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当师尊也没有那么难吧! > 公子认错了,小女子名叫秋莺!
    ——

    春花秋月城。

    常年以特色景致灵力充沛作为景观的美丽城色,在这乌云遍布的这样和风沙愈演愈大的架势下,家家户户门窗紧闭,摇曳的烛火像是幽冥深渊里一抹毫无作用的奋不顾身,这座城所已经彻底毁了,人人自危,收拾好家当就坐在门口,等待雷鸣风沙过去,就立刻逃命去。

    城主府。

    在一个石门阵法洞窟内,阵法闪烁着蓝光,上面依附着千把小剑,阵的中央脸朝地趴着一个黑衣服的青年。

    看着了无生气,毫无声息,突然,他动了。

    先是手指再次手肘,最后费力的把自己成功的翻了一个身颜色,阴沉沉的看着阵法,正在为他所困的场景。

    “左芊芊。”

    身后插着的那把刀被他翻身的时候,一瞬给拔了下来,看着上面刻的符咒,竟是地字级!

    “嗤”!“铛铛”的一下被扔在地上,此时他整个人都不对劲,身上黑雾弥漫,围绕着身边的千把小剑阵法竟是不敌。

    龙渊接受着黑雾的侵蚀,一身灵力在撕心裂肺痛苦的前提下化作了一身魔气,但他全程紧绷着咬牙不出口,那些灵脉根根萃断!又生生被魔气重塑的那种痛苦,他不想再体会第2遍!

    紧皱着眉头,龙渊看了一下自己身上已毫无伤口的身躯,不由得喃喃道:

    “这下麻烦了,我已经入了魔,本来可以以天诀十二剑谱的逆灵剑法,重新由魔气推导回灵气,重塑灵脉,可没想到那把剑上不光是有剧毒,还有一道灵力诅咒的封印,要是不解开的话。”

    龙渊面色沉静,冷静分析,他终世为魔再也保持不了清醒。

    抬手一挥千把小剑围成的阵法陡然碎裂。

    弹指一挥,手里用魔气凝滞成的黑剑顿时凝为实质。

    龙渊看着这把剑,嘴角似乎含着无奈:

    “想不到啊,想不到,以气化形这么高的境界,竟是在入了魔之后让我达成了本生夙愿,时也,命也!”

    ……

    “到底是何人?这么大胆!!”

    “啪啦”!的一声,整张玉石做的桌子都被威压给逼得粉碎。

    上官萌连忙跪下:“谷主息怒!”

    他身后的一众女弟子也是下跪:“谷主息怒!”

    要是左小千在这里必会看出,上官萌小小的眼神里,已不复当时左小千见到的纯真与良善,现在反而充满了戾气,决绝而又厌世。

    小女孩长大了。

    只听上官萌道:“如果所料不差,当时提醒我的这位高人,便是如今的贼子!”

    说到这儿,万花谷谷主百花艳才升起了一丝趣味,在她那张妖艳至极的面庞下竟然看得出一丝邪气:“哦?他就是当日提醒你的那位老道士?那本座是不是可以认为……是你放走了他?”

    话音陡转急下!

    上官萌连忙跪地俯首:“不敢,谷主对我有知遇之恩!”

    百花艳打了个哈欠,寥寥无趣的看着自己的手指甲,艳丽无比:“那你打算怎么做?”

    上官萌心里一惊,像是被看穿了自己心里的小心思:

    “我定会杀了他!夺回宗门至宝!”

    随着一股花香,百花宴真是如声而至,不过眨眼之间便出现在上官萌的面前,虚扶着她,假模假样道:

    “好姑娘,瞧瞧,你这是怎么了?本座已经失去了你断师姐,是断不可接受另一个也如此逝去的,既然你如此心切,那便十日,可好?”

    上官萌心里暗骂了一句,老妖婆,面上不显:

    “是!谷主!”

    ……

    凌玄宗,议事大堂内。

    “哼!”

    俊秀的青年一拂袖!边上的两个弟子连忙给他顺气:“老祖,息怒息怒!”

    “是啊,掌门师兄,如今中洲尸横遍野,很快就要轮到我们下洲了,该是想个万全之法才是!”

    说话的那个女子名叫左情,长相一副冷意虽算不上绝妙之姿,但也别有一番滋味,一些白色衣衫衬着她愈发的脱俗与不凡。

    小月峰峰主左灵牵,抖着扇子,眼神四处飘,一副懦弱之姿,但还是小小的提了个意见:

    “依,依我看,就是你们做的太过,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别,别瞪我!你们又打不过我!”

    众人:“……”

    还真是。

    掌门,也就是左倾天眼里行间划过一痕一丝冷戾的狠意:

    “必须把那小兔崽子抓回来,稳定阵法!”

    左情有些不忍心:“我们还要继续错下去吗?”

    左灵牵摇着扇子:“小师弟逃出去,就是因为你们逼的太惨,换我我也逃,想想看,你们贪得无厌,本应该是我凌玄宗,内门弟子一脉最出众的天骄,不过就是灵芝体,就把你们勾的不做人事,师尊一仙逝就连忙把他囚禁起来,真是赶鸡的上架,监守自盗!”

    左倾天听此一顿,冷笑一声:“我不管这些事!那小崽子必须抓回来!师尊离去的时候,这小子就已经是阵眼!到时候我就是再做定夺,你又能怎样?再说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把那孩子练成傀儡,纵使没吸灵血,你傀儡邪师左灵牵也没好到哪儿去!”

    左倾天说着说着便一挥袖!架着飞剑而去。

    剩余左情与左灵牵,面面相觑。

    两者的心思待了这么多年了,都很好拆穿。

    但面上挂不住,都有些难看。

    ……

    舒展的四肢,躺在一间客栈里。

    左小千怀疑自己聋了,掏了掏耳朵,颇有些不可思议道:

    “你说什么?”

    [哈哈,苦主找上门儿了吧?]系统幸灾乐祸的声音,让左小千成功拳头一硬。

    ——给,给禁言了!

    客栈小二苦笑的又说了一遍:“这位仙长,我们这儿做的可是小本儿买卖,下面那位寻人的我们也得罪不起!您看——您是不是得走一趟?”

    只听沉重的一声闷响,两个巴掌大的储物袋,沉甸甸的在木桌上发出声响。

    左小千毫不犹豫的抓住储物袋:“我去!”

    这上赶着送钱的,他还真没见过几个。

    ……

    在店小二走后。

    这分量看着很足呀,左小千掂了掂手中分量,心里满意地点了点头,虽说如今他已经算得上是非常富有,但是蚊子腿再小也是肉有钱送到跟前还不要了,那就是王八蛋。

    但是来的是哪一个呢?左小千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到。

    左小千细数着:“我想想,张三,李二,王二麻子,赵九其四69上官萌王胜季英李二娘,上官言,李元玉……呃,还有什么来着?这也太多了,我数不过来!”

    算了。

    从桌子上利索的爬起来,就听见耳边在研读功法秘籍的赵无忧,转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要我去杀了他吗?”

    左小千嘴角一抽,使劲揉揉他脑袋:“万一比你强,你不是送菜?再说了,小孩子家家的想这么多干什么?”

    赵无忧又扭回头:“哦,本来想告诉师父的,我身上有一道封印,乃是元婴期大能的一道神识攻击,看师父这么游刃有余,我安心了。”

    左小千:“……”

    左小千皮笑肉不笑:“臭小子,谁教你这么阴阳怪气的?!”

    真是太欠收拾了,也不知道像谁。

    系统:……比照对身,你就会发现你俩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所以说是先天和后天养成的区别,但是招路上一样的脏。

    左小千再次看到她的便宜徒儿把手中的竹简秘籍给扔到了一边,定定的托着脸,一脸萌出血的看着他,一双大眼睛,眨呀又眨:

    “所以师父父~要我跟你去吗?”

    左小千“沉痛”的揉了揉自家小徒儿的小脸蛋:“去,一起去!”

    说完之后,赵无忧得到想要的答案,顿时面无表情起来:

    “嗤!”

    左小千:“……我和你说,赵赵小同志,你再这样我真的要清理师门了!”

    赵无忧无所谓的托着脸:“……哦。”

    太,太萌了!

    左小千就喜欢萌娃,已经抵不住了,都怪“敌方”的攻击太过猛烈,快看!我方城墙已经破堤了!

    系统唏嘘:[……啥也不是,幼童变态啊这是!]

    禁言时间过了,其实每次也就5分钟。

    左小千当没听见,照着镜子他用现在的这张脸再合适不过,然后对劲自己没弄眼的重新穿上了女装,对镜贴——花黄!

    再配上一套白色的衣衫,流苏长长的打落在耳后,眉心点了一抹朱红,眼角弯弯,左右两个脸颊,顿时笑出了一对酒窝。

    左小千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现在的模样。

    把脸凑到自家小徒儿的眼跟前。

    赵无忧:“……师父你干什么?”

    左小千抛了一个媚眼道:“wink~*!你师父我美吗?”

    赵无忧眼角抽搐:“……美。”

    艰难的吐露,系统都看不下去了,左小千毫无自觉地整理衣衫,不也许他就算有自觉了也会这么干下去。

    这一天系统再次怀疑到,他到底是不是搞错了气运之子?

    并且飞快地写了一篇报告,上诉主系统:

    敬亲爱的主系统,我怀疑我带的宿主是个人妖,但苦于没有这老阴逼的证据,他常常趁着我睡着搞事,要不是留了监控,我差点被骗过去。

    我不知道是否搞错了宿主还是怎么回事?

    他这气运之子当的,实在是太脏了。

    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伤害。

    模板数据导器已经烧坏了13个,现在这是最后一个。

    写到这里,系统数据稍稍微的波动一瞬:

    啊,最后一个好像也烧坏了,这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联系!

    ——0527系统至上。

    ……

    左小千打死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剑修,面颊有些抽搐:“公子,这是干什么呢?”

    系统嗤笑:[你瞎呀,没看见对方瞎了吗?]

    左小千:……滚!

    只见黑衣剑修蒙住了双眼,伸出两只修长暂白的手来,摸向左小千的脸庞,剑修长年练剑,但他手上好像没有剑茧子,反倒滑溜,皮肤白暂,不不对,跑题了,一条黑色的丝带绑在他的脸颊上,有说不出的。

    左小千歪歪头。

    ——导盲,感?

    [他没瞎!]

    系统陡然出现,声音听着就有些活泼,左小千就感觉有哪里好像不太对了,但也不知道是哪里,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儿道:

    “你不是说他瞎了吗?那龙渊为什么蒙着眼?”

    问题搁置,暂且摆放于眼前。

    [入魔了。]

    “姑娘?”

    左小千诡异的应了一声,那狗子你不早说,说话说一半:“你到底想干啥?”

    “自是有事相求姑娘!”

    龙渊依旧是一袭黑衣,左小千却看着心里心虚,前天晚上他的便宜小徒弟在告诉自己,他曾经背刺了这个剑修一剑。

    当时场景。

    左小千一再静默,怀疑自己听错了,这大晚上的。

    左小千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只脑袋和自己小徒弟对视。

    “怎么还不睡?”

    赵无忧,眼神复杂的看着他师父:“师父,我告诉你一个事儿!”

    左小千打了个哈欠:“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为师困死了。”

    结果赵无忧竟敢胆大包天的骑在左小千身上抱着他的脸,对他的额头重重一击:

    “还想睡吗?”

    “……”

    左小千,左小千头疼,他还真睡不下去了,为老不尊,大声对自己徒弟吼着:“你看看都红了,这点起包了吧?!”

    赵无忧还认真点点头:“嗯,是的,是红了一片,对,没错,起包了!”

    左小千嘴角一抽,彻底无语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让你大半夜的非得扰我一世清梦?”

    赵无忧也算干脆利落,你问了我就答:

    “师父,就那剑修啊!”

    左小千睡眼朦胧,但额角隐隐作痛,只好强打起精神:“剑修什么剑修……哦,龙渊啊,他怎么了?”

    赵无忧引用师父的一句话:

    “背刺啊,师父。”

    眼皮子一耷拉一耷拉的,终于说出来了,赵无忧心里松了口气,很快就睡着了,不过两秒。

    左小千,左小千思考两秒——则是精神了,被吓的!

    ……

    那剑修甫一开口:

    “我入魔了。”

    左小千心里骂娘:坑爹的小崽子!尽会给他师父父找事!!

    系统乐了:哦呀?!

    左小千看着他:“咳,可我并不是灵医啊!”

    意思是,我踏马治不了!你走!走的远远的!!!你入魔了来找我,我真的很hia怕!!

    龙渊见此,只好道出真相,眼神直直看着对方:“那剑上有一道封印,似是失传已久的诅咒,我解不开,直说了,左芊芊姑娘,此事我不知你参与了多少,但我留下了一道气息才找到此处,你不必隐瞒,此事我不会追究,只求姑娘,不,是左道友让你这徒弟替我解了便是。”

    末了又补充道:“我龙渊可向天道发誓!事后绝不寻仇!”

    声音听着真诚,听着都让人有些不忍心了。

    左小千张了张嘴,不是,话都让你说忘了!我该说啥?这诅咒又不是我下的,要解你就找正主呗!

    连忙冲着自己徒弟挤眉弄眼:

    意思是你自己惹得事自己解决!

    赵无忧眨眨大眼,佯装不懂:“我师父父说了,公子认错了,小女子名叫秋莺!”

    顿时就被锅,还是黑锅,给盖的严严实实的“左小千”,眼神移向那剑修:

    “我——”

    左小千硬着头皮道:“我说这不是我教的……你信吗?”

    心里却是百转千回的想着坑爹的徒弟,能不能扔?

    龙渊,龙渊拔出了剑,本就入了魔,凭撑着一口气,最后一缕耐心也被消磨殆尽。

    用实际行动对左小千表明了剑修的脾气是真的不太好,入了魔会更不好的那点。

    “救命啊,魔修杀人了!!!”

    边跑边吼。

    左小千甚至还听到怀里正被抱着走的那小兔崽子竟然还笑了两声,并且声音越来越欢快。

    还他娘笑出了眼泪!

    赵无忧快断气了,被笑的喘不上气:“师,师父父,快,快跑!他就要碰到你衣角了!”

    左小倩一脸明媚的看向阳光,360度的望天,撩动他额前的长发,眉毛上滴落着一滴泪,要落不落的,就算跑也要跑,他也得跑最好看!

    系统:[……]

    据理强征,“心疼”的从——储物袋里摸出来了一个从城主府顺来的,现在已经归到左小千所有的一张“万里传送符”:

    “tmd,这就一张啊!!!用完了就再也没了!艹!”

    此符一用,请亲亲系好安全带哦!~

    待到剑气砍了个空,强光一闪,龙渊止住了脚步,面色阴沉如水的收回了剑:

    左芊芊,左小千,秋莺……

    你还有什么身份,我定会寻到你。

    入魔有什么不好入?入魔照样是他自己修来的实力。

    心里偏执又敞亮。

    龙渊不再与心里最后的那一点光明抗争,手微微一松,魔气再也控制不住,大显起来,破碎虚空,去了魔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