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当师尊也没有那么难吧! > 哈哈哈个十百千好多个0发财了!
    !!!!仿佛喝了假酒!

    多少度的?

    没,嗝儿,没数!

    ——

    “有请花骨朵小朋友的单独演唱!”

    “我,在这儿,等着你回来啊!等着你回来!看那桃花开!”

    ……“哎哟哎哟,你比花儿还美妙,叫我~忘不了!——”

    不知过了多久!

    迷迷糊糊听着这小童音唱的还挺好听但小朋友的声音骤然消失,随之顶替的是另一股炸裂般的金属音乐!左小千脑袋嗡鸣!猛一哆嗦点头,咳嗽了两声,从睡梦中惊醒!

    “什么时间了?狗子!”左小千揉揉眼睛,哎哟我去!睡懵了!——

    0527眨眨眼,手上拿着一个话筒,和左小千下移的视线缠绵对视。

    0527:“……”

    嗷!完蛋了!不是不会醒的吗!?天神啊!小崽子他驴我!

    左小千一抹脸:“……你干什么呢?”然后我的视线,大眼一扫就发现人人手上一个话筒。

    论,一觉醒来发现世界都变了是一种怎样的体现?

    哦不!

    他怀疑自己在梦里还没睡醒,大型现场KTV。

    “现在开始!!!”

    左小千嘴角抽搐“……这接的。”

    只听主持人一声大吼:“来来来,买定离手,买定离手,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灵石压一赔10!支持现金扫码付款!还支持货物抵扣!”

    看着缓缓升起的高台,高台附近夸张的特效顿时炸起了烟花!有两个兔女郎装服的抬上了今日的第1件拍品,开口甜甜的声音,清脆悦耳,如同黄鹂:“双修鼎炉一对!谁与争锋!”

    “起拍500上品灵石!一次降价不得低于300!”

    纤长的手指先是一挥!小腰一挺,裙摆一扭,双手下摆,微微牵起自己的左右手,别样的风情弥漫在空气中,让这个现场的气氛更加的热闹欢呼声,接连不断!

    “……”

    左小千看到这一幕,怀疑自己乱入了什么群魔乱舞的炫场!不由得嘴角一抽,啊,原来是拍卖会……

    等等!

    拍,拍卖会!?这是个什么章程?他怎么越来越懵逼了?

    看着下方众人的欢呼声,接连不断,震耳欲裂的嗓音几乎刺破他的耳膜!当然,到他这份上的修为!只是打个比方——!

    扭头看向系统,指着现场:“这不是演习吧!”

    系统死鱼眼不再挣扎:“没错,这就是斗兽场!”内心飞快的掠过一众想法!因为挣扎了也没用啊,宿主很快就会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如自己先出一炮!狙击对方个措手不及,简称!认错态度良好,因为自从宿主苏醒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输了,算计人不成,反被那赵无忧小崽子给算计了,算他倒霉!呸!师徒俩一个模样儿!真真是阴险至极!——

    听此!——

    左小千嘴角一抽,嗷哟!~态度还挺良好!微眯的眼眸抬起一条缝,话说回来本来就是,突然两眼一躺两腿一蹬坐在了椅子上,哦不,是重新摊在了那里。

    睁开眼就到了另一个世界!咳,口误!

    “不是!你难道就不想问什么吗?”0527鼓着一张小娃娃的包子脸,肚子里憋了1肚子的话都没办法说出来,真是呕血。

    “不想!”

    左小千靡了他一眼,反正真是他想给自己找点麻烦,而自己突然诈尸伤害了对方幼小的心灵破坏了他的计划,没有往圈里钻套什么的!系统的小心思被他摸的门儿清清的。

    系统:“……”看速度的表情,真是什么都知道了,我一瞬间为我几天前愚蠢的表现而感到愚蠢!

    系统的自我钥匙可以具体化的话定会破口大骂!滚尼玛的!

    ……而逐渐进入睡梦中的左小千,则是,其实并没有深睡,而是“为了一些不可见人的小目的偷摸摸的进入了自己意识的深处”遂!而开启了一项术法。

    划分两级!——

    左小千站在纯白无限,一望无际,辽阔无垠的熟悉到很久没来而有些陌生的空间里。

    咳咳!废话有点多,—快进!

    ……“我看看,我看看~都发生了什么?”松松打了一个响指。

    左小千朝着空地倒下,发丝飘散此时他用的是原本的面貌!顿时那个原来空无一物的地板上就出现了一张懒人沙发,把左小千好好的包裹在里面。

    真真称得上是,犹遮琵琶半掩面!——

    左小千摸着下巴看着前面有电影院大小的屏幕。

    电影屏幕开场竟然是一条中华龙,正在盘旋,然后大声的喊着不分男女的声音:“等,等等——等等!~”

    这是无论听了多少次都很刺耳,让“人”受不了的声音!而偏偏左小千能适应得了!

    然后左小千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屏幕,他这个输入法是能够观看自身肉体所记忆的所有全景录像!也就是说,他浑身上下只要掌握了这个术法就可以随时查看监控什么的,就等于他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安了一颗——针孔摄像头!

    想起这个。

    “嘶……”每次想到这个,左小千都浑身一抖,密集恐惧症,密集恐惧症啊,摸着自己的胳膊,连忙顺着自己的毛!

    而他瞅的电影时长竟然有1小时18分钟31秒!而食堂还在增加32秒,33秒,34秒一直到58秒,59秒19分钟的时候暂停了时间!

    这是因为什么?左小千很清楚,呵!因为他进来了!

    而电影的一小时等于什么他不知道,但他的一小时可是等于三天!

    emmm,左小千摸着下巴,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和系统拼酒,然后突然系统拿出了一罐可疑透明的玻璃罐装着的蓝色液体告诉他这是系统出品,必属精品的神仙酿!

    而看到这儿的左小青,不禁骂了一句,系统神tmd神仙酿,让老子睡了三天!安的什么心?!

    而当时他酒精入脑不如说修仙者是不会撒酒疯的,除非他自己愿意,刚好他有那么一丝想要麻痹自己的大脑,于是就接受了这个提议。

    简称,——来酒不拒!

    左小千捂脸:哦凑!——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看着摄像范围扩大的第三神仙视角的那个画面就是自己倒在了那张小王座上,竟然还打起了震耳欲聋的呼噜声!而在西医通没过几秒受到摧残的时候,竟然往自己嘴里又倒了一瓶神仙酿,自己彻底昏死过去!

    “……”

    第2瓶蓝色可疑的液体!事实证明系统他还真敢!

    左小千沉默了!是我提不动刀了,还是系统越来越骚了?!

    没错,这个疑问是给下一个场面的!

    他看着自己那破碎虚空而来的穿着女装的小徒弟,手里还拎着两个像死尸一样浑身血迹的人质,没错,就是人质,而系统则是被吓得一下,把手里即将想要绑住左小千的绳子给扔在了脚底下!哦!不对,是被绳子绑了一半的左小千一并给一起滚了三滚,滴溜溜的像条灰头老鼠一样滚落在自家小徒弟的脚下,嘴正好挨着地面,正好奉献了他当时这么多年的处男初吻!

    左小千嘴角一抽:“……”

    他还想他的徒弟到底什么时候来呢!!!快来人啦,犯人又开始发病了!左小千神思有些激动!咬牙切齿,呵呵!没想到在他昏迷的这几天都来过了,但是看自己完好无损的样子,也不像受什么迫害……咳!不能,不能这么想他的小徒弟,左小千拍案而起!不就是个病娇吗?有啥呀?我养的娃我罩的!有意见咋滴?不服试试我那58个神格亮瞎你的狗眼啊!

    但思来想去想想归想想,左小千还是有些感叹,要是这娃在现代社会…

    嘶……

    四维忍不住发散——!

    ——左小千指着自家成年的小徒弟:“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被手铐铐住的小徒弟赵无忧眼神如同小鹿般残忍的看着左小千,然后即将进监狱大门的时候,冲着左小千阴森一笑:

    ——“师父……我还会回来的!”

    ——浑身寒毛抖立,左小千被自己幻想的浑身不舒坦,稳住稳住!打住思绪,我的天,这场面绝对不能发生,还好是修仙世界没那么多的屁事儿。

    是邪还是正!没什么所谓,只要你修为高,别人就不敢叨叨。

    然后画面监控黑屏一瞬。

    “……”

    左小千眨眨眼,挥手把进度条拉到黑屏前。

    继续啊!

    划拉了一下,眼睛像被蒙住了一层黑布,啥也瞅不见!一样的电影好像被谁啃了。

    不适,我这还没看过完整版就被未删减了!??

    人干事!?!

    最后左小千打住思绪,一皱眉,然后瞬间抚平眉目,理智思考!这不太可能,除非是他自己自愿或者是发生了什么他自己也无法预料的事情,否则别人绝不能干涉他的记忆,这个世界没有!也不会有任何人可以!呵呵,你问为什么?左小千鄙视脸,58个神格,他就问问!有谁!?比他的修为还高?深吸一口气!……那么真相,只有一个!犯人就是!

    “哦,我自己!”

    那没有什么了!

    左小千木然,下一个!

    还好,重要的节点没有被截走,他快进到最重要的那一幕。

    结果就看见成群结队的小盆友,头顶着一顶顶黑色鸭舌帽!手里拿着一个话筒开始了报道!

    “我们今天要表演的节目是,小黄鸭!”

    齐齐悦耳的童声,童语稚嫩的声线让在场所有人不分男女都升起了母爱之心!

    左小千嫌弃的往沙发里埋了埋,因为他看见系统也混进去了!然后领班老师也不知道咋回事,还给他贴了一个小红花,还一左一右俩!

    哦,破案了!等内女老师转过身来的时候,左小千明眼看着她后面扎着两个扑棱蛾子的翅膀!

    哦,不是人!

    然后一男一女两个主持人上台主持现场节目。

    女声:“在漆黑的无以加复令人喜悦的黑夜里!”

    男声:“在我们百年一度各个种族齐聚一堂的友好联盟里!”

    最后说了点啥,左小千没注意,只顾着快进了,这不就联欢晚会吗?!!!

    我!要!只!道!到底!发生!了!啥!!

    像是听见了他的怒吼!

    “罗马斗兽场第2层欢乐景象,万界齐聚一堂!开幕仪式结束,正式节目上场!晚会!——正式~!开始!”

    两位主持人最后齐声说完了最后一句总算是没有废话!

    当时雷鸣声的掌声浮现耳前!又一次齐耳轰鸣!——

    左小千都快对长生麻了,随手放出来左思思,这丫的在他的储物袋里竟然醒了过来!他早就知道了,只是不想理!反正他储物袋里的空间足足有十万八千里!霍霍也霍霍不到哪儿去!更何况他还设了个禁止东西,只能在里面儿穿戴玩耍使用出来了,啥也没有,连身上附带效果的buff都给你剥了!

    “……”

    左小千止住了笑,看着眼前这个裸咳,眼前有些绷不住,面部裂了一条缝。

    “你为什么不穿衣服?”

    但还是忍住想把对方身影抹去的冲动,治住了自己右手想要抬起的手刀,和善的笑笑。

    左思思吸着声音哽咽,哀怨得瞅着左小千:“师父父~人家也想穿好看的小裙子~师父父的裙子好多呀,不像人家一个也没有,其实我知道的还被人家当成变态师父,父师父父一定会理解我的,对不对?~”

    唔哇!——

    左小千没眼看!眼前一黑,差点陷入昏厥!只顾着想要有一个陪自己看电影的小伙伴了,忘了这厮是个什么性格了!

    但现下不欲过多纠缠,面无表情的拿出数百件轻飘飘的艳丽霓裳将旁边这个不知道什么属性,咳不是,还听说是自己徒弟的小朋友给埋了个彻底!

    左思思眼疾手快的收进储物袋!一双桃花眼泫然欲泣还清澈见底,此时脸上荡起一抹幸福的微笑,上前对着左小千,左脸麻了一口:“师父父最好了!~”

    左小千僵了,满脑子都是我脏了,我脏了,我脏了,我脏了……

    然后顿时被吓得出了意世界,深呼一口气,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惊吓!

    看着面前那个对着自己即将做人工呼吸的系统小娃娃,一个闪退,系统化为实体的小脸灯时连,牙带人磕在了桌板上,给磕了一个严实!

    系统嗷!的一声:“你嘛呢?赶鸭子呢!?还是后面有鬼追你!?我不就看你停止呼吸,想给你来个人工呼吸吗?咱俩是在一起的呀,都是大老爷们,也少不了一块肉啊!”

    系统还在弄好,左小欠缺,下意识的开始拿着湿巾,不断的擦拭着自己的脸庞,睫毛微颤,顺着冰肌玉骨的脸颊滑下了一滴冰晶泪水,竟然他妈凝成了实质!系统颤抖着小手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想要解剖一下宿主到底是什么体质,还没等思绪想玩,就被左小千给一把捏住了命运的枷锁:“说!到底说不说?!”秘技!

    ——挠痒痒大法!

    系统哈哈哈哈哈!实体他妈原来也有,不方便的时候任由宿主拿捏,虽说欢乐许多,但是痛苦站在欢乐的对立面贱兮兮的对着你说,来呀大爷快来玩啊!

    “说!说!你到底说不说?”

    If you moments later——!~

    “快点说!”

    系统:哈哈哈哈哈嗝儿咳咳!哈哈哈哈!

    “停!你停下!”小娃娃面色绯红,泛起一抹飞霞,好看极了!那都是被逼的!你再这么说和这么理解,小娃娃要骂你!

    左小千恶魔笑:“现在想说了吗?”

    系统罕见的怒了!:“你他妈就问我说不说说不说,说不说,你倒是问啊!?”

    左小千顿了一瞬,拍拍自己的脑门儿:“不可能啊,……我没问吗?!”

    系统面无表情冷笑一声:“呵!男人!你难道是想引起我的注意力?”

    左小千视线微虚飘移:“那你瞒了我的事多了去了,我都现在知道了,你自己不交代还等着我问有没有点自觉劲儿!你是主子,我是主子?”

    “哎哟,我这小暴脾气!”

    系统气笑了!举起白色粉嫩的小拳拳!“信不信老子给你两拳顺顺气儿!”

    左小千看着他那小粉拳,看着他的小粉拳拳……唔,认真盯着,随后捂嘴,噗!~

    眼看着一段街舞再次跳完!下面再来了一场拍卖会!

    左小千碰碰还在憋着气,小娃娃的鼓囊囊的小脸颊:“哎!别气了!第几场了?”说着还从口袋里顺出一把瓜子,咔嚓咔嚓地磕着!

    “三!”

    系统别扭不看他,仿佛多看一眼,就污染了他的视线!

    “前几场拍卖的什么?”

    “鼎炉!一个终极大秘境!一个战斗力超绝的猫妖!”

    虽说不愿意,但系统守则没有不回答宿主话的这一条,所以说他早就不遵守那劳什子系统守则了哈哈!但做样子谁不会?!凡是讲究完美,嗯,没错!只要神不知鬼不觉!他还是一个三好系统!

    “那你猜猜下面会拍卖什么?”

    左小千有些无聊的问着,下意识的已经不去想还被他放在意识空间里的左思思,因为想起一下,就要陷入我脏了,我脏了,我脏了的恐怖回旋!所以pass!

    系统这会儿被带入节奏,肉肉的细长小手指,摸着自己的小下巴:“emm,我想想,但他们这个并没有节奏,所以这个就是盲盒猜猜猜,不行,没有规律,根本想不到!”0527摊开手,看着场上即将入场的那件盖着红布的巨大拍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是什么呢?

    左小千乐了,谁说孩子不好哄的?我这不哄的挺好!等等!要紧事给忘了!我进意识空间啥也没捞到就回来了,光看了一堆垃圾琐事儿!重点是啥来着?嘴里的瓜子顿时不香了!话说回来,其实重点已经看了一半儿了,最重要的那一半儿他觉得还挺有危机感的!

    忙问:“别忙活了!快告诉我,我那小徒弟去哪儿!……了。”

    “你说啥?!”

    系统一个爆笑!

    左小千怀疑自己被耍了,指着最后一件拍品:“你他娘装的还挺像!!!我徒弟我那么大一个徒弟,为什么在厂子上成为了拍卖品?!我那么一个大徒弟,惊喜娇养着的大徒弟!你给我送上了拍卖场!玩儿我呢!?”

    系统咂舌:“啧,这你也不能怪我啊!想想看,这场子上谁都有权利?”

    “……”

    左小千看向系统小手指着的自己。

    系统摇头晃脑头头是道的分析还道:“想想看你真的断片了吗?不记得是你亲自给负责人说,把人给怼劲笼子里了吗?”

    系统分析的声音明明非常的温柔和煦,可自己看着聋子一点点被揭开红色的布盖竟然从笼子里发出了一股滔天慢慢凌迟又委屈的杀意!

    不光是他场子上,另半边本是空座席,此时被坐满了的100多个师兄弟姐妹们,纷纷惊悚至极:

    “……”

    场子上除了不是自家人!一下子安生了许多。

    场上还在欢呼,只不过没了,那一百个看戏看到欢呼一人顶百的左小千不知道的左小千未来弟子,一时间竟显得冷清了许多!毕竟他们谁吃瓜都不想吃到自个儿大师兄身上!

    而左小千除了吓得打了一个嗝!这会压低了声线询问:“……真的是我?确定没有搞错?”

    系统偷眯眯回敬:“请问敬爱的宿主,您还记得什么?按刚才你那嚣张的劲儿不适应该都知道吗?”

    说着说着就幸灾乐祸了,啊!

    左小千嘴角抽抽:“啊这!——”嘶……内心吼叫!你问我我问谁我怎么知道那监控录像黑屏了,你告诉我可能还是我自己造的原因!?!再一次想了许多没营养的自我唾弃!没啥卵用!!!!!仿佛喝了假酒!

    系统就等着这个惊喜,他给输入左右灌了一瓶酒,就是希望速度不要那么早醒,正好醒到他小徒弟被拍卖的当间顺口!反正这是在宿主的场子上,也不会出啥事儿!谁知道宿主提前醒了,没把他吓得够呛!本以为宿主什么都知道了,谁知道他竟然有地方断片儿了,真是天助统也!死死压住笑意,此时严装一副正人系统的样子:“冒昧问一句,酒,多少度的?”

    左小千看着对方,哪还能不知道对方的小心思?正准备回敬什么,就觉得脑子里顿时灵光一现闪过一些片段:

    ——“师父,你喝醉了!”

    ……“没,嗝儿,老娘千杯不醉!来呀,给本仙女满上!”

    画面里的小徒弟一脸黑线的看着此时喝醉了的师父,也不好发作什么,只好先压压,等师父酒醒了再说,听着声音溢满了抱怨式的怒气:

    ——“师父,你真的不能喝了!”

    指尖左小芊此时已经醉得昏头昏脑的,眼前闪过一抹金色的光芒,同眸晶莹剔透,似天潜!明媚至极!从古至今人都是颜狗,好看则无上!只要你好看,那我们就是好朋友,但如果你性格烂,那么我只舔你的颜,记住黑化千万不要出现在现实里,因为警察叔叔会先一步找到你!

    “……”

    赵无忧一下子看呆了,也就没注意,被师父用捆仙绳捆了个严实回过神来已经这样了,麻着一张脸,心里唾弃自己,他在干什么?

    然后就是py交易,零零碎碎直接转场到了当场绑架NPC!话说回来,明面上就已经不叫py了,叫做当场明目张胆的拐卖儿童卖给人贩子!

    自予正义的“人贩子”主持人:“……”

    祖宗,祖宗,我答应你先把你手里的40米长大刀收一收!!!

    画面断到了这里!

    左小千看着系统,眨眨眼,然后笑两声看着系统,觉得一切的端源还是在他这里,随后收起表情,面色冷漠:“哈哈哈,那你又是为什么?”

    系统不管了,冲了:“你问我!?尼玛,我就想敛点财我容易吗?!你记得起的片段里有没有你把我的系统空间强制性的拉出一条黑洞搬空的画面,你心里没点逼数!!?畜生!!!”

    说到最后系统痛心疾首!

    眼前顿时再次像是被触发了什么,机质一样闪过一方画面!

    某人两眼放光,话也不多,只重要脉,重要的是含情脉脉,深情温柔似海:

    ——“统统~听说你很有钱!?”

    系统捂紧自己小小的身躯,生出一丝不妙的预感:“你想干嘛?!”

    ——“呵呵,都归我了!”

    ——“折合算过来灵石!”

    ——“哈哈哈哈!各十百千哈哈哈好多个0发财了!”

    “我的小金库我的小金库咳没了没了没了没了!呜~好次——!”

    余留下系统,一个人躲在角落里被欺负的咬手绢,小眼通红不停的往自己嘴里塞,刚烤好的孜然羊肉串儿。

    听同期系统说难过的时候只要吃吃吃!买买买!就没有事情了!

    回到现在。

    左小千眼神一动,有些看人渣的表情看着系统,长长的唏嘘了一声:“嚯——!”

    系统呵呵,强逼致自己狞笑:“又咋了?”

    左小千“嘶……”的一下:“这不怨我,明显是你卖假酒!还有什么神仙酿说的挺好听!”

    话里话间的意思,无论怎么说你还是逃不了你就是那个端掉的源头,别想赖在我身上,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系统呕出了一口血,偏偏还有苦难言,被堵了个彻底!

    噗!

    ——内伤!

    一丝血迹充气娃娃的嘴角流出,被小胖手狠狠一抹,饿狼似的盯着左小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