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二十五章 保媒一桩
    天喜星属阳,主缘订。

    红鸾星属阴,主婚姻。

    望气术中说,红鸾星在命,女子温和秀丽,天喜星在命,男子容貌俊美。

    又有一缕红线从中牵引,意为撮合姻缘,婚后夫妇情深。

    当然,望气术本身没有约束力,也就是说白玉堂和李捕头有情有缘,现在气运也在诱嫁娶,却不一定真的会结为夫妻。

    天喜星在命的男子,性格浪漫多情,多异性缘,轻易不会让婚姻束缚。

    “这种不以结婚为目的恋爱的渣男,必须给予惨痛的教训!”

    周易手中闪过一道灵光,落在端茶倒水的掌柜的腿上。

    白玉堂唯唯诺诺的跟在旁边,将一个刚进城的乡下人,演的惟妙惟肖。

    这厮不止演技好,还懂得灯下黑的心理,谁能想到天牢贼人会自己凑到捕快身前。

    “哎呦!”

    掌柜的感觉腿上一麻,手中茶壶不小心泼了出去。

    滚沸的茶水落在白玉堂身上,以他的武道修为,根本不会受伤。可是他反应极快,发出痛哭的叫声,像极了要出栏的猪。

    “俺滴个娘嘞——”

    “掌柜滴快送俺去瞅大夫去——”

    白玉堂随机应变能力极强,露了脸摆脱嫌疑,借口去看大夫逃脱追捕。

    惨叫了几声,白玉堂发现往日配合默契的掌柜的没动静,睁眼看李捕头脸色铁青的盯着自己,四个捕快堵住门窗。

    掌柜的指着自己的手,不断打眼色暗示。

    手?

    白玉堂看了一眼自己手掌,粗糙老茧掉了,黝黑肤色变成了花纹。

    露馅了!

    白玉堂来不及思索,秘制的防水易容颜料出了什么问题,鲤鱼打挺,一跃冲向窗户。

    “哎呦……”

    双腿一麻,力量顿时泄了个干净,白玉堂直愣愣的栽倒在地。

    李捕头冷哼一声,上前在白玉堂后脑摸索,用力一扯,中年人面皮脱落,露出里面年轻俊俏的脸。

    “捆起来,送回天牢!”

    “红绫……唔唔唔!”

    白玉堂的嘴被抹布堵上了。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我只问你,是回天牢等死,还是去见我爹爹?”

    “不用说话,点头或者摇头!”

    李红绫抽出雁翎刀,在白玉堂脖颈腿上晃了晃:“你选择摇头也可以,自此你我恩断义绝。你欠我的骗我的,就用一条腿来还!”

    白玉堂本来准备去天牢,以后还能寻机会逃出来,见到雁翎刀的位置,双目含泪点头。

    “所以你是答应娶我了?”

    李红绫面带娇羞,脸颊微红。

    白玉堂伤心欲绝点头。

    “你现在答应了,如果再敢反悔,爹爹一定请仙俸司的仙师捉你。”

    李红绫说完,回头瞪了一眼缩在角落,努力降低存在感的掌柜,吩咐属下抬着白玉堂离开了。

    白玉堂怎么也想不通,双腿怎么就关键时刻麻了……

    始作俑者周易通过望气术观察,白玉堂答应娶李红绫之后,姻缘红线凝实,一般来说不会再出现变故。

    掌柜的等李红绫等人走远了,立刻活了过来。

    “坏了坏了,公子竟然被抓去了。”

    “周先生,我需要马上回豫州一趟,麻烦你照看下客栈。”

    掌柜的急切道:“无需理账,只要别让火烧了就是,待回来必有重谢。”

    “区区小事,掌柜的尽可放心。”

    周易点头答应。

    白玉堂身上有金黄气,必然是家族富贵发达,跑堂工作就像是开法拉利送外卖。

    “麻烦周先生。”

    掌柜的说完纵身一跃,消失在夜色当中,轻功丝毫不弱于白玉堂。

    “保媒一桩,胜造七级浮屠!咱就是做好事不留名,等你们大婚当日,一定亲自去道喜。”

    周易寻思着将沾了墨水的道经当做贺礼,不知道白玉堂能不能领悟其中玄妙。

    意外促成一番姻缘,心情大为畅快。

    继续抄录道经时候,竟然有了不同的理解。

    道家先贤所留语句,微言大义,不同的时间地点心境诵读,往往会有新的感悟。

    伏波真人语录抄完,周易在末页留下“景泰六十年正月十八,柳泉居士,抄”。

    柳泉居士是周易给自己起的号,同僚都有字号,他是附庸风雅。

    法力拂过纸张,墨迹立刻干了,梳理整齐收好。

    等到十二卷道经抄完,去书铺装订成册,方便收藏诵读。

    ……

    崇仁坊。

    京都书铺大都汇聚于此,经营笔墨纸砚,出版印刷。

    其中最大的书铺名为状元堂,据说有个穷苦书生进京赶考,没钱买笔墨纸砚。

    书铺掌柜愿意赊给书生笔墨,未曾想穷书生中了状元,跨马游街时,特意在书铺门口停留。

    感谢店家,留下墨宝,书铺就更名状元堂。

    自此之后,凡是进京赶考的书生,书铺都免费供应纸笔。

    金榜题名,自会回来重谢。名落孙山,也会心怀感激。

    书生们也愿意来状元堂,希望能沾染前辈文气。

    现如今,状元堂成了首屈一指的大书铺,京都无人能及。

    周易走进书铺,率先看到的是各种造型的书架,错落别致,充满艺术气息。

    书架上分门别类的摆放书籍,儒墨法道佛,农学算学杂学小说等等,应有尽有。

    每个书架上面,都有一副装裱精致的题字,有状元榜眼探花,也有甲榜进士。

    店中没有人刻意监管,任由书生们取阅,也不怕被人偷了去。这个时代,书是真正的财物,可以直接去当铺换钱。

    天才微微亮,已经有书生来读书,看衣衫都是普通布料,显然不是富贵人家。

    周易转了一圈,才从最后面的角落里,看到了个柜台,掌柜的在专心致志的练字。

    状元堂这么布置,是为了宣扬“读书在先,买卖在后”的理念。

    这家店铺经营的不是充满铜臭气的生意,而是在打造一种文化,一个品牌。

    古人的见识比不上现代人,商业智慧丝毫不差。

    掌柜的放下笔,问道:“这位公子,可是要买书?”

    周易取出道经书稿,说道:“这些抄录好的书稿,麻烦贵堂帮忙装订。”

    掌柜的用白巾擦了擦手,接过书稿,第一眼看去,忍不住赞叹:“好字!”

    张诚的字飘逸畅快,有一种舍弃世间繁华,纵意山林的洒脱。

    读书人最是喜欢这种字体,官职越高,权势越重,越是追捧神仙隐士。

    当然,让他们辞官归隐是万万不能。

    “知墨,奉茶。”

    掌柜的问道:“不知这书稿,是哪位先生所写?”

    “先生不敢当,正是在下抄写。”

    “知墨,上雨前龙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