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当师尊也没有那么难吧! > 那个病名为“大师兄”的童年阴影!
    “狗子啊,你说的这是搞的哪一出?”左小千四肢都被绑着锁链,心里无奈,真是想动弹也动弹不得,但指定范围内还是可以的。

    系统呵呵:[于是这就是你翘二郎腿把自己腿翘麻了的原因?]

    左小千当没听见,嘴角一抽,眼神定定的看着周围的一幕。

    大火弥漫着,鼻翼间传来烟熏的味道,那味道过于浓烈,好似焦灼的直冲凌霄,让他的大脑也一阵一阵的发懵。

    说实话,左小千除了难受点,也没啥不能忍受的,毕竟这些天来他已经摸清楚了对方,总之只要不玩死自己折磨就折磨吧,他要求很低,只要给我留口气就行!

    系统好奇:[你真这么想,一辈子在这儿。]

    话是这么说,左小千心里骂娘,你当我想吗?!这不是进退两难吗?要我说你再把锁链给我开一开,积分什么积分的?主系统都失联了,能有我们之间的友谊珍贵吗?

    系统面无表情的拒绝:[因为主系统失联的缘故,我的能量主要来源就是来源于你的修为,你想让我把你修为都抠光了,给你兑换开锁技能,先说好,抽成人干不怪我!]

    左小千:“……”

    艹!等等,什么失联——?

    系统数据一抖,心道完了!嘴漏了,连忙补救:[你听错了吧?我没说失联呐!]

    末尾还卖了个萌,真是把左小千雷的不轻,但也没有就此打消他心里的疑惑,将系统单独屏蔽。

    左小千微微眯着,他那双桃花眼,思索半天,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狗系统和主系统失联了!

    眼前不由的微微一亮。

    ——是喜事啊!

    最近他已经想通了,修为不修为什么的,成为绝世高手不绝世高手什么的,都他娘无所谓!

    活着已经够不容易了,何必再给自己找不自在。

    这么一想,心情开阔多了。

    就连那团雾气来临的时候,他也没再惧怕了,毕竟任务失联了之后,也就不会再限制他啥了不是。

    ——

    临渊殿。

    披着黑袍的大长老上前请辞:“尊主!月华谷来了!”

    说完后退一步,站在两旁。

    “常年”假寐的魔尊,此时缓缓地睁开双眼:“你就是那个专治心魔的,月华谷神医?”

    龙渊声音低哑深沉,整句话咀嚼在嘴里,好像咂磨出一丝趣味。

    而下方穿着一袭白衣,好像纤尘不染的玉人,这青年长得一副清秀俊丽之貌,此时衣摆无风自动。

    更显几分潇洒之意!

    背着后面的医药箱,恭敬的对着龙渊行了一个大礼:“正是小人,小人名叫——”

    龙渊不耐烦的挥挥手:“行了,我没空在这听你说个幺五六七,你就说能不能治?”言下之意,你叫什么都好,别耽误我正事。

    话是这么说,可左道分明看见,魔尊眼里夹杂着冰冷的寒潭一般,直直的刺向下方正低着头的自己,不由得心里下暗暗一惊。

    woc!这是上来就威胁啊?

    ——不由感叹。

    师父的年代也太操蛋了。

    还有,这个时候听说师父已经被魔尊逮了。

    并且囚禁了三年08个月。

    还记得师父穿着新买的小裙子,左蹦蹦右跳跳着,对着他和其余那108个徒弟讲话。

    一片桃花林,阳光正好。

    飘散下来的花瓣可以洒几千里,浩浩荡荡的落满了100多个徒弟,全身上下都成了一个花瓣人。

    站在高台上,坐在小王座上的便宜师父这才开口。

    这天,左小千穿着粉嫩的小罗裙:“嗯咳!quiet!quiet!下面的同学们请安静下来!”

    下面的同学们不想安静,便实际的给了他师父一个巴掌。

    左小千眨着眼:“好了,我知道你们都听到了,不用装了!既然你们不想安静了,那我就这样说好了!我们迄今已经存在了百年,但依旧只是闭世状态!师父这里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们108个去做!师父我老人家需要你们去到百年前,找到我并且保护我!有不愿意去的可以接着说了!我无所谓!”

    话音一落,不愧是打蛇打七寸,天知道他们这些学院里的孩子都快憋疯了,他们从来没有下过学院入过世俗,尽管有100多个师兄弟姐妹们。

    可他们不想产自内销呀!!

    于是在100多个,你看我我看你的学员之间顿时安静下来,并且还没思考出个1234567的时候!——并且毫无防备的,就被他们那便宜师父一袖子给甩进了时间隧道。

    妈的,一眨眼眼前一黑,就觉得胃部一阵翻涌纷纷的被分落在了不同地方,都趴在地上yue!

    他们心里不约而同的只有一句话:那该死的老头子!也不说一声!

    只因他们都接受的现代教育,至于有的5,6岁的孩子,为什么好像接受现代教育接受的非常快呢?当然是这狗逼,咳,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回忆到这里。

    刚推开魔尊主卧的大门,左道,左小千座下亲传弟子,第96位!主修医术和毒杀。

    左道眼神微眯,心里不由得大吼一声,嚯!他大概是第1个找到这老头的!那就好办了,接下来只要把师尊带走就行了。

    而魔尊龙渊在他身后跟着,看到左道停下了脚步,眼里不由得划过一道暗芒,不动声色道:

    “可有什么不妥?”

    左道嘴角一抽,满眼嫌弃的只是床上的那个浑身上下不修边幅的那坨人形:“就这?!”

    心里不由的暗暗吐槽,还心魔?

    眼神微微的撇向床上的便宜师尊,挑挑眉,这老头子还过得挺安逸。

    眼珠子一转,不由得生了坏心思。

    “这可不得了啊!!”左道一声大吼,直接把左小千从床上翻到床下,迷迷糊糊间还不断的心有余悸的寻找着诉说:

    “……en!怎么了怎么了?地震了?还是世界末日了!?”

    一抬头就对上龙渊那双充满漠然和冰冷的视线。

    左小千,左小千:“……”

    一下子就清醒了,有木有!?

    这就像什么惊悚感吧,一大早上的你想喝口水,等你喝完了才发现你抱着马桶已经蹲了一夜,喝的还是马桶水,但已经咽下去了,还是膈应的不行,就像吃了屎一样。

    左小千唇角蠕动:“不是,大哥,你今天又有啥事儿啊?”

    龙渊面色沉静,面对着左小千话,却是对着他身后的左道说的:“我心魔,他,怎么解?”

    话音刚落,左小千才发现这魔头的背后竟然还带着一个清秀的小生,心里跟系统吐槽到,我去,什么情况?他这是要干嘛儿?

    系统反讽:[是来除心魔的,你说他来干嘛儿?]

    听到这话,左小千眼皮一跳:“……”

    算了,你闭麦吧,狗子!直说吧,老子就没从你这儿得到什么实质性的帮助过。

    系统如他所愿,心里却是不断的在翻着面前那个陌生面孔的数据,他来这个世界做任务,总不能连世界数据都没有研究透就直接传过来了,他又不是那些新诞生的憨批。

    然而……研究透了。

    系统惊悚,不由得得出了一个世界病毒紊乱的结论!?

    这就是跟主系统失联之后没法杀菌的代价吗?!

    那这小子到底是病毒?还是穿越者?还是重生者?

    系统心里一道乱码乱窜,完了,因为勉强自己强行刷复合超限度的渗透面前人的数据。

    系统面无表情,毁灭吧,呜呜呜~他真的尽力了!!

    ——

    其实今天就是过来看一眼,左小千活动了一下,被锁链绑了许久而不见天日的手腕都快生锈了。

    左小千坐在彼岸花园里,没错,就是彼岸花园,左小千点点头,满意的看着这魔界唯一的亮丽风景。

    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道:“还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左小千惊觉声音是从耳边拂过来的一道热气,整个人被吓得一激灵:“woc!!”

    随后就看见那个说是可以治好那魔头的心魔的大忽悠医师,至于为什么又是大忽悠呢?左小千心里呵呵,你见过吗?每天只是为了来看自己,一眼就说治疗完毕,也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上手帮助,然后对方好像拿出了一块疑似现代巧克力的东西塞进了魔尊嘴里。

    左小千嘴角一抽:“……就,挺迷惑呗!”

    还有那巧克力当药丸的那个巧克力是哪儿来的?!!!

    修真世界这里不该有那么现代化的东西吧?!

    系统呢!出来。

    系统,系统龟缩在自己给自己搭建的小黑屋里,决定眼不见心为净:加油!老阴批!!相信你可以自己从中获得答案,而不是我这个数据整理!要知道阳光总在风雨后!总之加油!

    可惜左小千听不到,心里不由得也有一丝忐忑,系统已经失联三天了。

    偏偏那个叫什么左道的,还探过头来冲他明媚一笑:“你是想吃左边的糖豆,咳药丸呢?还是右边的药丸呢?”

    “……”

    你刚刚绝对想说糖豆是吧?!

    但左小千还是视线下移,看着面前摆着的两个手,内心纠结,他能不能不选,因为前两天选的时候,他吃出了屎味儿。

    那叫一个销魂,天雷勾地火,毁天灭地,天崩地裂的味觉性死亡!!

    他的舌头在说no!他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散发着拒绝的意味。

    左小千试图和他讲道理:“你看,我不——”

    一只手打断了他的话语,直接按在了他的嘴唇上:“嘘,你听!”

    左小千眼皮抽搐:“听什——唔呕!”

    只见左道一个眼明手快的迅速将两颗糖豆都塞进了对方嘴里,看啊,都快出了残影!

    yue~——!

    左小千心里绝望,嘴里一股酸酸的青柠味酸,到了惨绝人寰,另一个好像是臭袜子味,跌倒在地不由得从空间召唤出来,一杯水,猛灌!——

    “小兔崽子你!”

    刚想开骂,就看见对方手里有一个好像是用竹竿做的,巴掌大的小木盒里面晃晃动动的听着就好像那些怪味糖豆。

    “……”

    左小千乖巧坐好:“我没事了!”

    左道则是内心差点笑出来,哎哟我去,什么时候见过师父这样啊?!这老顽童自小长大也是坑他们的存在什么时候被他们坑过呀?心里不由得疑惑,难道是对方良心发现了,不光是想让他们见见红尘入入俗世,还想让他们来出一出气。

    这点儿拐的——有些弯且诡异~!但罕见的竟然令人有些不容置疑。

    左道沉下心态,他可不相信这老东西,让他们来到这里就只是保护少年时的他那么简单。

    108个人。

    他不相信大师兄没来,因为那可是个不可或缺的主要C位战力。

    虽说到目前为止不知道对方的方位,但是他总觉得这老东西好像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并且诡异的把他们都坑了进去。

    左道心里微微升起一丝不妙,想到这里不由得觉得心里第六感有些心慌,但第六感,他微妙的觉得,这不是女生专属吗?

    什么鬼?

    想着想着,思绪又飘歪了。

    算了,来了再说!

    ——

    鹰鹫峰。

    城所大殿内。

    该空间无限延伸,华丽无比,当然这空间的扩升则是系统及其道具撑起来的。

    里面还有二十几个人偶仆人,和一个正蹲在床上剥小橘子吃的粉雕玉琢的小人儿,——赵无忧。

    只听大堂突然传来一声。

    ——嗡嗡嗡!

    像是什么传送通道被打开了,小孩依旧慢悠悠的光着脚丫子,穿着红色的霓裳,有一搭没一搭的左手捧着书,右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吃橘子。

    过了好久这才抬起头来,黝黑的小眼睛,眸明而清澈,直勾勾的盯着门口,唇角微弯:“又一个带孩子的来了!”

    话里行间无一不是戏谑!细细听来,还带着些志同的天真与“烂漫”不是,是幸灾乐祸。

    ——

    而这边刚刚触及到那些防御阵法,还没来得及攻打以下的修士们。

    “……”

    则是两脸懵逼。

    我操,怎么事儿?还没打着呢?怎么……怎么就进来了?!

    而跟在角落混着人群不小心进来的琉璃金,本名左琉璃,自封道号琉璃金,未来左小千的亲传徒弟之一,擅长迷梦和幻术!108位弟子中排行第七十二!

    问为什么总是不带大师兄玩儿?

    笑死,琉璃金,就算此时面无表情,清冷冷的一个玉雪姿人儿,虽说内心很活动,但她并不想作死呀,那可是敢踩在师尊头上蹦迪的存在,传言说,那时师尊一下子收了那么多弟子,之后,大师兄拿着一把淬了毒的银针,连着当天半夜对着师尊的脖子扎下去,威胁的说着,他到底还是不是亲传弟子了,为什么这称号名誉么便宜?!而据说师尊当时是这么说的:

    “你是师尊的特级小宝贝儿!是特级的亲亲传弟子,特级!是特级哦!”可见求生欲极强!

    琉璃金至今想起来,心里吐槽,不知道咋事儿,面上清冷冷的仍旧带着一丝扭曲,因为他们师兄弟就没有逃过师兄的祸害。

    不光是师父,全学院无论男女,上下那么多师兄弟,都被大师兄他威胁了个遍。

    那种好像被毒蛇和特级猛兽盯上的那种感觉,第72师妹表示拒绝!她不想体验第2次!

    ——可脑子还是忍不住回想。

    “小师妹~琉璃师妹~~”

    啊!!!可以想象大半夜你睡得正香,突然耳边传来嘤嘤绕绕的危机感,然后丝丝萦绕的白暂手指在你的耳边轻轻地摸索吐着冷气,就像蛇信子即将缠绕着你的脖颈,把你碎尸绞死一般。

    艹!!!

    琉璃金手指颤抖着,心里想着,不能想,不能想,太可怕,那是他们师兄弟姐妹们一辈子的童年心理阴影,面上就拍拍自己的脸。

    看着面前辉煌的宫地,踏着白瓷地砖。

    琉璃金不禁眼里透露出一抹久违,来到这个时间段已经三年了。

    这是百年前的学院旧址。

    对,没错,他们如今的学院并不在鹰鹫峰!早不知道迁到什么玩意儿地方去了!

    踏入熟悉的厅堂室内。

    终究是对上了一个小孩儿,正剥着橘子的画面,仔细看看他脚底下橘子皮还不少,都可以铺成一个小地毯了。

    只见小孩眼睛滴溜溜的转过来对上众人。

    赵无忧笑了,露出一个乖巧又懂事的笑容,还挥挥白暂的小手掌:“你们好啊,各位!~”

    因为整个宫殿的控制权都被师父拓印了一份儿交给了自己的手里。

    也就造成了往后,不论那些师兄弟姐妹们在自己宫殿内设置多少道禁制,都被他们的大师兄来去自如。

    用他们当时的话来说,形同鬼魅来无影去无踪。

    谁也不知道,那其实是因为这不靠谱的师父都忘记了,他把钥匙还给了自己第1个大徒弟一份儿!

    而那钥匙印记,正在他的眉心中央形成一朵莲花。

    让这个小孩看起来有几分邪气。

    众修士:“……小,小娃娃?”

    而躲在角落的琉璃金,则是奋力的拽着身旁新认的师弟胳膊,面上冷冷清清,心里却是一阵卧槽。

    大,大大大,大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