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二十二章 青丘胡月
    花魁明月的事情,没有对周易产生任何影响。

    降妖除魔什么的,有斩妖司的仙师。

    纵使大乾天塌了,不砸到周易头上,他也懒得去管。

    第二个月发放俸禄,两颗丹药一贯钱。

    通过张诚认识了收购丹药的商人,长相平平无奇,口音似乎不是京都本地。

    一颗丹药三百两,月俸一贯成了象征意义,难怪所有人都说,调周易入物部是恩赐。

    有钱了立刻邀请九科同僚,春风楼一夜散尽,关系立刻进了一步。

    其中名为李洵的书吏,性格最是豪爽,除了张诚之外,地位隐隐最高。

    酒桌上与周易划拳拼酒不敌,醉后开始吹嘘,祖上是大乾太祖第七子中山王,正儿八经的大乾皇族血脉。

    可惜不知多少代传下来,连皇族旁系都算不上了,仅余的皇恩就是进了物部。

    祖上阔过,后人平庸,难免心生郁烦闷。

    其他同僚要么背景深厚,要么实力强横,懒得听李洵絮絮叨叨,唯独周易没有拒绝的理由。

    周易以望气术观测,李洵气运平淡,没有天大机遇,很难有所作为。

    人的气运不是一成不变。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三衰六旺,气运变化就像海中的波浪,有时起,有时落。

    影响气运最根本的两个因素,是实力和外物。

    实力很好理解,知识、武力、官职、权力等等。

    九品修行境界,每提升一重,气运就会增长一截。上三品的张诚,气运之强盛,超过普通人千百倍。

    外物所指就宽泛了,金钱,人脉,背景,宝物等等,都能增长气运。

    妖魔图鉴,就可以归属于镇压气运的外物。

    大乾景泰五十九年,也无风雨也无晴,转眼就过去。

    周易每日整理书册,与同僚出去吃酒,向张诚学习书法茶道。前世遗留的习惯越来越少,慢慢成了一个正正经经的大乾京都小吏。

    唯一持之以恒的,就是勤奋修行。

    每当张诚夜不归宿的时候,周易就悄悄去一趟刑房大狱,变化成刑者,选个乙字狱妖魔斩杀。

    道行增进远远比不过刑者时候,却更加隐秘。

    只要周易愿意,可以在物部待到斩妖司解散,没有人会关心一个区区小吏。

    ……

    天微微亮。

    刑房。

    周易变化变化成陌生模样,身穿刑者服饰,轻车熟路的进入大狱深处。

    刑者新人老人变化很快,就是斩妖校尉,也只认识麾下的刑者,其他科的连数目也不清楚。

    近些日子,张诚沉迷于春风楼的轻眉,来物部的时间越来越晚。

    周易劝解过,年纪大了不要太拼命,结果张诚当着他的面,一拳轰碎了一丈高的假山。

    到了乙字狱范围,前面正好有个落单的刑者,正准备打开乙十七狱。

    一缕灵光闪过,刑者便陷入了幻象当中。

    “只差一年道行便达成小目标了,千年道行实力大幅增长,不知万年有什么变化。”

    周易变化成刑者模样,取了钥匙打开两重狱门,看到了刑具锁链捆绑的美艳女子。

    竟然是个熟人。

    一个月前还见她跳舞,有贵客豪掷万金要做她入幕之宾。

    当时周易、张诚等人也在,据李洵所说,是他的孙侄儿,淮王世子。

    正是春风楼花魁,明月。

    只是比起曾经的绝色动人,长袖善舞,现在可谓凄惨至极。

    重枷压迫脖颈,不得不竭力向前伸脖子,四肢关节有铁索穿过,死死锁在刑架上,五支颜色各异的钉子,穿透五脏。

    定魂枷,透骨链,攒心钉。

    周易斩杀妖魔无数,上个受此酷刑的是差点屠城的黑煞魔尊。

    一般来说,斩妖司不会折磨将死妖族,再可恨的死刑犯临终前还有顿饱饭,不至于为难区区吸人阳气的狐妖。

    胡月听到声响,竭力抬头看过去,右眼已经变成黑洞。

    “是你?物部小吏,我记得你姓周!”

    “嗯?”

    周易惊讶道:“你竟然能看穿我的幻术!”

    “我乃狐仙血脉,天生灵瞳,岂是卑劣人族能比!”

    胡月声音嘶哑,吐字不清,舌头割断了半截,嘴里牙齿已经拔的差不多,偏偏嘴巴还硬的很。

    “是不是怀王妃那个贱人让你来杀我?你告诉他,青丘狐族会为我复仇,怀王府注定满门灭绝!”

    “没有谁让我来,只是单纯的巧合。”

    周易晃动衣袖,冯灵儿落在地上,化作三尺长白狐。

    “嘤嘤嘤……易哥哥是好人,我被斩妖司抓了,是他救了我。”

    冯灵儿绕着胡月转圈,嗅来嗅去,隐约有血脉联系。

    “灵狐之魂!咳咳咳……”

    胡月激动的剧烈咳嗽,眼中闪过希冀:“你是来救我的?”

    周易摇摇头:“不是!我是来杀你的,不过会让你少受些折磨。”

    “狐族有恩必报,你救我一命,以身相许也未尝不可。”

    “对不起,我有更高的追求。”

    周易取来刑具,问道:“你有什么遗言?”

    “……”

    胡月沉默片刻,确定眼前男子不是开玩笑,看向冯灵儿:“我要传她天狐修行之法,如此精纯强大的灵狐之魂,日后必然成为狐族天骄。”

    “可以。”

    “此乃狐族绝密,请你避一避。”

    “要传一起传。”

    周易不是无缘无故耍无赖,到现在他还没有一卷修行之法,连自己境界都不清楚。

    上三境的实力是一定有的,具体是一品还是二品,分不太清。

    人族妖族修行之法虽然不同,根本上也不会脱离精气神的范畴,他不需修行天狐之法,只用来参照境界,了解自身,完全足够了。

    胡月灵瞳闪烁,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沉默片刻威胁道:“你最好不要泄露出去,否则青丘一定追杀到底!”

    随后缓缓说出一篇功法,足足一万两千言,从入门直指一品。

    天狐秘典分为九重,每修成一重会长出一条尾巴,大成境界蜕变为天妖九尾狐。

    冯灵儿边听边修行,胡月念诵完毕,一根尾巴分裂为两根,又过了片刻变成了三根。

    胡月看的目瞪口呆,喃喃自语:“天赋异禀!狐仙之姿!”

    周易忍不住撇撇嘴,半人半妖的修行资质,由于血脉冲突,属于最低等的一类。

    冯灵儿能短短时间修成三尾,属于厚积薄发,将体内魂力开发出来一部分。

    五年时间,周易斩杀的妖魔何止五千之数,而且大都是中三品境界,炼化的魂力堪称海量,就是喂一头猪也变成大妖了。

    现在有了天狐秘典,冯灵儿短时间内会突飞猛进,直到耗尽体内浩瀚如海的魂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