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我真不是个文青啊 > 341 后海的悠闲日子
    夏红军和陈招娣在燕京这处小四合院里开始了同居生活。

    清晨早早被陈招娣叫起来,两人一块出了胡同,沿着后海公园的湖畔跑步,带着包子、馄饨的等早餐回家。

    吃饭后,夏红军就开始在书房整理《诗经》翻译稿件,陈招娣则提着篮子去菜市场买菜,准备中午饭。

    中午吃完饭后两人一块午睡,起床后各自学习看书,到了晚上,等天气凉后,两人迎着夜风手拉着在后海的街道上闲逛,或者就在院子里的桂花树下乘凉。

    日子过的简单而悠闲。

    陈招娣很喜欢这样的生活,每天都是开开心心的。又过了十多天,这天早上女孩突然说要回老家。

    “我得回去看看我父母,还有,我三妹今年高中毕业,也不知道考的怎么样。”

    陈招娣的三妹就是夏红军支助上高中的陈焕娣,据陈招娣说学习成绩也挺好,今年高考第一志愿报的是燕京邮电学院计算机专业,就在燕师大的隔壁。

    “呵,没想到,当年那个小丫头片子马上要成大学生了,时间过的真快。”夏红军感叹了一句。

    陈招娣听了白了他一眼。

    我们不已经大学毕业,而且还......在燕京有个家了。

    夏红军到希望陈招娣多住几天,她这一走自己又要过几个月的和尚生活,就是到过年回家,能不能睡一起还不知道呢。

    不过陈招娣到很坚决,夏红军也没办法当天收拾好行李就把她送到火车站。

    “路上注意安全,你返校我估计已经走了,我先得去安西找办点事,我到时候给你写信,还有,回家后看望我父母,千万别说我要去定西支教啊。”夏红军叮嘱道。

    他是怕父母担心。

    在汉湖人眼里,那地方到处都是黄沙漫天,穷的要饭吃的地方。

    陈招娣听了一一答应。

    女孩要坐硬座,夏红军硬是买了一张硬卧把她送上火车。

    既然一个人,夏红军又恢复了自己单身生活,懒得做饭,除了一日三餐,早上出去跑跑步,每天就猫在书房里整理完善自己的翻译稿件,又过了一周,时间已经到了七月底,总算全部整理完毕。

    看着整整齐齐的稿件,夏红军长长伸了个懒腰,快一年的时间总算搞定。

    第二天一大早,夏红军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背着书包出了家门坐上公交车直奔燕大,他要去找许渊冲教授过目给自己把把关。

    许教授就住在燕大里面的教授楼里,夏红军走进学校,现在是放假时间校园里学生并不多,他没走多远迎面就看到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姑娘。

    是杨丽。

    杨丽去年博士毕业后,留校做了讲师,干起了自己的老本行。

    杨丽也没想到会碰到夏红军,一愣,很快加快脚步冲到他跟前,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质问道“夏红军,你到底还管不管诗社?!”

    这个.......

    夏红军有些愧意。

    自从上了大四他就没好好来燕大参加诗社的活动,到了下学期他干脆屁股一拍直接定心实习,临走前也没给杨丽他们打招呼。

    后来接到杨丽的一封来信,信上说看他老不来参加诗社活动,于是专门到了师大,问了他宿舍的人才知道他去了大西北。

    回来以后,夏红军忙里忙外,后来陈招娣过着小日子也没去理会这些。

    看到夏红军露出惭愧的表情,杨丽幽幽叹了口气:“其实,咱们这个诗社好长时间没开展活动,海子又去了西藏,西川和骆一禾一天忙着工作,你跑到大西北,就我和戈麦几个支撑着......在这样下去诗社就要关门了。”

    夏红军听了默然。

    这并不是燕山诗社一家说面临的问题。

    燕师大的诗社,包括自己朝花诗社虽然还在运行中,但也没有当初盛况,学校一些小的诗社因为参加的人越来越少,纷纷停止了活动。

    其实,86年秋在深圳举办的“中国诗坛1986 现代群体诗歌大展”,以及年底在成都举行的“中国十大中青年诗人”评选活动将中国的诗歌运动推向了高潮。

    从此之后诗歌运动就开始走下坡路,燕师大的诗社只是这个现象的一个缩影。

    时代变了。

    “好了,不说这个。喂,我听说你们《诗刊》杂志社要在九月份举办“青春诗会”,你可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到时候一定要参加。”杨丽又说道。

    杂志社要举办“青春诗会”?

    我不知道啊?我还没去报道呢。

    还是九月份?

    夏红军听了更加尴尬,迟疑了一下才说道:“杨丽,我恐怕参加不了,我还要去西岭教一年书。”

    “啊?!”杨丽一脸吃惊。

    夏红军就把情况简单说了一遍,

    杨丽听着,惊讶的表情慢慢变成了钦佩。

    “夏红军,我今天才彻底的钦佩你。以前你文采、学识甚至你的这帅气的样子都让我着迷.....但是今天,你让我由衷的钦佩,夏红军,为啥你的做法老是那么与众不同?别人都是挤破头都往国外跑,而你呢,却去那么偏僻的地方。”

    夏红军笑了笑,没解释什么。

    “哎.......你这样做让我更加对你着迷了?怎么办?干脆我也停薪留职和你一去大西北教书吧?”

    啊?

    不会来真的吧?

    看着杨丽那狡黠的目光,夏红军微微一笑:“不会的,因为你吃不了这苦。”

    “是啊,我真吃不了那个苦,听说你去那个地方没电灯,到处是风沙,每天吃土豆窝窝头,我一天也呆不下去。”杨丽倒也很坦诚。

    “我喜欢穿着干净漂亮的衣服,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或者去三里屯喝咖啡,读诗歌写诗......夏红军,你是不是我觉得想法很庸俗??”

    夏红军摇摇头,想了想很认真说道:“其实,我也没你想的那么高尚,我觉得人生的意义在于体验和经历,没准哪天,我也会背着行李远走异国他乡,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哎呦,你说出国,我突然想起一个人!前几天我去机场送我一个朋友,竟然碰到你那个漂亮的女笔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