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二十四章 买不如抄
    翌日。

    张诚满面红光的来物部当值,显然心情不错。

    自从周易来了之后,张诚就彻底放飞自我,每天都在摸鱼。

    物部明面上唯一的上三境高人,陈主簿也得供着,碰见了关心几句身体,每天什么也不干仍然拿着最高的俸禄。

    职场中有两种人最牛,一个是关系通天,一个是不可替代性。

    许多时候,前者也得让着后者。

    周易取出一只小酒坛,笑着说:“张哥,平镇特产十年梨花白,您尝尝。”

    张诚嗅了嗅酒香,满意道:“大早上就拍马屁,你小子有什么事?”

    周易问道:“张哥,我最近对道经比较感兴趣,您见多识广,给推荐几本呗?”

    市面上道经多如牛毛,真假难辨。许多书坊为了赚钱,请山野道士瞎写一通,然后盖上某某真人著,反正大乾也没有著作权。

    周易与其一本本分辨真假,不如直接询问张诚。

    “道经,屋里就有,我找找在哪。”

    张诚在堆积如小山的书册中翻了一遍,找出了几本蓝封册子。

    《清静真人语录》、《飞云山王真人析疑指迷论》、《崔公注解》、《东海伏波真人语录》……

    “这些是我的手抄本,你记下名字,市面上应该有印刷本。”

    张诚赞许道:“你之前在大狱中杀戮过重,现在多读读先贤著作,制怒止杀,修心养性,自然就能延年益寿。”

    “谢张哥指点,带我抄录好今日目录,就开始手抄。”

    “孺子可教!书非抄不能读,抄一遍胜过读十遍!”

    张诚打开酒坛子,仰头痛快的喝了一口,浓郁酒香飘到了隔壁科室。

    梨花白其色清澈,其味甘冽,口感清雅丰柔,酿造时候以特殊手法,炼入梨花瓣,有梨花香气。

    按照前世标准计算,梨花白度数超过六十,已经接近烈性酒程度。

    大乾早就有蒸馏酒技术,其他的诸如食盐玻璃、火药水泥等,都有了类似甚至更好的技术,直接断了周易成为富豪的梦想。

    周易听到张诚的指导,深以为然。

    “抄书如此有效,反正有的是时间,不如一遍遍抄。”

    “一是能明悟其中先贤书中道理,二是还能将抄来的书卖了,临摹了这么久张诚书法,已经得八九成意思。”

    京都生活半年有余,街上见过不少卖字的书生,对比张诚的书法,属于其中佳品。

    张诚可能没有书法大家的天赋,然而活得足够久,字写的足够多,已经隐隐有独特风格。

    如果潜心在书法之道上发展,或许能开创出“张体”。

    “上班摸鱼抄书,慢慢参悟阴神,还能卖钱……”

    一举三得!

    ……

    同福客栈。

    周易笔直站在案前,手腕悬空,正在逐字抄写《东海伏波真人语录》。

    白日里已经将十二本道经诵读完,其中这本书第一卷《劝道》,开篇便阐明阴神为何物。

    精衰于淫,气竭于嗔……

    精气不存,神光外散……

    一神化万神,一气化万气,以一而生万,摄万而归一……

    阴神者。魂识清灵,聚散由心,如梦如影,其类乎鬼……

    真人语录中的内容并非完整的体系,是由各种语录、表文、诗句,伏波真人平日的言行思想,以及类似佛偈的名言警句组成,类似笔记,略显杂乱。

    周易每次抄录,对其中最核心的要旨,都有新的领悟。

    市面上有卖注释伏波真人语录的书籍,类似于后人的读后感,周易挑选了几本诵读,受益匪浅。

    周易修行黄庭道经,勉强可以算是道门修士,可是基础知识比起正统道士差远了。

    这些注释伏波真人语录,并刻印出版的道士,不论修为高低,至少在经义上有自信。

    可惜大多数都夹带了自己的私货,有捧高贬低的嫌疑,抬高自己派系地位,贬低竞争者,试图将读者忽悠为自家道观信徒。

    “道家真人,也不是真的无欲无求啊!”

    周易汲取其中精华,再抄写伏波真人语录,又多了许多新的感悟。

    忽然。

    一阵狂风吹开了窗户,几页刚刚抄好的道经沾上了墨迹。

    周易眉头微皱,转身来到窗户处,看到外面街上十几个捕快正在搜索附近店铺。

    关上窗户,继续抄书。

    片刻之后,咚咚咚房门被敲响。

    随后是掌柜的声音:“周先生睡了吗,六扇门查房。”

    吱呀!

    周易打开房门,注意到掌柜的身后跟着五个捕快。

    为首的身穿制式青衣,其他四个身穿玄衣,在开门的一瞬间,立刻扫视屋中所有角落。

    京都六扇门捕快不同地方郡县的临时工衙役,是入了官吏品级的暴力执法部门,总管位列朝廷二品大员。

    掌柜的歉意说道:“打扰周先生了。这是六扇门的李捕头,天牢有贼人走脱了,必须严加搜查。”

    “嗯,进去查吧。”

    周易让开一步,心底暗自嘀咕,六扇门竟然也收女捕快,大乾比预想的开放多了。

    李姓女捕头走近屋中观察,四个属下翻箱倒柜搜索。

    “诶诶诶,官爷小心些,这是永昌年间的花瓶,贼人怎么能藏在里面……”

    掌柜的小心翼翼将大花瓶放好,如果周易没记错,应该是上周从西市收来的二手货。

    周易站在书桌前,瞥了一眼头顶房梁,

    时刻在观察所有人表情的李捕头,面露恍然之色,一跃而起落在房梁上。

    “尘土上有脚印,刚刚这里有人!”

    这时。

    又有人推门进来,是个身穿跑堂衣服的中年人,双眼惺忪,似乎刚刚睡醒。

    “掌柜滴,半夜合地弄啥来?俺都睡好咧。”

    “有贼人来了,你倒睡得安稳,也不怕被人偷了去!”

    掌柜的呵斥一声,介绍道:“店里新招的跑堂,从豫州那边来的,不太会说官话。”

    中年人吓了一跳,满脸惶恐:“我勒乖乖来,可得好事着找着!”

    李捕头看了一眼中年人,继续观察房梁上印记,想要判断逃离方向。

    周易饶有意味的看着中年人,脸上的皮肤和真的一样,仔细看还有毛孔和没刮干净的胡茬。

    中年人露在外面的手部,手掌宽厚,关节肿大,颜色粗糙黝黑,满是老茧,一看就是长时间劳作造成。

    可惜,再真实的易容,在灵目术面前毫无用处。

    周易双目灵光闪过,轻易看透表象,豫州口音中年就是白玉堂易容而成。

    “精妙的轻功,栩栩如生的易容术,难怪能从天牢中跑出来。”

    “今天本来你能逃过,偏偏将我辛苦抄好的书毁了,必须送你一场姻缘,让你体味人间险恶!”

    周易施展望气术,看到白玉堂头顶天喜星闪耀,李捕头红鸾星动。

    一缕时断时续的红线将两人连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