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这白眼不要也罢 > 第一百三十四章疑问丛生的佐助!
    就在我爱罗拦下手鞠后,君麻吕脸色一变,看着上方露出笑容的宁次。

    心中警铃大响,挥舞着骨枪准备甩开时,一抹电光开始从上方宁次身上爆发。

    【幻影爆碎】

    不仅仅骨枪上的宁次,伴随着烟雾升起,四面八方大量的宁次朝着君麻吕敞开怀抱。

    轰!

    艺术就是爆炸啊!

    化成人堆的君麻吕,狂暴的电光累积下,瞬间爆裂开来。

    强大的威力,让这片刚被掀翻过的草地,直接化为一片焦黑。

    来年此地一定是个丰收节!

    而最为严重的中心,一道漆黑的身影,此刻身上冒着烟雾。

    一块块焦黑的骨块掉落,露出其中神色漠然的君麻吕。

    差一点没能防御住!

    对方人呢?

    缓缓抬头的君麻吕,看着四周一片焦黑,却没有对方的任何身影,眉头微皱。

    突然发现自己脚下的影子不正常,为何越变越小,难道……

    猛的抬头的君麻吕,顿时看见空中一颗巨大螺旋丸子即将落下,瞳孔一缩。

    “尸骨脉·早蕨之舞!”

    根本没有丝毫考虑的时间,君麻吕直接发动最强一招。

    无数的骨头暴涨而出,不断突刺向上方的巨大丸子。

    接触的瞬间,巨骨被磨灭成为粉末,后面仿佛无尽的骨刺蜂拥而至,不断替补前面磨灭的骨刺。

    这让上方的宁次稍稍有些意外,竟然僵持住了,君麻吕的实力确实可以。

    不过,他可并没有真正动用全力,现在的【螺旋念气场】才多大,连打守鹤的一半都没有。

    所以磨灭吧!

    念气加大输出,手中【螺旋念气场】瞬间暴涨而起。

    这让下方的君麻吕一怔,看着上方暴涨的丸子,突然涌出一股无力感。

    对不起!

    大蛇丸大人!

    你的任务我完成不了了!

    轰!

    【螺旋念气场】轰然落下,整个草地都在被磨灭,掀起的狂风更是让我爱罗再次支起沙砾护盾,遮挡余波。

    就是现在!

    手中攻击一收,整个人直接落下,看着陷入濒临死亡的君麻吕,扯下其破碎的衣物,丢入坑中。

    从物品栏中拿出一支东西注入,直接让分身带走。

    行动速度很快,仅仅一瞬间,我爱罗他们恢复视野后,只能看见宁次站在大坑边缘。

    其中坑底只剩下破碎的衣物残片还有些许骨头残留在内,不见君麻吕身影。

    手鞠看着下方,有些疑问:“解决了吗?”

    我爱罗摇了摇头,他也不清楚。

    此时的宁次抬头面向他们,缓缓走了过来,感知落在鹿丸跟牙身上。

    “对方跑了,麻烦你们将他们带回木叶,我还有任务需要执行。”

    说完宁次身影再次消失,这让手鞠为之一气,不忿道。

    “这家伙,当我们是什么人了?就这样随便指使的吗?”

    勘九郎也是帮衬道:“就是,我们又不是他的手下,凭什么听他的,对不对我爱罗!”

    我爱罗沉默片刻:“走吧,带他们去木叶!”

    勘九郎:“……”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我爱罗!

    你当初是怎么凶我的,你现在竟然听一个外人,姐姐的话都不听了。

    “姐……”

    勘九郎目光看向手鞠,结果顿时没话了,早已经转身的手鞠,看着勘九郎的目光,羞恼道。

    “看什么看,把你的傀儡召出来,难不成还指望我背他们吗?”

    “这……”

    勘九郎顿时垂头丧气:“我知道了!”

    搞了半天,就他当真了,岂可修!

    虽然不爽,但是在三人中,就他最没话语权,明明他不是最小的。

    这年头老二真难当!

    老老实实将傀儡召唤出来,将鹿丸还有牙背起来。

    鹿丸不舒服道:“那个,有点硬,能轻点吗?”

    这让勘九郎狠狠瞪了他一眼,顿时鹿丸也不说话。

    算了算了,惹不起,惹不起,谁让他们现在是重伤呢。

    后面只能交给宁次处理了,他们在这里呆下去,伤势会恶化,还有丁次没有追上来,让他很担心。

    而勘九郎心中愤愤道。

    可恶!

    我的傀儡才不是干这种事情的啊!

    这是用来杀人的!

    虽然吐槽着,但还是跟在手鞠还有我爱罗的背后朝着木叶而去。

    ……

    而宿命对决的鸣人与佐助。

    此刻已经最终之谷结束了战斗,佐助站在淅沥的雨水中,捂着肩膀看着倒下的鸣人。

    这才对决,她赢了,但是看着昏迷的鸣人,最终还是没有下去杀手。

    “鸣人,抱歉了!”

    带着划痕的木叶护额,缓缓从佐助额头滑落,摔在鸣人的身边,转身踉跄的离去。

    而当佐助捂着肩膀来到森林入口时,停下了脚步,看着一道靠在树边,撑着一把伞的男人,微微咬了咬嘴唇。

    大声的质问着:“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明明是你放弃了我!”

    这让宁次听着怪怪的,什么叫我放弃了你?

    轻轻叹了口气,撑着伞来到佐助身边,手中莹莹的绿光帮忙治疗。

    至于鸣人那边,早已经感知到的卡卡西,如今也已经到了,用不着他担心。

    “你要的我给不了,你欠缺资源,而我更加欠缺,所以原谅我,佐助!”

    佐助盯着宁次,他很不甘心,为什么一个个对他好的人,最后都变得如此残忍。

    那个人男人如此,此刻现在这个男人也是如此,既然最后要对她残忍,又为什么对她那么好?

    要是宁次知道她心中所想,恐怕就要喊冤枉了,都炼了,没偏爱啊!

    不过也对,毕竟当初灭族后的佐助,也只有他一直照旧。

    面对沉默不语的佐助,宁次缓缓睁开了眼睛,让佐助一怔。

    “你的眼睛……”

    “已经恢复了!”

    宁次微微一笑,摸了摸自己的眼眶,目光落在佐助身上。

    “没想到佐助如今竟然变得如此漂亮,不知道当初男儿身的时候又是什么样子。”

    “你……”

    佐助看着宁次,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明明默认他叛逃,如今又来到她面前。

    又帮她治疗伤口,只字不提为何会在这里,宁次……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明白你有很多疑问,不过我虽然任务是来追回你,但是却不是来阻拦你的。”

    从怀中取出一块白色吊坠,稍稍注入查克拉,嘭的一声变成面具,让佐助目露疑惑。

    宁次看着她道:“想要刻印什么字?这是我送你离别的礼物,到时候戴上你就明白了。”

    佐助不解,但还是吐出一个字。

    “雷吗?虽然有些感觉不合适,不过就这样吧!”

    宁次在面具上刻印下【雷】字,虽然他是想刻印奈字的,不过算了。

    随着查克拉收起,面具重新化为项链,宁次连同雨伞一起交给了佐助。

    “如今身为女孩子,还是不要多淋雨的好,我很期待三年后的你,保重!”

    将东西交给佐助,宁次没有给佐助任何提问对的机会,便离去了。

    这让佐助微微发愣,这一连串冲击,让他有些消化不良。

    肩膀的伤势被治愈了,手中拿着伞,还有刻印【雷】字的项链。

    无数的疑问在佐助内心徘徊,沉默许久后,最终将吊坠戴上,身影逐渐消失在了森林中。

    此刻的她,将踏入另一个世界!

    ……

    而离去的宁次,来到森林的一角,看着分身怀中的君麻吕。

    “算算时间,差不多该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