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当师尊也没有那么难吧! > 论自己养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

    暮色微晚,黄昏间隙。

    这个从内什么杀手排行榜no.1王什么东西胜那里抢来的领域,看似出发点进入点都在罗马斗兽场。

    那其实只是一个设定,这里是一个神域世界。

    左晓千劫管它连接神经,覆盖意识至领域全世界的那一刻,就已经发现了。

    怕不是因为这个小子特别喜欢看人自相残杀和斗兽模式,因而把出入点给设置到了这个罗马斗兽场。

    实际上这个世界非常的广大。

    好像是另一个无规则的宇宙开始诞生运转多年的雏形。

    内包含光明神和黑暗神精灵和各种矮人连带着游戏里你能所想到的所有异族魔兽和会魔法的人类简直就像是异世界。

    就像是一个全息游戏场一样。

    而左小千发现自从他接管了之后,这个世界原先只能按照既定轨迹,听从王牌的发展,可到了自己的手里,却仿佛一个个拥有了自己的一世,难不成,这里还是根据所需人物构建自身强大的力量,而形成的所注入生命活着的形式。

    之前相当于一些NPC,只能回答固定的问题,也没有自己的思想,而在他来的这一刻一切都仿佛开始了运转,如同冰川融化,万物复苏。

    ……

    “一,二,三,四,五……十七……二十五…………五十八……一百……一百零七。”

    左小千嘴里念念有词,怀里左手抱着一个胖娃娃,右手拿着一个麦芽糖,有一下没一下的舔着,此时领域的聚会已经结束了。

    因为当年对领域的设定就是全世界各大族的代表人物,每组三个在每年的固定春节时间都需要来这里齐聚一堂,不得有误,不然的话就会遭受原先王牌设定好的那些个灭族大阵,想想也真是可恨。

    当时他们是NPC没有思想,什么都不懂,现在懂了还不得不去,虽说他们不知道曾经有人创造了他们又控制了他们,让他们没有思想,哦,那是因为王牌的力量不够,这次会面,才是他们第1次真正意义上的会面,他们心里感觉怪异也难免,因为明明这种事情已经维持了万千百年,都没有问题,可是这一次还是恨不得来个全族开战,也是呕出了一口血,要不是碍于那份契约,早就开打了!

    不为别的就是碍眼!

    所以此时人走茶凉,罗马斗兽场也封闭了,仅仅剩下还有要是对这个世界控制权的左小签核系统和它对面正襟危坐,像个小学生的108不对,少了一个是107个徒弟……

    然后他挥了挥手觉得有些不完美,7米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完美,反正就是把左思思从他的识海里给扔了出来!

    “哎哟!”一声,左思思已经被有的师兄师姐眼疾手快的给拉了回来!

    左小千坐在小王座上有些方,面面相觑,这108个气势,飞鸿一看修为就不烦,还这么齐聚一堂,仿佛是来群殴的架势的徒弟们!

    心里开始不断的和系统求救:

    我该说些什么好?!

    我不知道啊!!!

    你好,今天天气真好,你吃了吗?我吃了啊,这都是什么魔鬼台词啊摔!!!

    系统:[没办法,那你就忘了,还有你撒手!我脸都快让你揉破了!合着不是你的脸,你不疼是吧?!与其在这想东想西,你不如直接问呢!明白早死早脱生这个道理吗?!]

    “……”

    左小千嗑着瓜子看着面前的一众……呃徒弟们!——虽说系统话糙但理不糙呀,这么一想还真是。

    人数108,还真是不难不让他多想。

    因为想到鹰鹫峰。那个法器大镇里还放着熟睡的108个小孩儿们,就不禁想仰天长叹!造孽呀!——

    干什么?这是想来弑师吗?!

    不过心里想再多该死还得死,左小千一张晚娘厌世脸:“说吧,你们谁先开始!来这干嘛?都有什么目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要耍什么化妆,你们所说的一切都在这里备案将成为呈堂证供!”

    一拍旁边儿不满瓜果薯片国普的小桌子那气势本来应该非常瘆人,但你要是能放下嘴里那个刚塞进去的蜜瓜果脯,再跟我们说话就更有说服力了。

    众徒弟如是想。

    但嘴上还是七嘴八舌的。

    “如师父所见!”

    “我们弟兄几……百个?”

    “都叫师傅了,还认不出来!”

    “就你徒弟!”

    “没错,亲的!”

    “被你养了那么些年!”

    “说什么胡话呢,我们那是自力更生!”

    左小千神色微妙:“……”

    “哦哦,被你散养了那么些年!”

    左小千嘴角一抽,瓜子也不吃了,抱着胖娃娃左捏右捏,以此来泄愤,其实力道也不见的有多重,就是老摸同一个地方,总感觉好像撸秃噜皮儿了。

    0527:“你就不能换个地方磨蹭吗?!”他还是个小孩的,细皮嫩肉的都红了好叭!

    左小千没理他,他现在思绪很乱,需要好好理一理,又从空间里慢悠悠的端出来一碗鸡蛋丝面条,热腾腾的还冒着热气,香气弥漫铺满鼻腔,让他忍不住好好的扒拉了两口,然后一扒拉不可收拾给“吸溜”完了:“啊,爽~!”

    耳朵边那些个徒弟们还在七嘴八舌,他说些什么,在着他的面前好像都变成了小绵羊,其实也不是,因为他们都挺喜欢师父的,如果师父不开口的话,嗯,那他们是可以做到尊重师长一辈子的。

    可以,这玩意儿长张嘴,想让他不开口难啊~!

    突然一个眼熟的弟子,左小千多看了几眼:“你是?”

    “王胜。”

    这下左小千坐不住了,按照对方的演技,他觉得也不应该呀,说不准是从左小千门下出来的,只要不是和左小千比演技,他们任何一个放出去都堪称影帝。

    “那你之前是在骗我!”左小千竟然觉得突然想和对方拼一拼演技,然后撸起袖子,跃跃欲试!

    王胜看此猛然一怔,连忙:“没有!师父,我当时是真不记得,我记忆被封了!因为这方世界的天道给我们都安排了一个合理的身份,这个身份其实不属于我。”

    左小千眼神一动:“怎么还有天道的事儿,那是怎么回事?”

    心里却琢磨想着,难道他们都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切除实力的回归,还有一些是非恩恩怨怨,连带着他三世的经历,这些个徒弟就像是他生命中的一些意外,被完美的消除了,殊不知原来是被分散消解到了天道之下,怪不得他找不到任何和他有徒弟缘分的人来,,当初探查的时候真是不由得感叹,还真是干净的连条狗都没有!

    遇到大徒弟的时候他是惊喜,终于在他师徒干净三世无污点的履历上染上了一个污点!

    赵“污点”无忧:“……”

    所以不外乎重来几次,左小千都放弃这一条线索,只是无所事事的游历山水城池,人物风情。

    当时左小千也没有注意到这一块,也就没有想去探查,现在这么一想,最不可能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注意安全,那到底是谁把他们安排来的?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所以在某一天时间线上,我并非是没有徒弟,而是有人靠天道蒙蔽了天机,把你们送回现在从而助我完成一些事情的助力,那么这么说来,你们可能是必不可缺呀,因为可能只有把你们送回现在,我才能有精力去处理我的那些事情,而不被我方世界驱逐,虽说他驱逐我也驱逐不动,但是事情得麻烦,还是你们来之后比较简单!”

    “那么这么说来,你们是助力的同时也是留下的拖累或者后手,因为我这边一旦失败,在另一方的我就会开始进行补救,给予敌人致命一击!总而言之,妙啊!”

    想到这里左小千也不用对方的辩解了,嘴里念念有词:“那这么说来,这天道还挺好用的,整一个中转站,干活多不说还没有牢骚和怨念!”

    众徒弟听得一脸懵逼,但从里面得出一个信息就是他们的老头子把他们也当成了可利用一环的工具给拉了出来,替他做事儿。

    还真是师父的作风啊,但他们没有多想什么,搞出其不意的意外,只要知道师父不会害他们就够了,况且这么“亲”的师父,也是世间少有了,他们还是挺珍惜的。

    珍惜的,想要现在立刻马上把老头子拉出来和他较量一下。

    可他们知道现在不行,因为面前这个不是啊,他们的恃宠而骄,完全是凌驾于老头子,对他们这么多年的养育和相处的感情之上,可以肆意的跳舞蹦迪,可这个却没有这种负担呢。

    你问为什么?因为他们怕挨揍。

    笑死!师父有多么牛逼,他们又不是第1天知道。

    “按照宿主所说,这就是一个时间闭环!那么在闭环所在的时间内,宿主需要尽快完成任务的目的,否则闭环一旦把这个缺口所补上,那么我们就会困在此方天地,天道也管不了那些万物的自然规律,就会把我们困在这里,再也回不去正确的时间!没有伤害,这是变相的囚禁啊!”

    0527有些惊悚的小奶音跑了出来!当然在其他人看到就是0527喊着爸爸,爸爸爸爸爸爸,喊了整段话,其他人不由得疑惑,这孩子是不是想喝奶了?

    左小千沉默了:“你们的师父也就是未来的我,有没有说你们这次来的任务是什么?”

    琉璃金站了出来,出声道:“就是让我们保护好你!但谁知道师父你并不需要人保护撒!”

    “然后就把你们打包扔过来了?”

    左小千视线扫过众人,所到之处,均是一副点头之相。

    心底却是微微一动,这下麻烦了。

    那么时间闭环的下一次来临,怕是不远了,因为他们暴露了,这算什么,聚众打麻将被老师逮住了。

    什么鬼,想到自己还在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左小千就有点想笑,他的心态有些乐观,因为他想着自己怎么就变成了过去的人,如果这个闭环不解决掉的时候,他还是会一次又一次的经历着那些个三世之前的那些经历。

    “啊,头疼……”

    左小千喟叹,突然感到自己肩上沉担担了,真是一点儿都不松快,真想撩担子,不干了!

    说白了,他还是想当一个咸鱼啊,奈何剧情不给他休息的反转。

    因为是强制性,加上他自己也有些目的……

    这也太他妈无奈了吧!

    ——

    反正呆着也是呆着,去哪儿都是去,这事情也没个端口,还是顺其自然的好,想起之前自己研发的那个小药丸,心情就挺复杂的,但该给孩子得给剧情还是得走!就给108个师兄弟姐妹们一人给了一个。

    “师父,这个是!”

    左道看着手里这个蓝色晶莹剔透的小药丸,鼻翼间似有阵阵莲花的清幽传来。

    “好香……”

    他竟然一时闻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做的,又有什么功效?!

    果然师父就是师父!

    看着众人不解的眼神,左小千有些劳累的挥了挥手:“看见前殿的那些个小孩毛还没有张齐!还有点长得参差不齐不说,有的还黑不溜秋的,这对我的审美也太不好了吧!总之就是我的眼睛有些疼!一娃一个给喂下去,专!美白,净肤!修复五官不齐!”话分几级!颠倒吩咐下去!

    “总之就是我喜欢好看的!”

    看见还有人想说什么,左小千忙打断:“好了,都闭嘴,去吧!”

    众人:“……”完全没给他们反驳的机会,虽说他们现在也不敢!

    左小千走后,他们人悠悠荡荡的走到了大殿。

    王胜一向是在师兄弟姐妹中间出于粘合剂作用的,也就是老好人的调谐作用,拍拍手:“来来来,一人一个排排队,把药丸给这些个小孩子给喂下去就算完成任务了!”

    王胜排行第九,名,左十!

    众人一阵哀嚎,但也不得不干!

    而其中正在喂完药丸,看着那五六岁小孩身上升起的特效的左萨则是有些无语了,嘴里喃喃着:“我养我自己!我去,这是什么神仙的鸡皮疙瘩奏效了!!!”

    “什么奏效了?”

    只因为其余人没有这么幸运,刚好撞到自己喂自己这么特效,也就不理会左萨那么一惊一乍的惊悚神情。

    爱莲说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过来了:“咋了呀?小老弟!”

    其实一人一个娃刚好108对108这事情不过几十秒就干完了,然后他们明显的跟着床前看到了惊奇的一幕,让他们顿时间沉默无语了!

    “……”

    那些个参差不齐岁数的小孩都躺在一张巨大的婴儿车上,然后随着光芒的闪现,那些婴儿车也跟着他们的身形逐渐的缩小成等身大小。

    那些个婴儿一个个紧闭双眼,白嫩的皮肤,有着茂密的小碎发。

    ——总而言之,精致!

    如果他们身上不带那些“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的刻印,那就更好了!

    “这是我们!”

    “——的胎记!”

    某一道声音平静的道。

    众人看着这大型整容现场的一幕,一时间也没了,看笑话的那种心情,这算什么?他们说怎么可能,他们会在同一天生日!!小时候还觉得挺神奇的,哈哈!

    好了,破案了!

    合着的都是老头子搞的鬼啊!

    那蓝色的小药丸明显有着把人缩回成长期之前回归幼儿姿态的作用,不过老头子说的那些,“我喜欢好看的”那句话还真的是一点也不掺水分!

    众徒弟:原来你让我们来就是来带孩子(自己)的!

    你能不能更懒一点!?

    我们说为什么小时候总觉得怪怪的!?

    再怎么也不可能同一天生日吧!更何况还是108个!

    原来是自己带自己!艹!这特么就是你说的大事!?

    自认为已经参透师父用意的种土地,不由得暗暗唾了一口唾沫,然后循着自己的血液印记和数字编号哄孩子,哦不,哄自己去了!

    ……

    过了没一会儿,大堂乱作一遭!

    来来往往的人群和婴儿哭啼的声音让他们不禁慌乱无比和有些无奈的烦躁!

    “哎哎哎,奶粉怎么还没冲好?!”

    “我就说师父让我们带上婴儿用品是干嘛的?原来就是为了这一刻!”

    “所以我们到底是谁带大?”一个声音哭笑不得的说着。

    “自己吧!”

    “……”

    说完这句话——!

    然后面面相觑,面面相觑。

    呵呵。

    ——

    而这边刚从储物袋里将小徒弟放出来的左小千,看着那张冷硬又发臭的精致小娃娃脸。

    “乖徒儿~”

    “你是有什么我想对师父说的吗?”的第1副慈爱包容之一,可惜照我又不吃他这一套了,师父的套路是他最过最深的套路。

    呵!什么他是唯一都是假的。

    108!108…赵无忧咬牙切齿的想着,内心还生出了一股怨气的恨恨!小孩子的情绪是不讲道理的,纵使他多么成熟,还是忍不住控制占有欲的那股不想分享玩具的霸道。

    更何况他还是个病娇。

    没错,此时赵无忧内心似乎有些平静的象征,要不然都杀了吧。

    [……]

    探查到他内心的系统,暗搓搓的关闭了耗费能量,听取他人内心的开关。

    算了,宿主自求多福吧!

    “那你要怎么才能原谅师父父呢?”左小千心里真的是有些惶恐和愧疚,但心虚更甚,谁知道这么快就打脸了。他也不想的,他也很无奈,好伐。

    “,道侣!”赵无忧正想说,你永远也不许找!可惜这段话没说完,就被左小千打断:“不行!”

    这孩子都想什么呢?真是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系统抽了抽嘴角,小手指一点一点的点在左小千的脸旁边:

    [你想什么呢?龌龊!人小孩儿是想让你别找道侣,可不是想跟你!]

    “……”

    你又偷听他说话!!

    不过左小千还是视线漂移,心里小声嘀咕,当然是因为他吓着我了,没听说过一句话吗?!你可以喜欢病娇,但千万不能让病娇喜欢你,纵使这个喜欢到底是什么他们自己也搞不明白,但划地盘儿听说过没?我就是那个被划的地盘儿。

    系统:哦,那还挺惨的。

    左小千激动: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一句著名的话吗?!!

    系统按耐不住好奇心,数据一抖:[什么话?]

    左小千呵的一声冷笑:病娇的至理名言!爱你就要杀了你!和我永远在一起,把你的骨,我的血,我的肉!紧密不分的融合在一起,火化后埋在同一个骨灰罐子里,这样我们就永远不分离!

    说完左小千浑身抖了抖。

    系统面无表情:[你说的吧,还至理名言,我看就是自己吓自己,那要按照你说的,你这么怕他,哦不对是心虚!往后的你应该不会改变太多,除非……]

    还没有想完,脑子里突然打起了鼓,一个念头在他脑海里凝聚。

    系统翻了翻数据,查找到了宿主的不安来源:[你记得你之前干什么了吗?]

    “……”

    完全不记得!

    左小千看着死死抱着他的腰不松手的小徒弟,哦不对,现在是唯一的大徒弟了,凌驾于108个弟子之上的,真正第一位。

    他刚才就是给了108颗药丸。

    108,10……

    艹!!!

    系统:呵呵,懵逼了吧![不是这个!]

    “甜吗?”

    左小千嘴里吃着糖葫芦,还顺带的给面前小徒弟给硬塞了一个。

    赵无忧眯起小眼:“师父父,大阵还开着~”

    左小千:“……嗝!”

    被吓的!

    左小千试探问:“那绞肉机……大阵?你没关呐~”

    “怎么会呢?坏人那么多,我想要替师父不好好保护我们的住处~”

    只见赵无忧甜甜一笑,眼里澄澈的天真,然后歪歪头,似有不解迷茫之意:

    “赵赵错了吗?”

    “……”

    左小千不由得心底暗骂一句b卑鄙,然后摸着鼻血,好萌!!但不会死人只会重置,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叭~

    赵无忧眼底压着一丝残忍的小恶劣,他就知道,师父父还是向着我的!

    那些孩子是没事。

    但……那些大人,他是真的不知道是敌是友啊。

    ——

    而这边拼命顽嚎抵抗的108个“大人”:

    “阵眼到底在哪里?!!!”

    然后唰的一声红光闪现,又一位师兄弟姐妹们回归一滩肉泥,然后迅速回城。

    看着形势作风,一看就知道是谁干的好事。

    必定是师父为主,大师兄为辅,以小孩能收集力量为半径,运转整个大阵,吸取修士的力量生生不息,死了再还给你!这是一个死循环。

    这一天,众人哀嚎遍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