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当师尊也没有那么难吧! > 我夜观天象!观你有病!
    都说波风凌厉!而轻缓过犹不及!

    当时那女子离我的卖烤鸭摊只剩下0.01秒。

    但是后面就出来了一个绳子,好家伙,那绳子是一个金光闪闪的看着就值老多钱。

    更别说左小千这个老财迷了!一下子眼睛就看直了,哎哟,挡我财路,犹如杀我父母!身边拍了拍小徒弟,一指前方,道:“上!”

    师徒俩面面相觑。

    赵赵解了他的疑惑,举手到:“可是师父父!你没有咳嗽啊?”

    先不提这点小插曲,“师父父”爱幼至极,“走你!”掂起他便宜——小徒儿的衣领就往那堆人上甩,这角度是他计划的plan B!

    哈哈哈,没想到吧。

    ……

    “前面有陷阱啊,师姐!”

    上官萌抱着灵萱儿的腰死死不放道。

    “不!能做出那么香烤鸭的人一定不是坏人!”

    “I believe him!”

    我相信他!

    不知道哪国语言跑出来了。

    灵萱儿逐渐癫狂,失去理智,口水直流3000尺,活像一个智障!

    8匹马也拉不住的那种!

    季英也留下了逐渐呆然的泪水,为什么这种性格设定如此坑人?他简直想仰天长叹一声。

    ——为什么?!!

    因为阻止了师姐,最后他们一定会被打个半死!

    不分国界的那种。

    王胜则是拿着捆仙绳在后面拉扯着往反方向走,明明是修仙之人,他,竟然不由自主的留下了一滴汗珠,再看脚下,竟是三个人都并未拉动分毫!

    小温馨注意:灵萱儿师姐在陷入癫狂模式的时候,身体素质乘以max。

    Ps.灵萱儿:没有谁可以阻止我为了美食发狂!

    我可以!让我来!让我上!我能行!!!!

    怒吼到癫狂!

    因为此女子竟是他们当中修为最高的一个,没想到吧,哈哈!

    就在此时隔空飘来一个物甚,季英打着手,皱着眉,颇有些不理解的看着天边即将冲过来的黑点:

    “那是什么?”

    然后众人惊悚了!

    那东西不仅越离越近!越翻越快!嘴里还不断的念念有词,再冲过来,把他们围坐一团先倒,在经过实打实的肉撞之后,才听清了:

    “秘制烤鸭100灵石一个!”

    然后等到所有人回过神来,看着灵萱儿身上坐着的那个小孩儿,赵赵想到了师父的话:

    一定要抱紧大腿!

    如是,他不光抱了!还哭天抢地的:“娘!您别死!先买100灵石,一个的秘制烤鸭再死啊!赵赵好亏呀!”

    好不容易追上了师父父说的那个肉猪女子!

    赵赵心里裂开了,大惊失色,怎会如此!?

    小孩子能有什么坏心思?

    季英:“碰,碰碰——”

    上官萌也跟着歪歪头:“瓷儿?”

    王胜嘴角抽抽:“小朋友,你是?”

    还没等到问出口,天边传来一声巨吼:“你个夺孩子的贼子!?方在此处!?”

    左小千在距离案发“碰瓷儿”现场不到一米左右的树木后面,即将踏出来的一只脚默默的收了回去。

    糟了,苦主来了。

    左小千心里咬牙切齿,牙缝里真是露出来的声音,就像苍蝇一样:系统儿,emm你不是说儿,他身上没追踪器吗儿?

    嗯?

    [可能出故障了吧!]

    系统心里憋笑,能让这老阴批吃亏,他也是独一份儿了!

    不行,打死不认!

    左小千意味深长的在心里冷笑一下:

    是吗?

    [看我真诚的大眼睛,我怎么可能骗宿主呢?我和宿主可是一条船的呀!??????]

    左小千还是将信将疑,呵呵!他是不爱动脑子,但并不代表他傻呀。

    但此事已经如此了,待看那里如何解决。

    于是左小千“吸吸嘶嘶”的在树后面,小小声声的嗑着瓜子,不时还和系统唠两嗑儿:

    你看!我就说什么来着?还得打起来!

    太惨了,实在是太惨了。

    胜负很快有了结果!

    再怎么说也是天王那么大的宗派,不至于,真的不至于。

    啧,左小千乐了,甚至有些事不关己不靠谱的想着,这修真世界的瓜,这是一个比一个香。

    ——现场模式大型玄幻修仙电影!正在为您播出!

    ……

    如此如此,那般那般。

    “师兄!莫要和他废话太多!”灵萱儿此时看起来已然恢复神智,但——也只是看起来。

    灵萱儿站起来的时候,腿肚子大腿膀都是打颤的,一副美人落泪之景,睫毛轻颤如蝶翼一般晶莹剔透,莫如一副雪人之姿。

    身旁的上官萌不忍心的捂着眼睛,看向她的大腿:

    “师,师姐?!”

    灵萱儿美人落泪,还是强忍欢笑:“嗯?”

    一个“嗯”字被她嗯出了百转千回。

    季英也是面部有些抽笑:“不,不行!他不下来!”

    王胜也不好,对一个三岁小儿下手,只得和对面那个一身腱子肉的老者来回对招时,空了扭头落眼一下他的师妹,对着灵萱儿对着口型。

    灵萱儿看见了默然落泪:

    要坚强。

    不!师兄!我不坚强,师妹肉都快被那小子给咬掉一块儿了。

    要是真掉下来一块肉,她得吃多长时间才能补回去?

    重点不对吧,小姐姐!

    很快,老者落败。

    赵无刚吐着血:“我败了!是老夫技不如人!”

    然后又看了看趴在白衣女子腿上死活不下来,连看都没看一眼的他家小世子爷。

    真好,他们必定是良善仙人家。

    于是“眶!”的一声跪下了。

    王胜倒是赶紧跑回灵萱儿面前,灵萱儿此时面色疼的发青发白:“师兄……”

    王胜也有些心疼,看着师妹发白的小脸儿,竟有一丝不忍,侧耳倾听:“师妹,你要说什么?”

    灵萱儿突然眸子一闪,见机咳嗽了两声:“师妹还有一个愿望……”

    “那就是……!”

    死死的,抓紧了王胜的袖子,只听“撕拉!”一声。

    王胜嘴角笑僵硬一瞬:“师妹,那是什么声音?”

    灵萱儿美眸流转泪珠:“不!不重要!”

    “师兄,烤……烤鸭!”

    季英:“……”

    上官萌:“……”

    王胜裂开了,颇有些笑的阳光大小伙道:“不!你不想!”

    而那边老人已经嗝屁了。

    具体说了啥?听话听一半儿,左小千表示,还是这边的戏精彩,他还真没注意,嘿。

    于是在系统默默白眼儿的习以为常的视线下,又开始鼓捣他的行头,换装之迅速。

    可见是没少换!

    此时把自己鼓捣了一下,拉上大长胡子,穿着一身道袍,头顶道观。不知道哪儿扯出来的,一块布一个小凳子和一个折叠木板。

    又从他的空间里顺出来了一把竹签,一个圆筒,一打纸两只毛笔!

    然后东西不知道被怎么的就固定在他身上,左小千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出现在众人眼前。

    摆摊儿!坐下了。

    四人一具尸体皆在他面前,4人不得不警惕:“你是何人?”

    左小千呵呵一笑,摸着自己白色的大长胡子:“哎,诸位!请坐~请坐~”

    然后目光盯向灵萱儿:“姑娘!~相逢即是缘,不如来一卦划算!”

    灵萱儿嘶的吃痛,看见陌生人,她总是一副冰雪之姿,冷冷的看着左小千,道:“你我素不相识!我为何要信你?!况且这是秘境!又不是你家后院池塘!不说你别怀也意我都不相信!”

    “师兄也不相信!”

    “两位师妹更不相信!”

    被分为两位师妹之中的“师妹”季英,此时一副不可置信的指指,自己又指指灵萱儿:“我……男~”

    灵萱儿美眸一皱:“嗯?”

    季英硬是挤出一道微笑:“男的!前段时间去做了个变性手术!~讨厌了!哈!~”

    但这声音怎听怎生气,怎想把人吃了!

    灵萱儿又看着笑眯眯的“老头子”神色越发冷漠:“你应当知道秘境之中,亲友都可背叛,我就算在这里杀了你!也是你自己撞上来的!”

    左小千心里啧啧,真凶残。

    左小千面上不显:“姑娘且听我一言!”

    然后不动声色的从他的衣兜里拿出来了一袋秘制烤鸭。

    左小千面不改色道:“老道岂会是这等小人!莫要把人想岔了!老道明明是一个好人的说!”

    然后众人就看见左小千手里拿着的那包散发着五香口味的蜜汁烤鸭,香飘十里勾着所有人的心尖尖儿和味蕾。

    上官萌没有出息的,咽了口口水,被身旁迁怒的季英给打了一巴掌,道:“没出息!”

    三人察觉不对!要遭。

    灵萱儿眼神已经迷离,伸长了脖子,哪还有刚才的故作冷色姿态,鼻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宛如一个痴汉:“香!实在香!”

    “唉,此言差矣!”

    左小千站起身来转过身来手上的那包烤鸭也顺着左转右转,像遛狗一样遛着灵萱儿:

    “有缘千里来相会~”

    灵萱儿:我扑!~

    “无缘贫道客来源~”

    灵萱儿:我在扑!~

    说着把烤鸭给扔到了后面,然后左小千以极快的手速,把他的小徒儿给摘了下来,放在小椅子上,嘴里给塞了个鸭腿啃着,灵萱儿已被他甩在身后。

    “小友~我夜观天象!”

    “观你有病啊!~”

    明明是背对着他们三人,看向了灵萱儿而扑食的那一画面,可无端的王胜就是觉得那老道士就是说给自己听的:拳头瞬间就硬了!

    其余两人也是这么想的。

    但左小千已经把修仙之人的招式惯性给研究透了,左闪!右避,上跳!下俯,左劈叉!右劈叉,横跳一个!转圈,拉长优雅~一副高人之姿。

    尽发生在一息之间。

    三人呆了。

    我他妈——这是发生了什么?

    系统在空间里捂脸:这事说起来还是它不好,之前有一次和宿主打赌打输了,在统生情绪激动之下,就告诉了他一个,就算是凡人,也可以躲避修仙之人的招式。

    但其实每个修仙之人都会有这样的惯性。

    一砍一劈转圈圈什么的……

    这属于世界bug。

    不知道,不知道,它只是一个系统而已。

    偏偏左小千还向王胜他们三人伸出手掌,撵起三指,搓了搓,又比划了一下:

    “灵石~~!”

    与其高昂陡然下转!

    “300两!”

    三人表情默默,看看左小千,又看了看他不远处在啃着烤鸭,不顾形象的师妹/师姐,自知理亏,哦,反正又不是第1次,没真打起来已经算是万幸,三人围在一起咕囔了一会儿,然后分开,各自凑了凑,把灵石放在了左小千早已经抻着的布袋子里。

    哗啦啦!

    ——灵,石,进,账,300,两!

    左小千笑眯眯地,深藏功与名,收摊子跑路。

    就像一阵风一样自由。

    徒余3人面面相觑的看着手里的字条:“……”

    王胜:小子,你要大难临头了!你家现在都被一个魔修给屠光了,还在秘境里闲逛!真是咸的!

    王胜:“……!!!?”

    上官萌:你不是你爹妈亲生的,早些时候你被一个乞丐给在一个客栈里调包了!现在你爹妈找回来了真千金,正打算准备在秘境里弄死你呢!还不赶紧跑路!

    敌方距离你:呃……300米,200米,100米,10米!

    上官萌一脸崩溃:为什么播报的越来越快了?这还是个实时报道吗!?

    还有!?真的假的啊!!?

    季英,季英,还没打开,就被两人盯住了小鸡仔一样,又怜悯又悲伤的看着他,怎么被打击?

    季英,季英打开了!

    “花孔雀!属——你最惨了!你上个月刚结婚的新婚妻子,肚子里那个孩子不是你的!没想到吧,竟然被绿了!你真行啊!哈哈哈!”

    王胜念完。

    就见到季英面色复杂的看着他,王胜咳嗽了两声,有些心虚:

    “师弟,是那个老道说的,不是我!”

    季英八辈子没流过泪了!扯着嘴角,硬是扯出一个微笑,从小他被千娇百宠着长大,长得也好有势力也有钱,女人争先恐后的扑上来。

    可偏偏他百万花丛中挑选了一只毒玫瑰。

    抱着王胜的肩膀痛哭:“那毒妇!她竟敢背叛我!”

    上官萌一下子就不悲伤了,这真是人生之痛啊,于是扶了一扶他的小师兄:“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

    季英,季英看了她一眼:“师妹!可是我还是好爱她啊!!!我不能没有她啊!我能不能当不知道!?”

    上官萌内心面无表情:哦,那就是你犯贱了。

    于是三人想起了一个事情。

    要这是真的的话。

    那岂不是。

    王胜此时嘴角抽抽,也没了调笑之意:“未知真假,不予置评,先回去看看!有危险再说!老地方相见!”

    于是三人临走前硬是拉着吃鸭允指,已经吃上迷的,即将要啃手指头上的酱料,连同手指头也一并啃了的灵萱儿!

    带他们走后,左小千才从8米之外的树林里走出来。

    左小千啧啧称奇,拍了拍手:“真是一场好戏啊!~”

    赵赵想喊师父父,问,什么是好戏?

    就被左小千又将嘴里塞了一个十分难咬的肉干。

    左小千眯眯眼,掂了掂手里的灵石袋:

    “走,前往中洲去!”

    “那里肥羊……”

    “地域风景秀美!~”

    [……]

    系统呵呵,老财迷,我还不了解你!还有刚刚你是想说肥羊更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