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十八章 一剑断峰
    残阳如血。

    周易站在斩妖司地下洞口外面,畅快的呼吸。

    光辉照在脸上,肌肤呈现透明的苍白色,几乎能看到青黑色血管。

    张诚忽然回头说道:“斩妖司自从建立以来,你是第一个活着出来的刑者。当年有人对我说,凡人最能创造奇迹!”

    “我一直不相信,直到看到了你。刑房大狱,让那些仙师待上十年,也没几个能活下来!”

    “我只是运气比较好,遇到了法海大师。”

    周易不想打击张诚,如果他真的是凡人,法海的木鱼也救不了他。

    张诚宽慰道:“一切都过去了。好好干,老头子传你一门桩法,勤加修行,保你长命百岁。”

    “谢谢!”

    周易跟着张诚来到斩妖司食堂。

    许多斩妖校尉见到张诚,全都恭敬施礼,其中还遇上了曾在刑房甲字科轮值的朱校尉。

    酒足饭饱之后,周易起身告辞。

    京都待了十年,记忆中除了漏风的安民棚,还没有见过其他盛景。

    洛都名字来源洛河,环绕京都三面,南面靠山,属于最上等的风水格局。

    斩妖司在京都南城边缘,地面占地数十亩,地下刑房大狱一直延伸到武圣山。

    周易慢悠悠的走在街上,没有施展术法,哪里热闹去哪里。

    今天正是上元佳节,京都不宵禁,无数人走上街头。

    街上商铺鳞次栉比,门前张灯结彩,宫灯样式千奇百怪,还题有灯谜、诗句,将游人吸引过去观赏。

    一对对年轻男女在讨价还价,有性格火辣的当街牵手,挽着胳膊。

    大乾有儒家,却不是独尊儒术,对女子的约束比周易印象中的古代要小得多。

    吆喝声,叫卖声,车马声,喧哗声,声声入耳。

    周易置身于古香古色的建筑当中,随着熙熙攘攘的行人随波逐流,仿佛是一场真实无比的梦境。

    茫然四顾,不知走到了哪里。

    “同福客栈。”

    周易注意到客栈名字,面露微笑,门口有个年轻帅气的跑堂正在迎客。

    “客官,打尖儿还是住店?”

    “住店。”

    “您里边儿请!”

    大乾主要流通的是铜钱和白银,兑换比例一比一千上下浮动,京都客栈价格高,一间上房住住一晚大约百枚铜钱。

    跑堂在前面引路,竟然有不错的功夫在身,尤其擅长轻功,每一步的距离一模一样。

    望气术!

    周易双目闪过灵光,见到跑堂头顶氤氲红气,表明近日桃花运势不错。可惜红气当中有一缕黑线,一个说不好桃花运就变成桃花劫。

    跑堂的躬身告退:“客官,我去烧热水,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

    周易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鄙人姓白,名玉堂。”

    “近几日不要出门,尤其是去见女人。好了,出去吧。”

    白玉堂一脸茫然的离开,不知道这个怪人什么意思,他今晚正打算去六扇门见梦中情人。

    周易面色苍白,头顶青灰白发,身上衣服样式古怪,认不出是什么材料,非常像江湖上的怪客。

    这时候又有客人进来吃饭,白玉堂立刻迎了上去招呼。

    ……

    夜已三更。

    周易蓦然睁开双眼,窗户无风自动打开,化作一道剑光遁出。

    京都街上不见一个人影,仿佛不久前的热闹只是虚幻。

    夜风吹过,落叶飘飞,偶尔传来几声梆子声,隐隐约约听到小心火烛。

    剑光在阴影中穿梭,避开夜间巡查的差役,其中有身穿官服的高手,防范妖邪害人。

    片刻之后,周易遁光落在百里之外,无名山峰之上。

    月朗星稀,万籁俱寂。

    周易凌空而立,张口吐出紫郢剑,九千五百年法力运转,体内传出惊涛拍岸之声。

    修炼了近万年黄庭道经,即使道经主要效果不是增长法力,九千五百年修行下来,丹田中法力数量已经冠绝天下。

    紫郢剑轻轻颤动,滋溜溜冲天而起,化作数十丈长紫色剑光。

    周易已经恢复本来面貌,剑眉星目,面如冠玉,长发在夜风中四散飘飞。

    悬在湛蓝苍穹之下,立于皎洁圆月当中,恍若谪仙降临,真真一副彻彻底底的读者老爷模样。

    “斩!”

    手掐剑诀,剑光斜斩在山峰之上。

    轰隆隆!

    山峰断裂,上半截齐刷刷滑坡,崩碎在山脚。

    余下峰顶光滑如镜,角度略微倾斜,正好将天上圆月映在其中。

    一时间分不清月在天上,还是月在山峰。

    “还算不错。”

    周易忍住得意的笑,挥手唤回紫郢剑。

    紫郢剑一直憋屈的待在地宫当中,许久出来放放风,只在狭小的牢房当中。

    现在肆意的一剑断峰,在周易手中不断颤动,传出浓郁的喜悦之情。

    “以后经常带你出来撒欢儿……”

    周易话音未落,感应到数道气息急速靠近,身形一闪落入地下,施展土遁之法离去。

    片刻之后。

    十几个造型各异的身影,将断峰围在中央。

    断峰之上,残留着紫郢仙剑的剑气,肉眼看过去竟然会感到刺痛。

    “无相神僧,你可看到断峰之人?”

    其中一名白发大儒,询问最先赶来的僧人。

    “阿弥陀佛!贫僧正在附近潜修,听到声音就立刻赶来,没有看到任何人。”

    无相运转佛法,金色佛光落在断峰之上,竟然发出呲呲响声。

    一道道细小剑气从山峰中钻出,与佛法对峙抗衡。然而佛光浩荡,剑气只是无根之木,很快就被磨灭。

    “神僧,收手吧,不要再破坏残余剑气。”

    说话的是个青衫剑客,看起来只有二三十岁:“王大人,通天剑派想从朝廷手中买下此峰,愿意……”

    邋遢老道打断了剑客说话:“裴谕,这剑气一看就是道门御剑之法,凭什么归你通天剑派?”

    “怎么,无尘真人想要斗剑?”

    裴谕丝毫不客气,他钟于剑极于剑,从来不怎么在乎人情世故。

    其他几个并不精通剑道,对视一眼,忍不住生出惊骇。

    裴谕是通天剑派之主,天生剑心通灵,祖上更是出过剑圣。

    无尘真人来历背景更加恐怖,大乾境内三大道门之一,上清罗浮剑宫太上长老。

    大乾两大剑道宗师,竟然为一座断峰斗剑,这怎么可能?

    通天剑派和罗浮剑宫一旦发生冲突,一定程度上影响大乾稳定,朝廷绝对不会允许。

    无相收回佛光,仔细体悟其中变化,寻到了一缕紫郢剑气息。

    “纯阳至宝,这是一柄仙剑!”

    仙剑!

    白发大儒脸色微变,挥手一卷书册落在山峰之上。

    《观山经》。

    书册落下,层层叠叠的虚幻山峰出现,将断峰封印在其中。

    “两位不要再争执,此事须禀报陛下,才能决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