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海贼之黑色王座 > 第1章:巴尔
    磁鼓王国,雪夜下的维利亚港口。

    “呼呼呼~”

    一股寒风呼啸而过,一份皱巴巴的世界经济新闻社的报纸顿时被风吹进一条黑漆漆的街道中,然后被一名穿着破棉袄的年轻人抓在手中。

    年轻人看了一眼这份时期是海圆历1507年10月21日的报纸,发现是前天读过的,就将其扔掉。

    “小子,该干活了,去把东西拿到指定地点。”

    在年轻人身后,一名身穿着黑色棉衣的疤脸大汉透过烟蒂上的火光看了看手表,立刻狠狠吸了一口烟,呼出一股浓烟后,就推了一把年轻人,冷声命令道。

    留着一头黑色碎发的年轻人很瘦,即使身上裹着一件还算厚实的旧棉袄,依旧让他看起来十分瘦弱,但他有着一副非常出色的容貌,即使漂亮的女人见到都忍不住生出妒忌,而且皮肤很白。

    唯一可惜的就是右脸颊上多出一道烧伤的红印,令这张漂亮的脸蛋受到了些许破坏,变得不完美起来。

    年轻人听到疤脸大汉的话,被冻得通红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紧张的表情,但还是迅速接过疤脸大汉递过来的一个包裹和一把单发遂火枪,然后一步步的走向没有半点灯光的漆黑码头上。

    年轻人走路很轻,即使踩在雪地上,都听不到什么声音,在雪夜中,他就像一个幽灵在静谧无声的码头上徘徊着。

    每走一步,巴尔都竖起耳朵聆听着周围的声音,当他确实没有听到什么异常的声音,才继续轻轻的踏出下一步,为了尽可能的减少与地面的摩擦,他没有穿鞋,只穿着一条破了洞的棉袜,脚因此被冻得发青发麻,几乎失去了知觉。

    对此,巴尔没有抱怨,只能够默默的去忍受,自死后意外穿越到这个世界,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人性之恶后,他就对痛苦没有什么抱怨了,他只想活着,然后变强,再去狠狠的去报复那些把他当成猪狗的家伙。

    此时此刻,为了活着,他需要把手中的走私品送到码头泊位上的某艘船上。

    帮助拉姆帮运送走私品,这就是他来到这个地方后的第一份工作,算是今天这次,是他第十次帮助拉姆帮走货了,只要完成这一次,他就能够正式成为拉姆帮的一员。

    有过前九次的经验,夜视能力非常不错的巴尔现在已经轻车熟路,很快就来到预定地点,一艘完全不起眼的小船边上。

    即使到达了预定地点,巴尔依旧保持着警惕,在当天龙人奴隶的那段悲惨的生活里,他学会了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谨慎这一点,借此,在天龙人惨无人道的奴隶统治方式下,他成功活下来了,也练出一些增加活命几率的能力。

    如今,这些能力又再一次救了巴尔。

    巴尔此时发现那艘不起眼的小船明显比前九次要沉,并且船下的水面动静不小,经受锻炼的听觉让他听到其中轻微的哈气声,早已习惯血腥味的鼻子让他迅速嗅到了一丝在混在冰冷空气中的血腥味。

    “出事了。”

    巴尔瞬间就意识到事情不对劲,顿时萌生退意。

    他怀中的走私品是磁鼓王国特有的疗伤药品,名叫治疗女神,属于磁鼓王国当做天上金上贡给天龙人的东西,由于每年产量很少,每年上贡给天龙人后就剩余不多,因此一直被磁鼓王国当成禁品,不允许出口。

    一旦被发现,将会给予死刑。

    但在如今这个混乱的世界中,这种能够令伤口瞬间止血的顶尖疗伤药品无疑是非常珍贵的,关键时刻说是一条命都不为过。

    因此在黑市里,这种治疗女神的价格一直居高不下,常常被炒到几十万贝利一瓶。

    面对着庞大的利润,走私犯当然心动了,哪怕冒着杀头的风险,他们依旧毫不犹豫的选择走私。

    拉姆帮是磁鼓王国内少数掌握这种珍贵药品走私链的黑帮。

    当然,拉姆帮不过是这条走私链上的一个工具而已,现在的巴尔则是这个工具上的一个小小的零件,而且极有可能不是关键的那一个零件。

    黑吃黑是走私中常有的事情。

    巴尔嗅到血腥味后,立刻就知道船上是怎么一回事了,想必船上的拉姆帮走私成员已经命丧黄泉,里面的凶徒正等待着他这个可能随时都可以被放弃的小零件将宝贵的疗伤药品送过去。

    活下去,这是16岁的巴尔脑子里此时唯一的想法。

    他开始不动声色的往后退,趁着船上的凶徒还没有发现他之前,尽可能的远离船只。

    但巴尔知道,他退不了多远,因为像他这样充当零件的人还有很多,既然他这边出事,其他零件那边的情况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没有人不会选择挣扎一下,这也是为什么拉姆帮的人会给巴尔他们这些廉价的零件一把单发遂火枪的原因。

    “砰!”的一声,一道响亮的枪声打破了黑夜的平静。

    这枪声一出现,巴尔立马就在雪地里狂奔。

    这个时候,船上的人也发现事情败露,立刻拿着手电筒出来,然后顺着脚步声的传来的方向一照,马上就发现了正在逃跑的巴尔。

    那些人见此,立刻分出三人拿着手枪去追,剩余一人用手电筒一直照着巴尔,给同伴指明方向。

    追击过程中,三人频频开枪,大声威胁巴尔叫身上的东西交出来。

    追击的人枪法不错,好几发都差点击中巴尔,有一发就擦着巴尔的耳朵过去,吓得巴尔的心差点跳出来。

    由于没有穿鞋子,巴尔在雪地里的摩擦力不足,跑不快,甚至好几次差点滑倒,听着后面越来越响亮的威胁声,他咬咬牙,将身上一个小包裹用力扔的远远的,大声道:“别追了,我扔地上了。”

    听到巴尔的声音和见到他的动作,追击的三人立刻分出一人去小包裹被巴尔扔过去的方向,剩余两人则继续对巴尔进行追击,显然单单一个内部东西不明确的包裹不能够让他们完全放弃追击巴尔。

    “可恶,看来我那些的前任跟这些人斗智斗勇,让这些人都学精了。”

    巴尔见后面还有人追击,心里暗骂不已。

    事实上,他扔出去的包裹是假的,真的他可不敢扔,因为扔掉,就意味自己敌人又会增加一个名叫拉姆帮的地头蛇势力。

    巴尔奔跑的速度终究还是比追击的人差上许多,而他想要跑回原先跟疤脸大汉一起的街道还有不小的距离,最令他担心的是疤脸大汉是否还会在原地都是一个未知数。

    令巴尔值得庆幸的消息是后面追击的人没子弹了以及追击的人就只有两人。如此一来,他就有了求生的机会。

    “臭小子,等我抓到你,定要扒了你皮,然后找个笼子把你关起来抽。”

    其中一名追击的凶徒见到自己与巴尔的距离越来越近,已经不足五米,再次恶狠狠的威胁道。

    笼子。

    关起来。

    巴尔听到后面那人口中说出来的声音,一股无名之火立刻在胸口沸腾,令他双眼布满杀机,额头青筋凸显,显然愤怒极了。

    拼命的时刻又到了。

    巴尔从来就没有指望过拉姆帮的人会过来救他,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只有自己的力量才真正值得完全信任。

    他深呼吸一口气,令自己重新冷静起来,双眼迅速亮起一丝红光。

    霎时间,他见到了身后追击的两人,哪怕他根本没有转过头去看,哪怕周围光线很暗,他依旧看得清清楚楚,而且两人的动作在他眼里慢得跟乌龟一样。

    见闻色霸气,这是他在地狱里获得的力量。

    但这份力量现在还是太弱小了,作用范围只有方圆五米之内,他每次发动,只能够维持两秒钟,然后再过上一分钟才能够重新发动。

    因此不到关键时刻,巴尔都绝不使用。

    生死对决,一秒就足以决出胜负。

    下一秒钟,巴尔猛然用力跳起立,同时借助刚才落地时的脚力和腰力强行在空中扭转身体,直面身后那两名体格强壮的凶徒,一把单发遂火枪出现在他手中。

    “砰!”的一声。

    一道火舌从单发遂火枪的枪口出现,其中一名凶徒眉心瞬间出现一个枪洞。

    接着,巴尔以不到一秒钟的速度完成装弹,然后再次开枪,另一名凶徒的眉心立刻同样出现一个枪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