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影后穿成了权臣的掌中妻 > 第75章 断定
    冯贞贞听了周景语的话脸色十分难看:“为这等身份低下人说话,也不怕折了身份!”

    周景语道;“在观音山谈什么身份?也不怕观世音菩萨瞧了笑话。”

    冯贞贞嘴巴不是不厉害,只是有些时候本身理亏不占理,自然就说不过对方罢了。

    隐匿在暗处的陈谦怀看到这一切,一颗心才真正放回肚子里。

    领着莫昊走了两步,想到了什么,停顿,返身看向对方,神情严肃道:“今日之事不可传出去半字,懂了吗?”

    莫昊哪里敢不从?忙点头。

    只脑海中不断划过林瑜曼妙身姿,那等绝色,若是……

    莫昊及时打住了思想,在如何,如今也是表哥惦记的女人了。

    若他身份足够,还可争取一番,如今只能惋惜。

    其实还有一个林幻可以选择,只是一个家里出来的,姊妹又长得一样,表哥要了一个,他自然不好再要一个了,便是姨妈知道了也不会同意。

    他什么身份,哪能跟表哥同娶一户人家女子?那是折辱了表哥身份。

    再说陈谦怀心中还是不放心林瑜,撇开了莫昊来到桥头方位,想亲眼见她安全被护送回去才安心,但才找好地方隐匿自己,就看到更多的人往桥边涌去,还边跑边说着什么,仔细一听才听明白了。

    “有人落水了,快去看啊!”

    “谁落水啊?有事没事?”

    “就是不知道才要去看啊。”

    ……

    看热闹是人的本性,不论男女老少,听闻落水都恨不得立刻跑过去瞧。

    林瑜是披上了披风,但落了水也有点蓬头垢面,若叫人看了去,明天保不准各种谣言纷飞,日后还怎么做人?

    但谁人能阻挡看热闹的人群呢?

    就是陈谦怀出面,恐怕也阻拦不了这些看热闹的人,他眉头紧锁思忖片刻,瞧见了假山后的香火盆,一个主意划过心头。

    一群人刚至桥头处,就听得一阵铛铛铛的声音。

    “走水拉!走水拉!”

    敲锣打鼓的声音,一下子让所有人都听到了。

    跟看热闹比起来,走水自然是更重要了,那些原本想看热闹的人,一时间乱成一团,急着想分辨出是哪里走了水,好换个方向逃命。

    达官贵族的命都是尊贵的,他们自然不会去救火了,逃命要紧。

    林幻起先也以为真走水了,还担心是出口方位起了火,大火若是蔓延上山,那所有人都得完蛋。

    起火可不是闹着玩的。

    谁知经过一番紧张的盘查,发现只是东南角假山后起了点小火,不知是谁人在那处烧香纸,飘出了一些点燃了周边野草,很快就被人扑灭了。

    也在这场动乱的情况下,林瑜被安全送回了住处,还一点也不引人注目,虽落水在前,但走水在后,明日谈论起来,也不会有人会想到落水一事。

    林幻也没想太多,林瑜前脚落水,后脚就走水,她只当都是巧合。

    周景语等人把林瑜护送回到了住处,还张罗人去热水泡茶来给她暖身子,省得天凉感冒了。

    “林姑娘如何一个人走到那边去的,竟不等等我们?”陆音给林瑜递了一块干净毛巾,问道。

    “原先我吃饱了饭,想着先出去等姊妹们,谁知走到那处,瞧着风景好看,就忍不住走过去,一时不察就这般了。”林瑜解释,又打了一个喷嚏。

    周景语忙道:“先别多说话了,仔细捂着身子别着凉了。”

    林幻那边已经命人准备好了热水,过来叫姐姐过去,让丫鬟去伺候着,然后面向周景语,欠了欠身子。

    “今日一事,多谢姐姐仗义出言,否则姐姐的名声恐不保了。”

    若是让冯贞贞大嘴巴四处乱说,林家姊妹名声恐又蒙上一层污名。

    周景语忙扶她,道:“快别说这样见外话,都是自家姐妹,何况那冯贞贞自来看热闹不嫌事大,只恨不得我们这边出大糗她才高兴,我自是不会如她所愿。说到底,我虽是在帮你们姊妹,其实也在帮自己,我与她争斗多年,自是事事不肯落了她下风的。”

    这般诚恳道出,便是内心坦荡,林幻却对周景语更有好感了。

    世上本就没有无缘无故的好和无缘无故的坏,纵然她们姊妹表现不错,让周景语纳入朋友名单,但也不至于要事事为她们出头,之所以愿意出头,也是因为涉及到了她自己利益。

    这无可厚非,很正常不过。

    人与人之前的感情,本来就是你来我往,互利共赢才能长久,一味的单方面付出,那是只有父母才能办到。

    几个人也没再多说什么,留下关心的话语就各自离去,让林瑜好生休息了。

    林幻把人送出门口,瞧着周景语等人都回去之后,才返身,却在这时,她似乎瞧见了一抹白影在门口竹林一闪而过。

    林幻拧眉,再仔细瞧时,又什么也没有了,心中还是存了个疑惑,让侍卫去查探一番,结果什么也没查到,她只当自己花了眼。

    返回屋中,进了房间,去了林瑜那屋,此时她已经洗漱完毕,又喝了丫鬟熬制的热汤喝了下去,明天会不会感冒不知道,眼下瞧着状态不错。

    林幻看了几个丫鬟一眼,都会意的退出了屋子,还贴心关上门窗。

    林幻坐到床边,问:“你究竟是如何落水的?”

    林瑜那一套说辞也就骗骗其他人,林幻可不信林瑜无缘无故落水,其中必定有缘由。

    林瑜起先还迟疑,事情都过去了,她不想让妹妹担忧。

    林幻却道:“你说与我听,日后有什么变故,我也提前有个准备去应对。”

    林瑜听到这话,便不敢隐瞒了,因为她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发生变故,妹妹自来主意比她多,说出来大家也有个商量。

    便把如何遇到陈公子,然后又是如何落水的事情一一说出。

    只才说到一半,就被林幻打住了:“你是说他把你当贼了,还当空射了你一箭?”

    林幻真是不可思议极了。

    林瑜忙解释“不是射我,是从我耳边射过去。”

    林幻:“……”有区别?差之分毫林瑜今天的命就交代在这里了。

    林瑜见妹妹表情不善,忙又道:“后来他又同我道歉,说误解我了。”

    倒不是为陈公子开脱,只是事情经过就是这样,她需如实说出,而不是夸大其词。

    林幻已经不知该说什么了,又追问后面情况,得知了林瑜是如何落水,然后陈谦怀是如何施救。

    听完后,她几乎是断定了陈谦怀对林瑜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