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当师尊也没有那么难吧! > 肩不能扛,手不能提!
    东胜瀛洲!

    这里地域灵美,灵气十足,常年仙雾缭绕的,一看便知是踏入了仙境,就算是误闯入的,也会流连忘返,不舍得归锦家园。

    只因为这里。

    修炼的太快了!

    哈哈哈哈!

    ……

    “哈哈哈哈哈!”左小千在一个客栈里的包间,仰天长啸怒吼:

    “老子终于不适练气期了!”

    “老子终于筑基了!”

    “唉!系统你看到没?!?这中洲就是不一样!”

    “我是缺那点儿天赋吗?我明明缺的是灵气!”

    说着说着左小千痛心疾首:

    “想你爷爷,我当时也是圣职一名的迦叶尊者!”

    系统心里默默补充:是傀儡的,谢谢。

    “本身上好的——”

    左小千说到这里,心里悄悄的给系统说:灵芝体。

    系统漠然:[……]

    这玩意儿什么时候能换一个人祸害,他现在请病假跟主系统说一声,换人还来不来得及?

    “修行可一日千里!那逼的家养的崽种们!老子迟早有一天要拿他们当饲料泡粪池!”

    等等。

    系统突然发现了一个事情:[赵无忧呢!?]

    左小千意味深长的对着空气竖了一根手指:“嘘,秘密!”

    系统刚还想说点什么左小千就听到外面“踏踏踏”的小脚步声冲着门口跑过来了,三长一短选最长!三短一长选最短!暗号对完。

    只见一个严肃的小脸儿在门口探出一个头,系统心想不是赵无忧又是谁?

    结果还没等系统感叹完就听见一句:“娘您要的胭脂口脂发钗都买来了!不同颜色各10套!”

    于是就在系统逐渐变态的眼神中,左小谦暗搓搓的搓着双手,赢了上去,摸了摸赵赵的脑袋:

    “乖徒儿,哦不对,乖儿子! Good job !来来来!击个掌!”

    在系统眼里猥琐的哄骗着小孩儿,去给他干各种苦力活,各种不做人的左小千。

    此刻在赵无忧小小的眼神中充满了崇拜的看着他家师尊,对他用着慈爱又充满鼓励的语气,面色和煦又宛如清冷仙人之姿,却丝毫不做作有价值的方式对待他,顿时心头一热,感到热泪盈眶:

    “娘!!”

    左小千你也来劲儿了:“儿砸儿啊!你的那份也买来了?!”

    赵赵抹了眼角喜极而泣的小眼泪:“没错!师父父!”

    紧接着就看左小千格外慈爱的眼神,拉起一件小裙子和小头饰,动作很熟练的就三两下把它的便宜徒儿给扒光,套上了小裙子。

    赵赵本身长得就软萌又细腻可爱,皮肤白再柔软,像个白面团子似的,偏偏他还不胖不瘦,此时眉间一点胭脂,竟像个小仙童似的。

    头顶戴着浅青色的步摇流苏,耳朵上被不痛不痒的夹了一个小晶莹剔透的绿色小玉石。

    左小千心里痒痒,没办法不伸手去揉一揉,心里不由得长叹一声,好哇!!!

    这也太好揉了叭!

    紧接着就拿了一件同样绿色的衣服,飘飘欲仙之姿,清冷之态,如冰山上的雪莲一般晶莹剔透,身边犹如清冷的气场,让人不敢轻易靠近,好似随时都能霜寒几千里,欣赏若长的纤细身姿,深腰看着此时被一束腰带,经不起盈盈一握,两个女装大佬一大一小的站在一块儿,真是非常吸引眼球!

    左小千心想:最重要的是他们仇人太多!看着像是母女装,谁能想到他们会是两个臭老爷们儿!

    他真是太机灵了。

    绕是是系统,这回都不禁感受到了一丝动摇,也不知道是看女装大佬看多了还是怎么的!这时在看它家宿主!看的时间长了竟也有一丝诡异的眉清目秀。

    系统闭麦了,心里惊悚的被自己吓到了,数据紊乱了几千米。

    左小千左转右转,左捏捏脸右捏脸,当然他的脸上的幻术是无人可解的,他的幻术是堪比易容。

    但是遇到修为高的,啊这,左小千面无表情:那就不是人了。

    现在用的是之前他想尽办法从系统这里套到了系统bug面板。

    叫做幻象面板。

    也没什么卵用,就是一面小镜子上面有各种可以随意捏脸的操作技能,完了没有视线不说还可以撤回,嘿嘿!

    真是堪比作弊器!

    但这都是刚和系统认识的时候骗得了了,左小千心里叹口气,哪像现在!想骗骗还真不容易。

    都怪你当时搜刮的太多了,还好意思说。

    一推房门,一扫前态。

    “走,随为师!咳,为娘!去坑蒙,咳!去帮助有缘人解除苦难!”左小千磕磕绊绊的说完了这一句,竟也没有半点不好意思被人听到的自觉。

    系统默然了可见脸皮厚,真的可以天下无敌也说不定。

    瞧瞧这危险似虫的修仙世界,都被他玩成了一个养猪游戏。

    还是先拉仇恨后宰的猪。

    按照左小千的说法,什么?仇人多?不怕~

    再拉另一波仇恨对调,我有无数种法子让他们狗咬狗!

    嘿嘿~

    当时那阴险一笑,还让系统记到犹今,不由得默默地抱住统身团成一个数据球!

    系统现在都怀疑,要不是它没有原型,宿主逮不到他找不到缝隙可以叮,他早就被吸光殆尽了。

    完全没想到,当时初次见左小千的时候被骗掉了一大笔外财。

    不如说是当时小私库被打开,它心脏抽痛,选择性遗忘了。

    ……

    这里不愧是神州第一热闹的交界处!

    四周的人群街道都比他当初身处的下界要宽多了,也富饶的多了,紧接着他看见最多的那一堆人在团团围着一个很高的天版,左小天抱着怀里的便宜徒弟,一边挤着人群,一边和身旁的人打着交道:

    “唉,姑娘!前面的我看人怎么这么多!?是不是又出了什么事?”

    旁边一个长相普通的三四十岁大妈,听见了忙,给他递了一个糖葫芦,左小千心道,哄高兴了。

    大妈在她们俩的交流中打听到了叫李二娘,在这条街上卖糖葫芦都快卖了30年了!

    陡然一看见这么自恋的,一个小女娃问着,自己说着话,嘴还恁么甜,就算知道她已人老珠黄了,但是架不住心里高兴啊。

    就摸着左小千的手,一副掏心肺力的感觉:“姑娘啊,你是外来人吧?前些日子城主发了一个通告!说是城主夫人病危了!”

    “这不告示都贴了快一年了!”

    “来来往返去到的医客,都摇摇头说罕见的病症,无药可医!”

    “眼看着城主夫人真的快不行了,这才又想起把告示上的酬劳给往上提了提!”

    “可饶是这样,刚开始去反的也不少,这几天酬劳又翻了第2倍,又开始重新围观!”

    “城主那么好一个人!可城主夫人就……”

    左小千眼尖的发现李二娘在提及城主的时候,眼神是有敬重和敬爱之一的。

    可见城主的为人是挺好的,可随后说起城主夫人,说到那位病重的夫人的时候,却是一副,欲言又止,将尽未尽之意。

    不知这二重意识是哪一重?

    是好?还是坏?

    左小千手里拿着一把瓜子,不动声色地递给面前的糖葫芦大妈:“李姐,这个事是谁都能接吗?”

    “听说是药三分毒!”

    “修仙之人也是如此,别是堆积了太多的不同的药中给参杂出来了更复杂的病例了!这难道不正就给耽误了吗?”

    李二娘思及此,看着他带着一个孩子也挺不容易的,小老百姓都知道的八卦,其实告诉一个外人也没事呢,茶后闲余的饭谈而已,再说,她就看这姑娘合眼缘儿!

    于是左小千就看到李二娘左边右边的神色中,悄咪咪的眼珠子滴溜了一圈,趴到他耳边告诉他:

    “可不能说姐嘴碎!”

    “自打城主夫人不行了之后,除了天天贴告示,那就是城里隔3差5的丢小孩儿,然后就听见有人说从后院看见了一匹被黑布蒙着的车篓子,里面传来小孩子的哭声!”

    “就给运进了城主府!”

    左小千心里暗暗的转悠一圈,但面上还是捂着嘴,故作惊讶:

    “那这是城主的受——”

    李二娘忙捂住他的嘴:“嘘!嘘!”随后松开。

    “娃子这可不能乱说!”

    “再告诉你一个秘密!”

    左小千心里翻白眼儿,心道还有啊,就听见城主和城主夫人不和即将合离的信息。

    还说街边随便拉来一个人都知道他们那里不合表面夫妻。

    因为分居都分了。

    前半院儿是城主的地区,还布了结界,后半院儿自然就是城主夫人的了。

    那结界是请了一个得道高僧的方丈来布的阵,李二娘语句不通顺,但大致意思就是一个得道高僧过来了。

    为他们主持了将离不离的婚姻结局方面。

    左小千心里无语:这他妈不就分居吗?

    这有什么好秘密的?

    但是随后吓了一身冷汗。

    听见孩子的哭声,运着黑色麻布带着的车篓子,里面传来小孩子的声音。

    嘶……

    后院是城主夫人的地界!

    然后他惊悚的看着李二娘对他挤眉弄眼:“早知道你要揭榜!提前吓你一吓!”

    正当左小千想松一口气想到自己果然不该听八卦上瘾的时候。

    就听见李二娘神神秘秘的说道:“而且进来都没人敢揭榜,你知道为什么吗?”

    左小千唇角蠕动到底没说出口问“为什么”。

    可李二娘显然来劲儿了,不打算放过他,压低了声线的老女人的声音,真是让他头皮发麻:

    “因为进去过的基本上都没出来,说的好听是提前连夜走了,但总不能每个都是连夜出走的吧!”

    “不怕笑话,就怕闲谈,现在连茶楼馆里都在暗暗的开放,说到底城主夫人是妖邪,还是城主纵容妖邪被妖邪蛊惑!”

    “所以都没人敢揭榜哩!”

    “哎,娃子你去哪儿?!”

    李二娘说多了话,方言都飙出来了,眼见着左小千渐行渐远,逐渐冲散在人群里。

    心到现在的年轻人都太经不住事儿了,他说的事情半真半假,有编的自然也有,真的,真假半村其实是最恐怖的,因为你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跳进了假的那一部分里。

    还把自己吓个半死。

    李二娘梳理了一下鬓发,摇摇头,心下感慨一句,然后就接着吆喝她的糖葫芦:“卖糖葫芦勒!一文钱两串儿!”

    ……

    这个小插曲一直一直到左小千手里,拿着那个榜单钻进手里开始。

    这个城里不禁宵禁。

    夜晚一片片红彤彤的,异常热闹,人群吵吵嚷嚷的。

    左小千就这么流动在了人群里,一边看着手里城主府的告示,外加上一份系统地图。

    不住的还揉揉自己的胳膊。

    心里都吐槽:“吓死爹了!知道那女人说的有真有假,但是那事情根本经不起想!细思恐惧啊!”

    “还有刚才忘了问,那些女娃竟然失踪了,为什么没有报官?”

    “失策啊,失策!”

    [宿主为什么会认为这一部分他说的是真的?]系统憋了憋还是没忍住问,在他看来那个妇人语气速度都是一样的眼神,也没有丝毫作假的感觉。

    那么宿主问题就来了,他到底是如何辨别真假的?

    于是左小千摇摇怀里抱着的赵无忧的小手掌,赵赵已经睡下了,小手肉乎乎的一摆一摆的,看着就像猫爪子一样——

    左小千面无表情,好捏!

    “人老珠黄人老珠黄,你不会真以为是形容外貌的吧?系统你不行啊?”

    正当系统想骂人的时候,他又说起了下一句:“李二娘当时的眼神是混浊的,那是一种经历了事态之后,对世俗的妥协与安排和坦然的接受,各种复杂揉捏到一起,让他不老也老了,心里想的事太多了,就容易暴露,而眼睛真是心灵的橱窗之一。”

    “更何况,当时李二娘当时说起城主府的时候,那么具无详细的,他说的没错,城主和城主夫人确实分居了没错,但是两人却没有合离的表象,更没有什么妖邪之说!要不然也不会日复一日地为城主夫人求医了!”

    “而城主夫人病重没错,但并不一定是妖邪造成的,道理之间是没有通行障碍的,更何况方丈布的结界是挡妖邪的,又挡不住两个相爱的小夫妻!”

    “所以我猜测是城主夫人主动要求的居住后院,怕把病气过给自己丈夫!而眼看着城主夫人一日病重,城主可能着急了,于是便日日求医,眼见没有起色,如果是一个心态略微有些歪和偏执的男人呢,为爱疯狂,你猜他会为了爱人做什么?我刚才遗憾的是没有问清楚小孩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起的谣言?从什么时候开始失踪的?”

    “要不然时间上一队就可以清楚的知道城主和城主夫人之间推理的大概,就算不是!也八九不离十!”

    此时,左小千表情淡然的说着,难得的见到左小千面部表情严肃一瞬,又听了自家宿主这番猜测,系统在升起数据,有些不安紊乱之外,也有些细思恐极了。

    这可是修仙世界。

    无事不可能。

    人死了之后,灵魂还可以修魔呢。

    系统这么想着,于是扩大了思维:那么如果真的爱到了极致,为了爱人吃几个小孩也……

    想到这里,系统连忙地对自己说no!心里连忙的摇头,他怎么被宿主带歪了?!

    [那宿主打算接了榜就去医治城主夫人吗?]系统是真的有些疑惑,它的宿主,有时候做的事情,看似前言不搭后语的,但是还是又每一条踩在了平行线上。

    就真的挺疑惑的。

    而左小千已经帅不过三秒,嘻嘻的一笑,背着手就往客栈的方向走:“想什么呢?万一真的是这么复杂的事情,我跑还来不及呢,分析分析而已,闲谈闲谈,饭后闲谈!”

    “你爹我还没活够了,怎么能去找死呢?”

    [那你刚才——]

    系统有些问下去,但是无奈后面那个狗逼不接话茬儿了。

    就听左小千打断他的话,一副理所当然的面部表情道:“说什么呢?爹可是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弱女子!”

    一脸“我怎么可能这么凶残,这么不要命的去作死”的表情真是让系统呕出了一口老血。

    系统心里呵呵冷笑。

    看来没变!还是熟悉的配方。

    回到客栈之后,左小千就带着怀里精雕玉琢的小孩儿躺在床上一歪头儿便睡着了。

    系统默默的从第三方视角看完了全过程之后,也默然的关了机。

    因为他都听见这个狗逼都打起呼噜了!

    这斯都睡了,凭什么要它熬夜加班?!

    但事后想想不妥。

    还是……

    留个监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