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当师尊也没有那么难吧! > 编辑说你该杀青了!
    圣子:神说,要有光!

    ——

    春花秋月城。

    这个城的城池里,来来往往的居民皆是在黑雾的笼罩下正常的生活,看面色似有红润之意,并没有任何不适,这些黑色的雾气似乎是魔气,但却并不伤害人,直到一个浑身缭绕的黑雾的,骑着战马的盔甲的英俊男子款款走来。

    突然身边一个透明的身影,朝着骑着战马的英俊男子说了句什么,只见男子眼眸一转,闪了又闪,突增玩味道:

    “已经要开始了吗?”

    最后摆了摆手,那个透明的身影随即遁入黑暗不见。

    男子就是当日在城主府说要给左小千当牛做马的刘大彪,叫他刘大彪也许不太准确,它是可以突破时间和空间的——万界鬼王!

    只要是阴间的事情都归他管。

    他乃是左小千座下第108位,真传弟子排行第108.

    当日师父觉醒后见到的第1个人就是他,原来这老东西也来到了过去,只不过自封了记忆,让他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的。

    他名。

    ——左萨!

    在干掉了第一任鬼王之后吞噬了对方,便成为万界鬼域第一人!

    获取鬼域神格。

    成为真神!

    然而在城主府的时候,他本身就不再传送在过去的列表之内,只因他想去随时都能去,左萨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到既定的时间位置在溜过去好了。

    谁知道突然感受到了生死簿的经历过程,被空间波动给震碎了一页,那些个鬼魂都成为了鬼不鬼混不混的存在。

    这才去到案发现场看上一看,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当即左萨躲在暗处没敢出来,怕师父不分你我的,把他给暴打一顿。

    疯也发完了,还好那个老混蛋知道就算昏迷了,力量也只解封了一小滴,还好只是一小滴!

    左萨心有余悸!

    他可以肯定,就算师父从来没有说过,像师父这样的存在,根本就不存在什么过去和未来,而是一直存在现在。

    这次怕不就是封印了记忆,从而来到了这里。

    不愧是他左萨毕生的目标,但是为了避免清醒过来之后躲在暗处被师父不知道有没有记忆给揪出来,呵!他还是先发制人吧,都怪太凶残了。

    而后威胁着那三个有着爱恨情仇恩怨啥的那三人组陪他演了一场戏,事后他舒了一口气。

    左萨抚摸着额头的冷汗。

    老东西原来没醒啊!

    艹。

    于是借着搬救兵的源头回去工作了,往后的事,只要不是关键处爆发大战,他都OK。

    反正他只是排行第末的!

    于是翻了个白眼,那些个师姐师兄们的,哪个不比他强啊?

    要是不强,呵呵!那就是装的。

    ——

    七.

    十四.

    十五.

    排行第七,是因为师父把他们扔过来,咳,传送的时间点位置不同的缘故,灵萱儿已经在天王门呆过了,整个春夏秋冬,还不止,算了,她不想想了。

    ——左灵萱!

    看着身旁好不容易从万花谷里跑出来的碟中谍中谍的师妹。

    上官萌叹了口气,摸摸脸,坐在飞行器上,眺望着底下的鹰鹫峰大殿。

    她排行14。

    ——左萌!

    然后两人屁股底下坐着的是三个人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关系好的不得了的,见一个爱一个的花花公子季英。

    季英被两个师姐压在屁股底下吐出了一口血。

    他排行第十五。

    ——左英!

    然后左英欲哭无泪的闻着鼻尖的烤鹅烤鸭烤鸡味儿~!一双桃花眼泪眼朦胧的,鼻尖通红,看着好不可怜,说出的语气直打嗝,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你们两个还是人吗?别坐我身上吃烧烤啊!我不适你俩的坐骑!!”

    左萌当没听见,吃的满嘴流油,撕开一个鸭腿儿,冲着身旁胡吃海塞的左灵萱道:“哟!7师姐,你刚听见什么叫唤没?明明他自己和我们打的赌,怎么自己不记得了?啧啧啧!我记得谁呀?当时说的他这次一定能找到真爱的,你要拿自己私事打赌也不怪我们呢,是你追着我们跑的!愿赌服输,天道就在这看着呢!有因必有果!”

    “你有啥好哭的?我们那时都说了不要不要不要了!不折腾你折腾谁?”

    左灵萱终于腾出空冷冷的瞥了一眼,坐底下突然哭得呜呜咽咽的前不久还被戴了绿帽子的师弟。

    左英崩溃了:“……那不就是个玩笑吗?!我也知道我总遇上渣!但我就不能向往美好的未来吗?期待真爱,他有错吗?!完之后,师父还腼腆的告诉我孩子不是我的!!你们有照顾我脆弱又无辜的小心灵吗?!还有这他娘是半空啊!你们有了飞行器地毯就非得坐我身上烤烧烤,完了还把油抹在我身上擦嘴!师姐难道你们就不觉得自己很过分吗?!你们良心安的过去吗?!”说着说着左英咬牙切齿。

    “过得去!”

    说完两位师姐丝毫没有同理心,连一丝犹豫都没有的齐齐点头。

    左英:“……”还不带一丝犹豫的啊啊啊啊啊!!!

    然后后者吃饱了没事干,眼睛乱瞟,就看到,目的地已经到了,左萌眨眨眼:“等等,15师弟你先闭嘴!别嚎儿!已经到了。”

    “对面是什么人?”

    左灵萱皱着眉毛也是凝眸微视。

    因为他看到了对面竟然连续十几艘方舟,大炮口齐齐对向鹰鹫峰。

    “咔嚓!”

    此时更是分出了几个大炮对向他们。

    “……”

    左萌嘴角一抽,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一个望远镜:“……等等我瞧瞧,emmm,操,往哪儿指呢?哪个**崽子?不知道!打吧!”

    “……”

    左英眼皮一跳,觉得过于草率!

    于是两位师姐终于大发慈悲的将他们的尊臀移离了他的身上,而左右试探着做了个俯卧撑,站了起来,只听咔嚓一声,……他的老腰一声脆响。

    左英,左英唇角蠕动,不断的抽搐出一个带着扭曲的笑:“我,嗷!!!!”

    反射弧不由得不到一秒,tmd太疼了。

    双方蓄势待发,对面也看出来了他们三人的滔天战役。

    而站在方舟上也同样拿着望远镜眺望这一方的李知则是嘴角一抽,娘的!那三人好眼熟,但师父给的剧本里也没这一招呀!!

    别开炮!是友军呢!

    “艹!”

    于是躲在暗处的候水则是遭不住了,不由得暗骂一句,随即在两方交战,攻击力即将抵消的空间内产生波浪前,伸出一个头又伸出两只手拖着攻击,把它拖进了自己呆着的黑洞里。

    双方因为碰撞产生的巨大圆球。当时就不见了踪影。

    “……”

    双方耽误了两秒。

    What!??!

    左英则是也拿上了望远镜,看着对面还有那个刚才出现的第三方,唇角萎靡,有丝说不出的糟心道:“我的师姐们呀,你看那人像不像芝芝!还有刚才那手法像不像小水?”

    左萌抽抽嘴角:“……呃咳你这么一说!”

    左灵萱汗颜:“……好像有——那么一点印象~”

    等到双方成功汇集。

    几个分散不知道多少年的时空隧道里,终于相见的师兄弟姐妹们,此时的太子李知也反应过来了,连忙大吼:“刚见面,我那是自我防卫!哎,自己人!不能打脸!”

    可这顿揍还是没能避免!

    ——

    在丛林中不断奔跑,后面有一个长着翅膀的滔天巨虎正追着一个男子,男子神情散漫,嘴里叼着一个手雷,细看一下材质和现代不同,那都是不靠谱的师父给他,没办法,因为左小千的徒弟实在是太多了!~传的功法也太杂了,但是因为都是真传弟子,也不能厚此薄彼不适,说真传就真传!左小千就自创了一门功法传给了底下的小徒弟。

    名曰。

    ——霹雳无敌爆破专家!

    什么玩意儿?!

    他那不靠谱的,老顽童师父起的!

    嘴里末数:3,!2,!1。!

    “嘭!——”

    一朵蘑菇云款款升起!比他三个人还高的那个,不知道从哪儿闹出来的,长翅膀的老虎就一下子被他给炸成了一块块血肉。

    他抹了一把脸。

    穿着老东西曾经让他们师兄弟姐妹们一块军训时的迷彩服。

    行动起来倒也利索!

    然后拿着刀,荧光一闪照耀着红色的血月,刀尖也被衬得红光澄亮。

    ——他名左神!

    排行:第27。

    在割了那些巨大的碎肉块上,整整齐齐的108块肉后,习以为常的放进储物袋之后!回到了他最初那个阵法旁边儿,刀尖一转就把底下的阵法给敲了个稀巴烂。

    要不是阵法突然升起了一个老虎,他早就——

    等等!

    然后突然左神感受到了什么似的。

    眸子微微一眯,瞅向远方,突然升起来的黑色屏障。

    师父也不告诉他们最终到底干什么,只告诉他们要保护好幼年时期的他。

    那便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他得去看看。

    ——

    “师姐,别再往里走了吧……”说话的这位男弟子,看着前面领队的左七仙子,越往里走,就越来越发现里面有一种充满了不祥的预感,这洞窟里绝对有什么?!

    “师姐师姐,你走慢一些,我们跟不上了!”

    “喂,左七师姐!”

    左七蜜色的眸子一闪,脚步愈加生风,像是根本没听懂对方在逼逼什么,她只知道她离目标快了!之前全线发表的任务就是要在这个3月村找到100多处阵法一一销毁!并且越快越好。

    她如今才销毁了第三处。

    眉宇间一丝不耐烦一闪而过,她都说了不要这些杂兵跟着他进来了,是他们不听,硬要说她和他们这些杂鱼们抢功劳,来就来了吧,一路上还逼逼叨叨!真是让人心生厌烦,恨不得杀了他们。

    别以为在她转身没看见的时候,他们几次想把自己推入险境,死无葬身之地。

    要不是她警醒着一些,呵!

    这就是人呢,左七嘴角一耷拉,丧的一批想着。

    啊啊啊~

    要不果然还是找个时间解决了吧。

    留他们到现在,左七有些忧郁的想着,她还是太善良了吧。

    然后在心里迅速的思考着251种杀人埋尸不见骨的虐杀方式。

    终于走到了目的地眼前,蓝光一闪的阵法正幽幽地运转着。

    这里面的能量让她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提剑上前就砍!

    ——随即阵法停止运作。

    ——

    而套娃世界,不是,三月村里的小世界的小世界!

    一片血雨腥风!再怎么说也是系统积分排行榜前一百呢!

    ——不能怂!

    ——上去就是干!

    干,干……不动?

    王牌吐出一口血,“啐!”的一声笑了起来,废话,好歹是个神!:“阁下,咳咳!藏头露尾的,难道就准备当个阴沟里的小老鼠吗呵呵!”

    而这边听到他这画的系统则是小奶音里充满了怜悯:[……他作死么!?]然后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宿主,狗改不了吃屎的继续不要命的口吐狂言怂恿道:[宿主,你看他骂你骂的这么狠!不如你把我的系统一外放一下!我替你找回场子!但是我现在骂人没气势!不如给我解除变身可好不好?嘿嘿嘿……]

    “我觉得没啥呀,现在他骂我还没有当初你骂我的很,哎哟,那夹枪带棒——”

    左小千笼罩在黑色的袍子里,眼神似笑非笑。

    话还没说完,系统连忙住嘴:[对不起,打扰了,我有罪!我闭嘴!]

    和系统调侃完,左小千这才挠挠后脑勺甩甩衣摆,从空间里拿出来一袋冰糖葫芦,仗着黑袍有一定的遮掩效果,一口又一口的吃着吐着核儿!

    “……”

    王牌以及下方百十来个基本上没重伤,但都挂彩了的系统杀手,连忙后退一步,看着他手里拿着的糖葫芦。

    这次又有什么阴险的招数?!

    看到这一幕,左小千反而笑了,柔美飘绕的女音,芊芊萦挂在耳畔:“哥哥们不要这么怕我,妹妹只是想和哥哥们玩一玩儿游戏!”

    这话一出,底下大部分男子纷纷捂住了胸口和胸膛,撕心裂肺,痛心,欲绝地吼着:“你还想玩我们的身体!?”

    “……”

    左小千嘴角一抽,心里询问的系统,呃,狗子,我有吗?

    系统不由得呵呵:[你品!你细品!]他话没说完,刚才宿主那眼神,就算隔着黑袍都感受到一丝强烈和热情。

    活像骄阳爱意永不熄灭。

    嘶……恐怖如斯!——

    这tnd生不如死啊哈哈哈哈!这脑洞也太大了叭嗝儿!~

    “哎呀,那有些人呢,总是不知道悔改,让我怎么原谅他呢?”

    而左小千则是看着自己涂满红色豆蔻的长长指甲,说完这一句话后,随即眼神一冷,那种含义压迫的众人有丝喘不过气:

    “不如……都杀了吧~!”

    众人面皮一抽,想严肃也严肃不起来,你先把你手里的那4串儿糖葫芦给放下!!!我们是在相对立面好不好?!

    吧唧吧唧吧唧。

    众人不仅疑惑,有那么好吃吗?随后他们就得到了答案,——呃漂亮!从天而降,一串儿糖葫芦,巨大的像一块小陨石!!

    哦不对,是等人高大小!

    颗颗粒粒的往下扒拉!

    所有人不得不防御,并不是说左小千的攻击有多么高明,反而非常的好解,但架不住花样多,好像万物都可以成为他作案的凶器。

    一会儿是根辣条,一会儿是颗糖葫芦,再一会儿是个蝇子拍儿,像是在遛狗!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

    “妈的太贱了,我忍不了了!!”

    突然有一个排行第五十七的系统,杀手站出面来,眼神一顶扎着个冲天辫,背上扛着一把……呃马来剑???算了,不管是什么,摆上一个金鸡独立的姿势,上前就是一个肩部,都看出了对方的残影,好像刺破了空间,朝着左小千而来!

    没有华丽BGM,也没有特殊炫彩的特效。

    只听左小千轻盈飘渺的女音,呵呵轻轻一笑,眼神陡然生出一丝趣味:“这才有趣!”

    但他的力度只用了一两分,可能一分都不到吧,但只有左小千自己才知道了,只见两指轻轻一夹。

    “咔嚓!”

    排行53号的系统杀手已经呆愣住了,那把剑碎成碎末,还仍在直立,不!不对!是他刺破了时间和空间,他的指尖也在一点点碎裂,全身上下的细胞在叫嚣着他快逃!!快逃啊!!!然后字段一闭重新回归人群。

    鲜血从半空中直接洒落在底下。

    所有人眼底升起了一丝怒意,对方周身的气场柔和,一阵照射着那个穿黑袍的女子有多么不屑一顾,他们百十来个人竟然都不放在眼里。

    “我们一起上!!”

    “没道理,我们百十来个即将成神的半神!团结一切,打不过这个妖女!”

    “我刚刚查看了他身上有系统背叛者的印记!”

    “杀了他快上!趁他刚才使出了一场大战的力道,我就不信他一点伤害都没有受到!”

    所有人一拥而上,王牌则是站在一旁在脑内询问的系统:这女人有古怪,匹配战斗模式!

    [已加载完毕!——]

    系统冷酷的声音传至他的耳朵内。

    然后就在一波五六十个全部跌倒在地砸出一个个一米宽的深坑之后,左小千是真的有些无趣了,弹弹手指连衣角都没有碰上一点灰尘,心里又开始发病了,系统心想。

    左小千哈哈大笑:哎,我的宝!你看到了吗?!都不适当爷的命,还想要杀真正的爷!?扯淡呢哈哈哈哈!

    [别跟我说话,我又开始悲伤了,曾经的我像风一样自由!就像我对你的温柔,嗝儿!~]

    系统不由得打着小奶嗝儿,“吸溜”着小手绢儿。

    左小千不管,哈哈哈的耐着性子,手里从储物袋里掏出来一个小小的物件,然后“变变变!”幻化出一个巨大的麦芽糖。

    把再次冲上来的最后一波残兵败将给像粘银子一样粘在了上面。

    那些残兵败将的倒霉蛋们:

    WTF!?!!

    不讲武德,然后迅速挣扎着给自己裹上了一层糖衣,像毛毛虫一样跌倒在地,成为一个脏兮兮的糖人。

    “……”

    左小千从半空中掏出来系统,揉了半天,拍打着他的背,笑疯了。

    你看见没?苍蝇。

    苍蝇苍蝇苍蝇苍蝇!!哈哈哈哈!

    完了,抹了一把眼角根本不存在的眼泪。

    心里不由得感叹。

    woc,真好玩!

    这是啥呀?这也太好玩了叭!

    王牌则是计算好对方到底有多少种出奇不料,然后在心底将警惕拉到了最高,心里喊了一声:

    系统,出战。

    于是小世界里面又开始套娃了,好像是一个无限斗兽场所,别人都是欢呼的,戴着面具的人类。

    “喔!!”

    “喔喔!!!”

    ……热闹非凡。

    不知道谁还记得他是一个眯眯眼,除了女装外表的时候使用幻术睁开一下。

    此时。

    左小千眯着的也难得的睁开了一条缝,也难得升起了一丝认真。

    哦?全神呢。

    然后在心里默念系统,扫描我的神格!

    [……]

    系统,系统0527正揪着自己的花裙子死扯也扯不掉,正黯然神伤呢,听到这话突然傻了一瞬。

    啥玩意儿?

    扫描啥?

    [哦,神格啊,emm……不对啊!!!老阴批你什么时候有的神格?!!!!]

    左小千竖起一根食指“嘘”的一声:别说话,让你扫就行了!

    系统,系统将信将疑的扫了一下。

    [????????????????????????……唔,唔……唔?!?]

    系统两眼懵逼,粉雕玉琢的小胖娃娃揉了揉水灵灵的大眼睛颇有些不可置信的,点了一个小小的光圈,调动了神格。

    左小千嘴角一抽满眼嫌弃:啧,没见识!爸爸我也不是白混的好吧!

    最后左小千将那个调出来的白色神格给重新调出来融合进了自己的灵魂上,融合的那一瞬间,然后了然的想着,啊,是光明神的圣子神格啊!

    欧了!

    系统则是呆傻中请勿扰!——你娘的,他就知道这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这一个神都已经可以毁灭整个世界了,而且神格与神格之间不可产生第2个都是相冲的,它的速度一下融合了……

    ……融合了,呃,58个……!

    靠!——

    容貌冰雪玉姿,两个小酒窝,披散的长发,雪白入骨,眼里清纯又带欲,却丝毫不显杂念,一身洁白的长袍充满了古宫廷纪事,身后还耷拉着6对鸟翅膀!一共12翼洁白的羽毛,轻轻的自上空飘落。

    系统心想:烤鸡翅……哦不现在这是个不能吃的闪光鸟人了!哦凑!他饿了!于是化悲愤为食量跟宿主这么长时间早就被他的各种美貌给免疫了好叭!于是数据化成的肯德基,汉堡,可乐,薯条之类的一系列垃圾食品,都被塞进胖娃娃的嘴里。

    ——简称泄愤!

    呵,男人!

    底下想要看一眼那团比太阳还要闪耀,光会只是看一眼就会闪,瞎人眼睛的,那个发着光的鸟人纷纷的人都纷纷趴在地上打滚:

    “我操老子的眼睛啊!”

    “神啊,杀了这小子吧,他怎么也是个神呢!”

    “他怎么能是呢?!”

    “我的钛合金狗眼都要被闪瞎了!”

    “……”

    而王牌则是呆愣了一瞬张着口。

    不适什么情况?

    系统你说啥?

    [建议宿主马上戴上墨镜!还有就是!立刻马上!远离危险光源能量!]

    系统冰冷的御姐音毫不留情道。

    王牌表情空白一瞬:“……”

    哎!亮如白昼!左小千陶醉的一飒自己的刘海,手中举着一根不知道什么构造的长矛,表情也充满了对底下人的嘲笑和悲悯,像是在看什么可笑的东西一样,贱兮兮的,此时光源被左小千故意给弄淡了一些,刚好只能看到他那张逼脸,举起手将天使光环摘下来,隔空抵上长矛,直指血月,边上那些NPC观众纷纷都卧倒和痛骂。

    “神说!要有光!”

    左小千开口了,那光源竟是直直的对照着王牌一人居多,心里对着这小子继续吐槽道,编辑说你该杀青了哈哈哈!

    顿时,随着这句话的显现,像是回音一般,光源大盛!!

    那边的系统冰冷的告诫着他的宿主:[恕我直言,你要在这里再呆个10秒不5秒!您的眼睛就彻底废了!并且是灵魂上的就算转世夺舍,奇珍异宝任何事情在这个世界上您都没有法恢复了!]

    王牌委屈的倔强,摸了摸眼里,即将渗出血的血丝。

    我们来这是干嘛的?

    他的系统面无表情,看着对面玩疯了的那个光明神圣子神格持有者:[……检测的宿主有生命危险!即将开始垂危!开始强制传送!]

    王牌:“……”

    太他妈憋屈了!

    他这辈子都没受过这样的委屈不!是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