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当师尊也没有那么难吧! > 老熟人追过来了!
    ——

    我叫左小千,我是一个爽文穿越级的……呃什么逆袭流……升级男主!名字太长了,我记不住!

    但请记住!我——贼牛逼!

    ——

    这是我第3次被这个系统绑定,这个系统并不知道,因为宇宙的结构谁能掺透!?

    哦不,跑题了!不过这些并不重要!因为这一次重来之后我决定走低调路线。

    ——做一个广大娱乐的愉悦民众!高端大气上档次!

    按照预定原先的轨迹,我只要计算好当时的角度,就必然能死于非命。

    咳咳,其实就算不计算该摔还得摔,因为那世界的天道有“亿”点点小问题。

    我暗搓搓地啐了一口唾沫!呸!就因为不想养我!虽说我是穿越之后才变成的大气运之子,但我也不比你亲儿子差好叭!

    好了不说了!

    ——

    果然,我赢了,我来了,我再也不会放手了。

    修为都算个屁!

    ——首先,坑系统一个“亿”!

    ——其次,搞垮系统和主系统的充值流量包数据!

    再再再!然后,最重要的一点,经过这么多这么长时间的积攒能量,我还要断了他的WiFi通讯器。

    果然,呵呵,他不禁和主系统失联了,还好我成了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

    等等。

    说到这里,某人的嘴角微微一勾,勾出一个诡橘又吓人的弧度。

    虽说我帅!一切皆在我的所料之中。

    但!

    —— I have a dream.!

    我要谋划整个世界!

    哦不,呸呸呸!是“低调”做人,“平稳”度日!

    呃,在目前为止的剧本离我想象中的相差不知道几千米远。

    不过也不重要,只要结果是好的,一切都OK啦……!

    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之前的几辈子,内什么……世门遗孤徒弟,我都没有收全,然后就挂逼了,但好歹也近半数之多,但现在看来,我的门下战斗力,全都是幼吗?!我踏马逼*#——!呃……算了,我们翻过这页!

    进入正题。

    ——

    在猩红的血月下照耀的树林都是通红通红的,而确实如此,树叶上如果细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上面衔着的是红色的血珠。

    滴答的发出清脆的音响,左小千低头下看,他jiojio有些凉,心里不由得陡然生出一丝不妙的预感,这不会是哪个小兔崽子尿的尿坑吧?我都闻见馊味儿了!询问身旁一左一右的姐弟俩:“喂,你们有没有感觉?越来越安静——”

    然后还没等他回答些什么,就发现自己低头的脚下只有自己一个影子,准确的来说是一左一右,那两个掉了脑袋的影子景象,还是试图的用他们好像做了10米长的美甲,咳!夸张了,往自己影子的脖子上捅。

    左小千:“……”

    准确的来说是一左一右……一左一右……好像,唔,都不是人呢,woc!?哈哈!

    哈个屁呀哈!!

    不动声色,扭头转弯,前进的树林扎头狂奔!

    左小千心里暗骂,你大爷的!我就说没有这么好的事儿吧!所以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哦不,是一般这种前提下,无论男女主角还是配角,甲乙丙丁都会陷入一个恐怖定律,那就是,走着走着被神隐了!如果只剩你一个人的话,那本神隐的一定是你!

    不快住脑!,他真的是一点都不想想起这个恐怖事件好嘛!?

    可这他妈不是修仙文吗?!

    如果系统在这里可能会告诉你修仙世界包含各类元素,兄台~你路走窄了。

    可惜!

    ……路程告一段落,心里呼叫系统,果然,无果!

    左小千眼里闪过一丝冰冷的笑意,随后没入眼底不见。

    重新挂回那个惊恐的吊儿郎当的状态。

    心里告诉自己快了……就要快了…

    而左小千也不是那种无脑智障,一旦找不到人看旁边没啥危险就一路狂吼叫同伴的名字,闹呢!那不是作死定律吗?他才不要呢。

    过了一会儿,树叶唰唰的开始发出稀碎的声音,左小千鼻翼微动,顿时,鼻翼间就传出一股,若隐若无,令人厌恶的浅淡的血腥味。

    在东方。

    左小千心道。

    这树林里之林从密茂繁杂的很,一路上左小千发现自己的灵力也没法用啊,艹,我这是倒了什么大霉。

    嘴里细细碎念着,我绝对要回去烧香拜佛,沐浴更衣,焚香熏自己。

    远处突然瞅见一丝火光,左小千浑身紧绷,略微有些警惕的离着10米远,这点距离根据身体修炼强度,已经足够看清了。

    这三个正在游荡的尸体,明显,可能是3月村的村民,之前那些个村民被12,13还是啥的?原谅他,其实它一个名字都没记住,给聚到了一起用阵法束缚住了!但他们需要破解阵法,那些尸体才能得到解放,要不然那就是白浪费灵力白搭。

    可是1000人不多不少,这又是哪个孙子的在阵法中央搞怪!多一人少一人都不行,阵法都会遭到破坏,尸体也不行。

    所以也就是说,这个阵法可能启动不了。

    不,不对。

    管他是谁,顺其自然就好。

    左小千嘴里嗑着瓜子儿,幸好他之前在身上藏了一包,要不然这会儿嘴里闲着还没法动用灵力,他绝对会无聊疯的。

    事无绝对,毕竟是邪法,真有什么奇妙的反应和可能,也未尝不可。

    左小千:吧唧吧唧!

    因为不出所料的话这些东西都会凑近核心,然后自动献祭谁说,不知道这几句无名的尸体到底有没有阵法的献祭印记。

    可是,左小千眯了眯眼,系统为什么没有回应?

    在他身侧不足两米处的一处树丛,陡然抖动。

    左小千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好像瞄见了什么?于是直接蹲下身来掐了个指诀,很快小散不见,站起身来,末了手里还捏着一个不断扭动的小虫子,竟然有点眼神垂涎三尺的意思:“嘶……这蛆,咳不是,蚯蚓好肥呀,能不能吃?”

    往常他这么询问完系统就该上来噎他和怼他了,可是此刻他微微叹了一口气,竟觉得有一些不适应。

    此时面部180度旋转望天,他是不是犯贱?左小千摸着自己的下巴,迷惑的点点头,又眨了眨眼睛。

    因为毕竟,灵力没了之后,除了还剩点较好的视力之外,他的身体也成了肉体凡胎。

    简单来说就是,他饿了!

    蚯蚓,蚯蚓白白胖胖的用实力表明它不能,并且张开一直宽的锯齿里面渗出一个黑色细长的舌头,非常友好的咬了左小千一口。

    左小千:“……”

    我还没吃呢,你至于吗?!

    眼前登时一黑!我操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