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当师尊也没有那么难吧! > 仿若群批修罗场!
    ——

    鹰鹫峰主殿。

    “放我出去,娘西皮的啊啊啊!!!”某位弟子含泪隔着铁窗哭嚎儿!到底没有勇气去说出那个名为“大师兄”魔头的名讳。

    “……哎呀,70师弟省省吧!再不济也是师兄啊,本质是没差别的,呵呵,认命吧,反正怎么着我们是一窝出来的!”左周瑜说着话,还在窗台边数的小草,等等,哪儿来的草?然后随处一匹,虽有阵法,但并不阻碍风的传播。

    70师弟眼泪汪汪的而吭声:“八师兄!”

    “哎!说到风我就不由得想起传言!”

    左周瑜突然灵光一显,最后摆摆手众人把他围到中间蹲下来说悄悄话:

    “来来来!我有一个好主意!”

    这位师兄弟姐妹们纷纷凑过来,侧耳倾听,只听左周瑜呵呵一笑,颇有些阴险的意味:“你们可还记得当初我们的童年阴影,是由什么来开始的?”

    众人点头,但随后猛地摇头,谁知的大师兄会不会在哪儿偷看?!而左琉璃则是眼皮微微一抽,畏畏缩缩的和她的众师兄弟姐妹蹲在一起,她是知道原因的,怕是所有人都没忘。

    左周瑜左瞧右瞧,抿着唇衣服讲鬼故事的架子:“如果是我们那个大师兄,怕是已经报完仇之后直接就来找我们的……麻烦,但是,你们想啊,啊!?”

    左周瑜瞪大眼睛视线扫视了一周,众人面面相觑都不是太笨的人稍微思索就知道那个办法到底是啥了,不由得纷纷齐齐地咽了一口口水:“八师兄,这真能行吗?万一……”

    左周瑜闻到他们的胆子也太小了叭,想发了“狠”般故作冷漠:“没有万一,再说了!我们只是脱困,你们想啊……师父那个老怪物能没有应对的方法吗?我们只是稍稍微的发展一下,我们也不算祸水东引!不过是将历史提前了罢了!再说了,大师兄现在这么小,他现在还不知道,嗯嗯嗯嗯!”话虽没有说完最后一句,但众人纷纷的都理解了。

    于是“面露不忍”,假的不行!

    大师兄虽说有了实力,也不知道从哪儿探听出来的72师妹的身份,但总归是个小娃娃,总而言之……这是一个新的开始~是啊,有什么不好的呢?万一真出事了,就说是八师兄怂恿的不就行了吗?!

    恍然大悟!

    ——嘿,在理!

    他们只是想出去,又不是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

    闻言,想通了之后,众人纷纷“阴测测”的笑了:

    “好主意~~~!”

    纷纷竖起大拇指!

    随后“哗”!的一声一哄而散,纷纷发出猥琐的“嘿嘿嘿”笑容。

    “师妹,一会儿你先这样!”

    “然后我们再这样!”

    左琉璃不禁的也升起了一丝希望,心里想的却是,8~0多个师兄弟姐妹们啊,再怎么着我也能混出去吧,当个挡箭牌还是可以的!

    显然他们想的都一样。

    话说头现在来这个世界的挡箭牌儿便宜,师弟还好吗?

    而左周瑜则是觉得有啥不对,皱着眉头也能感受到那股不好的来源。

    又看着身后解散围成一个小团体的师兄弟姐妹们,又觉得自己想多了。

    不会吧,那么阴险了吗?……

    但还是得做两手准备呀。

    左周瑜啧的一声,麻烦,但这些师兄弟姐妹们什么秉性他早就知道了。

    在不会死的前提下,半残以行,死道友不死贫道都是左小千培养出来的品种!

    ——

    血月当空,看着小小的面板,灵石一闪一闪的。

    秦秋猛的睁大了眼,挂然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眼睛有些朦胧,睁不开的甩甩头,抹了一把脸:“哎哟我去,哎哟,我的妈呀,上头了!”

    [恭喜特殊使者,您的角色扮演已完成,获得人物属性点,23+1!]

    [检测到本故事即将完结!还剩下17章!请使者努力填补空缺,争做一个优秀的时空填补剧情人物!]

    [本次系统服务到此结束!]

    秦秋听完之后没什么反应,反而习以为常的左右活动了一下脖子,用手用力的在身上插着的一把剑给“咻”的一下就拔掉了,完了还打了个哈欠,眼角泛着不正常的红晕,像是刚睡醒,还是很舒服的睡了一觉。

    “好了,现在任务完成了,不对,是这个世界的任务完成了,系统再次消失,我该去哪儿度假好呢?”

    秦秋眨眨眼。

    查看系统留下来的自主面板,每次一到最后一站大结局,这系统老是溜号!

    听说有好几个时空管理局,但它的系统不属于任何一只,也就那啥,传说中,哦不!就那……路边……随处的……可能!大概!也许,那什么?

    “野生的!”

    秦秋突然灵光一闪,双手合十,最后皮完之后撩起眼皮子,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面前漂浮着的虚拟地图,他怀疑自己眼睛出了问题,揉了揉!又揉了揉!!我个大草,这个大到半张地图基本上都覆盖着的巨大三角感叹号。

    “……不是系统,你要不回来吧,你确定这么大一个感叹号——是结局?”

    我怎么觉得会打出一个be——!这感觉来的莫名。

    秦秋闹着头皮发麻不由得吐槽道

    放大地区是一个地域名。

    ……三

    秦秋垂下眸子,困意又上头了。

    月村!

    点击系统,一个世界只能传送一次的追踪地图按钮。

    开始传送!

    乖乖的坐在原地,把自己身上刚才扒了下来的剑又给重新插了回去。

    嘴角流露出一丝鲜血,又开始睡觉。

    带着甜甜的微笑,安心的睡了过去,顺带感受着肚子被戳了一个窟窿眼儿的风向。

    啊——巴适~

    没错,秦秋就是传说中的:

    ——抖~M!~~~~

    ——

    而此时东胜瀛洲神州第一热闹交界处的春花秋月城!

    咳咳!名字有些长了。

    话说!春花秋月城本就是一个鬼域,是一座活生生的鬼城,它四处飘荡,别为伤过人,害过己,偶尔游荡的时间长了,人气儿咳不是,灵气足够了,就可以凝造出一具人身自封记忆相处数百年。

    当然只凭借他们鬼是修不出灵气的,要修也是鬼气好吧。

    这就要说到左萨城主了,过去未来本就是一条线,俗称现在,察觉到自己和这个城有因果之后,就把这个城给治成了一座移动行走的大阵。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自行脑补。

    喂!——

    所以这所城就像昙花一现的桃花源一般。

    华而不实,甚是虚拟,等到醒悟的那一番,他们才如同大梦初醒重新游荡。

    如果硬要说实在的。

    “现在应该集合了,时机到了!”

    左萨挑眉,食指微动,在脚底下画完最后一笔法阵,心道,那就是这座城处于现实与虚拟之间。

    再也无法入轮回!

    像什么他哪位师兄师姐说的那样。

    是一个因果巨大的因果。

    同样。

    ——也是过去!

    阵法散发出悠悠不祥的黑色光芒,但只是看起来感觉上还是如沐春风的,至少对于他们这些鬼来说。

    整座城隐去身形像海市蜃楼一样肆意任性的消失不见。

    嘘!它沉睡了。

    ——

    罗马斗兽场。

    注意:是领域!

    坐在主位上的最高荣耀王座,来人姿态身修体长,面容精致冷淡,如同冰山,不可冒犯,暂白的皮肤冷如雪色,微磕的眸子让人产生距离感,右手拿着两根筷子,悠悠转转的,在这热闹的氛围内,轻轻的夹着面前的。

    ——火锅。

    没错,还是不断沸腾冒着泡的鸳鸯锅!

    再看对面和左小千坐同等高度的一张宝宝椅上坐着的,一个穿着红色淑女装的他那爱怼人的系统。

    ——0527!

    只见此时穿着女装的系统瘪了瘪嘴还是没憋住,一边飞快的吃着嘴里扒拉出来的小火锅菜!一边掉着金豆子,大颗大颗地,看着好不可怜人。

    “……”

    左小千一言难尽:“金豆掉碗里了悠着点儿啊我的宝!啧,你不能光煮香肠啊?其他的火锅必备神器呢!不要这么抠!都吃不好了,我告诉你!”

    “我忍你很久了!老阴批我告诉你,要不是因为你,老子现在还不会失业!憋,憋以为我打不过李!有实力了不起啊!”

    系统此时猛的摔了筷子,眼泪汪汪小奶音打颤被气狠了,差点哭出来,噢,不对,是已经哭出来了,抱着头捂着脸,拽着小裙子声音悲痛的吾家欲绝:“嗷偶咳呜呜啊啊啊啊!”

    左小千没有同理心的心道,就是了不起:“行了行了!知道你之前是家养的,现在变成野生的了!还有什么吗?没听说过男儿当自强吗?行了行了!之前让你处理那些个人,你处理哪儿去了。”

    系统眨眨眼又扒拉到嘴里,一根香肠,嘴里嘟囔不清:“吸溜,唔内几个损崽儿,你就没往底下看吗?我把的记忆膜了……,吸溜吸溜……嘶嘎哈~好辣!你这个清汤的是不是买的假的?”

    有些人他说着说着,不长记性就跑题了。

    左小千慢慢的,慢慢的从面无表情,到额角微微抽搐,变成……怒了!!:“说着说着就跑题了,小小年纪跟谁学的!还有个汤底是你买的好伐,我哪儿渠道?!!”

    系统听着听着觉得有道理啊,一声“是吗”叫左小千噎着一口气,不上不下的梗在心口有些发疼。

    而下面这个领域显然已经被左小千收入囊中了,左小千心道不气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平复一下心情,嘴里不停嗑着瓜子儿,时不时夹一筷子火锅里滚烫的香肠吃,评价着这一场现实直播:“要我说他就自作自受,唉,你看,战斗接近尾声,我说什么来着,龙与虎争斗,所以说我对他神格没兴趣,但剥离了粉碎给你做件小衣裳也好,你看我对你多好呀!”

    系统心想谁是虎?心有迷惑,但不影响他呵呵:“……好?”

    左小千认真点头,眼睛却没有盯着他道:“好!”

    胜负分出来的顿时鼓鼓掌!最后还是那只变异老虎赢了。

    真tnd精彩呀!

    左小千看着看着:“哎,狗子啊!你说这次来的都会有什么人呢?不算下来那些有些疑惑还没在场的,这系统杀手也不对呀!”

    系统过劲了也疑惑:“哪里不对?”

    他觉得挺对的呀,那残局断臂断海的,最后又被宿主一个神的治愈,给重新接上,抹去了记忆,只留下了常识,让他们在这个领域内相互的争斗厮杀。

    嘶——爽利!

    但系统当时看到这个场面,第一感受就是。

    emmm斗蛐蛐呢!

    要说不对,那也是宿主不对好吧!神格哪儿来的,到现在也没给自己一个解释,虽说没必要,但他以为自己和宿主已经是过命的,逆命之交了是好朋友。

    呸!

    一腔真心喂了狗。

    左小千嗑着瓜子,又吃了一口冰镇西瓜,目不转睛地盯着热闹:“话说狗子,你刚是不是心里骂我呢!”

    系统猛然一激灵,这厮是怎么知道的?!不可能,不可能,镇定镇定,数据的心思不被捕捉,他们每分钟的计算核数都不一样啊!

    ……殊不知,当你的思想靠近为人的时候,那些核数就是可以被捕捉的。

    作者:

    ——经历过三世的左小千!

    虽说挺胡扯,但也相当于你拥有了灵魂。

    系统连忙摇头,故装作十分痛心:“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我们相识这么多年!你竟然还怀疑我,啊我的心好痛!没有两个鱼拜拜的能量我起不来了!”

    “疼啊?”

    还有鱼拜拜,心里憋笑。

    左小千斜了一眼系统,笑了,当真是明丽的色彩,再说了,美人怎么笑都好看。

    “啊……内什么,特别疼!”

    系统直觉不对,点点头:“我都快要窒息了,我都!——”

    话语未尽就被强行掉出了一个版面。

    [0527系统智能版面,如下:]

    [智能百分百,以接近于人类灵魂,足智多妖,因和宿主是绑定状态,受神格影响,获得百毒不侵!没有任何伤痛!]

    左小千食指扒拉着板面信息,语气无辜的念着:“哎哟,我看看,我看看,emm,哦,啊!时间是2小时之前!牛啊,我的统!你看!两个小时之前都百毒不侵了!呱唧呱唧,演技第一,这回让给你!”十指一比划,一个小手枪微微下垂蹦的一声:“堪称影帝世界第一!”

    “……”

    弹了系统一个小脑瓜,嘲讽意味十足。

    看吧,他就说!这老阴批有仇都不隔夜报!他脑门都红了,此时系统也不装小孩儿了,眼睛默默的看着宿主,半晌,试图转移话题:

    “啊,话说,内个,你刚说,呵呵哪里不对啊?”

    声音有点虚。

    左小千眯着的眼此时不用幻术,微微睁开了一条缝:“人数不对呀!那就只剩两种可能了!”

    “哪两种?”

    系统下意识询问。

    左小千摸索着筷子,不动声色地加完所有的火锅小香肠,见系统没有察觉,这才严正威色到:

    “一,是不知道是未来重生,还是穿越平行世界的小徒弟那一种,这就代表我方有利!”

    系统等不及追问:“那2呢?”

    左小千摆摆手,一副晚娘脸的叹了口气:“他们可能有啥大招在憋着屁,我们需要出其不意!”

    系统面无表情:“……不适,你这说了和没说有啥区别?你没有危机感吗?好吧,你确实没有”想起那58个神格……

    左小千答非所问:“我希望是前一种。”

    系统冷笑:“咋啥好事都会让你摊上呢?想什么东西吃呢?”

    左小千糟心他:“你呀。”

    完了还给系统比个心。

    wink—!~

    系统不由得浑身一抖:“……等等你先别浪!不对呀,宿主!当时报数的101,为什么你连杀带pua的时候才97?除却你还有三个丢了!”

    左小千乐了:“不错,脑子转过来弯儿了,就是显卡有些迟钝!”

    在系统下一句即将怼过来之前,左小千接着说正事儿:“那三个只是虚影,所以看不透他们的实力,虚影只是一个投射,看不见摸不着,他也不能攻击,只能说说话聊聊天。”

    系统恍然大悟:“那现在怎么办?对方是敌是友?”

    左小千,左小千嘴角一抽满眼嫌弃:“所以才说你卡带了!那三个要不然就是徒弟之类的,要不然就是第三方势力,剩下一个还不好说吗?都说了换汤不换药,他们留的大招!”

    系统听他说这话颇有一些轻松的意味,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浑身大汗,然后猛然回过神。

    ……哦,原来是火锅,太热了,把此时眼瞅见锅汤见底,即将干涸,里面真是清澈的可以捞鱼。

    捞鱼——捞!?嗯!!?

    等等!!不对!锅里的香肠呢!?!

    我那么多一堆价值不菲的还没吃几口用积分兑换的香肠呢!!!

    哪儿去了?!

    ——

    三月村。

    正在此时结界波动。

    小娃娃竟然划破了空间!

    没错,正是赵无忧,小小的脸眸充满了阴郁的潮色:“这里变成一个战场了呀,师父父,你在哪里呢?”闻着整个空间内丝丝锈锈的血腥味儿,面色有些不好。

    听着赵无忧话语的意思,咬牙切齿恨不得从左小千的身上咬下了一块肉。

    套路都是套路,他就说那么多的孩子是干嘛的?!

    但他还没那么丧心病狂的朝那几——百个小孩下手。

    而此时已经重获自由的80多个师兄弟姐妹们,表示不约!他们有什么错呢?他们只是稍稍微的把记忆删减了一下放进自己的脑子里,完全不觉得坑自己师父有什么不对?阴影总归之说是阴影,那是因为碰了在回去的路上他们会比较惨,还是给师父处理吧,虽说赵无忧也有察觉记忆片段不全,但是不得不承认,那些记忆虽说只是删减,但绝对没有修改,他灵魂熟悉也告诉他,那就是事实。

    想着想着——!

    此时赵无忧我有咬牙切齿:“八十……啊!”无力吼叫,他说不下去了,心里甚至还有点淡淡的委屈。

    他原来不是唯一呀!!!大白菜式的关门弟子。

    如果系统在这里还会冷笑的幸灾乐祸告诉你:没错,是批发的!!

    “咳咳!!哇咔咔咔咳咳!”

    正在吃火锅的左小千突然一呛。

    [叮咚!来自小孩子的嫉妒,请您查收。

    危险程度等级:

    ——病娇哦!~]

    “这次不准再吃独食了!”

    系统说完,突然神色不明地听着系统音:“哪来的声音?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病娇……什么危险?

    左小千则是眼皮抽搐,哦凑!这不祥的预感:“可不就是熟悉吗?,你会变成小胖娃以前,天天在我脑子里蹦迪就是这声音!”

    系统不接受他的污蔑:“本系统3好系统从不整这些花里胡哨的!还有你能不能吃下文雅点?!好歹是个人!”

    “哦,那现在开始我就不是了!”

    “人”撇了他一眼,没有理会。

    系统疑问:“什么?”

    左小千塞进嘴里一颗葡萄涮着火锅吃:“人啊!爷可是神!”

    系统咂舌:“……啧。”

    突然,空间波动,两人眼神一凛。

    “来了!”

    ……

    “师尊!”

    一人单膝跪地,神色颇有些严谨的,对着左小千行了一个师徒礼。

    “平身……”

    左小千已经麻了!还好不是他心里想的最麻烦的那个,因为既然是徒弟的话,那么老大一定是最牛逼的,结合刚才的系统音,他有理由怀疑。

    [是那个小病娇吧!你大徒弟被你曾经往树撞过那个!]

    系统笑了,小小的甜美。

    左小千有点小方:稳住,我可以,他就算来了也没什么,这才看向眼前:

    “你又叫什么?”

    “师尊,左灯幸不辱命!”

    左灯带着一个系统归来,眼神微微发光发亮,像一个企图摸头的小狗狗一般。

    哦,叫左灯啊!

    左小千看着对方:完了!更确定了,他是不是把他所有的徒弟都给pua了?不不不向自己飞刀和喂自己吃怪味儿豆的那几个明显不友好啊摔!

    也就是说,左小千摸摸自己,根本就不存在的胡子,他不但精神洗脑对方了,还没洗脑成功,反过来对方还恼羞成怒……的,打住打住思绪太活跃不适,还是容易想太多,把自己掉坑里!

    再说了,他坚信自己不是这种人。

    他是好人!

    嗯,没错,但凡有点脑子,他都不可能是系统那个傻子一样的思维方式。

    左小千试探道问着:“回来了?我叫你干什么?”

    其实应该是未来!但他舌头打卷儿了。

    左灯是唯三知道师尊全部身份的人,眼里还是一副小狗狗,求抱抱,的模样。

    “啊啊,好乖好乖好乖的!”

    左小千无法只好无奈的摸了一把对方的脑袋。

    系统神色不明,好像是在摸狗。

    等了这么长时间了,左小千也有点不受耐:“都谁来了?”

    “师尊!给!”

    一个闪着光的正在哭泣的粉发小萝莉哭唧唧的,脖子上拴着一根铁硬的黑链子,另一头被佐登郑重的递交给了左小千的手上,小萝莉哭的给花带雨的看向左小千:“表!不要吃我!”

    鼻涕泡都出来了。

    左小千:“……”

    系统:“……”

    前者想说我不好这一口。

    后者用眼神表明,没想到你就是这么个老畜生。

    “……”

    左小千面无表情,不,我不是,我没有,我真的不知道,再说人肉也不好吃。

    系统惊悚:[你他娘还真吃过人肉!?]

    左小千沉默了,算了,多说多错,有个这样的系统他还能说什么呢?

    而左灯误会了,以为师父不了解小萝莉的来历,像是贴心的给他师尊讲解一样,左灯侃侃而谈:“这是我捕捉到了一个野生系统!献给师尊!”至于在哪儿捕捉的,还是没说到重点。

    左小千舒了一口气:哦,系统啊,那就是一串数据了,没啥没啥,吓死爹了,爷真不吃人肉!

    系统呵呵:[你说什么?你说谁没灵魂呢?]

    “……”

    左小千单方面屏蔽了系统,这一只暂时也没法交流了。

    “我说啊……呵呵,那什么?我能不要吗?”左小千小心翼翼,唯恐伤害少男心,但此时不说不行啊,果然,刚说完,就见对面名叫左灯的这枚像小狗狗一样的徒弟,好像有隐形的耳朵一般,顿时从脑袋上耷拉了下来,好不可怜人。

    左小千:“……”不适!!你大兄弟,你白这样!我害怕呀!好歹是个汉子,是不是?要真是我叫到的徒弟,那我教育这么失败的吗?

    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脑残粉鉴定完毕!

    ——埋了吧,没救了!

    “你坐下吧!”

    左小千捂着脸给这位叫做灯的小少年安排了一个座位就继续嗑瓜子儿啊:系统扫描,他们身上的这类数据应该非常相似,你应该可以丰富你的数据库。

    系统面无表情:[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

    If you moments later——!~

    ……

    [呃呃MM]

    左小千皱眉:你这是什么声音?

    系统下意识的一声为难:……[齐活儿的声音!]

    左小千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就听系统道:

    [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

    “怎么?”

    左小千竖起耳朵听着,小胖娃娃像寻求安全感一样扒拉在左小青的怀里,拽住他的胸襟:

    [仿若群批修罗场!]

    左小千不解:“……”但不代表他不能沉默。

    [哎呀算了!我给你开一个徒弟数字界限,你自己瞅!]

    下面还在斗兽。

    “杀!杀了他!”

    “上啊!摩罗狮子王!”

    “吞天巨兽哦摩罗鳄鱼,我看好你哦!”

    明明结界也没感受到一丝异常,但左小千,耳朵里仿佛嗡鸣一般,心里只有一个疑惑。

    那么多小兔崽子怎么进来的?

    这一天降低了修为,把自己封印成一个普通的凡人的左小千如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