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十六章 仙剑紫郢
    “暨洲,天魔六道。”

    “难怪赤身教叛军屡剿不灭,反而声势不断扩大,竟然有外洲魔道大教插手。”

    周易从妖魔记忆当中,得到的地图不止大乾,许多修行几百年的鸟类妖魔,对周围几洲也有模糊了解。

    这里的洲,与大乾下属十六州完全不同,名字起源和谁人划分已不可考。

    大乾统一云洲诸国,镇压境内道佛妖魔,分封神明,实力丝毫不弱于周围几洲,不过是周易所知的唯一人道神朝。

    云、暨两洲看似南北相邻,实际上具体界限很模糊,中间远隔千山万水。

    大乾北疆的敌人是蛮族北戎,屡屡犯边,连年大战,再向北是冰川高山,荒无人烟。以至于赤身教是天魔六道之一,斩杀的数千妖魔记忆中,无一知晓,估计大乾朝廷知道的人也不多。

    圣女珈蓝死后,周易手中多了一柄长剑,长三尺七寸,剑柄呈龙形,通体紫色,由太白元精铸造。

    宝光熠熠,万邪辟易!

    获得奖励:紫郢[ying影]仙剑!

    “仙剑!好宝贝!”

    周易法力灌注,紫郢剑化作一道紫电流光,剑气光芒十几丈长。

    收!

    念头一动,仙剑化作米粒光点,落入周易丹田当中。

    周易丹田当中蕴养的法器数量不少,剑器就有三柄,其中有一柄是斩杀乙字狱魔头奖励,剑名辟邪,威力强大,对妖族有不凡的克制效果。

    现在紫郢剑一来,直接将所有法器排斥在外,占据了丹田正中央。

    其他刀剑符珠,瓶印鼎幡,远远避开紫郢剑锋芒,躲在丹田气海边缘。

    周易不断运转法力炼化紫郢剑,留下自己的印记,想要彻底炼化,发挥出仙剑威力,至少要数月时间。

    “咦?这是什么?”

    周易满面喜色观察紫郢剑时候,发现背上多了一抹血色,如果不是感应灵敏,只以为是不小心蹭上的血迹。

    血色印记是斩杀珈蓝圣女后出现,不用猜就知道是某种魔道法术,要么是邪恶咒法,要么是寻仇标记。

    “珈蓝记忆当中,血影魔功法来自血魔道,也是六道之主破坏大乾的关键,血色印记十之八九是血影魔功中的秘法。”

    周易运转法力,如同滔滔江河,蛮横的向印记所在位置冲刷过去。

    咒法印记,无论是哪一种,都离不开法咒支持。

    印记是表,法咒是根。

    类似于病菌和症状,消灭病菌,症状没了支撑,自然不药而愈。

    血色印记在磅礴法力冲刷下,颜色不断变淡,最核心的一缕血丝,顽强地抵抗了数个时辰,最终崩溃在了磅礴无尽的法力当中。

    周易破解咒法的方式,看似简单粗暴,却没有几个人能施展出来。

    寻常修士中了咒法,要么等待咒法效果发作,随机应变,要么寻找破解方法,对症下药。

    大家都是开密码锁,别人一次次猜测试验,周易直接一斧子将锁劈了。

    “还有八个月,距离一个小目标差两千五百年道行,需要勤快些修炼!”

    周易体会到法力强大的好处,任你秘法精妙道术玄奇,我自以无穷无尽法力破之。

    “传说中有一力破万法以力证道,与我这一气破万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

    黄泉圣界。

    蓝天白云,仙气飘飘,一派祥和气象。

    天地灵气在大型聚灵阵的凝聚下,化作五彩云霞,积累多了就会飘起灵雨。

    黄泉圣界是暨洲数十妖魔国度的幕后主宰,魔道大教天魔六道的教主闭关之所。

    一道虚无缥缈的流光,落在圣界当中,化作相间的青年男子。

    男子优雅俊俏,气宇轩昂,长发随意垂在双肩,身穿藏青色书生长衫,手持江山万里图折扇,若是走在大街上,不知迷倒多少千金闺秀。

    “掌教师兄,寻我有何事?”

    原本空无一人的王座上,蓦然出现白发老者,声音平静冰冷。

    “心魔,珈蓝死了,你亲自去大乾调查。”

    俊俏青年就是天魔六道中,令人闻风丧胆,恐惧程度超过六道之主的心魔。

    “教主,大乾遍布阴司神明,地方官吏也修行人道气运功法,最为克制心魔附身。”

    心魔眉头微皱:“不如让血魔去一遭,他早就想去大乾炼出三千血神子,将血影魔功修行圆满。”

    天魔六道原本是六个魔道门派,数千年前天魔宫出现一位绝世魔头,横扫暨洲无敌,硬生生将六个门派捏合为一个。然而六道功法各不相同,有的修行理念甚至截然相反,这么多年过去也未能彻底融合。

    六道之主一般都是天魔道主兼任,不过其他五道有自治权,所以心魔不愿蹚大乾浑水可以拒绝。

    “十颗天魔珠。”

    白发老者正是现任六道之主:“只要调查到珈蓝的死因,我自会重新派人去斩妖司。”

    “斩妖司到底有什么宝贝,让掌教师兄惦念了几百年?”

    心魔等了许久得不到回答,点头答应:“我需要炼制心魔分身,所以能不能提前预支天魔珠?”

    六道之主一挥手,十颗紫色宝珠落在心魔手中,随后化作烟雾消失不见。

    “心魔,如果让我知道你蒙混行事,黄泉地狱就是你的归宿!”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掌教师兄放心!”

    心魔暗中瞥了一眼王座,眼中闪过贪婪,随后化作流光飞向天际。

    ……

    转眼八个月后。

    周易在刑房满了十年,卖身契约自动解除。

    斩妖司指挥使定性的事情,没人敢从中作梗,更何况周易是佛门法海大师的好友。

    早上接过陆校尉下达的最后两件差役,一张卖身契,以及任命物部主簿麾下记账小吏的文书。

    周易斩杀过两头妖族,带着文书去物部报到。

    物部同样位于地下,如果说斩妖司大狱是地下二层,物部就是地下一层,紧邻地下出口。

    主簿姓陈名绍,周易施展灵目查看,竟然是个实力不弱的道门修士。

    陈主簿查验过文书,将周易录入了物部名册,问道:“识字吗?”

    “识字,就是书法一般般。”

    “那就好,识字就行。”

    陈主簿唤来一个老头:“老张,以后他就跟着你了,记录五脏账簿。”

    老张高兴地拍手大笑:“好好好,终于来人了,现在每天送来这么多,我一个老头子根本记不清了。”

    “你少喝点酒,一天醉半天,什么能做好?”

    陈主簿转头勉力了周易几句,大概是向老张学习好的,不要学喝酒,好好做事,年终发大红包之类。

    周易连连点头,在老张过来之后,就收敛了法术气息。

    邋里邋遢,每日醉酒的老张,竟然是上三品炼神高人,实力不比法海差。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扫地僧?

    不对,是记账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