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当师尊也没有那么难吧! > 于是,他换了个人骗!
    极地寒渊。

    是一处可遇不可求极度危险的秘境,不少人趋之若鹜,但无奈就是寻不到出入口。

    传言,这是千年前,得到飞升的韩渊真人所释放的一道剑气所形成!此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有可能你感觉你自己进来了,但偏偏那些宝物你会摸个空,但有时候明明什么也看不见,但却会被这些东西给绊倒,能拿到是你的福缘,但所有人都期待这一则福缘,反到没有一个人想进去,因为进去的人没有一个人能生存着回来。

    寒风凛冽的北飘着,鹅毛大雪夹杂着冰雹颗颗粒粒的砸在左小尖的身上,速度看着不徐不缓,但是在这冰雪中行走,每走一步那些冰雹就会加速。

    对此。

    左小千:“……”

    裹紧了包袱,储物袋里拿出来的小棉袄,他是修士,虽说被冰雹砸的有些疼,但不至于裹起棉袄,他怀里抱着的呢,是一个基本上没有了脑袋的小徒弟!耳边颇有些不符合时宜的飘起了一首歌。

    北风吹呀,吹呀吹呀,冻我脚后跟~!——

    左小千额角一抽,黑线顿时浮现在脸前:“系统!!!”

    系统想笑:[好的呢亲,我自动闭麦!]

    “这是什么地方?”

    系统咳嗽两声:[极地寒渊。]

    许久。

    左小千气笑了:“我说的是简介!!你是真听不懂还是不理我?”

    怀里抱着的小徒弟已经冻得几乎僵硬,小脸红扑扑的,逐渐发青,归于白色的面影。

    左小千见此眼神一暗:“告诉我最近的避风所。”

    系统也不是那么不知趣:[前方300米右转!500米左转直走20米!]

    ……

    这是一处天然岩洞。

    左小千点燃了火堆,从储物袋里架起了锅炉,熬了一锅鲜汤,此时他的手也有些冻僵了,再说了,从进这个什么极地寒渊开始,他就觉得奇怪。

    再怎么说他也不能冻成这样,左小千牙关打颤的想着:“告,诉我,这是不是,一秘境?”

    手下动作确实不停,拿着小勺子一点一滴的给自家小徒儿喂着热汤,暖暖身子。

    眼见着时间1分一秒的过去,终于看到自家小徒弟的脸上有了一点肉色,不再是那么青黑犯灰了,做才舒下了一口气,洞口已经被他封严了,此时这洞窟内竟然有一丝闷人,让左小千留下了一滴汗珠打落在胸前。

    他干脆把外衣脱了,只留下内杉,内杉也没有穿得很整齐,松松浅浅的,就那么邋遢的将换下来的衣物扔在了地下垫脚!然后躺在了刚从储物袋里拿出来的一张席子,躺了上去,又拿起一张毯子,将自己和小徒弟裹严实!

    系统无语了:[你干嘛呢?]

    左小千皱眉:看不出来吗?我在恢复我的MP值啊!

    理直又气壮。

    系统数据一抖:[不是我说你的手呀,里面捏的什么?]

    左小千咂舌:“啧!&@*#%……”

    系统看出来了那黑色的好像就是曾经喂赵无忧的那颗小屎丸儿:[……听不懂,真心的,但我求你做个人。]

    [不是,我就想问问你这么做意义何在?]

    左小千,左小千不回答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那颗药丸扔进了火堆里,装聋作哑道:

    “啊,你说什么?我什么也没干啊?哦,人啊,我不一直都是吗?”

    系统面无表情:……你也系统延迟了吗?

    左小千没话找话:“你说刘大彪要是回来怎么办?”

    系统呵呵:[您不适觉得正好缺个带孩子的吗?为了2斗米可以折腰!你问我有啥意义?]

    本意为嘲讽人,可左小千不是常人呢,摸着下巴把擅自从储物袋里顺出来,扇了一下热风:“也对呀!是绝对不能要,况且他还给我开空头支票,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这属于钓鱼执法!”

    系统疑惑,小心问着:[你没打算收他!!]

    语气肯定并加了两个感叹号。

    左小千一脸看透了世间万物的沧桑之表情,一把擅自被他玩出了花,最后“哒”的一下打在了手上: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什么时候都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除非那东西完全归我管,否则我为什么要处理不讨好呢?要记住任何事情都有相对应的~呃代价!!”

    说到最后一秒还搞怪了一下。

    系统隐隐约约探查到了什么:[那城主府呢?]

    左小千笑而不语。

    系统,系统想起了,哦,这老阴逼龟孙儿的把人城主府的宝库给搬空了。

    系统忍俊不禁,它怎么就忘了这一茬呢?

    左小千翻白眼儿,隔着频道也知道那狗子在想什么:

    “话是这么说,但实际行动却一点也不能少你说是不是?”

    这回轮到系统翻白眼儿了:[喂,打个商量,我亲爱的宿主。]

    左小千,嘴角一抽:“打住!语气不要漂浮,要真诚!”

    系统:[……]

    但这事还不能不说。

    [一,这确实是一个秘境,并且被你误入了,二,这秘境管进不管出!然后就是,我刚才不小心探查了一眼,有两头极地风暴狼正在前进。]

    左小千哦的打了个哈欠,他就说再怎么优秀也不应该冻成像条狗一样,摇着扇子,有些懒散:“什么方位?”

    眼见着对方毫不知危机的又翘起了二郎腿,系统诡异地想着,有那么一瞬间就想让对方自生自灭了,但职责所在,他还是决定不放过这个好机会,损一损自家宿主:

    [敌方距离你500米,不对,是459米,啊又变了,是323米,啊,敌人掉坑里了,啧,这真是太遗憾了,哎呀!但它们再过个3分5分钟就能爬出来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播报语气不徐不缓。

    “……”

    左小千。

    听懂这狗杂种是想给自己找没趣,还整来了一个实时报道,左小千面色复杂,呆了两秒之后。

    以极快的速度穿上了衣服,面无表情的拿起铲子和爆破符,那里则是把狗系统这逼给骂了个遍!

    “起爆!”

    左小千轻喝一声!当即抱着头蹲下开启防御,不让那炸裂的石子对自己造成什么危害。

    尽管如此,左小天的嘴里还是“呸”的面无表情,吐了一颗石子!脸色更不好了!这狗系统,狗娘养的,出生的时候没把脑子带全,下水道里的阴沟老鼠,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的黄鼠狼!——

    系统除了糟心之外,也觉得你骂吧骂吧,反正我又不会掉块肉!不对,我没肉,我数据也不会崩溃!

    此处省略。。

    这回是从储物袋里把基本上的防护都给贴在了身上,然后朝着更深处的风雪处走去。

    别说,这里面的树还挺多。

    而身后不远处传来几声狼嚎的叫声——!

    嗷呜——!

    嗷呜——!~

    左小千整个人都不好了,真是越是着急,越办不成什么事,我今天难道就要在这没有出口的秘境待到地老天荒吗?

    怀里紧了紧赵无忧,小孩的脸又开始发青了,要不怎么说5岁以下的小孩,抵抗力无论修不修仙都是很差的。

    叹了口气。

    现在怎么办?

    左小千的眼睛四处滴溜着,身后传来厚重的密密麻麻,野狼奔跑的声音,并且离自己越来越近,幽幽的狼眸里泛着绿光。

    左小千下意识的退后两步,确定只是他看见狼群,而狼群没有瞅见他。

    心有余悸。

    实在忍不住吐槽道,这冰天雪地里的,这确定不就是一个寒冷地带,而是一个秘境?

    不怪乎有此疑问,这一路上左小千什么也没看到,内什么天才地宝的!

    然后左小千咬着牙又往前跑了几里路,身后打下了几道攻击,抹去野狼嗅着自己的气味。

    但谁知道这雪地秘境里的怪物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知道以自己的修为可能还比不过一只极地雪狼。

    真是操了八辈儿祖宗!

    突然不知道又走了多长时间,在左小千即将坚持不住的时候,他甚至感觉怀里的小徒弟都像是一具尸体,啧,面色有些复杂的,想着,老天爷,可千万别让他死了呀。

    虽说便宜是便宜了点儿,但是胜在独此一份儿,他贵呀。

    这次像是老天爷听到了他的祈祷,前方顿然传出来,兵刃相见的声音。

    左小千眼睛一眯:“统儿啊,你不是告诉我说这里基本上没人进来吗?那你告诉我眼前这群是啥?鬼吗?”

    系统沉声解释:[……资料和现实有出处,你应当理解!]

    左小千冷笑,心道,不!我不理解,但面上不予置评。

    系统要不是,不能违背系统,倏的它都想大声的现出身去,对着前方的一群人大吼:

    快跑啊,老阴逼这魔头要过去骗财骗人了!撒丫子快跑啊!!

    可是他不能哈哈哈!

    视力大概及近四五米的时候,可以清晰的看见那是一个剑修对战,六七个白衣修士。

    左小千,左小千认出来了,这个剑修叫王胜,于是他嘴角一抽:

    “不会吧,我难道有这么倒霉吗?都说预言是一把双刃剑,一会儿他把我杀了咋办?”

    系统撩起数据,组成一个要笑不笑的表情包:[那你预言的不适挺欢快的吗?当时。]

    左小千掀起眼皮:“主动的和被动的,能一样?不能吧。”

    “再说了,小脸儿一捏,谁还瞅得见我原本面貌。”

    就这么站在原地开始给自己整理行装,在冰天雪地里褪去一层外衣,穿上女子的外袍。

    系统看着这张陌生的脸,思索半天就是没有记忆:[这又是谁?我怎么没见过?]

    左小千勾起一抹柔情似水的笑意:“演技派,舍我其谁?”

    系统:[不是,难道你就没想过这是个秘境,你还抱着个孩子,他们不会怀疑你是什么妖兽?]

    上赶着去堵一个一半一半的机会,这不像你呀,老阴逼!

    听出他的潜在台词,左小千眼睛是会说话,流转着年华:

    “你要知道在美貌面前尽管知道不对,他们还是甘愿被骗的!”

    系统,系统实在是不想说话了,但还是忍不住憋了一下:

    [就像那个剑修?太惨了,老的小的一起上!]

    左小千辩驳:“小的干的!和老的有啥关系?”

    系统呵呵:[哦,懂了,腻味儿了!于是你想换个人骗!]

    左小千嫌弃系统:“待在他身边,你见我图他啥了?”

    系统突然又道:[宿主啊,那3500灵石啊,好像是他交的学费……]

    左小千当没听见!

    系统漫不经心道:[关于人性险恶的社会生存调查实时体验!]

    左小千:“……闭嘴。”

    ……

    “啊!!救命啊,有没有人呢?!!”撕心裂肺的嘶吼声,嘶吼也不觉得难听,反而空灵又勾人,引人入胜。

    偏偏的声音还由远及近。

    正在对战的几人不由得看见了雪地里那一抹殷红。

    是一个女子,穿着大红长袍,那罗裙在风雪中丝毫不显得逊色,反而为他增添了一丝韵味。

    尽管没有看到正脸,举手投足间都让人忍不住查看1,2。

    这冰天雪地的,对方还带着个孩子,“呼”得翻坐了起来。

    等几人看到女子的样貌的时候,纷纷呆住了,不由感慨,这美艳的女子简直天上地下也仅有的姿态,绝了!

    一只修长而暂白的手伸到了女子的眼前,声音磁性又好听:

    “姑娘,你没事吧?还站得起来吗?”

    左小千地在雪地里的脑袋陡然一抬,然后在他看不见的角度里勾起一抹阴笑,面对着那个修饰的时候楚楚可怜又充满无助的声线,压抑着颤抖的嗓音:

    “你们是谁?后面后面有一只极地雪狼!!求求你们救救我!你们要做什么都可以!”

    先前向他伸出手的那个修士眼里充满着灼热:“姑娘放心,不就是一只极地雪狼吗?!不过是一只畜生!待我打杀了便是!!”

    又一个修士:“我也可为姑娘——”

    “我也是!”

    此话一出,不少人眼睛心里痒痒的,盯着左小千全身,各有各的思量,只有王胜抱着剑,看这女子的身形怎么看怎么熟悉,心里划过一道人影,皱眉,随后可笑的摇摇头,怎么可能?那是个老人家!

    而左小千则是默默的,这一路上都没有间断地往自己小徒儿身上不断的打着聚热符:

    本来正绝望呢,就送来几个肉包,我怎么能,怎么可能不吃呢?抑扬顿挫的语气!随后摇摇头,那不是太对不起老天爷对我的一番厚爱吗?

    见状竟是眯眯眼,左小千颇有些趣味的看着这一切,一会儿等打起来趁乱,我就跑!

    然后可能是人多吧,那些狼寻着肉味儿来得更快了!

    众人一时漠然:“……”

    这他娘是一只!!!?

    系统在心里默默的祷告:

    于是,他换了个人骗!哦不,口误!是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