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柯南之沉睡的小五郎 > 第三十五 第二具尸体
    “黑岩!一会儿来我家!”

    “哈?川岛?你在开什么玩笑?”

    “别废话!如果你不想坐牢的话!明白吗?还有西木,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昨天晚上聊了什么,把他也叫上!听明白了吗?不然的话,我们都得完蛋!”

    “哈?”

    在川岛英夫离开后,和还在活动中心的村民们聊了聊,然后又安慰了一会儿自己伤心欲绝的女儿后,准备带着女儿回家的黑岩辰次却又意外的被川岛英夫堵在了活动中心门口。

    “川岛!你什么意思?我和西木会聊什么?他一个醉鬼罢了!”

    听到川岛英夫这番话的黑岩辰次的确有些震惊,因为昨天他可以确信当时只有他和西木,川岛怎么会知道他们两个昨天见面了?而且看样子还知道他们聊了什么?

    这个老东西不会是在诈我吧?

    就在黑岩辰次盯着川岛英夫想要看出更多东西的时候,川岛英夫却满脸愤怒的离开了。

    只是离开的川岛英夫不知道的是,跟着人群从活动中心出来的人中,有一人却在一直盯着他的裤子看。

    “所以你的意思呢?”

    “我觉得我们不能这么武断,仅凭一些支离破碎的线索和自己的推理就妄下评论。我们还需要一些关键的线索!”

    “好吧!”

    虽然很想把这个让自己在老巡查面前出糗的小鬼狠揍一顿。但是同样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有理的他,拳头捏紧又松开,松开又捏紧几次后,最后还是选择了理智。

    “你说的对!我们还需要更多的线索!”

    “当当当!”

    “谁?”

    “爸爸!是我!小兰!”

    “啊?小兰!你来了?”

    “嗯!”

    听到门口小兰声音的毛利小五郎正好有个台阶下,二话没说就去开门了,至于什么破坏犯罪现场?小兰能和别人一样吗?这可是自己的女儿,怎么会破坏现场?那得叫协助破案。

    老双标的毛利小五郎打开门后,却意外的发现门口除了匆匆赶来的小兰之外还有一名陌生的女性。

    “咦?不好意思!这位是?”

    “啊!失礼了!我叫浅井诚实!是这座小岛上诊所的医生!”

    “爸爸!浅井医生东京人哦!她只是在这里工作罢了!”

    “哈?是吗?那还真是巧!”

    “何止呢?两年前,龟山勇村长死亡的时候,就是她验的尸呢!浅井姐姐医术可是相当了得呢!”

    “哦?是吗?没想到浅井医生还有这种本事啊?”

    “哈哈哈!没办法!本来干法医的人就少,就像我们这种偏僻地方更是不可能有什么法医了。如果东京那边实在忙不过来的话,我们也就只能临时客串一下了!”

    “哈哈哈!浅井医生不用解释!这些我都懂得!我只是在感叹你一个女孩子居然会如此勇敢的!毕竟一般人面对尸体还是有些不适应的!即使在学校见过很多次大体老师,那也是泡了很久的了,和这种新鲜的毕竟不一样!”

    “是吗?我觉得那种才更恐怖一些吧?哈哈哈!”

    于是在闲聊一会儿后,没等到目暮警部的毛利小五郎就让浅井诚实看了看村泽周一的伤口,根据浅井医生的推断,村泽周一大概是凌晨两点到四点左右去世的。

    瞄了一眼已经被柯南从钢琴架后面掏出来的录音机后,不动声色的浅井诚实很是详细的介绍了村泽周一的情况,就连凶器她都大致推测了一下。

    得到这些信息的毛利小五郎当然也很是感谢她的帮助,就在她们聊的相谈甚欢的时候,无意扫过窗子的浅井诚实突然指着窗户外面惊咦了起来。

    “咦?那是什么?感觉在反光啊!”

    “嗯?的确!不过可能是一些贝壳海螺或者沙粒里面的石英什么的吧?”

    “哦!对了,这扇窗户是毛利侦探打开的吗?我记得活动中心一般窗户都是关着吧?”

    “当然不是!我们来到这里后还来来得及……”

    “等等!凶手也有可能不是从大门出去的!该死的!刚刚只想着推逻辑了!怎么就没想到沙雕们说的破案先看现场呢?这窗子很可能是凶手进来或者出去的地方啊!那如果沿着这扇窗户去查的话,有没有可能发现凶手的脚印什么的?从而锁定凶手是谁?”

    想到这里的毛利小五郎顿时激动了起来,急忙围着窗户仔细观察了起来。

    很遗憾,沙雕们说的什么被窗户刮下来的衣服纤维什么的是一个没有。除了一些尘土之外,什么都没发现到。

    不甘心的毛利小五郎随后带着柯南他们就绕到了这扇窗户外面。让他意外的是,那个发光的物体居然不是他想的贝壳什么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反而是一枚硬币,看样子应该是美币。

    “一枚掉在沙滩上的钱币?会是凶手昨天逃亡的时候,留下的吗?”

    想到自己关于平田和明这个人身份的推论,毛利小五郎还是用手帕包着手将那枚硬币捡了起来。

    就在他想要发现更多东西的时候,不远处海里某个浮浮沉沉的黑影有些引起了他的怀疑,因为那个黑影怎么看怎么像一个人。

    越看越像的他,立即向着海里跑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在浅井诚实,小兰和老巡查的帮助下,毛利小五郎终于将那个黑影拖了上来。

    “叔叔,这个人是?”

    “刚刚跟在黑岩辰次村长身边的平田和明!”

    “什么他就是平田和明?”

    “没错!没想到这才过了几个小时,再看到他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毛利先生!平田和明确认死亡,死亡原因应该是窒息而亡,而从他脖子上的勒痕来看的话,应该是被人勒死后弃尸在这里的!死亡时间应该大约是……”

    “很好!第二具尸体了!这个凶手可真猖狂,我想我们也许应该和川岛先生聊聊了!我不会再放任他行凶了!”

    “可是叔叔!我们还没有证据证明凶手是他啊!你这么冲上去,他不承认怎么办?”

    “那他卖嗨粉……”

    “人家都选择在这里交易了,你觉得他家里会留下吗?我觉得我们还是从其他思路来想办法吧!”

    “其他思路?可恶!这群混蛋!”

    这种明明知道凶手是谁,却没有证据去抓对方的感觉,让毛利小五郎很是抓狂。

    就在他挠头想要想出一些证据的时候,因为一系列事情接踵而至的慌乱被他遗忘到记忆角落的一条沙雕们提供的线索被他突然又记了起来。

    “对了!老巡查!你那里是不是有活动中心仓库的钥匙?”

    “是啊!怎么了?毛利侦探怎么突然问这个?”

    “当年麻生圭二遗留下的东西,是不是都被你锁在里面了?”

    “哈?的确是!这你怎么知道的?”

    “哎呀!这你就别管了!我们快去回你那里找钥匙!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能不能将这些混蛋抓住就看它了!”

    “这……好吧!反正目暮警部他们也没来,我们将平田的尸体搬到琴房后,就去我那里拿钥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