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英雄联盟之逐风而行 > 第九百九十一章 杀
    “你话太多了!”

    一道声音突兀的响起,令神经紧绷的芮尔瞬间一惊,可没等她做出什么反应,面前就先一步响起了男人惨痛欲绝的哀嚎,

    那声音宛若北地蛮兽的嘶吼,充满了比绝望更深沉的绝望,

    “啊女士!我错了...我......!”当着芮尔的面,一条金色的锁链凭空显化,链子的一头仿佛是从虚空中探出,而另一头却于悄无声息中刺穿了男人握着禁魔石的手掌,将掌背钉在了胸口,又将整个人钉死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当芮尔脸色骤变目光看过去时,只能看到捂着胸口扼命挣扎的男人,以及一枚脱离了手心掌控缓缓向地下落去的石块,

    就在石块即将落在地上的时候,好似有人凭空滴落一滴墨液,男人身旁的空间突兀漾起一道涟漪,

    涟漪缓缓向四周扩散,随着波纹向外,在涟漪的中央,一只素手缓缓探出,稳稳的拈住了即将掉落在地的灰白色石块。

    随即,一个穿着纯白色全身法袍的女人便突兀的出现在了房间中,背对芮尔落在地上,那绝美的模样,就好似画中人走出一般。

    不论是谁看见都要打心底里道一声‘美!’

    不过,这副美景落在芮尔眼中倒是对牛弹了琴,自小便在秘密魔法学院中训练的芮尔在看到女人出现的时候显然没有半点欣赏的心思,

    金红色的双瞳落在了那缓缓缩回的金色锁链上,芮尔的脸色一点一点沉了下来。

    ‘好强!是我见过最强的人!’回忆着刚刚锁链出现那一刻隐晦到极致了魔能波动,芮尔心中泛起了滔天的浪潮,

    正是这浪潮,让芮尔断然无视了缓缓瘫落在墙角下,一边拼命挣扎着试图用手掌堵住胸口的血洞,一边又大口大口呕着血男人,将目光缓缓落在了这突然出现的神秘女人身上。

    只可惜,对于芮尔那从震惊中脱离,一点一点变得炽烈的金红色双瞳,女人似乎半点没有察觉到其中深深的警惕与敌意,

    拈着灰白色石块轻轻抖去了上面的血渍,将它举在眼前,

    在头顶昏暗的灯光照射下,石块中好似有彩色的光芒流过,令女人不由得叹息道:

    “如此美丽的石头!”

    “却差一点就要被下贱的血液玷染。”

    瞥了眼脚边墙根的男人,迎着男人那绝望中带着乞求的眼神,女人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就好像在看垃圾一般,只是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空留下一句冷冰冰的话语————

    “违背我命令的下场,只有死!”

    旋而,男人瞬间断绝了生息,而神秘女人也似乎看够了禁魔石一般,缓缓转过身,看向了身后的芮尔。

    那一瞬间,芮尔清楚看到了对方眼中闪过的光芒————那是带着欣赏的目光,也是带着审视的打量,

    那目光让芮尔十分的不舒服,握着血色骑枪的手不自觉的攥紧,金红色的眼眸微微闪烁,一股风暴在无声的酝酿。

    “不愧是我看重的人,也不愧是最完美的‘武器’,只是...”就在这时,女人缓缓出声了,话一开口还未说完便已让芮尔心中的赤焰如同暴走的火山一般再难压抑下去,

    一瞬间,

    房间中掀起了一道飓风,狂暴的风搅动了漫天血雾,在刹那间便将芮尔包裹,

    在风暴中,

    陷入了狂躁中的魔能好似不要钱一般从芮尔胸膛中疯狂涌出,

    在魔能的牵引下,血雾缓缓凝聚、凝实,化作了血色的战铠凝铸在了芮尔的身外,

    而在女孩身后,两只泛着猩红与玄幽之色的羽翼正缓缓张开,形成了铺天的网罗,

    这一刻,芮尔就像那披坚执锐的沙场武士,握紧了足有三米长的血色骑枪,毫不犹豫的向面前的人发起了冲锋,

    “驭铁术...”

    心中默念出声,芮尔目光牢牢锁死了面前的女人,在她心中或许只要一秒的时间,她便可以将面前的女人撕碎,让她永永远远的闭上自己的嘴巴。

    然而,身处滔天血影中的女人面对芮尔无情的冲锋却始终保持着淡然,

    面对突刺的枪尖,女人甚至还能淡定的说完最后的话语————

    “只是...”

    “缺了点规矩!”

    “需要好好教育一下!”

    下一秒,血色骑枪穿胸而过,

    可芮尔臆想中的惨叫与血肉飞溅的场景却没有发生,

    看着面前深深刺入了墙体的血色枪杆,芮尔脸上有止不住的惊愕在翻腾:“刺...刺空了?”

    ‘怎么可能!’

    这个声音是在脑中响起的,

    可房间中的另一个人却好似有读心术一般回答了她————

    “太天真也太弱了!”

    无情的话语伴随着在身后缓缓出现的人影,刹那间芮尔感觉到有一股巨大的力量自身后涌现,

    那力量好似狂风中的浪潮,而她却是浪潮中颠簸的小舟,完全做不出任何抵抗的,芮尔便被掀飞了出去,

    撞破了房间的墙壁,砸碎了石砖重重摔在了地面上。

    那一刻芮尔清楚感觉到了背后那好似火烧一般的剧痛,

    可更令芮尔感到火烧的却是自己的脸蛋。

    随着一道血线从额间缓缓淌落,沿着脸颊流进了嘴角,品尝着苦涩与腥腻的味道,芮尔在回味着来自对手蔑视的同时,心中有一股无与伦比的耻辱感在发酵————

    ‘我,被嘲讽了?’

    ‘有多少年...我没有被人嘲讽过了?’

    趴在布满碎石的地上,芮尔瞳孔缓缓张开,

    她想到了,

    那还是六年前她刚入学院时候的事情,

    那是她的第一场战斗,六岁的她当时对战学院的第一名,一个十三岁的男孩,

    站在空荡的决斗台上,周围传来的也是这般带着蔑视的讥笑,第一名的男孩甚至不屑的说出让她‘滚回家吃奶’的话,

    那个时候,没人相信她会赢,可她......

    “我是不会输的!”

    心底有一个声音愤怒的咆哮,刹那间,狂暴的魔能便充盈在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血色的羽翼在房间中舞动,卷起狂风托着女孩一跃而起,

    “枪来!”

    在半空中的女孩目光一眼便锁定了远处那个站立的白色身影,夹杂着不屈与愤怒的情绪让芮尔金色的短发如同旌旗一般飘扬,

    右手一招,散落在空中的血雾便在芮尔的掌中再次凝聚,幻化成了血色的大枪,枪头直指————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