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海贼之黑色王座 > 第9章:冰剑豪
    拉姆帮最高干部雷吉是一名出色的剑士,曾几何时,他一人一剑在伟大的航路上闯下诺大的名声,被人称之为冰剑豪,之所以会被人这么称呼,原因在于他的佩刀是名刀冰鬼。

    传说冰鬼是一把诅咒之刃,里面封印着一只邪恶的冰鬼,然后手持它的人都会被赋予冰冻的力量,但同时也会中下死后灵魂被其吞噬的诅咒。

    虽然不清楚传说中诅咒是否真实,但雷吉手持冰鬼后,确实拥有了冰冻的力量,所有被他的斩击斩伤的敌人,伤口都会瞬间冻结,然后寒毒入体,迅速死亡。

    因此,冰剑豪雷吉曾经一度令伟大航路上的人闻风丧胆。

    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名有着一双鹰一般眼睛的年轻剑士,冰剑豪再也没有出现在伟大航路上,冰鬼同样下落不明。

    ......

    黄昏时分,拉姆帮大本营的剑术道场,某个空阔的房间中,雷吉正一个人待在其中,此时正在拿着一块干净的毛巾拭擦着一把刀。

    如果有人此时在这里的话,那肯定会惊讶的发现这一位平时一直保持着一副冰冷表情的老剑士此时竟然一脸深情的看着手中的刀,他此时这副模样仿佛在面对的不是一把冰冷冷地刀,而是自己的爱人。

    可惜,无论雷吉多么深情的看着手中的刀,刀都是不会给予他回应。

    而且这把刀也不完美,原本锋利的刀刃上布满了缺口,甚至缺少了重要的刀尖,缺口平滑光整,显然是被某种利器削掉的。

    对此,雷吉没有一点介意,依旧深情的一遍又一遍的拭擦手中的刀。

    “咚咚咚~”

    突然间,房间的大门被人敲响。

    雷吉听到声音,手中的动作顿时一顿,眉头微皱,脸上迅速恢复平时的那副冰冷冷地表情,冷声道:“什么事?”

    门外的人是雷吉的大弟子雷布特,他听出师傅刚才说话的语气不对,立刻恭恭敬敬地回答道:“老师,今天是您讲课的日子,时间快到了,您是否要准备一下?”

    雷吉身为剑术道场的主人,平时虽然不用手把手教导学员,但每个星期还是会亲自授一节课,讲述一下自己关于剑术的理解,并且还会课堂上给学员解答一些剑术上的疑惑。

    不过他授课的对象只是剑术道场中他真正收下的弟子。

    “是么,又到这个时间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雷吉得知是自己忘记了授课时间,语气缓和下来,吩咐道。

    与此同时,偌大的剑术道场训练房中,上百名手持木刀的拉姆帮的成员齐聚一堂,他们此时正在一些指导员的指导下,两两进行着比试,相互切磋。

    于是,剑术道场中传来一阵阵木刀相互碰撞的声音,其中也夹杂着一些学员都木刀击中的痛叫声。

    巴尔此时也身在剑术道场中,不过他此时并不在训练房,而是在外面的庭院中与一名年轻人用打刀真刀真枪的比试着。

    年轻人名叫埃尔斯,今年15岁,是雷吉最小的弟子,在维利亚港口中是小有名气的剑术天才,据说他14岁才开始修炼剑术,才修炼剑术一年,就已经可以击败在此修炼五六年剑术的大人。

    “铿铿铿~”

    打刀在两人手中化为残影,不断在空气中进行交锋,每一次撞击都会发出响亮的声音,一朵朵稍纵即逝的火花也随之出现在空气中。

    一阵刀光剑影顿时出现在积雪的庭院中。

    短短五六分钟的时间,两人就相互交手上千次,打得有来有回,交手的足迹也遍布整个庭院。

    过程中,巴尔眼睛不时会突然闪过一丝红光,这个时候,埃尔斯就会瞬间反过来被他压制。

    在外行人看来,两人的剑术实力相差无几,一时半会根本无法分出胜负,但在内行人眼里,与巴尔对战的埃尔斯要败了。

    他败的原因并非是他剑术不如巴尔,事实上,他的剑术其实是在巴尔之上,因为在对战中,巴尔基本上都处于守势。

    埃尔斯之所以会败,是败在体力上面,连续上千次的猛烈挥斩严重消耗着他的体力,令他不禁已经满脸通红,微微喘气起来,而他的对手像是怪物一般,依旧脸不红气不喘,挥刀的力道一如既往的刚猛有力。

    “不打了不打了,你这怪物,体力怎么感觉越来越好的样子,可恶,好不甘心,这次又没能够击败你。”

    再过七八分钟,感觉到右手臂传来强烈刺痛感的埃尔斯终于坚持不住了,赶紧一剑逼退巴尔,然后高声道,脸上露出咬牙切齿的不甘表情。

    “埃尔斯,是你的体力越来越好了,你这次可是足足坚持了十四分钟呢。”

    巴尔见此,长长呼出一口气,微微一笑道。

    自加入拉姆帮的第二天下午结束一天的巡逻任务后,他就过来雷吉创立的剑术道场学习剑术,并且之后的每天下班都会来这里修炼剑术,现在已经坚持一个多月。

    由于他本身就拥有基础级的剑术,因此很快就跳过了用木刀修炼基础的过程,改为用真刀与拥有基础剑术的学员进行对战。

    不过不到三个星期的时间,同时每天坚持修炼九蛇炼体术的巴尔就击败了剑术道场中所有拥有基础剑术的学员。

    常人修炼剑术,每天专心修炼两个小时可能就会累得不行,如果还进行高强度的对战,第二天手可能会酸痛得握不稳刀。

    而巴尔凭借着再生天赋,根本就不用担心这些事情,精力充沛异于常人且自律性超强的他自开始在剑术道场学习剑术后就玩命的进行训练,每天下班后都能够进行数个小时高强度的对战,几乎将每一个掌控基础剑术的学员都对战个遍。

    他本来在修炼剑术上就有不错的天赋,加入如此玩命的进行训练,剑术实力自然一日千里,进步速度非常快。

    “是么,那太好了,我还以为就你这怪物一直进步呢,等着瞧吧,迟早有一天,我会在体力上面也胜过你的。”

    埃尔斯听到巴尔这么说,瞬间变脸,咧着嘴高兴地笑了,笑得有些没心没肺的,似乎真的对自己的进步感到非常高兴。

    巴尔见埃尔斯笑得这么开心,他也在一旁陪着笑,眼里还露出一丝羡慕。

    这么开心和干净的笑容,巴尔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同时,他也清楚自己可能永远都不可能像眼前这人一样笑得那么开心,因此心里不禁露出一点点羡慕。

    埃尔斯,一个纯粹的人,一名纯粹的剑士,他这是巴尔在击败剑术道场中所有掌握基础剑术的学员后遇到的新的剑术高峰,距离他完成攀越还有一段距离。

    两人因为年纪相差不大,又是剑术道场中的剑术天才,很快就在一次又一次的对战中成为好朋友,他是巴尔来到维利亚港口第一个真心交往的朋友。

    “埃尔斯,过来听课。”

    突然间,一个冰冷的声音从附近传来。

    巴尔听到这个声音,立刻转过身,恭恭敬敬的向不远处那位表情严肃的老剑士敬礼。

    “老师您来了,好的,我马上就去。”

    与此同时,埃尔斯同样转过身,跑到雷吉面前,笑着说道,一点都没有因为老剑士的积威而感到拘束。

    雷吉显然很喜欢埃尔斯,对埃尔斯在他面前没大没小的举动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微微一笑,点点头就转身离去。

    不过刚走一步,他就发现埃尔斯拉他的衣服,对他挤眉弄眼的,然后再次转过身,淡淡的看了一眼巴尔,轻声道:“你也过来吧。”

    这段时间,巴尔的剑术进步,雷吉也看在眼里,虽然他不太喜欢这个心思不够纯粹的学员,但不得不承认巴尔确实是一名剑术天才。

    既然埃尔斯现在出面求情,他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吧,就当做是埃尔斯以后的磨刀石好了。

    巴尔不清楚雷吉此时心中所想所思,他听到雷吉的话,心中大喜,立刻规规矩矩的向雷吉行弟子礼,恭敬地回答道:“是,雷吉师父。”

    他知道,从雷吉主动叫他去听课的那一刻起,他也是雷吉的弟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