着偷印白话禁书生存。

    “先生需不需要刻印出版,状元堂愿出五百两润笔。”

    周易摇头拒绝,掌柜的以为嫌弃价格低。

    “这已经是极高价了,就是市面上卖的最好的文集,也不会超过千两。”

    掌柜的解释道:“先生有所不知,不说刻印成本和库存风险。即使卖得极好,也只是第一批书得利,用不了几日其他书铺就会竞相印售。”

    “我同意刊印出售,而且不要钱。”

    周易伸出三根手指:“售书所得净利润,我要三成。”

    “这种合作方式前所未有……”

    掌柜的心中迅速计算。

    印书人力成本已知,每本书售价二钱,赚取一钱五。中间人力物力时间成本损耗三成,五百两润笔费需要出售大约出售五千册。

    状元堂一本新书印售五千册,已经称得上火爆一时,所以掌柜的说润笔费极高。

    如果按照三成净利润分配,只有不超过一万五千册,就低于五百两。

    这笔生意可做!

    “先生,咱现在签个契约?”

    掌柜的取出一份制式契约,状元堂名声极广,每年印刻的新书数百册,只需将契约中固定润笔改为净利分成即可。

    周易看了一遍,大致意思没问题。

    比起前世厚厚一叠的合同,一页几百字的契约,能找出一百个漏洞。

    单说净利计算方式,就能让状元堂轻易磨平所有净利,白得一部书。

    契约,本就是防君子不防小人。

    当然,周易本就不在乎契约,稳健谨慎不是缩头乌龟。

    状元堂敢做初一,秉着报仇不隔夜的中心思想,晚上就有仙剑斩过去。

    末尾签的名字是掌柜的名字,何用言。

    “可以,不过要加一条。”

    周易说道:“一百零八篇故事,分成上中下三册,分开出售。

    何掌柜暗自思索,分开出售不止获利更多,而且还能有效防止盗版,一旦第一册火了,也能极大提升状元堂的名声。

    “先生高明,还不知贵姓?好在书中署名。”

    周易说道:“就用柳泉居士吧。”

    何掌柜表示理解,大乾志怪神异一类的书不入主流,又是鄙视链底端的白话文,作者都很少用本名。

    “如此甚好,就预祝居士新书大卖。”

    何掌柜说道:“明日我就寻人校对,可能会去掉一些避讳段落词汇,希望居士不要介怀。”

    “无妨。”

    周易从一开始写《刑者说》,就注意了避讳。

    第二次修订,又将一些揭露官场,隐喻朝廷,嘲谑世态的故事删除。

    《刑者说》开书立意,本就不是为了青史留名,也不是要直抒胸臆表达思想。

    周易在刑房大狱见多了妖魔鬼怪,哀民生之多艰,写这本书是为了避免同样的悲剧发生。

    什么理想,什么三观,什么精神食粮,与大乾底层百姓距离太远,不如多几个有意义的故事流传。

    一如刑者说开篇所写:如果有人能从中得到警示,避开了灾劫,这本书就算没有白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