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当师尊也没有那么难吧! > 老子要娶美娇娘!
    ——

    时间如白云过隙,一眨眼便从指尖溜出。

    在阳光正好一派欣欣向阳的场景之下,在红色帷幔床铺上,逐渐鼓起一个隆起的包,只见那包还不安分,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终于,那包的主人探出了脑袋,左小千迷迷糊糊地看着自己——的头即将掉下床。

    竟也不慌,反而在那略微高的床铺上抖了抖自己的脑袋。

    左小千不由得“安逸”的喟叹了一声:“这就是生活呀,其实我觉得呀,统子,被魔尊捉住其实也没啥不好的!你说是不是。”

    声音由最先的开始反抗到现在的反抗不了,就被生活那啥然后接受。

    系统一时无语,半晌不知道该说啥好,咂舌:[也就是说你不想走了呗,那你住这儿吧!]

    左小千当他放屁:“住是不可能住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话说你有没有感觉到自从个把月前,左道就没来过了!”

    系统:……?[怎么人来的时候你不想,人不来的时候你又想,啥毛病?]

    左小千一脸无欲无求的表情,好像彻底被佛光辐照,就连说话的声音也不止慢了一个节拍:“啊……那什么……我说啊……就是那个啊……啊……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

    系统憋着一口气儿老听他断句,都差点把自己给枪的数据再次崩溃:[你就不能一口气喘完?!!一天不怼你,心里不舒坦!]

    左小千略微咂巴了一下唇口:“你觉得今天饭是什么味道?”

    系统眼角一抽,试探:[……和往常一样?]

    左小千又道:“啊……那往常又是什么味道呢?”

    系统下意识接话碴儿:[往常啊,往常是——]

    还没说完就被左小千一声“扑哧”的笑给整的脑子回归了。

    系统恼羞成怒:[……你闭嘴!]

    直到今天份儿的大门再次打开,逆着光走进来一个穿着宫装少女的模样,哦,不好意思,刚逆着光呢,没看清,我们重新来一次。

    沿着门外面冉冉升起的暖阳走进来一个穿着军工装的少女。

    上T恤,下军裤,除了发型还是这个时代的……等等!也不对,她那扎的还双马尾!!头上就戴了一顶反人类设计的双向绿帽。

    左小千面部抽搐,呆了一瞬:“……军,军绿原谅色少女!”

    被称作“军绿原谅色少女的双马尾”扭过来看了他一眼:“嗯?”

    不知道为何,左小千总觉得这个人的作风好像似曾相识,不,不止这个,左小千下意识摇摇头,还有那个叫左道的月华谷医师。

    这都什么狗屁玩意儿的通灵感。

    造孽呀!一定是他憋的太久了,都没见过几个活人。

    系统面无表情:[不适,打断一下,您就没朋友!]

    左小千嘴角一抽,怒了:怎么会没朋友呢?一路上我接触过的那些送温暖的好人不适我的朋友吗?

    系统嫌弃:[你好朋友就是提款机呀,还有你数数哪个好朋友是整天追着你暗杀的?还一来来一群!要说要不是你在魔界,那群人肯定要把你啃得骨头渣子不剩!]

    左小千摇头叹息:“你懂个屁呀,狗子,像我们这种半截身子埋进土的——老人!正所谓打是亲骂是爱,他们整天追着我跑,还不足以对我证明那是至善至纯的真爱吗?真是的,他们真是太淘气了!”

    说完还摆摆手,证明他有多无奈。

    系统:……淘不淘气我不知道,反正你脸皮有多厚,我是充分见识到了,每次都没有下限。

    紧接着,一把刀速度极快的就插入了左小千的双腿之间,距离不过5厘米。

    左小千连动都不敢动,连忙抬起额头的冷汗舒了一口气,看着瞬间轻步走到自己床前,看着自己的那原谅色姑娘:

    “姑娘,不是,这挺危险的,不合适!”

    面皮一看就紧紧绷起,小姑娘操起一个东北大老爷们儿的大碴子味儿,刚一开麦,左小千差点跪了。

    “咋回事儿啊?小师父儿,咋老搁整这玩意儿呢?!”

    左小千,左小千听到后嘴角一抽,本来看面部是娃娃脸长的挺可爱的,但一开声就是老“狼灭”了。

    “姑娘我听不懂……”

    左小千试图和她讲道理,然后下一秒他就闭嘴了,无他,那刀尖儿直直地收回了,小姑娘的手里抄着床头,我们看了一下床,顿时就被劈了个粉碎,小姑娘嘴里还念念有词:“整这玩意儿,不怕遭雷劈啊,死这玩意儿,还念叨过ABCD,啥玩意儿,小师父儿,一觉醒来就到这儿了,你把我整哪儿去了?”

    是的,未来的左小千,因为只要是他的徒弟都不管有意没意全被捞到了过去,更有甚者睡觉,不想出来参加集会的,也没有一个幸免于难,但这时候的左小千不知道啊。

    左小千:“……”

    系统你给我出来!左道那玩意儿蹦迪也就算了。

    你告诉我穿越难免是意外,还有极大可能是那时太困,听错了。

    走了一批东北大碴子味儿!是修真界可以有的吗?就算是一门语言艺术ABCD,我总不能听错吧。

    系统,系统想起疑似“病毒”那时还没解决,顿时装起了——死:……[——逼逼逼,这里是B612星球,已失去连接信号!请宿主勿要再BB,耽误系统检修!本次检修时间为,二,十,四,小,时!——]

    左小千心里顿时不妙,语言是一门艺术,可惜他没有学好,因为无论他说啥,还记得前世上学时有一个舍友和自己说的话,吵架不要找东北人,虽说没有依据:“我!——”

    “……”

    刀都被钉在了左小千的耳边。

    我,踏,妈!?

    If you moments later.……~

    同一个房间,同一个地点,同一个地板。

    “大姐我错了!”

    左小千趴在床上土下座,端的一副能屈能伸的好姿态。

    只见小姑娘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一件军绿色披风,那也就不顾形象随性的找了一个哈欠:

    “开始整吧!接着舞!”

    左小千:“……”

    这辈子没这么无语过,以往都是我噎别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噎我了,还有这姑娘来以前是不是刷抖音?

    层层疑问,无从解答。

    tmd,他也不知道从哪儿下口哇?!

    左小千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试探一句:“那我该整什么呢?”

    小姑娘不耐烦了,抖着二郎腿一翘一翘的,像得了羊癫疯:“老娘搁房里睡得正好儿,你啥时候搁我整这儿来的?还是过去,能给我整回去不?”

    左小千听得发懵,分开每一句都能听懂,但连起来他就读不太懂了,什么叫我把它弄这儿,能不能把它弄回去的?

    不是,到底谁呀?

    于是左小千苦着一张脸:“那小姑娘你总得告诉我,你叫什么吧?”

    至于名字有啥关联,也没啥关联,这是一个人基本对战时的……底层礼貌??

    一听见他问这话,小姑娘的脸更臭了:“能不能好好记着儿?回儿回儿让我说!爱莲说,姑娘的名字最好记着吧,整的姑娘好像后生的!”

    左小千还是没听懂,这姑娘好像叫爱莲说,忍不住吐槽:“好好一姑娘,这可爱的咋不叫江南呢?”

    心里忍不住背诵了一下那首诗,江南江南可采莲莲叶和田田……莲叶何田田!——和田田!甜?

    嗐!算了,不整这套虚的。

    说完后,那小姑娘看她一脸看智障的模样:“这不你起的吗?说有文化,挺,挺巴适的!”

    左小千:“……”

    好的,都是他——的,错?

    不对吧,爱莲姑娘!

    咱俩是问什么时候确认了吗?!

    当然这话他没说出来。

    要不然小姑娘发疯,总觉得战斗力有些发红!

    实话不实话说吧,他想多了。

    “我牌子五老二!对了,老头子!见儿了我小左道不?”

    小,什么?

    左小千歪歪头,心里松口气:……哦!找左道的啊,那你早说啊,吓死爷了,还以为来找爷的。

    左小千丝毫没有看到少女眼底的一抹狂热,话说回来,就算他看到了,也会毫不留情的把这祸害给——丢出去!

    左小千微笑的不能再温柔了:“前方左转右拐,直行一个拐道进到后院左数第3间客房!慢走啊!不送!”

    眺望着少女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利索转身身影,左小千不由得皱着眉,悲喜中来:“哎呀妈呀,总算走了!”

    系统这才冒出一个头:[怎么事儿?小老弟?]

    左小千,呵呵冷笑。

    系统再次想开口,却发现自己被迫闭麦了。

    唔……

    这属于恼羞成怒,看看,看看这清冷又白净的小脸都布满了红晕。

    如果左小千听到会甩你一板鞋,再给你一个耳刮子恼就算了,羞从哪儿来的?

    爷还会脸红!?!爷怎么不知道啊?!!

    所以说。

    ——作为一只“在本场戏份这时候没多重专场铺垫与配角完善剧情线儿的只配做一个无情利用的工具人”的左小千!此时一脸安详的重新躺在了床上。

    没我事儿了,那就。

    晚安啊~!

    ——

    后院有莲花居多,枝繁叶茂的看着甚是繁密和静雅,一两个黑色的小鱼在水里嬉戏,而岸边有一个握着红色小药丸正在喂鱼的清秀少年,唇角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如果不是空气里还若有若无的塔,传带着就连呼吸也躲不过的丝丝魔气,这真是一幅安静又恬雅的画面。

    直到——!

    左小千坐下,第96位亲传弟子,主修医术和毒杀的,自认为非常帅气无敌,聪明绝顶的左道,听到了一丝令他肝儿都颤的声音,声声破坏了他刚才喂食人鱼的心情。

    等等食人鱼,你确定喂这玩意儿心情会好?!

    “小,道,儿!!”

    声音凭空穿透房子内部,大概,可能,有个几千米吧!

    算了,不重要!

    左道连忙迅速的掏起手里刚炼制的绿色小药丸,看着面前穿着如此看着非常亮眼的女子,不由得挤出了一抹非常难看的微笑:

    “52师姐。”

    眼神充斥满了,拿了丹药赶紧走的意味。

    偏生爱莲说好像没看到似的,嘿嘿,就她那狂热的眼神,就算看到了又怎样?浑身上下灼热的事情,像是要把对方扒光。

    左道呵呵一笑,就这眼神,谁他妈能想到他俩,根本不是那回事!?而是因为这位52师姐也主修毒道,而且还是练到了,非常喜欢绿色的至死不灭的感觉,虽说至今他也不了解,跟绿色和毒有什么关系。

    然后有一天去了一个小秘境里,两人比赛猎妖兽,输了。

    至此,对方要求自己每月给她炼制一枚绿色的小药丸,什么都行。

    偏生这个师姐,爱给人下一种悄无声息让人悄悄死亡的毒药。

    对自家兄弟还好点,要是对着外人,那可真就是1点看不顺心跟邪道没啥差别了,所以说师父从小教导他们正魔其实都是一种修炼方式,每种因果都是相连接的,倒也不是太抵触。

    只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心中判定各有所不一而已。

    而这位师姐好像每次给自己下的毒够多,有天晚上他感觉自己鼻子流血了,查一看是断肠粉,捡完了之后又发现自己脚尖烂了,噢,是腐蚀粉,然后又发现自己腿上缺了一大块骨肉,没毛病,这是增生育肌粉,可以让人的双腿瞬间化为白骨,然后再重新塑造一双结实的——美腿!但因为没太多人坚持的下去,被列为禁药,然后这天晚上过得精彩纷纷光解读解了都有108种,要不是知道自己是兄弟姐妹们,总共有108位,外加大师兄是52师姐惹不起的存在,他还真信了,那毒是爱莲说随便选的,让他整整解了三天三夜!!!

    黑眼圈都裂了几开缝。

    他心态差点被52师姐搞崩了!

    左道皱着眉一脸糟心:“你给我下毒了?”

    只见小师姐甩着双马尾,蹦蹦跳跳地“DuangDuangDuang!”,粉嫩的樱桃小口里面还咬着一根银针:“下了呀!”

    左道眉心一跳:“我就不该期待,什么毒?”

    只见小师姐爱莲说一脸神神秘秘的冲他摇着手指:

    “佛曰,不可说~”

    左道拍拍额头:“算了,你见到师父了?”

    “见到了,那个糟老头子,还装不认识我?”爱莲说嘟着嘴,一脸气鼓鼓的样子。

    左道嘴角一抽,可不是吗?那老头子的少年时期,你出生没有?那还是个问题,但面上不显:

    “我收到宗门传讯了!”

    把事情聊聊几句,交代完之后。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左小千打了个哈欠:“什么时候了?”

    系统都不想给他拉垮了,这是喜剧吗?[北京时间傍晚一点整!]

    左小千额角一抽:“准备好了吗?”

    系统来了精神:[ Let's go!]

    系统按下操作版面,把左小千通过这些时日,一点一滴好不容易生拉硬拽挤出来的灵力布了一个阵法。

    左小千颇有些“愁眉苦脸”的,看着整个房间:“真是遥寄相思,何寄愁啊!我竟然突发的对这房间升起了一丝留恋!”

    系统感觉到有些微妙的差别,但嘴上还是兢兢业业的播报着倒计时,甚至在这一丝不妙的预感里,还加快了播放速度:[10——!9——!

    ——5!

    4——!]

    左小千招起尔康手:“等等!我有话要说!组织请求给民工一个发言!”

    系统数据略微抖动,妈的就不能听他说话!因为!赠尔之技能!真是一步一个坑,一步一个坑!

    [2—1!]

    左小千嘴角一抽:“……不是,再怎么说也不用这样吧,咱俩之间的信任呢!”

    系统铁面无情:[被狗吃了!]

    左小千掏掏耳朵,阵法已经开始发出光芒:“谁?”

    系统略微有些凶残:[我!!]

    左小千眨眨眼:……那还真是……好凶,好凶哦!

    “这些天看我自己都看腻了,我啥时候能讨一个美娇娘呢?”

    话音被阵法的白光吞没,等到闪现在一处他不认识的小城镇中时,左小千又眨眨眼,只见面前,这村庄残壁断垣,颇有一副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人家是没有了,流水……呃倒是流的是红色的水,嗯,没毛病。

    系统刚想开口,问用不用扫描一下周围到底有啥危险的?

    左小千一脸不看气氛的从储物袋里拿出来一个小板凳,摆了一张桌子上面切西瓜,拿着叉子一块一块的剜着吃,嘴里鼓鼓囊囊的:

    “来!统子!吃一块儿!话说回来,老子想要娶个美娇娘,这些时日我也看出来了,家里没个人等待不行啊!”

    说着还叹叹气,一脸“遗憾,我还是单身贵狗却长了一副绝世美颜,但奈何无人欣赏的”贱样。

    系统忍不住无情拆穿:[……想屁吃呢,美娇娘是不会有的,你要明白,宿主,始于颜值的最后都忠于人品!但问题是,那玩意儿你有吗?]甚至说是有过吗?

    就差拐着弯骂他,以后可能是个渣男了。

    左小千神色淡淡的忧伤:“你骂我,我都听出来了,但我这都还是为了谁!”

    说的软绵又斩钉截铁,不知道还以为怎么着了,一个人对着空气,净叭叭。

    嘎——嘎——!

    乌鸦非常随意的,叫了两声!

    好在枯藤,老树,昏鸦,也没多大的违和感,倒是应景了。

    系统觉得自己可能犯贱,也可能是主系统失联了,没法彻底杀毒,就彻底放飞数据了——吧,可能,大概,也许,emm,他竟然还“不知退后”地问了一句:

    [什么意思?]

    左小千神秘一笑,把最后一块瓜咬进嘴里,囊乎不清道:“被狗吃了啊!”

    [……]

    系统又被气着了,偏偏还没什么好说的,难不成还夸他吗?上下文接应的挺好!?

    ——

    另一边。

    临渊殿。

    这次的魔尊对于他能逃跑,其实没多大的暴怒之情,一个少年一个少女,一左一右的站在他的两旁。

    魔尊目视前方,抚摸着自己的眼角,薄唇微启:

    “你是说,人在三月村。”

    少年毫无疑问就是左道,少女毫无疑问就是爱莲说。

    左道眼皮跳跳,本来计划的就是要把那便宜师父引到这个村子里,没想到自己自投罗网了。

    真是艹了。

    爱莲说则是抚弄着自己的一边马尾,嘟起嘴想着,啧,这老头不对也可以这么说吧,这老头的少年时代就长这样,想起自己曾经的成长经历,那老头可是拿着刀小时候追着自己砍,说是练功的存在,确定不是在报复自己。

    这么一想,爱莲说诡异的,觉得有几分道理。

    还是自己做的孽。

    就……挺复杂的。

    该怎么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