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盗墓之开局征服怒晴鸡 > 第107章 扑朔迷离
    三人没有继续去管献王占卜天机图中的异象。

    现在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把雮尘珠拿到手。

    移步换景。

    接下来的壁画依旧描绘的是九爪龙潭的景象。

    献王这家伙乘龙升天,去往那占卜天机图中的仙山。

    “噫,这三个接引童子有点奇怪啊。”

    “看,这三个小人脖颈处都有眼球状图案。”

    “红斑诅咒。”

    在这副壁画中,除了献王乘龙升天去往仙界以外,上面还有三个匍匐在地长跪不起的接引童子。

    在这三个接引童子脖颈处,各有一枚眼球状的红斑诅咒。

    鹧鸪哨一眼便认出来,这三个接引童子脖颈处的红斑诅咒和他身上的一模一样。

    陈玉楼道“乃乃的,这三个接引童子不会是咱们三人吧?”

    “也就是说,献王这家伙在两千多年前就算到了有三个人会到他的墓里来?”

    “这孙子真有这么厉害吗?”

    “谁知道呢。”

    “不过这孙子可算错了,壁画上这三人都有红斑诅咒,而咱们三人除了三弟以外,可没中这红斑诅咒,这家伙算的也不灵啊。”

    “不管这家伙算的灵不灵,找雮尘珠要紧。”

    明鲤瞧了一眼壁画上长跪不起的三个接引童子,对献王的占卜秘术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这家伙,确实牛叉。

    痋术,巫蛊之术,风水秘术,还特么连占卜推衍之术都这么厉害,确实是个奇才。

    当然了,这家伙之所以能这么神,多半也是借助了雮尘珠的神秘力量。

    还有,这壁画上的三名接引童子,当然不可能是他们三人。

    这三人,不出意外应该是胡八一,雪梨杨,以及王胖子他们三人。

    可惜啊,献王这家伙什么都算到了,却没能算到他这个异数。

    “真特乃乃的让人上火,献王这孙子居然这么丑化咱们,趴在地上跟三条狗一样。”

    陈玉楼真以为壁画上画的三个接引童子就是他们三个。

    虽然他和明鲤身上没有红斑诅咒。

    想他堂堂卸岭总把头,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却被献王这家伙如此丑化。

    等一会掀了这家伙棺材板之后,一定要给这家伙狠狠的来上几个耳光,让这家伙睁开眼睛好好看看他陈总把头。

    鹧鸪哨神色激动“我想起来了,扎格拉玛族的先知在鬼洞附近就可以精准预言千年以后发生的事情,离开鬼洞之后这项能力就失去了。

    雮尘珠是从鬼洞中取出来的,献王一定是通过雮尘珠预知了在两千多年之后我们会来,所以雮尘珠,一定在献王手中!”

    扎格拉玛族古籍记载,雮尘珠原本是属于鬼洞族的至宝,用来祭祀他们的神灵。

    后来鬼洞族从双黑山迁走,据说带着雮尘珠去了乌斯藏的昆仑山附近。

    鬼洞族离开之后,扎格拉玛族就搬到了双黑山山腹,发现了无底鬼洞。

    族中的祭司通过占卜告诉族人,在东方有一枚黄金玉眼可以看到鬼洞内部。

    所以扎格拉玛族就仿照雮尘珠打造了一枚假的玉石眼球,通过这个仿照的玉石眼球进入鬼洞打开了虚数空间。

    从此以后,扎格拉玛族便被打上了祭司的标签,成为了鬼洞的祭品。

    为了躲避诅咒,扎格拉玛族不得不离开生活多年的家园,前往中原寻找真的雮尘珠。

    只有找到雮尘珠,才能解除鬼洞的诅咒。

    在寻找雮尘珠的过程中,渐渐演变出了搬山道人一派。

    献王一定是通过雮尘珠看到了一些未来发生的事情。

    知道他们要来。

    所以,雮尘珠一定在献王手中!

    “三哥,别激动,淡定。”明鲤拍了拍鹧鸪哨肩膀。

    看把小伙子激动的。

    不过现在可不是激动的时候。

    献王这家伙既然算到了两千多年后有人要来找他拿雮尘珠,肯定会有所准备,绝对不会让他们这么轻易就把雮尘珠拿到手。

    “三弟,四弟,你们觉不觉得这墓室是不是有些不太正常,咱们跟犁地似的在墓室里转了一圈,献王这家伙的棺椁呢?”

    明鲤低声骂了一句“玛德,不应该啊。”

    这墓室乃是石英石的天然洞穴,这间洞墓室,应该是献王墓的最后一间墓室了才对,不可能再有其他密室,但偏偏就是不见献王的棺椁,这就奇怪了。

    “特乃乃的,这孙子难倒还真藏到天上去了不成。”

    没有见到献王的棺椁,陈玉楼越想越不爽,一脚将旁边一个丹炉踢翻,丹炉里的不朽金丹洒落一地。

    鹧鸪哨脸色也变了,再也不复之前的喜悦。

    看到献王乘龙去往仙界的壁画,他是那么的肯定雮尘珠就在献王手中。

    但整个墓室都被他们逛高了,却不见献王的棺椁。

    难不成,老天爷再一次玩了他?

    这个渣男!

    “二哥,三哥,别急,让我想想。”不见献王棺椁,明鲤心里也有些着急。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脑海飞转,从踏入献王墓墓室那一刻开始所发生的一切在明鲤脑海中开始回放。

    陪葬品,这种棺椁,长生烛,代表幽冥界的斗室,影骨,被封印在墙中的女尸,空棺椁,壁画……。

    随着这个画面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中回放,明鲤确定有些细节被他们忽略了。

    墓室中一共有十支长生烛,除却献王这家伙恶搞的接引童子,还剩下七支。

    六支黑鳞鲛人,分别代表献王的前三世,影骨,那个被封印在墙中怀了一肚子蛾子很可能是献王他老婆的女尸,加上献王自己。

    一一对证下来,只剩下那支最大造型苍劲古朴的铜牛灯,根据前边的两类长生烛推断,这支牛头长生烛一定还代表着什么特殊意义。

    难不成这牛头长生烛,有什么特别之处?

    必须找到第十具尸体,才能找到献王墓?

    那么,这第十具尸体,到底在墓室的什么地方?

    “三弟,四弟,快看,棺材没了!”

    “壁画,消失了!”

    正当明鲤对这所谓的第十具尸体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陈玉楼和鹧鸪哨的惊呼将他的思绪打断。

    墓室中那具凤棺,不见了!

    墓室中的壁画闪烁了两下之后忽然消失不见,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玛德,真见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