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神秘复苏之陈珏 > 第三十一章:日常4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早,陈珏就来到了中江市的特殊指挥中心,见到了正在忙碌的文华君,文华君经过近期的修养,状态恢复的不错,看到陈珏进来,打了声招呼之后便示意陈珏随意。

    文华君正在和她的团队不断沟通,整理这些天收集到的资料,做出一些涉入之后可能遇到的突发状况并且相应的应急预案,所携带的工具,和其他部门相互之间的配合等种种准备工作。

    看着忙碌的众人,陈珏摇了摇头,有一支辅助团队的作用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虽然这些坐办公室的可能永远的体会不到直面厉鬼的恐惧,但是还是能够提供不少的支援帮助的。

    没有亲身经历过,光看资料文档是永远也体会不到那种无助和绝望,那是深入灵魂的恐惧,哪怕是成为了驭鬼者,也只不过是从深渊堕入了更深的地狱。

    成为驭鬼者,不光光是要直面危机四伏的灵异事件,更是代表着自己步入了生命的倒计时,驾驭厉鬼,对抗灵异,自己不过是酝酿更恐怖存在的温床,无异于在饮鸩止渴,与鬼谋皮。

    而且一旦成为驭鬼者,自己便相当于时刻受到厉鬼的影响,折磨着驭鬼者的神志,无时无刻不在承担着复苏的风险,不知道什么时候,受到一个不经意的刺激,那颗紧绷着的神经就会崩断了,直接被吞没仅存的理智。

    人是存在极限的,永远也敌不过鬼的。

    “最近怎么样?”

    很快,文华君就走了过来,坐在了陈珏对面的沙发上,一脸微笑的问道。

    “还不错。”

    放下手机,喝了一口身前桌上的果汁,陈珏开口回到。

    “你真的想好了吗?”

    “不能再拖下去了。”

    看着文华君已经蔓延到小臂的干枯皮肤,陈珏点了点头。

    要知道原本文华君驾驭的是鬼指甲和鬼手,看来过度的使用灵异的力量让这两只厉鬼复苏了不少。

    她的时间不多了。

    “你准备什么时候行动。”

    没有继续说什么,陈珏直接开口询问,用行动表明了自己态度。

    “今天晚上只是一次试探,我准备在外围尝试涉入十字路,收集一些一手信息,并不打算深入,你知道我的能力,遇到危机只要没有迷失的话是能够撤出来的。”

    露出一丝感激的眼神,文华君开口简单的解释了今天的计划,作为上江明面上的战力担当,陈珏能够承诺压阵无疑能够有效提高自己的生还几率。

    死亡十字路很明显是一起带有成长性的鬼域性质的灵异事件,其中很可能不止一只鬼,又或者其中的厉鬼有不止一种袭击方式,文华君作为一名连鬼域都没有的负责人,如果不是鬼指甲对鬼域的克制关系,可能连接触这起事件的资格都没有。

    “那么,晚上见了。”

    说完,陈珏轻轻点头示意了一下,坐在沙发上的身形缓缓变淡,这是他在沟通自己的鬼域,返回自己的别墅。

    “对了,我答应了石巡接手他负责的鬼浴灯。”

    就在陈珏将要完全消失的瞬间,开口说道。

    摇了摇头,文华君看着已经消失的陈珏,继续去做准备。

    如果自己能够活下来,便一起去中延市,文华君明白陈珏的意思。

    再出现的时候,陈珏已经坐在自己鬼域中的沙发上了,手中还拿着白嫖的一杯果汁,喝了一口,放在面前的茶几上,拿起手机登录鱼直播平台的歌厅,声入人心,之后老三样。

    ——————

    “石警官,要不你先回去歇会吧,这边有我们呢。”

    在封锁的警戒线边,正在执勤的巡警对着石巡劝到,石巡已经在这里呆了一宿,如今天空开始明亮起来,大家一夜紧绷的精神也开始放松了起来。

    毕竟,在人的潜意识里,白天总是比夜晚要来的安全,似乎太阳和阳光可以给人带来庇佑。

    “不敢大意啊,可不敢大意,越是这时时候就越要小心谨慎,再坚持坚持,明天一切就都结束了,我做主,给大家都放几天假,好好休息一下。”

    结果刚买的早餐,囫囵吃了两口,石巡对着围在自己身边的同事笑了一下,给大家加油打气。

    “真的吗?石警官,你想到对付那东西的办法了?”

    听到石巡的话,众人都有些惊喜,毕竟是第一线的工作人员,有些内幕必须和他们讲清楚,免得造成无谓的牺牲。

    “我可没那么大的能耐,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叨天之幸了。”

    喝了一口豆浆,看着明显失望的众人,石巡继续开口解释道:“不过别灰心,我请到了一个很厉害的人,他已经答应我明天一早赶过来处理这起事件了,这也是我让你们谨慎小心的原因,如果最后这个关键时刻出了意外,里面的东西失控跑出去还不知道会造成多大的伤亡呢,在想收容它可就真是千难万险了。”

    “知道了,放心吧。”

    一听这话,大家立刻都是干劲满满起来。

    “对了,石队,你说的那个能人,能和我们说说嘛?”

    现场的负责人是一名中年人,听到好消息语气也不绝轻松了下来,又对石巡口中的能人充满了好奇,开口询问到。

    “没什么不能说的,他呀,是我的救命恩人,那天......”

    ——————

    “孩她爸,你又在看什么呢?”

    看着望着窗外发呆的陈海,陈母开口询问道。

    “还能看什么,看天。”

    愣了下神,陈海转身,看着自己的老伴,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说,这都快两个月了,儿子怎么还是没有消息?”

    “我哪知道。”

    说起儿子,陈海的情绪也低沉了下来,原本就憔悴的面容更是填满了愁苦。

    “要不,咱们再去问问?”

    “这个节骨眼上,咱们就别去给人添乱了,要是有消息,人家能不告诉咱俩吗?”

    “什么节骨眼,都这么长时间了。”

    “要体会国家的难处啊,毕竟这不是什么简单的事,这可是穿越,咱俩平头百姓懂什么,听消息就好了。”

    “哎。”

    看着叹了口气的妻子,陈海开口说道:“别瞎想了,今天做点好菜,少喝一口酒,要是哪天儿子回来了,看到你现在的状态,肯定会伤心的,都瘦成什么样了。”

    “少喝点,大夫说你的身体最近也来越差了。”

    看着同样难过的丈夫还在开导自己,陈母的目光中充满了担忧,他知道丈夫心中的苦闷不比自己少,却只能憋在心里,回家后还要照护自己的情绪,这么下去身体迟早会吃不消的。

    事实上,前几天的身体检查,大夫就已经警告过两人,他们俩的身体都已经开始报警了,原本两人就响应号召晚婚晚育,少生优生,对独生子宝贝的不得了,这次陈珏忽然出了意外可真是让原本都快退休的两人去了大半条命。

    而且两人还不敢告诉其他亲戚长辈,已经快过八十的老人去年就差点没挺过去,要是真知道自己长孙出了意外,那还了得,这几天老人已经问过两次陈珏的近况了,都被两人用工作和培训搪塞过去。

    “轰隆隆!”

    老夫妻两人看向窗外,刚刚还是晴空万里的天空,转瞬间已经乌云密布了。

    “这天反常,怎么又要下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