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十章 京都震动
    洛京。

    城隍庙。

    位于最为热闹繁华的北城,占地数亩,在寸步寸金的京都可谓广阔。

    此时正在举行一场法会,数百上千百姓汇聚,在城隍庙庙祝的带领下上香祈祷。

    京都自三月以来,只阴了几日天,一滴雨也未落。

    城隍和土地是洛府最灵验的神明,香火鼎盛,信众广泛,已经连续举行数次祈雨法会。

    城隍庙大殿下方,凡人不可至之地,也有一处城隍庙,与地上庙宇一般无二。

    这里是京都城隍居所,阴风阵阵,鬼哭神嚎。

    此时城隍端坐主位,左右四大判官,二十四司主官,汇聚一堂,忧心忡忡的看着地面祭祀。

    京都城隍庙在大乾首屈一指,为首的城隍是一品正神,统领京都阴司数百年。

    四大判官位列神道二品,又有三十余位上三品的神道官吏,纵是册封鬼神的大乾朝廷也平等以待。

    感应司主官是个儒雅书生,手指不断掐算,面露焦急之色。

    “大人,比起十日前的祭祀,这次香火信众又少了三成。再这么下去,京都城隍数百年积累的威望,定然功亏一篑啊!”

    城隍眉头微皱,以他神力玄妙,怎么能不清楚变化。

    三月廿二第一场祈雨祭祀,汇聚信众过万,香火鼎盛至极。

    之后折半,三次再折,数次祈雨无效,现在只剩下千余虔诚信众。

    再不降雨,下一次连数百人都没有,更为严重的是,汇聚信众艰难,一朝失信于人就再难追回。

    “本官又能如何?”

    城隍叹息一声:“没有降雨黄册,私自降雨就是死罪,数百年修行毁于一旦。”

    “朝中百官在做什么?大旱当年,竟然禁止降雨!”

    “哼!必然是有奸臣阻拦,若是本官当年,先斩几颗头颅。”

    “太子监国,还是太年轻。”

    “李大人慎言,朝中一切,又哪能瞒得过当今?”

    “慎言慎言!”

    ……

    城隍诸位神官,不少生前为官,积累了大量功德,死后成为城隍庙官吏。

    生前经历官场,死后看遍阴阳,一个个眼睫毛都是空的,岂能看不出朝廷局势诡异。

    什么君臣不和,父子夺权,派系斗争,借灾除魔……

    一瞬间,已经脑补出数十场大戏。

    朝廷能有一千个理由不降雨,也有一万个理由无视百姓生死。

    “好了,今晚我去见见城南的老朋友,看他那里有没有消息。”

    城隍挥手制止了议论,再说下去,没准犯了朝廷忌讳。

    京都城隍势力强大,不弱于几大仙司,也不愿意无故招惹麻烦。

    城东土地庙土地公,修行岁月比城隍差了许多,然而土地公生前身份不一般,与大乾关系密切。

    两百余年积累香火神力,实力已经不弱于城隍。

    来录司主官说道:“土地公生前是怀王,必然知晓一些消息的。”

    其他阴司主官面色各异,京都城隍庙与土地庙一南一北,平日里并不对付。

    土地公是大乾皇族,做事虽然公正,否则也封不了神明,然而许多事情上必然支持朝廷,为一些神道修士所不齿。

    轰隆隆!

    一声雷霆炸响,紧随其后又传来风号。

    声音来源就是京都上空,掌管京都阴司的城隍庙,自然听的清清楚楚。

    “风雷交汇,水汽凝聚,这是降雨之法!”

    “谁敢私自降雨?难道是土地公拿到了降雨黄册!”

    “不可能,朝廷再怎么偏颇,也不会如此区别对待。”

    “谁又说的清,这种事百年来还少吗?”

    城隍手指不断掐动,然而算不出降雨之法来源,只隐约感应到施法之人在京中。

    “没有神力气息,不是城南施法。风雷水气清明灵动,是道门正宗的降雨法术!”

    阴司诸官闻言,忍不住面面相觑,如今还有如此大胆的道士?

    大乾皇朝惶惶天威,境内佛、道、神通通受其管辖,其中属道门生存的最为艰难。

    道家修士主张无为逍遥,诸多理念与皇朝律法格格不入,一直受朝廷针对压制。平日里没事都会打压,现在抓住道门修士擅自降雨,不知会引起多大动荡。

    城隍叹息一声,仿佛看到降雨修士打入斩妖司。

    “可惜了……”

    六月初七。

    城隍庙祈雨祭。

    洛京方圆百里,大雨如瓢泼,江河满灌,旱情消解大半。

    紧随其后四大仙司派出数十仙师,城隍土地麾下鬼差阴神,穷搜洛京数日。

    最终未能搜查到擅自降雨的道士,抓了一群暗中潜伏的妖魔,方才缓解景泰帝怒火。

    ……

    斩妖司。

    刑房。

    施展呼风唤雨结束,周易体内法力抽去大半。

    “可惜在地底,不知道效果怎么样,五千年道行,至少能下一场雷阵雨吧?”

    周易扛起蛇妖遗骸,缓缓走向炼妖窟。

    随着道行增长,周易施展望气术能看到的越来越多。

    炼妖窟中煞气,比起刚刚穿越过来浓郁了不止一筹,再有数十年,或许能凝成实质。

    “煞气化形而出,要么是天材地宝,要么是绝世妖魔。生活在京都的百姓,谁又能想到,时时刻刻踩在炸弹上面。”

    周易对此并不感兴趣,斩妖司存在数百年,是大乾中兴广明帝所建,期间从未出过问题,必然有解决煞气的办法。

    “定一个小目标,一万年道行!”

    ……

    数日之后。

    周易如往常一样接了差事,今天是每人两个妖魔。

    据校尉所说,朝廷对京都治安不满,拉网排查之后,发现了不少潜伏妖魔,全部打入了斩妖司。

    陛下震怒,下令无须审讯,立刻处以极刑。

    乙七号狱。

    周易进来发现,是个年轻美貌的红衫女子。

    灵目术!

    双眸灵光闪过,看穿了女子幻术,是一只四尺多长的红狐狸。

    周易无视女子美貌,他杀过的狐狸精,至少有二三十只,美女俊男见多了。

    刑具划过狐妖脖颈,肉身神魂同时斩成两截,狐妖身上唯一有价值的双瞳。

    狐妖擅幻术,双瞳可炼成名目丹药或者特殊法器。

    “妖魔图鉴没有反应?”

    周易眉头微皱,斩杀妖魔数千,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况。

    法力运转,挥手将即将散去的妖魂摄过,由于遭受特制刑具斩杀,即使以法术维持,过不了多久也会魂飞魄散。

    妖魂呆滞虚幻,显然是问不出什么结果。

    搜魂术!

    一幅幅记忆画面展现在周易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