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二十一章 背景靠山
    “兄台哪座书院读书?”

    蓝衫公子气势汹汹过来质问。

    艺术需要心境和灵感,每每想到花魁放臭屁,恨不得将画撕掉。

    周易说道:“没读过书,就一屠夫。”

    王昊附耳在蓝衫公子说了句话,本来横眉竖眼顿时松了下来。

    “原来是斩妖司的人,难怪不喜欢明月姑娘。”

    蓝衫公子拱手道:“在下王伯安,稷下学宫教习。”

    稷下学宫是大乾四大学宫之首,看起来年纪不过二十五六,竟然能在其中担任教习,称得上才华出众。

    “周易,斩妖司物部书吏。”

    周易语气有些冷淡。

    王伯安显然知道台上跳舞的是只狐狸精,非但不排斥,反而一心追捧。

    斩妖司待久了,听多了妖魔食人,周易再怎么把持本心,公正以待,也会天生对妖族不喜。

    妖族当中确实有良善之辈,然而违法乱纪者更多,整体上是与人族对峙,争夺生存空间。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并非没有道理。

    王伯安整了整衣冠,端坐在周易对面,腰背挺直,以一种老师语态指导。

    “斩妖司对妖族一直存在偏见,所谓天生万灵,妖族和人族没什么区别,也是有父母生养。然而斩妖司一味斩杀,反而激化了两族矛盾,于国朝安稳不利!”

    “嗯?”

    周易双眼灵光闪过,却没能看透王伯安的境界,一层浓郁青气遮掩。

    青气者,表官运,所以又有青云直上的说法。

    “王兄在朝中任什么官职?”

    “景泰四十五年进士,忝为翰林编修。”

    “原来是王编修当面,失敬失敬!”

    周易立刻明白青气来源,翰林编修可不是一般职位,职务品级只是七八品,前途比一郡之首还要大。

    平日里接触的都是大乾核心政务,类似于太子的秘书,官运顺利的话有可能成为阁老。

    王伯安得意说道:“在下久研妖族,上书一卷《安妖抚民十策疏》,幸得太子殿下垂青……”

    “不知王兄令尊是谁?所任何职?”

    周易直接打断了王伯安的话。

    “父亲时任礼部尚书……”

    王伯安下意识回答,等回味过来,顿时脸色涨红:“你……腌臜屠户,愚民不可教也!”

    说完,起身拂袖而去。

    “咯咯咯。”

    王昊在一旁听的,终于忍不住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周易说道:“姑娘,还不去安慰一下,男人也需要哄的。”

    “啊!”

    王昊惊叫一声,满脸羞红,袖子遮着脸跑了。

    “还不算太傻。”

    只要捂住脸,丢人的就不是我。

    周易转头看向舞台,花魁明月已经跳完了舞蹈,邀请了几个颇有才名的书生上台,谈论诗词歌赋。

    “谁说这狐妖不违法……”

    周易灵目当中,清晰看到一缕缕阳气,汇聚到了花魁体内。

    狐妖性属阴寒,需要吸收阳气调和妖气。

    其中最为快捷的办法就是深入交流,其次是吸**血,再次就是如花魁这般,施展魅功调起欲望,抽丝剥茧,聚沙成塔。

    无论如何,大乾律都严禁妖族吸取阳气修炼。

    周易一直等到近子时,不见张诚从楼上下来,便自行离开回到客栈。

    次日一早。

    张诚竟然罕见的早上来,见周易已经当值,满意的点头。

    “昨个儿感觉怎么样?”

    “涨了不少见识。”

    周易手中抄录不停:“唯独对花魁感觉不太好。”

    两世为人第一次体验红尘滚滚,以春风楼在京都的地位,放在前世是顶尖会所,大门朝哪开都不知道。

    “花魁明月,怎么个不好法?”

    张诚娴熟的倒水、冲茶,一股暖香扑鼻而来,竟然驱散了不少地底阴寒。

    周易俗人不懂茶道艺术,看张诚泡茶动作姿态,简单自然,不拘谨造作,让人看得舒服,打定主意以后向他学一学。

    周易斟酌语句说道:“花魁明月生的和刑房大狱里的那些很像。”

    张诚诧异的看了周易一眼:“这么高的灵觉,真是可惜了。花魁确实有问题,可不是轻易能管的。”

    说着递过一只茶杯:“尝尝。”

    “谢谢。”

    周易疑惑道:“所以说,斩妖司知道这件事?”

    “这京都凡是涉及到妖魔,就没有斩妖司不知道的事儿!”

    张诚乘热细缀:“不过按照大乾律法,对于没有害人的妖物,并没有规定一定要打杀。”

    周易嗅了嗅茶香,直觉神魂舒适,学着张诚的模样浅斟细饮,一股热气直冲大脑。

    茶中灵气缓缓滋润神魂意识,仿佛迷离清醒之间,将醉未醉之时。

    周易忍不住长舒一口气:“好茶,竟然有种微醺的感觉。”

    “那是自然,要不怎么叫醉春归?”

    张诚小心翼翼收起一寸高,拇指粗的茶罐,得意道:“这可是从白云观那几株母树上采集,要不是咱面子大,等闲人连闻都闻不到。”

    “老张,是不是妖族不违法,就可以在大乾生活?”

    周易想到袖中隐藏的小狐狸冯灵儿,似乎没犯什么法,况且还有一半人族血脉。

    半人半妖神魂显性,一半按照父母血脉强弱区别,冯父只是个凡俗书生,所以冯灵儿的魂魄只是狐形。

    “怎么?你还想养个狐媚子?”

    张诚挤眉弄眼,发出男人都懂的笑声,随后遗憾叹息一声:“想都不要想,要不是那条狐狸有靠山,早扒了皮做成贵人们的围脖。”

    周易蓦然明白,西游记中有背景的妖怪都被带走了,没有背景的妖怪乱棒打死。

    齐天大圣降妖除魔都分个背景靠山,更不要说斩妖司。

    张诚见周易沉默,将杯中灵茶一饮而尽,竟然轻轻拍打桌子,随声哼唱。

    “讲什么雄心欲把廊庙挽,空怀热血妖未斩。说什么豪杰除魔遭危难,举目四顾心茫然。

    叹嗯啊,纵横天下有何用,不如归去,归去!

    前方妖怪,还不速手就擒——”

    花腔婉转,韵味悠长。

    周易满脸愕然,书法,茶道,唱曲,老张就像个宝藏老头儿。

    仔细想也能理解,修行者寿元悠长,多数都精通琴棋书画饮酒品茶。唯独诗需要的更多是天赋,不是时间久就能积累出来。

    唱曲,品茶,饮酒,青楼……

    周易不知道其他上三品高人的生活,至少张诚过的是极为滋润,偶尔感叹一番英雄暮年,转眼又滚入了美人堆里。

    当初答应周易的桩功,不知是忘了还是故意记不起来,没了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