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海贼之黑色王座 > 第97章:赔礼道歉
    “呋呋呋~,抱歉抱歉,刚才真是失礼了,我为部下刚才的失礼道歉,为了表达我的歉意,这次我搜罗到拿来交易的恶魔果实中,可以卖一个给你,绝对是友情价。”

    多弗朗明哥不愧是海贼枭雄,能屈能伸,他很快就压下心中的愤怒,咧着嘴,用像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办的态度和巴尔说道。

    打不过就得认,暂时低头,然后赔礼道歉。

    这就是多弗朗明哥自从坠入凡间然后经历种种磨难后明白的生存道理。

    既然巴尔背后站着金狮子这位传奇海贼,他暂时选择隐忍也并不算丢脸。

    恶魔果实交易!

    “这家伙还真是恶魔果实贩子啊,听他语气,恶魔果实就像大白菜一样。”

    巴尔听到多弗朗明哥拿出恶魔果实来的购买权来当赔礼,心里顿时有些无语。

    又一次见识到多弗朗明哥搜罗到不少恶魔果实,他也不得不承认对方虽然不是世界上实力最厉害的那些批人,但能量确实非常大。

    不过这次搬出金狮子狐假虎威居然能够吓住多弗朗明哥,而且还能够从对方那里得到一颗恶魔果实的购买权,这还是相当不错的,算是白嫖到一颗恶魔果实。

    于是,他点点头,同样露出虚假的笑容和表现出虚假的友好态度说道:“这次就算了吧,以后管束好你的手下,在海上嘴太臭很容易死。”

    多弗朗明哥听到巴尔这样回复,虽然知道巴尔已经接受他的赔礼条件,但心里还是非常的不爽,额头上刚刚消失的青筋又出现。

    与此同时,一直在附近旁听没插嘴的吉尔伯特已经惊呆了,他完全搞不清楚多弗朗明哥为什么会一下子对巴尔这么客客气气的。

    他跟多弗朗明哥合作多次,早就清楚这家伙有多么的傲慢狂妄,现在他居然客客气气的赔礼道歉,真是活见鬼了。

    但他人老成精,还是看得出来多弗朗明哥被巴尔刚才所说的狮子震慑住了,否则根本不可能赔礼道歉。

    狮子是谁?

    为什么多弗朗明哥会这么害怕它?

    巴尔或者拉姆帮难道背后有着这一头狮子撑腰?

    一时间,吉尔伯特脑子里蹦出许多问题来,这些问题给此时他带来浓浓的危机感,原本得知多弗朗明哥成功帮他找到鸟鸟果实以及可以购买到更多的恶魔果实来提升他手下军队的战斗力的好心情全都无了。

    但他也清楚自己即使问了,巴尔和多弗朗明哥肯定也不会告诉他,只好耐心的等待两人结束对话。

    吉尔伯特这次之所以会叫巴尔过来,主要是向巴尔展示一下他财力和人脉,好炫耀一下,并且告诉巴尔鸟鸟果实已经买到,希望他能够准备着手处理掉那个该死的透明人。

    这两个月来,吉尔伯特可是没少收到来自透明人的威胁信。

    可惜这个透明人真是太过谨慎小心了,对方似乎知道他已经找到强者保护他,每次发来威胁信都是托一些根本不知道内情的贱民传来消息,甚至连用来方便联系的电话虫都不给一只,让他直到现在都不清楚这个透明人的半点信息。

    很快,三人之间的交流就结束了,吉尔伯特和多弗朗明哥达成恶魔果实的交易,巴尔也选定好一颗超人系的恶魔果实。

    等多弗朗明哥挂掉电话,接下来就是巴尔和吉尔伯特两人之间的交流时间了。

    “吉尔伯特先生,你这个要求恕我不能够答应,想必你应该也知道了吧,我地盘和闪金商会已经出现多次盗窃案,而且一直查不到贼人,不用我说,你应该都知道那贼人是谁了吧,那透明人是借此来警告我,我个人倒是不怕,但我不能够拿部下和朋友的性命来冒险,保护你,这已经是最大限度了,也不算违背你和那透明人之间的约定,还有,请你不要忘记你我之间的约定,如果你违约了,我会很不高兴。”

    巴尔见吉尔伯特还不死心,想要利用被勒索的东西当诱饵来设计抓捕透明人,顿时毫不犹豫的选择拒绝,冷着脸盯着吉尔伯特。

    这吉尔伯特真不是省心得主,总是背面一套背地一套,是个两面三刀的家伙,他居然暗中将他保护他的消息透露出去了,目的当然不止是让透明人记恨于他,更是希望借此彻底将他帮到他的战车上,让国王军也记恨他。

    要不是透明人就是他自己,还有他及时将自己与吉尔伯特交易的一部分内容透露出去,国王军才没有找他的麻烦,但这也让闪金商会在磁鼓王国其他地方的生意遭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被巴尔当面毫不犹豫的拒绝,还被威胁,吉尔伯特心里当然不好受。

    不过他也清楚这事自己不占理,本以为自己偷偷让人在城中泄露巴尔保护他的消息让透明人恨上巴尔,可以借此适当的转移一下透明人的视线和增加双方的矛盾,却没想到透明人只是做出一些小偷小摸的事情,并没有杀人结怨。

    最后反而更加坚定巴尔不愿意得罪透明人的决心和令巴尔对他产生怨言,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如今他又从巴尔和多弗朗明哥两人的对话中了解到重大情报,明白巴尔不仅仅个人实力强大,背后可能还有让多弗朗明哥忌惮的强大势力,现在是更加不能够轻易得罪,必须赶紧修复关系,立刻笑着说道:

    “哈哈哈~,放心,我肯定不会违背我们之间的交易约定的,我刚才就是随口一提而已,不用当真,至于你地盘和闪金商会的盗窃案,我真的非常抱歉,这肯定是我这里的某个该死的仆人不小心说漏了嘴,然后让那该死的透明人知道了。

    不过也请你理解,这段时间,这里有不少人进进出出,你平时在这里接触的人也不少,那个该死透明人肯定是有什么特殊的情报渠道,这才牵连到你,但请你放心,那透明人对你造成的损失,我全部赔偿,还有洛克岛的无偿期限可以再增加五年,你觉得怎么样?”

    “那我就替地盘上那些遭到失窃的人谢谢城主大人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那我就回去继续锻炼了。”

    巴尔得到想要的好处,自然是会选择跟吉尔伯特虚与委蛇,脸上又露出笑容,仿佛根本就没有生气过一样,点点头说道。

    吉尔伯特碰了一鼻子灰,此时心里也被某些事情烦恼着,当然不想继续见巴尔这个可恶的黑帮分子,继续跟巴尔胡扯几句就客气的让巴尔离开,并且还亲自将巴尔送到门口。

    “狮子,究竟是怎么样的狮子才能够让多弗朗明哥这个傲慢狂妄的家伙如此忌惮,这拉姆帮好像还隐藏着一些我不知道的东西,不行,必须查清楚,否则这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吉尔伯特送走巴尔,胖脸上的笑容迅速冷下来,他迅速走到窗边,精明的小眼睛看着已经化为风雪飞离城堡的巴尔,小声嘀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