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就是天下第一 > 025 异闻司
    贺曜愣是没想到,一直以来唯唯诺诺的幽影,居然会选择此时重拳出击。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你?看过《孙子兵法》吧?

    正在拔毒的愚师,更是一脸懵逼。鬼祟若是在他眼皮子底下附身害人成功,妥妥的生涯污点。

    “欺人太甚!”

    这位主蹦起怒喝,气的直跳脚。

    平心而论,贺曜感觉自己没啥大问题,甚至略有惊喜。飘在上面坑了老子一晚上,附身以后甭想跑,咱俩今晚必须得死一个。

    异闻司愚师抹在他手臂上的丹药,入体时一瞬间分为三股药力。其中两股分别于双臂伤口处祛除水虎毒素,余下一股奔向左肋。

    气海处盘旋,刚刚恢复了一些的纯阳真气,自药力涌入体内后,它跟疯了一般窜出,然后狠狠地从三股药力中咬下来一大半。

    好在即便是剩下的那些药力,依旧能够拔除毒素,否则岂不是自己坑寄几。

    一大半药力惨遭吞食,纯阳真气几乎是在刹那间便恢复了往昔功力。

    好死不死,幽影偏偏选择这个时候附身。

    它但凡早一些,贺曜指不定就要束手待毙。

    无比阴冷气息涌入全身四肢百骸,恢复全盛时期的纯阳真气,就跟被入侵领地的猛兽一样,毫不犹豫凶狠冲击上去。

    “轰!!”

    握住贺曜双臂的愚师,整个人显得有些呆滞。

    什么情况?

    怎么面前六扇门的试捕头,体温一边炙热,一边冰冷。

    练的是哪一门奇功!

    他肉眼并不能看见,两股气息正在激烈地争夺贺曜身体。不过以目前的局势来看,纯阳真气处于下风。伴随着时间的流逝,早晚要败退于幽影祟气之下。

    “药...药......”

    贺曜张开一半结冰的嘴唇,装作一副虚弱无比,随时可能嗝屁的模样说道。

    “???”

    得亏愚师没有回他一句切克闹,几个呼吸过后大概明白了他所表达的意思。于是,这家伙从怀中掏出瓷瓶,拔下塞子倒入掌心一粒赤色丹丸。

    “你说的是赤阳丹?”

    “对...对...喂...喂......”

    愚师脸色变得犹豫起来,看的姓贺的心急如焚,你倒是喂呀。

    “可是这丹药乃是用来外敷的,而且药力过于凶猛。曾经有武者误吞腹内,之后整个人的五脏六腑,烧成了黑炭。”

    真不是他舍不得一粒赤阳丹,亦不是害怕死人惹上麻烦。哪怕贺曜在吞服丹药后嗝屁升天,六扇门的大统领来了,也不能把异闻司的人如何。

    但,眼睁睁看着一条人命因为自己而死,他于心不忍呀。

    至少在变得和司内那群疯疯癫癫的人之前,此刻的平城愚师还算是个拥有“心”的人类。

    “你能...你能解决...解决附身...吗?”

    贺曜一句话把他的犹豫击散,此人擅长的方向乃是蛊、毒一类,类似鬼祟附体等一系列专业问题,他确实束手无策。

    “唉!好不容易碰见个天赋异禀的武者,我还想把你挖到我手下呢?结果...唉,听天由命吧!”

    叹了两口气后,这厮把手中丹药塞进贺曜嘴里。

    “轰隆!”

    本来正在节节败退的纯阳真气,突兀察觉到一大股凶猛药力流入。气势瞬息之间大涨,将幽影侵占的经脉,霎时夺了回来。

    一时之间,纯阳真气竟然占了上风!

    贺曜心里一喜,自己的真气总量,自丹药入腹上涨了一半有余。

    一颗赤阳丹,抵得上半年苦修。

    他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愚师手中的瓷瓶,一只手偷偷摸摸放在大腿的嫩肉上,用尽浑身力气狠狠一掐,脸色顿时惨白了几分。

    “这...我说不要吞服吧!”

    愚师心情那叫一个沮丧,多好的一位试捕头呀。只是因自己不会驱逐鬼祟附体而死,他是平城的罪人。

    年轻人沉不住气,亦不如某些见惯了生死离别的老油条。

    “药...药......”

    “?!”

    还吃,再吃你?就得烧起来,连送去化人厂的机会都莫有,就地火化可以装盒里了。

    “药...药......”

    一颗赤阳丹抵得上半年苦修,他贺某人不趁机多占点便宜,过了这村指不定就没这店了。

    异闻司的怨烛,听地下钱庄的掌柜说过,贼贵!

    谁晓得丹药,又该多少两银子。

    事已至此,愚师只能满足他的愿望了。

    又一粒丹药入腹,贺曜的脸色突然变得红润了不少。

    这位年轻的异闻司成员,见此眼前一亮。

    暗道有门!

    有个屁的门呀,某个不要脸的混账,只是单纯的把掐在大腿嫩肉上的手松开罢了。再加上纯阳真气暴涨一截,脸色不红润起来才是怪事。

    “继继继...继续......”

    愚师看了看瓶里的丹药,一咬牙一跺脚。赤阳丹了没了不要紧,反正下个月上面还得给他一瓶。

    只要能救下一条人命,他不在乎损失。

    第三颗、第四颗、第五颗......

    整整一瓶丹药,十颗赤阳丹入腹。

    贺曜体内纯阳真气暴涨五倍,若是还有一瓶丹丸,他相信无需鼎文,《童子金身》便能够踏入小成地步。

    壮大的真气不是先前与幽影祟气分庭抗礼,乃至一度处于下风的它。而是以土匪恶霸般的姿态,蛮横的欺压着对方。

    仿若受伤的野兽,蛮暴的撕裂祟气,大口大口吞食。

    幽影察觉到危险,它想要逃离贺曜的身躯,可惜纯阳真气绝对不会放弃到嘴的肥肉。

    大量真气早已将阴冷祟气重重包围,无奈之下,对方只能接受一点点被蚕食的命运。

    愚师扶着吞了一瓶赤阳丹,直到现在还没嗝屁的贺曜,满脸惊骇之色。

    他再三确认,自己手里的生物确实是个人人类,不是披着人皮的妖魔。

    “天赋异禀的怪胎?”

    请原谅他用了怪胎两个字,实在是在异闻司的培训下,贺曜这种生吞十颗丹丸不死的现象,有些违背师长们的教诲。

    ‘我一定要把他挖过来!’

    平城愚师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定,只要手里扶着的人不死,哪怕付出再多的代价,也要弄到身边当手下。

    “啊——”

    正当他下定决心之际,一道极度刺耳且扭曲的惨嚎声自贺曜体内传出。

    “噗嗤!”

    一缕缕灰色烟气从其口鼻中飘出,幽影成功把自己作死。

    这一刻《童子金身》顺利进入小成境界,那些祟气居然价值十粒赤阳丹。

    “无事了。”

    贺曜轻轻挣脱愚师扶着他的手,你这样gay里gay气的,让我有点方啊。

    “无碍好,无碍就好。”

    愚师悬着的心,终于落地放松。

    “曜哥。”

    王虎不知什么时候,从鸽房里跑了出来。

    不是他不讲义气,而是这种争斗厮杀,他晓得自己插不上手,乱来的话甚至可能会连累旁人。

    “去地牢叫他们出来吧,说平城的支援已经到来。对了,你们打扫一下庭院。臭烘烘的,顺便把那些怪物......水虎给烧成灰,省的再生事端。”

    贺曜吩咐完,愚师突然插话道。

    “以桃木焚烧,另外小心它们的血液,不要沾染伤口处。否则的话,我没办法救人。”

    可不是嘛,一整瓶赤阳丹被某人吃了个干净,再有中毒之人,他真没办法。

    “愚师,请。”

    贺曜向六扇门后宅伸手,示意他跟自己来。

    “(⊙o⊙)…,我本名方岐。愚师乃是我的职位,试捕头称呼我为方岐便可。”

    “哦?我本名贺曜,不必称呼试捕头。方大人,请。”

    二人一前一后,来至后宅大堂。

    贺曜先去洗了一个澡,搓了整整半个时辰,堪堪把一身腐烂臭味祛除。

    穿着新服,来到大堂,便看见方岐正在喝茶。

    “方大人。”

    “贺大人。”

    二人打了个招呼,久久无言。

    实在是两人,不知该说什么好。

    “咳咳,方大人。曾经有人跟我说,遇见异闻司的人躲着走,他们都是疯子。今日一见......”余下的话贺曜没说,相必对方能明白话中意思。

    “唉,贺大人可知我异闻司专职?驱邪退祟!众所周知,鬼祟之流武者毫无办法,只能以祟克祟。

    哦,对了。其中祟分为两种,一种为邪祟。看得见,摸得着。只要实力足够,武者完全能将之击杀。

    另一种则是鬼祟,这玩意儿看不见,摸不着。唯有同等的鬼祟,才能克制击退。我们异闻司之人,正是靠着驾驭鬼祟,立足于大乾。”

    说到这里,方岐顿了一顿,又道。

    “但是常年驾驭鬼祟,自身不可避免的被祟气侵蚀,心智受到影响。加之时常驱使过度,导致祟气侵蚀加深,渐渐变得有些疯癫。

    他们只能以鬼祟生前喜好,或者......或者使用鬼祟杀人手法,减轻自身侵蚀。所以,异闻司在世人眼中,变成了这般恐怕骇人模样。”

    以祟克祟,驾驭鬼祟。

    方岐的话,给贺曜打开了崭新的大门。

    “不知......”

    “我知道贺大人想要说什么,每年的新生儿都会有专职之人检测,看看是否有天赋可以驾驭鬼祟。

    大人如今任职六扇门,而不是在异闻司内。证明曾经给您检查的人,确认过您并没有天赋。”

    得!

    贺曜并不沮丧,自己有青铜鼎,还要啥自行车。

    方岐说鬼祟武者无法杀死,《童子金身》的纯阳真气,已经干掉了两个鬼祟之流了!

    “今晚大人遇见的鬼祟,不出意外的话十年罢了。一些修炼阳刚真气的大宗师,足以对付。可是日后,遇见黑、红、滴血的鬼祟,逃得越远越好。

    灰色代表成形不足十年,或刚刚好十年满。黑色按照浓郁程度,十年以上至五十年不等。红色五十年以上至百年以下。

    而鲜红的滴血鬼祟,绝对是百年老鬼。这种等级的鬼祟,跑估计是跑不了的,站在原地自刎比较划得来。”

    贺曜:“......”

    你就不能让我得意一会儿?

    不过方岐的话,给他提了个醒。

    别以为杀了两个鬼祟就能抖起来,万一冒出个积年老鬼,指不定就得坐蜡。

    “不知方大人手里,有没有这东西?”贺曜从怀中掏出一小节怨烛,放在桌子上。

    “咦!大人从哪里购买的?快快收回去。异闻司的东西,暗地里用没人管。可光天化日拿出来,不追究还好,一旦追究起来,起码流放三千里。

    若是需要的话,我私人送你几个我用剩下的。这玩意儿凡是异闻司之人,每个月上面会发放一支。

    对了,赤阳丹每人每个月十颗,全部免费。立下大功后,还有赤金刀赏赐。这种刀锋利无比,可以轻而易举砍杀水虎一类的妖物,亦能对祟产生伤害。”

    不知为啥,贺曜总觉得方岐在暗示他什么。

    “方大人,听起来你似乎不怎么喜欢使用怨烛?”

    方岐闻言,脸色又开始犹豫,好半天开口道。

    “唉!这东西的制作方法我就不告诉你了,普通人、武者点燃,倒是没啥。最多生一场大病,身体虚弱几天。

    驾驭鬼祟之人使用,会加快祟气对身体的侵蚀。不到万不得已,异闻司没人愿意用。并且蜡烛越往后烧,效果越好。

    可同样,会令祟气侵蚀更为猛烈。凡是司内之人,只要没碰见解决不了的事端,几乎不会再用燃烧过半的怨烛。”

    好家伙,怪不得这种能保命的东西,会从异闻司流出来,原来缺陷如此之大。

    关键问题,每个月发放一根,不差钱是根本啊。

    “说了这么多,不知贺大人有没有入我异闻司门下的想法?”方岐目光颇为炙热的盯着贺曜,如斯勇猛的怪胎与自己配合起来,二者所能产生的威力,岂止是1+1=2那般简单。

    “曜弟!”

    外面传来熟悉的声音,贺曜急忙起身,便宜大哥他来啦。

    刚刚走至门口,便见到刘兴宗领着一大批捕快急匆匆赶来。

    “曜弟!”

    “大哥!”

    二人抱在一起,仿佛多少年未见的兄弟。

    “咳咳,刘捕快。控制一下情绪,铜刀总捕有令。”

    “我咋不知道?”

    刘兴宗瞪了一眼说话之人,没看见我正跟小兄弟联络感情嘛!

    此人无奈翻了一个白眼,你联络个锤子感情,刚离开清河一天,你们咋跟十几年没见似得呢。

    “贺曜,总捕有令。因清河爆发大量邪祟,现要贬去你试捕头一职,即刻押送平城审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