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当师尊也没有那么难吧! > 与我缘定三生!
    ——

    正所谓一瓶水不满!半瓶水咣当!

    系统:[你想说什么?]

    左小千小声嘀咕:不如我们跑吧!

    系统:……

    就这点志气!!啊?!

    ……

    “李二娘。”

    左小千的声线顿时冰冷了起来,看着竟有几分唬人。

    系统翻白眼,实际上这逼的心里都想的是怎么逃跑!

    最主要的还是原身那颜值太抗打!

    别看左小千这样,心里已经快抖成筛子了。

    ——吓的!

    “连你也要拦我吗?”李二娘死死地盯着左小千,一副死人脸,本来就是死的!左小千心里想着,大姐,这可不是我要挡你啊,别看我好不好?!

    可李二娘显然已经人畜不分了,冰冷的声线似乎夹杂着巨大的怨气,周身还围绕着凌冽的剑气,细细一看。

    左小千嘴角一抽:……呃,这不是那个剑修的本命剑吗?

    为什么会在这儿?

    没错!只看李二娘的背后上插着一把寒冰凛冽的飞剑!

    左小千:“……”

    ——我裂开了!

    难道。

    左小千瞪大双眼:我去!他娘的,这剑修不值钱的小命竟然挂在了李二娘的手上!?

    被自己的猜测吓得一哆嗦。

    那这就不是boss级别了!而是魔王级别的呀!!!

    左小千嘴角抽搐:“那个,大姐啊!”

    “主公!拔剑吧!只要主公一声令下,俺必定上刀山下火海也宰了这娘们儿!”

    刘大彪起哄道。

    左小千满脸黑线:“瞎起什么哄!闭嘴!”你退群吧!还嫌不够乱,想要搅一锅黑是吧?

    眼看李二娘蓄势待发:“在我第三息之下,我必杀尔等无疑!”

    左小千:这台词好熟悉,是不是前两章就说过了?

    不对,不是这个问题啊!!

    “去死吧!挡着我和阿玉的都该死!”李二娘这次吼的让左小千都懵逼一瞬,不是,阿玉谁啊?!

    可还没等左小千细想,第1波怨气攻击,肉眼可见,凝为实质般,铺天盖地般向左小千迎面而来。

    “我靠!!”

    左小千一个闪身,但肩膀却被黑雾腐蚀了一个血淋淋的口子,像是被什么咬掉了一口:

    “啊疼疼疼疼啊!老妖婆你完了!!!你是不是羡慕小爷英俊又可人的身材?!”

    嘶……!

    左小千倒吸一口冷气,吾命休矣!

    跌落在地板上面前,刘大彪拿着一个长剑瞬间,为他抵挡了一波怨气。

    左小千基本上就要热泪盈眶了,就见对方这不靠谱的竟来了一句:

    “主公,俺现在就去搬救兵,您且顶上一顶,俺马上就回来!”

    最后化作一阵黑雾,消失在了左小千眼前前后,不过三秒左小千呆了又呆。

    这塑料的主仆情。

    左小千嘴里喃喃道。

    “李二娘!!”

    一声暴喝迎面而来,只见那雾气停顿了一两秒,但左小千惜命啊,连滚带爬的也不管什么形象了,头发都粘在嘴里,立马滚出了攻击范围。

    只见李二娘,眼神阴鹜:

    “何人在此喧哗?!”

    “不要再错下去了!”那个声音席卷着一股温柔的灵力,硕硕的流向李二娘的周身将他困于一个阵法。

    左小千摸着小心脏,看着这一场像是天外来的救援兵,不由得又升起了吃瓜的心。

    这又是哪儿来的爱恨情仇?

    系统:[为什么不能光是恨呢?]

    左小千敷衍道:都一样都一样,包括了!

    摆摆手,看着这一场闹剧。

    李二娘眯起眼,看着眼前的女人:

    “你是那贱人!妖女!该死!!!”

    可见李二娘不是因为那声呼唤回归了理智,而是因为那个声音主人的到来,而又上升了一个仇恨点。

    之间的雾气一抖一抖的,似乎又要粘着左小千那边。

    左小千顺着矮墙堆放杂物的地方翻到了围墙上坐着:

    “我的天,这真是一团糟,太tnd乱了!这都什么事儿啊?”

    那边的李二娘已经杀红了眼,却没有破掉这层灵力防护罩:

    “妖女你毁我三世情缘!使我被夫君击杀了三次!还有我那可怜又无辜的孙儿!我要你偿命!”

    左小千:哦豁,吐字清晰!看吧,这不就是爱恨情仇吗?啧啧,所以说嘛!情字一字,最难解说。

    幸好他没沾过!

    摇头晃脑的踢着腿,这玩意儿看着还挺惬意。

    系统鄙视,那还不是因为你屌丝的性格,让所有女子都退避三舍!算了,杀也杀不了,那就凑合着“过”吧!

    只见那女子开口了:“你怎么不知道?是你毁了别人的姻缘!”

    李二娘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那个老大妈和蔼的神情了,穿着粗麻布衣,还披头散发的,眼袋非常的黑,看起来是鬼的特色,面色凄白和大红朱唇,活该一副鬼样子。

    左小千心里陡然又是一寒!千万不要注意到我,千万不要注意到我,千万不要注意到我……

    ——碎碎念。

    李二娘怨气冲天,声音似男非女的尖利起来:“你放屁!”

    眼角顿时被激动的泣血,连那层灵力防护罩都开始突破了,咔嚓咔嚓地开始裂了几条缝隙。

    左小千看着李二娘的实力,此时不由得也跟着紧张起来,怕她突破防护罩之后找的第1个就是自己!也想对对面那个女子到请不要再刺激着老大妈了!

    不知道更年期的女人惹不得吗?!

    话说回来,怎么没有一个女子和我缘定三生呢?

    左小千仰天闭目,双手合十,还有还有!千万不要破,不要破,不要破——!

    求你了老天爷!

    噗嗤——?

    老天爷用事实给你上了一课,求他并没有什么用,不如求己。

    “……”

    左小千脑子里好像什么东西断了,像线一样,好像空白了一瞬,哦……是他的脑电波啊!!!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可此时怨气已然扩大,虽说不至于看不清人和路的方向吧,但是那黑气好像禁锢着每个人在这片空间内寸步难行。

    这绝非是一朝一夕建立起来的黑暗力量,就连左小千都知道,这他妈不是个千年怨鬼都不成事儿。

    只见李二娘的手指顺手一挥,隔着老远的空间就拽出了一个穿着华丽衣服的妇人。

    李二娘恨啊!她要是没想起来的话,就只是一个卖糖葫芦的老太太,一生也就那么平平淡淡的过去了。

    可是他的孙子,就那么活该去死吗?!毒妇!妖妇!贱人!魔物!!

    谁也不知道,李二娘当时看见她那小孙子那个被黑气笼罩的尸体还在涓涓不断的流淌着鲜血,奄奄一息之后,在她怀里断气,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她儿子当年走的早!儿媳妇又是一个不孝顺的改嫁了,开头还因为小孙子回来一两趟,但是后来肚子里有了另一个孩子,出生了之后就不怎么来了,直到100两买断了关系。

    两家从此互不相干。

    所以他那小孙子,李二娘是千娇万宠着他那五六岁的孙儿,今年刚好七岁。

    她怎么能,他怎么敢,李二娘她自己都说了,在三生石面前放弃了,为什么这一世还是逃脱不了既定的命运?!

    她怎么能不恨?!!!

    左小千胃里一揪,根据李二娘提供的信息,他可以查看一些原著的剧定剧情。

    先不论那三生石究竟是仙还是魔?

    反正左小千是实在是不相信那个,当时告诫自己,却又没有伤害自己的那个老大妈,那么和蔼的老大妈会害自己,会有这么宁为实质的滔天怨气!

    等到翻完剧情之后,左小千神色复杂,略微沉默的看向那个处于下风的被制住的华服女人。

    想必那个就是城主夫人了。

    了解过后,左小千自然就不会认为城主夫人是得了什么大病,像现在这么生龙活虎,根本就像是没得病一样。

    不,是根本扯淡!

    这事稍微一想就知道。

    此时李二娘松了城主夫人脖子上的那双尖爪利手,一半的脸上竟然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让我死了好不好?”

    “为什么不把另一半的三生石砸碎!”

    “上官言!!!”

    还没有被玷污的良善良知,在恶与善的交集之处不断的变换!

    这个名字一出口。

    一股强大的威压顿时就这么降临在了这一场,像是家宅内斗不宁的“宅斗”之中。

    感受着这强大的恨不得趴在地上跪舔的气场,左小千舔舔唇,看好戏,眸子里沉着着的,却是一片幽黑的深色。

    正主来了呀!

    这场戏才刚刚开始。

    结果一个后仰是想翘个二郎腿直接从墙上跌过去。

    左小千脸着地:“哎呀!”

    嘶……系统捂捂脸,它都感到真疼,刚因为对方的神情,有一丝的觉得对方没那么无可救药。

    结果还是原汁原味,帅不过三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