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十九章 废丹劣肉
    万寿宫。

    青烟袅袅。

    隐隐有诵经声传出。

    王烨求见景泰帝,内侍通报过后,等候许久才允许入内。

    景泰帝李宪身穿藏青道袍,盘坐蒲团上,手中一卷道经,见到王烨进来,面露微笑。

    “王爱卿见朕有何事?朝中事务,与太子商议即可。”

    “陛下……”

    王烨看了看殿中左右,十几名中老年道人,正在打坐炼气。

    景泰帝说道:“爱卿但说无妨。”

    王烨躬身道:“禀陛下,一个时辰前京都东南百里外,有道门剑修出手,一剑斩断山峰,无尘真人称至少是一品。”

    “恩?一品剑修,确实是了不得的高人。”

    景泰帝收起道经,神色稍稍端正。

    大乾号称神朝,上三品高人数量不少,然而达到一品境界极为罕见,更何况以杀伐著称的剑修。

    王烨继续说道:“无相大师以因果秘法感应剑气残余,判断是一柄仙剑。”

    “仙器!”

    景泰帝声音变得严肃:“无相大师确定没看错?”

    一品剑修天下罕见,然而大乾境内还是有几位,如罗浮剑宫的潜修老祖,通天剑派的上代掌门。

    仙器,已经是超出一品境界的至宝,一旦发挥出最强威力,堪比真仙罗汉。

    大乾统治云洲一千五百载,也没有仙器镇压国运。

    “残余剑气中蕴含纯阳气息,十之八九不会错。”

    李烨屈指一点,殿中出现一面光幕,里面显示的正是断峰。

    景泰帝挥手从光幕中摄出一缕气息,仔细感应。

    “果然是仙剑!楚大伴,你亲自去调查,切记不要声张。”

    殿中角落浮现一道身影,是四大仙司之一内侍司的大总管,楚公公。

    四大仙司,斩妖司杀伐强横,护龙司神秘玄奥,仙俸司人际广阔,内侍司不上不下,只会让人听之色变。

    “遵命。”

    ……

    东宫。

    监国太子正在批阅奏折。

    大乾国土广阔,十六州曾经是数十国度,现在统一管理,每日需要批阅事务堆成了山。

    一名小太监从侧门进来,悄声在太子耳边说了几句话。

    啪!

    太子脸色平静,手中笔杆硬生生捏成了两截。

    “请覃先生来。”

    片刻之后,东宫侍讲覃鸿进来。

    太子屏退左右,脸色再也忍不住,阴云密闭。

    “先生,礼部尚书王烨去见了父皇,据说有仙剑踪迹……”

    覃鸿不急不缓的品茶,仅仅听到仙剑时候,微微顿了顿。

    “殿下,无需理会仙剑之事,不说能不能寻到,持有仙剑的一品剑修,谁又能从他手中强取豪夺?”

    太子沉声道:“先生,如果我们能招揽入麾下……”

    覃鸿打断了太子的话:“殿下,你现在已经是监国,大权在握,不需做任何事,只要慢慢等。”

    “等?”

    太子声音高了一截:“孤做了三十年太子,难道还要做三十年监国?大乾太祖至今,可有六十年之太子呼?”

    “陛下武道天赋异禀,十年入三品,当年先皇称赞:类广明皇帝。”

    覃鸿说道:“如今能退出朝堂一心修行,予殿下监国之权,已经表明态度了。”

    “孤可不是十几岁的少年,已经年过花甲,什么大权在握监理国朝,先生自己信吗?”

    太子抚了抚花白头发:“朝中一切事务,哪一样不是父皇把控,孤不过是个工具器物。前些日子为父皇请安,孤白发苍苍,父皇身轻体健,也不知谁父谁子!”

    “殿下,慎言!”

    覃鸿挥手布下隔音禁制,谁知道东宫中有多少皇帝耳目。

    “殿下放心,我们无需亲自动手,只待楚公公寻到仙剑踪迹。以陛下心思性格,必然会发生冲突,到时候再招揽不迟。”

    “先生,实乃朕之肱骨!”

    覃鸿微微颔首,假装没有听清。

    ……

    清晨。

    周易从熟睡中醒来,吃过客栈的早餐。

    包子,粥,咸菜,比起刑房鱼肉差远了,不过吃的周易胃口大开。

    细嚼慢咽,食物吞咽入腹,立刻被黄庭道经炼作虚无,丝毫不会沉积在体内。

    修士大多不食五谷杂粮,以免污染先天之躯,还要花费时间以法力祛除,偏偏周易舍不得人间烟火气。

    黄庭道经没什么寒冰烈火、雷霆罡风一类的特殊属性,唯一特性就是持续自行运转。

    周易吃饱喝足擦了擦嘴,问道:“掌柜的,怎么不见昨天的跑堂小哥?”

    掌柜的正在清算账目,头也不抬的回应::“昨天晚上出去观灯了,也不知怎么回事,现在还没回来。”

    周易暗自摇头,没有继续多问。

    一路穿过半个南城,来到斩妖司驻地。

    物部令牌,查明身份,又回到了物部。

    张诚还没来,刘仵吏已经送来册子,里面记录了昨天刑房送过去的妖魔材料。

    “老张昨天去了春风楼,今天估计醒不来。”

    刘仵吏嘿嘿一笑:“老胳膊老腿,也不怕缠死在女人堆里。”

    “堆里?”

    周易准确把握了重点,至于死是不可能,从没听说过炼神境高人累死。

    两人对视一眼,仿佛遇上了知己,气氛忽然就快活了起来。

    其他科的文吏陆陆续续到了,与周易打过招呼,闲聊几句,才开始抄录书册。

    下午将近傍晚,张诚晃晃悠悠来上班。

    周易已经将抄录整理完毕,张诚翻了几页,便送去陈主簿,顺便称赞了几句春风楼的花魁。

    陈主簿曾经也是风流才子,严厉鄙夷了张诚的品味。

    刚来第二天,周易已经清晰感受到物部和刑房的区别,同为不入朝廷品级的小吏,大概是正式工和合同工的区别。

    熟悉了半个多月时间,周易已经和同僚混熟了,还去喝了几次酒。

    结账的自然不是周易,他住客栈的钱都是张诚借的,可以说穷的精光。

    这一日。

    终于到了发放月俸的日子。

    物房负责做事的小吏不入官员品级,俸禄不是朝廷发放,由所在部门自行处理。

    周易跟着张诚一起去见白司吏,领取书吏俸禄。

    “老张,这是你的,废丹两颗,劣肉十斤,钱千五百。”

    白司吏将一包东西递给张诚,看向周易:“上个月十三天工,算半个月。废丹一颗,劣肉五斤,钱五百。”

    “谢白大人。”

    周易接过钱,一个白瓷瓶,一条黑乎乎的肉条。

    离开司吏号房。

    周易闻了闻肉条,轻易判断出是虎类妖族内脏。

    打开瓷瓶,里面有一颗黑不溜秋的丹丸,嗅了嗅应该是精气丸。

    精气丸属于最低等的丹药,由妖族血肉精华炼成,可以补充血气,普通人服用可以强身健气。

    “不用看了,肉是好肉,丹药也没问题。”

    张诚打开瓷瓶,倒出一颗丹药,直接扔进了嘴里,吧唧吧唧。

    “味道比以前差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