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十七章 十年期满
    记账僧老张名叫张诚。

    酒糟鼻,一身酒气,文吏服皱巴巴的不知多久没洗。

    从外貌看,年龄至少七十向上。

    如果张诚只是个普通人,在大乾属于绝对高寿了。

    上三品的高人,无论是玄门正宗,还是旁门左道,都多多少少涉及到炼神。

    虚无缥缈的神魂化作有形阴神,最初只能夜游,之后能日游,传说一品境界神魂已经与常人无异。

    肉身滋养神魂,神魂反馈肉身,寿元至少有三五百年。

    寿元长短区别于修行之法,一般来说神道平均寿命最长,武道魔道最短。

    武道属于旁门,重体魄轻神魂,易学门槛低,然而上三品境界仅延寿至三五百年。

    魔道修士属于另一种短命,打打杀杀仇家遍地,总有一天阴沟里翻船。

    妖魔鬼怪遍地的世界,如果想赖着不死,办法多的是,武道强者又不是不能转为鬼修。

    张诚给周易的感觉,法力气息亲近,大概率是道门正宗。

    道门功法最修身养性,上三品高人青春永驻不是难题,偏偏张诚身形颤颤巍巍,仿佛随时会伸腿瞪眼。

    周易猜测,要么是故意遮掩,要么是活了几百岁寿元将尽。

    “咱物部没那么多规矩,文吏的任务就是记录每天入库的妖魔材料。”

    张诚在前面领路,不时介绍一番,皮毛科,爪牙科,耳目科,异物科……

    每一科有一二名文吏,大都在埋头书写,见到张诚都会打一声招呼,显然是物部的老资格了。

    “咱俩的地方比较偏僻,是五脏科,分门别类记录妖族内腑五脏。”

    周易差点以为来到了某地下黑医院,幸好妖族材料由特指盒子储藏封印,不会飘散血腥异味,否则又变成了地下屠宰场。

    物部最多的是仓吏和仵吏,前者负责存储看管,后者负责精细处理。

    人数不足刑房的一半,然而每个人都实力不弱,至少也是中三品炼气境界。

    周易在妖魔记忆中得知,中三品在地方称得上高手,足以扬名一县声震百里,然而在物部只能是个跑腿小吏。

    张诚领着周易认了一圈门,又告诉了几件物部禁忌位置、规矩,最后回到了五脏科。

    一间面积不小的单间,里面堆满了各种册子,许多都落了厚厚的灰尘。

    张诚递给周易一摞册子:“现在开始干活,这是仵吏那边送来的昨天账目,必须分门别类誊抄一遍,方便日后查询。”

    “分类方法很简单,照着万妖图录上面的名字第一个字顺序,然后记录在五脏册子里……”

    张诚讲解一遍,周易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大概是按照字典的方式,将每天存储的妖魔材料记录。

    以后有需要炼丹炼器,或者烹炒煎炸,都可以按照部位、入库时间、妖族名字快速查阅出仓库存储位置。

    这是个很枯燥、耗时的工作。

    周易疑惑道:“张大人,我怎么没看到住宿和吃饭的地方?”

    “咱们是大乾斩妖司物部官吏,入了官吏名册的,怎么会有刑房囚禁那一套。”

    张诚说道:“吃饭可以去斩妖司食堂,住宿就没办法了,京都居大不易,以你的俸禄最少要五十年能买个小院。”

    书吏的俸禄是每月一贯钱,在普通人眼中已经属于高薪。

    “难道十年过去还要去睡安民棚?”

    安民棚是朝廷建造的草棚子,免费给流民居住,以免四处乱窜不好管束。

    当初周易就是睡在安民棚,斩妖司刑房招人,通过几道检测签了卖身契。

    张诚说道:“你也可以去刑房宿舍,反正住习惯了。”

    周易苦笑一声:“张大人说笑了,我宁愿去地上睡大街,去看月亮星星。”

    张诚嘿嘿一笑,压低声音说道:“我和你小子开玩笑呢,借你两贯钱,先凑合过一个月,到时候你就知道咱物部的好处了。”

    周易面露疑惑,张诚不给他询问机会,摸出酒葫芦灌了几口,找了个舒服姿势躺在地上。

    “老张我有些乏了,你年轻力壮,赶紧干活,抄录慢了主簿大人会责罚。”

    “好的。”

    周易不着急下笔,先将一摞册子梳理一遍,查看之前张诚记录内容,比对每日记录格式。

    张诚的字写的极好,笔画行云流水,字体飘逸舒展,必然是天长日久才能练出来。

    唯独有一个毛病,大概是每天后半日赶工,于是从行书变草书,最后变成医生体。

    整页整页的~~~~~~~符号。

    “难怪主簿叮嘱了几遍不要学喝酒。”

    周易早就可以做到过不不忘,很快就知道了该怎么做。

    文吏是抄录整理文字目录,又不是研究数学。

    呼——

    呼——

    五脏科室内传出张诚的呼噜声,能在阴森的地底睡得香甜,不愧是上三品高人。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周易分类整理完了昨天七百八十五份五脏科妖族材料,开始翻阅查看以前的书册。

    这些书册是仵吏送来的原始记录,文吏整理好的书册会上交,由仓吏按照条目记录存储保管。

    “噬魂虫,钻入人脑,吞噬魂魄,控制肉身,宛如活人,竟然能数十年不露踪迹。”

    “大乾有真龙潜伏,境内大部分杂血龙族,追根溯源都是一个祖宗,一龙繁衍一族,厉害!”

    “黑风山的妖王,竟然是半妖,妖王之子死在斩妖司手中,仵吏检验血脉属性才发现……”

    这些册子最久的记录了一两百年前的事情,死在斩妖司中的妖族,当真是数不胜数,仍然没有填满炼妖窟。

    其中许多奇异妖族,让周易大开眼界,以后见到了也有了应对之法。

    “好舒服啊……”

    张诚缓缓睁眼,伸了个懒腰。

    周易假装不知道他在装睡,将整理好的书册递过去。

    “张大人,你醒了,这是今天记录的书册,你看看有什么不对?”

    “嗯?竟然抄完了?我看看。”

    张诚翻了翻,随机挑了几个条目对照,没有任何问题,称赞道:“不错不错,以后就由你负责抄录,我来校对。”

    “好的。”

    周易对此并不在意,如果不是控制书写速度,怕装睡的张诚发现,直接法力操控纸笔,不消片刻就能完成。

    “你这字写的不错,和谁学到的?”

    “是模仿张大人笔迹,只得形似,不得神似,日后还请大人指教。”

    周易在斩妖司档案中,有庖丁解妖之术,手腕灵活至极,模仿笔迹还是大材小用了。

    “很好,我看好你呦!”

    今天抄录任务提前完工,张诚带着周易,将册子转交给王仓吏。

    “两贯钱省着点,足够到月底了,下个月记得还我。”

    张诚哼着不知名小曲,摇头晃脑,沿着甬道走向地底洞口。

    周易跟在后面,深色复杂的望着出口处夕阳余晖,陌生又熟悉。

    “十年一瞬,终于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