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 > 第六章 刑者说
    法海离开后,周易将黄牛妖抛进了炼妖窟。

    每日填入数百妖魔,不知持续了多少年,炼妖窟仍然深不见底。

    周易回到住处,心思难以平静。

    黄牛妖一事让法海生出心魔,周易岂能免去,只是站在一旁观看,不会因此事影响心境。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将这件事记录下来。”

    “聊斋先生为了搜集素材开茶馆,喝茶的人可以用故事代替茶钱,借此搜集了大量离奇故事。”

    “我都不用搜集,每天接触的都是妖魔鬼怪,挑选其中有警醒意义的,稍加整理加工,就能编纂成一部书册。”

    周易思索片刻,感觉此事可行。

    著书立说不止是用来记录,还能调节心境。

    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地下,每天吃饭睡觉斩妖,时间长了心理都会出现病变。

    刑房当中没有纸笔,第二天早上周易对石校尉讲了自己的想法。

    “著书立说?”

    石校尉难以置信的看着周易,他家也算是书香门第,就是中了进士的父亲也不敢说著书。

    大乾能著书立说的人就那几个,哪个不是名满天下的大贤。

    “不算是著书,就是将妖魔故事,用白话文记录下来。”

    周易解释道:“比如一些妖魔惨案,如果提前有预防,大都能避免。昨天和法海大师说,他也很支持这件事。”

    “白话文还能写书?”

    石校尉听到法海也支持,点头道:“明天我给你带些纸笔来。”

    “谢谢校尉大人。”

    “不用谢,好好做事就行。”

    周易现在是刑房的头面刽子手,一些纸笔不算什么,随意一样妖魔材料价值就能写上一年。

    书册的名字周易早就想好了,就叫《刑者说》。

    开篇就写到:我是一个名字不重要的刑者,将自己亲身经历的故事记录下来,如果有人能从中得到警示,避开了灾劫,这本书就算没有白写……

    纯粹的白话文,就像是普通人在聊天说话。

    周易不懂大乾的文言文,即使和前世类似,他也学不来。

    第一篇故事,不是昨天的牛妖,而是《阴鬼书生》。

    “……书生被仙师抓住,五雷轰顶,魂飞魄散……”

    第二篇《家妖》。

    “……公鸡妖啄死了农户一家,逃亡山中的过程中,落入仙师的陷阱……”

    第三篇才是《牛与和尚》。

    这三篇故事基本上还原了真实事件,期间加过略微修改,比如斩妖司就不能在书中出现。

    书中的地名背景也都淡化模糊,朝廷也是一个从不存在的朝代。

    最基本的避讳,周易还是知道,身为斩妖司小吏,是决不能趁此揭露朝廷黑暗,否则一定会被打为禁书。

    禁书只能在一个小圈子里流通,周易写书的初衷就没办法实现了。

    石校尉看了三篇故事,评论了一句:“你以后可以去茶馆说书了。”

    再无其他评语。

    在石校尉眼中,周易写的满满当当十页纸,只能图一乐。

    周易对此并不在意,石校尉生来就是富贵人,哪里懂得底层艰辛,只要供应纸笔就行。

    《刑者说》入不了石校尉的眼,在刑房却是极为火爆。

    许多人看过周易写的故事,讲给其他人听,然后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基本上所有刑者都听说了。

    枯燥无味的地底大牢,比之前多了一分热闹。

    刑者来自大乾各地,出身也是五花八门,反正最后都是一样死。

    其中有对《刑者说》感兴趣的人,特意寻到周易,讲述自己经历的离奇故事。

    “刑者李大壮,在泰州山路,偶遇游商队伍,雨夜宿于山神庙……”

    “刑者孙三炮小时候,夏季在河中游泳,有异物钻入耳中,日日夜夜听到人声鼎沸,青松观仙师……”

    “姓名不愿透露的刑者路人甲,值遇洪灾,背井离乡,连续七日夜梦父母……”

    周易来者不拒,只要有价值的故事,无论是真是假,亲身经历还是道听途说,将其修饰后记录在册。

    刑者中不乏遭贬的官吏,见多识广,和他们交流的过程中,周易对大乾也有了模糊的印象。

    大乾幅员辽阔,曾经是位于云洲中部的国度之一。

    一千五百年前大乾太祖功参造化,南征北战一统云洲,成为云洲范围内唯一皇朝。

    现在是大乾历1563年,景泰三十九年。

    景泰帝已经在位近四十年,传说近些年年岁衰老,时常由太子监国。

    周易写书的同时,每天斩杀妖物,获得各种奖励。

    斩杀食人的熊妖,获得土灵丹。

    斩杀恶毒的蝎子精,获得天赋:百毒不侵。

    斩杀祸害乡里的蟒精,获得法器:避水珠。

    斩杀盗取香火的刺猬精,获得补神丹……

    妖魔图鉴的奖励完全没有规律,天赋、法术、法器、灵丹,琳琅满目。

    唯一可惜的是再没有遇上甲字狱妖魔,奖励的物品品阶大都较低,不过周易丝毫没有急躁,世上没有比斩妖司更好的地方了。

    暗中服丹炼气,偷偷练习法术,转瞬又是半年时间过去。

    周易已经成了刑房的老人,送走了三四波同僚,轮值的校尉又换了。

    刑房中不是没有活得久的刑者,记载中活得的最长的五年才死,周易并没有引起任何注意。

    由于石校尉经常看周易写的书册,遇到不同意见还会讨论,一些寻常事也不会刻意隐瞒,斩妖校尉半年一轮值,属于真正斩妖除魔之前的历练任务。

    新来的校尉姓朱,没有亏待自己的姓,身宽体胖,性格一团和气。

    石校尉已经交代过朱校尉,周易书写《刑者说》,隔几日帮他带些纸笔。

    朱校尉萧规曹随,笑眯眯的答应。

    这天领了差役,周易发现竟然又是鱼妖。

    天下妖族千千万,同类妖物并不常见。

    干净利落的斩杀,刑具在周易手中翻飞,鱼鳞鱼皮毫无损伤的割了下来。

    妖魔图鉴缓缓打开,翻过不知多少页,竟然是已经点亮的鱼妖团。

    鱼妖图案闪烁微光,比之前更加明亮了一丝。

    眼前闪过记忆碎片……

    掀翻游船的鱼妖……

    获得道行2年。

    “道行?”

    周易暗中体味,发现体内法力凭空翻了一倍多。

    黄庭道经已经修行了半年,不到新增法力一半。

    “两年道行,就是凭空修行了两年黄庭道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