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当师尊也没有那么难吧! > 天灵盖都给你掀了!
    夜色帷幕,暮色渐沉。

    ——

    轻轻浅浅规律的呼吸声,打落在寂静的空间内,这个房间俨然就是已经熟睡了的左小千和赵赵,所处的那个客栈里。

    趁着夜色此时划过来,一阵略微凌厉又轻渺的风烟,夹杂着一股淡淡的苦味,又有些许清爽的桃花香,两者揉捏在一起!

    ——憋说,还挺好闻!

    睡梦里的左小千挠挠自己下腰处,露出一抹白暂的腰肢,纤长却又反射着光芒,月色的照耀下。

    又寂静了那么刹那,这才迎着一股不详的白色烟雾,夹杂着刀刃朝着床铺上睡得正熟的左小千席卷破空而来。

    只听叮当咚啪踏!

    来人的刀尖一劈!一砍!一刺!运用他所有的招式都没有攻破防御。

    来人嘴里嘟囔了一句话,抹抹额头上加班加点的汗液,翘着一口方言,一股子东北大碴子味儿:

    “娘滴!还怪难搞!”

    但他可是个金丹修砌的大能。

    又是一回合!

    穿着一袭黑色夜行衣,拿着一勾弯月刃的黑衣人眼里毛尖,充满了怨恨和不解。

    这一单任务要是没有完成的话,城主必然会责罚他去五行堂受罚!所以此子必死无疑!

    现在也管不上那么多了,为了不去五行堂受罚,他也是拼命了!此时只见黑衣人,眼神一个凌厉!也不怕发出声响,瞬间就聚集灵力化掌为刀,灵力此时犹如千斤重,压迫力极大,却又按耐着一个度,悄无声息袭卷着面门就拍了下去。

    杀以凛然而至!

    就在黑衣人以为得手了的时候,左小千此时正当对于那些悉悉索索,宛如老鼠一般的动静给闹的睁眼,左小谦此时刚醒过来,大脑混沌眼睛有些看不清面前到底是个啥玩意儿!

    但黑衣人不知道啊!黑衣人被盯的瞳孔一缩!当时就被吓得瞬间躲在了床底,满脑子都是:他发现我了,他发现我了,他发现我了……!

    至于为什么是这个反应。

    废话,杀个人还要刺杀,那都是以前的时代了,有能力,什么时候杀不行,还不是因为他!

    ——社恐!

    眼见没了动静,以为对方梦游。

    黑衣人心里不由得暗暗舒了口气,吓死我了!就小心翼翼的扒拉着床边朝床上看去,刚露出一只眼睛,就看到和他面门此时正距离0.01秒的左小千来了一个深情对视。

    左小千:盯——!

    眼珠子上下移动,这谁??

    黑衣人:“……”

    “啊!!!!”黑衣人瞬间就开始被吓了一跳,大叫起来。

    左小千见着那黑衣贼一直喊,一直喊一直喊,直到喊到把老板和其他隔壁的客房住的客人都过来投诉辱骂了,这才叫够了,自己停了下来。

    “……”

    左小千心里无语冷凝,这会儿看他一身装束,也弄明白这小老弟是干啥职业的了!心里想着,刺杀我的是你,你怎么身为一个杀手我还没有叫呢,你就叫了起来,咱俩到底谁是贼呀。恨铁不成钢!这痛心疾首的语气就差说人业务不行,要亲自上手了!

    系统,查看对方人物面板。

    声音石沉大海,没有一丝波浪。

    左小千心里凝眉,系统?

    [呼!~~~噜!~~~]

    左小千听到前一句竖起耳朵,随后恍然大悟:“……”

    呵呵!

    偷懒啊——!

    这会儿连赵赵都挣扎着睁开了,嘴里小声的嘟囔了一句,师父父。

    左小千心头一跳,眉目上挑,随后见自家傻徒儿又开始睡了之后,这才安下心来。

    看着对面那个已经被吓到呆滞的黑衣人。

    左小千万分无语:“大哥,你业务不行啊?”

    左小千决定和他讲讲道理,眼见的撸袖子就是干!黑衣人更是打脸摸着那块快要掉下来的黑方巾,重新捂回脸上。

    左小千好奇的看着他:“你脸怎么了?毁容了?还是太丑?”

    黑人有心想说,你怎么这么八卦?嘴碎的一般都没有好下场,要不然你怎么会被人刺杀呢?更别说等会儿你就要死在我手里了!

    黑衣人面上盯着左小千阴狠至极。

    可心里上这么想的,笑死,生理上身体根本就给不出反应。

    动,弹,不,得!

    好像身体不是自己的!哈哈哈!

    左小千寥寥的动了动手指,从怀里拿出一颗药丸,黑咕隆咚的,左小千嘻嘻的呲开8颗大白牙“和善”一笑:

    “那你告诉我,谁让你来的呗!”

    黑衣人闭口不言,大有一副“你要杀要剐请便”的态度,恁犟!你能拿我怎么办?黑衣人的眼眸中透露出两分得瑟和三分无所谓,外加上5分的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左小千复杂的觉得自己是不是也被这里的风土人情给同化了不少,他竟然能看清,一个人的眼珠子里竟然揉捏了如此多种的情绪。

    左小千眨眨眼睛笑意不减,也是挺难得的一种新奇的体验不是。

    左小千试图和他打交道:“这样大兄弟!你看这样行不?”左小千搂着黑衣人的肩膀,勾肩搭背的,而黑衣人就这么被“社恐”给定在了原地,僵硬的任他把自己的脖子凑近对方的脸庞。

    很想喊一声莫挨老子,老子有洁癖!

    可左小千才不管他的感受也就是说他知道了也不会怎么样,刚睡醒浑身汗巾巾的汗臭味全都蹭在了黑衣人的脸上。

    黑衣人感到一阵芬芳扑鼻,顿时胃里一阵翻涌。

    于是艰难地听着左小千一边给自己灌“鸡汤”,一边还处在这种折磨的地狱之中,只好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似你撒!”

    左小千眼睛一亮:“你不是哑巴啊,我都要猜你是哑巴了!你还能给我一个惊喜,你说这是不是缘分?哦,因为我还没说出口!”

    左小千为了更清楚的能听到顾客的请求与答案,为了更好地从他嘴里撬出来事实的真相,把耳朵主动凑近了,也不怕他反咬一口。

    左小千心里呵呵冷笑,像他这样的社恐大兄弟已经不多了,他要能动早动了,牙关虽说能张开,但不一定能长多大!没看到都打颤了吗?

    左小千心有期待:“嗯嗯,你说什么?”

    “你身上的味道老巴适了!你撒开我小老弟!”

    黑衣人终于说完了,于是舌头一伸,头一歪,就被熏晕了!

    左小千:“……”

    随后面色复杂的闻了闻,自己全身上下,淡淡的竹叶清香,冷山之上的雪巅,更像是如同雪化的冷松香味。

    左小千,左小千面无表情,默默的扔下手里的药丸,算了,爱谁谁!本来还想着……思绪飘移,手下却暗暗磨刀,掂起黑衣人的刀,就在他身上捅了一下又一下。

    又用平时从系统那里套来的一个系统垃圾袋,给回收了尸体,系统出品,必属精品。

    左小千不由得啧啧感叹道,竟是连一丝血迹也没有留下。

    于是在月入中天的情况下,慢条斯理的清理完了自己手上的血迹,随后拍拍手,像是什么也没发生!完了还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眼神似有一些深意,但细看下又什么也没有。

    ——

    次日清晨。

    楼底下吵吵嚷嚷的好像发生了什么事一样。

    左小千按着自己便宜的小徒儿和他一起用梳妆成了一副女装大佬的模样。

    “她们”今天穿的是一身紫色的琉璃装,广袖流云裙,飘起来更是有一股说不出的邪美之味。

    话说,如果昨日他们还像是一个仙子领着一个小仙童招摇过市,而今日,她们就像一个反派的魔门中人,一个邪肆妖媚,另一个如果是女子的话,将来也必定可以看见大美人的雏形!

    但偏偏早在仙门各大联盟中联手,出现了一款天门探测器,专门检查魔门中人所残留的魔器,从而发现更多的魔门中人。

    以免残害正派修士和无辜的平民百姓。

    简单来说就是一扇门里面加了一个阵法,可以探测魔器和魔门的人。

    所以说纵使他们长得再像妖邪,只要能出现的这个客栈里必定是一位仙子,此时见了左小千的容貌和手下牵扯的一个小仙子,更是惊为天人!

    这是哪门哪派的哪位仙子他们好想去提亲!

    不知道这位仙子有没有丧偶,他们还有没有机会。

    思绪万千,顺着他们下来,已经招引了无数的目光。

    更有甚者大胆的地上,一根流光玉闪的金色钗子,似有凤鸣之意流转其中。

    男人穿着一身金色暴发户的衣服,胸前挂了一个硕大的长命锁,自称王大宝,长得也是一副肥肉横飞,有碍瞻仰姿容:“姑娘,哦不不不,仙子可有婚配?”

    左小千心头冷笑,呵呵他一脸爷可是男的,再说就他长得这幅球样,要他是个女的也看不上啊!

    “滚!”

    于是冷眸凝对,寒意顿时布满整个客栈,修仙之人又不是遍地,客栈里面自然多是赋予那些皇帝凡人之间的场所。

    周围人真是在心上,左小千的容貌也不由得不想丢掉,自己的性命纷纷的连滚带爬的就走了。

    一下子就走得干干净净!

    正当左小千气不顺,想要去买点好东西吃的时候,就敏锐的察觉到一根破空的筷子,迎着他的后方,传来即将插入他的脑门,左小千以迅雷不见掩耳之势,从容的歪头一侧,就着两根手指不轻不重的捏到了那根,来者“看着不善却没有恶意”的筷子,顿间那根筷子就成了左小千的手中之物。

    紫色的衣袍翩翩若仙,紫色的衣玦在空中抱着小徒弟,顿时翻滚了一个角度,暗自发力,重新按照那个角度治了回去同样的力度,同样的力道,把筷子掷了回去!但左小千可没有什么人不犯我不犯人的处世之道。

    所以此时力度暗带了几分当场仇,当场报的凶狠之意,用了十成的功力攻击!

    那根筷子指尖从2楼阁楼一穿而过!

    说时迟那时快!2楼顿时破窗而出!

    一个穿着黑色衣袍,眸里行间尽是冷漠阴鹜的俊美男子,此时正直立的杵在左小千的面前,不过一米处。

    眼看男子执起右手还要发难,左小千连忙大喊:“好汉饶命!”

    还来了一个跪地滑。

    左小千一时情急,也就知道从破窗的那一刻开始,对方身上的冷凝血气微压绝对做不了假,他得出一个简单粗暴的答案,他左小天打不过对方,那就只有!

    ——认怂了!

    别说他是小人,能屈能伸的才是好汉,君子报仇10年不晚!

    但他也不想报!左小千总是奉承着人生道理!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左小千忽略了自己,此时是一副女子装扮,手里还抱着一个“小女娃儿”,对面的男人一下子愣住了,就连是他也没想到是这种反应,不由得神色一惊诧。

    这女子太过独特。

    就算抱着一个小孩也能完美的当场不用手,稳当的跪地滑落。

    可见根骨之扎实,修为绝对不浅。

    他有心试探对方的能力,收他为徒。

    就是想看一看他那铮铮傲骨。

    如果左小千知道,他会摆摆手:没有没有,那个东西绝对没有!

    冷峻神情的男人,一再是存在感,寒意太强,但他也没想到对方会直接来了一个下跪不顾他那根本就不存在的“傲骨”,顿时也失去了兴趣。

    “本尊路过此地!看姑娘跟古奇家就想试探一二!冒犯了!”

    随后扔出来一个储物袋。

    本就不擅长做面部表情的冷漠男人此时皱着眉峰,颇有些对自己的懊恼之意:“里面有3500个灵石,权做当做对姑娘的赔礼!”

    “告辞!”

    随后颔首示意,下一秒,顿时从空间内消失。

    左小千瞪大了双眼,心里仰天长叹,不由得觉得自己凑足了天时地利人和却做错事了,一个庞大的好机缘,看着男人离去的地方,呆呆的怔住了神色。

    破,破碎虚空!

    妈妈呀,他见到活的了!!

    这修真世界,所以说他俩刚来没多久,但也没有那样的缘分,见到这般能力的大佬啊!

    左小千内心激动了!

    手颤颤巍巍的将储物袋里的神识探进去,数着灵石边激动!

    再说了,这钱真的赚的不亏!

    他就接了一根筷子就来账了3500个灵石!

    所以说还是钱缘吧!

    左小千面部表情不变,甚至还有些冷淡的出了客栈。

    那内里却是在咆哮!

    这样的机缘,他愿意再来10根筷子!

    不就是嫌他没有斗志吗?他看出来了!

    下回他再来,他绝对给他表演一个天灵盖儿都给他拧下来!

    [这是发生了什么?]

    系统刚刚醒过来,就听到宿主内心极为动荡的心绪,一时间,不由得大为所惊!

    它错过了什么?!

    左小千面露狂喜:哈哈哈哈哈!

    系统[……宿主终于疯了?]

    但左小千此时已陷入一个自我沉迷当中,哪有心情理他?

    赵赵眨着小眼,嘴里嘟嘟囔囔的抱着一堆果脯,师父父已经笑了10分钟了。

    唔。

    是因为刚才那个伯伯吗?

    而无意间探听到赵照内心的系统:[……]

    因为什么?你再说一遍。

    系统掏掏耳朵,可惜无果,赵赵又开始吃了起来,而自家蠢宿主的心里则是一段“鹅鹅鹅!”的大白鹅之笑,顿时感到自己错过了一个亿。

    ——感到统生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