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十一章 世道混乱
    妖魂修行,隶属旁门鬼道。

    按照法海讲述,旁门左道难以突破一品。

    鬼道修行的最终目标,是阴神返阳,成为鬼仙。

    鬼仙有了肉身,再转修其他道路,有可能突破境界。

    所以说,修行旁门左道就断了前途,也不太准。

    道路是死的,人是活的,就是脚踏几条船的事。

    比如周易,日夜诵读黄庭道经,再正宗不过的玄门功法,不过也懂一些神道法术,还能念几句佛门真言。

    唯精唯纯是道,博采众家之长也是道。

    八年时间斩妖除魔,妖魔图鉴奖励,已经大概能摸清一丝规律。

    斩妖多实物,除魔多术法,也有一些例外,比如品阶越高的妖魔奖励随机性越高,总体上与他们的属性不会相差太多。

    周易斩杀的低阶妖族,几乎涵盖了全部种类,奖励已经全部变成道行。

    铲除魔头的奖励,一直是其他奖励,人族为天地所钟,连妖魔图鉴都区别对待,至少每人安排了单独图鉴。

    单独墓地能和公墓一样吗?

    这天例行斩妖差事。

    呦!

    呦!

    冯灵儿绕着狼妖不断转悠,发出欢快的叫声,仿佛对晚餐很满意。

    “小狐狸,快放开我,本大王是黑风山统领,带你去吃香的喝辣的!”

    “人肉吃过没有?嘎嘣脆!”

    半人半狼的狼妖在斩妖司看到狐妖,本来绝望的心生出希望。

    斩妖司在妖魔界臭名远扬,一旦进去了就十死无生,不过每年偶尔也有妖魔逃走,将狱中信息传播出去。

    刑房,甲乙丙字狱,刑者……

    狼妖实力不弱,又是大妖麾下妖将,可谓见多识广,早就听过斩妖司大名。

    “你讲讲黑风山,待会我让你死的痛快些。”

    周易正在打磨刑具,斩妖的刀不能是钝的,割肉不利索,念头不通达。

    狼妖是今天斩杀的第三头妖魔,自从逾越规矩,将狐妖魂魄救出,周易的胆子就大了一些。

    每天随机选择两个刑者,也可能是其他科的,至少是乙字狱妖魔,尽量是妖魔图鉴已经收录,斩杀后获取道行奖励。

    一年多时间,道行增长了两千余年,距离小目标万年道行不远了。

    周易斩杀妖魔的数量与日俱增,很可能成了世上斩妖除魔最多的修士。

    斩妖除魔多了,对于杀伐之道有了许多独门领悟,比如手法愈发精湛,不用施展灵目术,一眼就清晰判断妖魔的经脉骨骼。

    这种状态类似于庖丁解牛,技近乎道。

    如果周易将手法记录下来,一定会成为一部专门斩妖、解妖的武学。

    这是妖魔图鉴之外,自行领悟的技能,让周易极为欢喜。

    “卑鄙的人族,要不是以血食诱惑本座,岂会中了埋伏!有种你就放了我,信不信狼爷爷一口将你吞个干净!”

    狼妖听着刑具打磨刺啦刺啦的声音,脊背发冷,眼皮直跳,依然不断叫嚣。

    “可惜了,乖乖听话多好,省的受搜魂之苦!”

    周易打磨好刑具,手腕翻飞,转瞬之间就剥下一层狼皮。

    狼妖身上有价值的不多,狼皮炼法衣,狼爪狼牙炼法器,狼尾炼符笔,其他血肉都扔进炼妖窟。

    搜魂!

    记忆画面出现在眼前,周易翻阅一遍,发现不少有用的知识。

    祁州,大妖,黑风山……

    周易足不出户,通过妖魔记忆,脑海中也已经有了大乾皇朝全境地图。

    “原来斩妖司也会钓鱼执法,驱赶山贼土匪扰乱黑风山,引得狼妖统领屠杀吞食,然后跳出来降妖。”

    周易思索片刻,眉头微皱,斩妖司做法明显越界了。

    大乾律对仙师有各种限制,剿灭山贼土匪属于地方军务,人道管辖范畴,擅自插手属于重罪。

    况且,狼妖记忆中吃的是山贼土匪,谁又知道是不是普通百姓装扮。

    “这世道越来越乱了……”

    周易手中升腾灵火,将狼妖魂魄炼化。

    片刻之后哀嚎声结束,只剩下一颗灰色的魂珠,由纯净的魂力凝结而成。

    奖励道行3年!

    屈指一弹,魂珠落入冯灵儿嘴里。

    呦!呦!

    冯灵儿不通鬼道修行之法,将魂珠吞入体内,只待它自行融合,反而契合了顺其自然的修行之道。

    狼妖只是一个小插曲,不过自那之后,周易发现妖魔数量同比增加了许多。

    目前刑房当中超过一年的刑者,只有五六个,他们每天恐惧于死亡,哪有心思注意妖魔数量。

    周易早有过目不忘之能,八年来每天斩杀的妖魔都能清晰回忆出来。

    前推三十天为一月计算,前面八年每月斩妖除魔数量波动不大,直到近两个月明显大幅上升。

    “天灾,人祸,大乾乱世将至,也不知最后怎么个收场!”

    周易很久不更新的《刑者说》,又有了新的篇章。

    其中新的一篇就是狼妖的经历,没有直接描写,名为《两刑者辩法》。

    笔者借两名刑者对话,将故事收录书中,在末尾感叹世道艰难,隐晦的表达了斩妖司越权执法。

    第二篇故事,来自赤身教魔女。

    飞云府叛乱已有一年多时间,赤身魔教非但没有被镇压,反而又攻陷了三郡之地,成为夜叉魔尊之后又一大患。

    这名女魔头原本是良家女子,丈夫被拉去服兵役,死在了围剿叛军的战场上。

    大灾之年家中只剩下老人寡妇,其中艰难可想而知,为了吃饭活命,靠着姿色不俗做了村中暗门子。

    村中男子多与此女有过关系,引得许多女人不满,直到饥荒蔓延,男人们连一把米都付不起。

    于是祭祀祈雨时候,将女子绑在石头上沉江,血祭水神。

    赤身魔教的巡风使路过,在女子濒死之际救回,发现她有不错的修行资质,招募成为了魔教暗子。

    女子修行魔功之后,容貌艳丽,风情万种,成为了阳清郡郡守宠妾,趁机盗取了城防图和府兵布置图。

    阳清郡城被赤身魔教攻陷,女子被从密道逃跑的郡守抓到京城,祈求朝廷消减自己罪过。

    ——刑者处决了许多魔道妖人,发现大部分都是随波逐流,世事逼迫,堕入魔道。或许可以尝试改变某些诱因,魔道妖人是否会减少。单以此事论……

    周易在末尾点评几句,浅尝辄止。

    前世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世界上阴暗面基本没有接触过,刑房大狱太过阴暗压抑,需要在书中稍稍发泄。

    《刑者说》的最新故事,已经带有明显的嘲讽意味。

    其中几篇就差指着鼻子骂斩妖司,所以压在箱底没有流传出去,至少在刑房时候不能外传。

    “怎么有种……端起碗来吃饭,放下碗骂娘的感觉?”

    周易喃喃自语:“难怪写小说的都不招人喜欢!”

    刑房第九年,周易遇上了故人。

    法海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