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大蜀捉妖人 > 第二十三章:拔出来(求追读)
    “走啊,呆子,还愣着干嘛?”

    “嗷,来了。”

    随着夯日,二人跨入神秘黑洞。

    刹那间,一股刺眼光芒袭来,使得徐星连忙捂住眼睛,他扯着夯日的衣角,随他在黑洞内前行着。

    .......

    “到了,眼睛睁开吧。”

    睁开眼,眼前的景色言传不如意。

    劲浪派天,海啸声起,连绵不绝,无比浩瀚,刚刚看到的那座高山,高屹立在海里,它离岸边不是很远。

    脚下是小麦色的黄金沙滩,一脚踩上去,松垮垮的,水分也挺多。

    “这就是北海!”夯日回头,大笑着,快人心意。

    北海浩浩荡荡,浪潮波澜壮阔,海浪拍打礁石,发出的声音犹如千军万马奔腾而来。

    沙滩与海水相接的地方,数量庞大的海蛏正被浪花拍打到沙滩上。

    这时泛滥成灾的海蛏聚集而起,长约三十丈,身子迅速变化着。

    等得它们聚集完全后,张着血盆大口,看着二人,嘶吼一声,如闪电一样一样缩来。

    夯日面色显得有些惨白,它们聚在一起的实力不亚于筑基期圆满。

    “糟了,怎么没有接应人?我们接应人呢?”夯日慌乱着。

    “快跑!徐星!”

    夯日拔腿就跑,拉着徐星,一路向南狂奔,欲要从黑洞内再次回到村子外那条泥路。

    沙滩上,两排脚印快速朝南而去。

    谁知,黑洞正迅速寂灭,最终化为一个黑点,直至消失。

    “夯日,怎么办?”疾驰着的徐星惊慌失措着,夯日没有回答,他把吃奶的劲都用出来逃命着。

    巨物与二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只有几十米远,巨物移动速度明显高于二人。

    这时,徐星乾坤袋里的玉镯正在疯狂反应着,欲要从中窜出来,徐星见状,手疾眼快将其拿出来。

    “这是?周元送我的玉镯,难道会有用吗?”徐星内心疑惑着。

    夯日边跑边抱怨着:

    “都怪你,走这么着急,我还没有将我的护卫带来,现在好了,连蜀山都未登上,就要殒命于此了........”

    没空听夯日抱怨,徐星内心斟酌着,这玉镯肯定有他的用处,不管是好是坏,再不尝试,可能一辈子都没机会了。

    血盆大口离二人越来越近,有些海蛏从巨物中脱落而出,吸附到他们身上。

    “完了,这次真要殒命于此了,还想带你去红楼潇洒潇洒,现在没机会了,你这个莽夫。”

    玉镯入手,徐星灵魂悸动着,大脑一阵头疼,周围的所有时间都暂停了下来。

    这是徐星的灵魂秘法,虽然它对于其他物体没有杀伤力,可他还是得放手一搏,不然以后就没有机会。

    玉镯如沸水,滚烫着,似乎有什么和它配对的东西。

    “徐星,你在干嘛!怎么呆滞不动了?”夯日嘶吼着,命关紧要,徐星在原地一动不动着,夯日只好将他撇下。

    边跑边呜呼着:

    “兄弟,对不住了,我一定会替你报这个仇!”

    海中,一柄剑,冲出海水,浊浪滔天。

    剑直飞云霄,破空飞去,割破空间,似天外来物,划过风,音爆四方,它威能滔天,直击巨物。

    仅一击,海蛏凝聚成的巨物被轰碎。

    夯日的嘴惊得张出一个平角,眼珠子似要瞪出来,巨物爆碎,漫天的海蛏散落在四方。

    海蛏已死去,他无心管辖这些海蛏存活状况,朝着剑坑飞奔而去,撕心裂肺的吼着:

    “兄弟,我真不想抛弃你,你千万别出事啊!”

    当夯日走近时,黄金色的沙滩,形成了一个三丈剑坑,无尽的剑意在坑中回荡着,沙滩被染得猩红。

    坑中剑意纵横,他想跳下去,但想了下还是放弃了,如果跳下去,肯定会被剑意割死。

    这股剑意实在威猛,似有着戳破一切的威能。

    看着坑底,徐星躺在其中,他躺在下面一动不动着,好像连呼吸都消失了。

    “你个混蛋,把我抛下,有本事带着爷一起死。”

    夯日内心有些伤愁,啜泣着。

    “啊,哭什么?”

    突然。徐星哗啦下睁开眼,笑着说道。

    “滚,你隔着给我装死呢?”

    撇了下白眼,轻微露出点笑容,夯日不满回道。

    谁能容忍自己被人调戏呢?其实,异性无所谓,也不是不可以。

    可这是两男,应当杜绝!

    看着剑坑下那把剑,夯日眼里泛起光,兴奋的说道:

    “你居然没事,这剑一看就是个好宝贝,你试试能否将其拔起来。”

    剑五尺长,剑柄如龙鳞,剑锐利,让人无法直视,从剑中散发的剑气竟使得徐星呼吸有些困难。

    徐星将手放在剑柄上,剑入地,徐星嘶吼着,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也未撼动其分毫。

    “你再试试!”夯日迫不及待的说道,让徐星不要放弃。

    双手放在剑柄上,站起来的徐星双脚蹬地,咬着嘴唇吃力的嘶吼着:

    “给我起!”

    剑,正一点点被拔出。

    大地在撕裂,剑坑中传出无尽剑意。

    沙滩上的沙砾被剑气震腾得颠至,海边涌起十丈海啸,浪花朵朵无情,朝着沙滩上拍打而来。

    “徐星,住手,不要拔剑了!再这样下去我们都要死了!”看着如此异象,夯日内心惊触着,大吼到。

    “啥?快拔剑吗?我听不清楚!给我起!”

    徐星毫不知觉,他正与此剑苦苦挣扎着。

    剑缓缓离地,海上动静越来越大。

    这时一位老头从高山上飞出,他凌空在二人上方,隐形着。

    当他把目光注视到剑坑底,露出一个微笑,满足着。

    随后,老头轻轻挥手,风起云涌,海浪拍天的异象仅在顷刻间就平复下来,安静的海平面让人有些害怕。

    老头看着剑坑中的徐星,微笑着,十分欣慰,捋了下他泛白胡须,得意道:

    “你小子,总算把你等来了。”

    他脚下的沙滩上,所有异象不复存在,夯日还未缓过神来,这一切都发生的如此快。

    “这剑,插的好深,我拔不动,它不愿意出来,它死死的插在里面,不肯出来,怎么办。”

    徐星仍在僵持着,它内心十分焦急,不禁询问到夯日。

    “这剑插的不是很深,你要加油,等等,这等强大的剑,肯定有了器灵,你试着能不能认主,当它主人。”

    坑中剑气回荡,削弱着外界传入的音波。

    “啥主人?女仆?你在说什么?你说让剑穿女仆装?”

    徐星嘶吼着。

    夯日是急到嗓子眼去了,他也想跳入剑坑中,剑气十分犀利,如果跳下去肯定会被割死。

    随后,夯日想到了一个法子。

    看着青筋暴起的徐星,夯日开口着:

    “你吃酒吗?”

    “啥?持久?我挺持久的,你怎么知道?”

    “滚犊子。”

    夯日从乾坤袋拿出一罐酒,看了看酒,心中不舍着,朝着徐星头砸去,他是想通过滴血认主,看是否有用。

    砰

    酒罐砸在徐星头上,徐星头上鲜血流淌而出。

    刚刚的异象再次卷起,比起刚才,要强大了数倍,徐星手中的剑,已经被拔了大半。

    “加油,徐星,不要再让这把剑沉迷黄沙下,不要让他插在里面,拔出来!它是属于你的”

    “啥?插里面?你为什么要砸我?我现在好难受,我感觉我全身精血正在流逝。”

    剑,正一点点被拔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