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重生1998之混也是种生活 > 第258章 大山深处的工厂
    (上一章被404了,看两天后能不能放出来吧)

    “钟主任想把这些竹笋出口到东北亚?”吕思思优雅地给他续上一杯茶,然后一副不置与否的模样。

    钟涛见状,不由地心里咯噔一下,探究似地看着她:“吕经理,莫非有什么不妥?”

    吕思思笑了笑:“钟主任可能不太清楚,岛国和棒子国那边虽然比较喜欢吃竹笋,但现在并不是向他们出口这些筇竹笋和方竹笋的最好时机。”

    看到钟涛眼中的狐疑,吕思思隐蔽地瞥了一眼杨铸和同样好奇的张孟平,然后耐心解释道:“咱们先来说岛国。”

    “岛国虽然是个物资贫乏的国家,但是本土的竹子其实并不少,竹笋自然也不缺;”

    “虽然由于人工成本的原因,那边对于低价优质的外来竹笋是有需求的,但是他们国家对于本国农产品的保护政策全世界都知道,除非你是出口原材料,不然一个华夏的品牌想要挤进去,没有个五六年的深耕是见不了什么效果的。”

    “再说棒子国,棒子国的情况跟岛国大同小异,虽然他们那边竹笋的产量不高,对进口的需求量不小;”

    “但棒子国本身是个很奇怪的国家,他们一边仇恨岛国,一边富人和中产阶级却以食用岛国进口的竹笋为荣,包装上印着岛国进口的字样,就可以卖出高价。”

    “而另一边,对于非岛国进口的竹笋,他们却采用了很有些极端的本国保护政策——在正常情况下,如果你出口的不是原料,那么就必须采用贴牌生产的形式,把产品装在他们本国品牌的包装里才能卖到他们国家。”

    说到这,吕思思看了一眼露出了然神色的张孟平,这才总结道:“总之,这次铸投国贸联合希望集团在贵县这边建厂,本质上虽然是在响应国家的扶贫号召;”

    “但我们毕竟是企业,自然有着正当的商业诉求,原料出口这种利润微薄且没多少商业价值的事情,我们是没什么兴趣的。”

    这倒是实话,铸投国贸今年已经开始通过更换包装,把那些速冻素菜食品以made in漂亮国的名义投放在岛国和棒子国里了。

    虽然目前的销量远远无法跟漂亮国相比,但整体却还算不错,前景也很乐观——尤其是眼下正在走通某些关系,打算把这些速冻蔬菜食品作为他们国家小学的校餐组成部分,并且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之后。

    事实证明,以爸爸国的名义去攻坚儿子国,不但可以事半功倍,利润也绝对是杠杠的,故而吕思思对于这种通过出口原料赚点辛苦钱的生意毫无兴趣。

    就算要进入东北亚市场,那也是要等到这两个国家的O2O项目成了气候,然后用华夏品牌的名义正大光明地在那里攻城略地。

    ………………

    看到吕思思不为所动的样子,钟涛有些失望。

    看样子,出口创汇这记功劳怕是与自己无缘了。

    不过好在对方既然对竹笋市场做了详细的调研,那就说明这两位美女要建竹笋加工厂的事情并不像随口说说而已,因此心中又热了起来。

    “吕经理果然博闻多见,对于海外的事情竟然如此如数家珍,在下受教了!”钟涛先是一脸佩服地朝着吕思思竖了个大拇指;

    接下来,话音一转,切换到另一个话题:“看来吕经理和林总对于这个竹笋项目是成竹在胸啊,那我就不献丑了!不过不知道二位对于建厂的地址有什么中意的地方没有?这可是当前的第一大事!”

    杨铸在一边暗自点了点头,都说官场无庸才,果然很有道理;自己虽然不爽这位钟主任摘自家兄弟的桃子,但这种绝不死缠烂打,却步步紧逼的谈话节奏,却是张孟平当前绝对欠缺的。

    看来,就算这位钟主任以后下海,谈业务这块也绝对没问题。

    而吕思思这边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位钟主任是个老手,如果按照正常流程,她自然要跟对方打打太极,等磨到对方心理预期值降到极低水平的时候再出手,从而谋取更多的政策支持和便利;

    但这个厂子明显是杨铸给自己的朋友送功劳的,她自然不能再这么干,把肥肉剃干净了才把骨头出去,岂不是落了自家老大的面子?

    当下也很干脆地说道:“虽然具体厂址落在哪还需要进一步确定,但落在这西沙河村附近却是没跑了;只不过到到了建厂的时候,得劳烦张科员这边帮忙组织一下村民,毕竟这边过于偏僻,就算是我们愿意出高薪,但建设所需的人力依旧会是个大问题。”

    看见吕思思非常和善地朝着张孟平点头示意,钟涛一愣,然后眉毛微微皱起:“建在细沙河村这边?”

    “吕经理,恕我直言,细沙河村这边虽然离笋园近,但总体来说,我觉得可能建在乡街上比较合适一点。”

    看见微笑着不回话的吕思思,钟涛赶紧解释:“吕经理不要误会,我并没有干涉贵公司决定的意思;之所以建议你们把竹笋加工厂建在乡街上,主要是基于以下几个考虑。”

    “第一呢,工厂建起来,肯定需要配套的电力;”

    “实不相瞒,虽然细沙河村这边几十年前就通上了店,但线路老化厉害,电压更加不稳,完全不能满足工业用电的需求,一旦因为电压不稳毁坏了机器设备,那就糟了。”

    “第二呢,产品生产出来了肯定需要运输;”

    “但是诸位也在这边呆了两天,自然知道这边虽然依山傍水,风景很是不错,但那道路嘛……艰险难行不说,遇到下雨天,更是随时会发生落石,雨要再大一点,山体滑坡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不是我自曝家丑,虽然我们镇雄很是重视每一家来我们这来投资的企业,也很想力所能及地服务好你们;但无奈我们家底太薄,如果专门为你们在细沙河村这边修一条路的话……我们的确力所不逮。”

    “第三呢,说句实话,细沙河村这边虽然有不少竹林,但杉树乡其它地方能产竹笋的竹林也不少;”

    “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要不还是把工厂建在乡街上?”

    “那里离各个村子都比较近,这样的话,其它村子的村民也可以靠采摘点竹笋改善下经济收入。”

    一旁静听的林可染笑了笑,这位钟主任虽然说的非常在情在理,怎么看都是为她和村民们考虑的样子,但没少跟地方官员打交道的她自然知道,眼前这人之所以如此大费口舌,所求者却未必是他说的。

    当下毫不客气地拒绝:“钟主任,谢谢你为我们着想,但在细沙河村这边建厂的事情我们已经决定了,不会更改的。”

    钟涛愕然,犹豫了半晌,才开口问道:“林总,我能知道原因么?”

    林可染笑了笑:“钟主任无需多想,之所以决定在细沙河村建厂,并不是我们不知道您说的那些问题,而是基于市场层面的通盘考虑之后,我们认为交通、电力那些问题,都可以去克服。”

    “既然用电紧张,那大可以向贵县电力局发出申请;由我们出资,专门铺设一条可适用于工业生产的电线,届时也可以顺带着改善这边村民用电情况,也算我们做点好事了。”

    “既然道路是个问题,那大不了我们自己掏钱,由贵县政府协调,修上一条可以适行的四级公路,即便按照3万元/KM(2000年时价)的价格算,也花不了多少钱。”

    钟涛听着林可染轻描淡写的样子,不由地惊呆了。

    要知道,电线这事放在一旁,毕竟镇雄县再穷,也没脸让一家来自己地盘投资的企业独立承担铺设费用;

    但修路这事……即便只修建细沙河村到杉树乡这一段的公路,那也是足足23公里啊,那就是足足百万元的投资!

    再加上工厂本身至少两三百万的投资和承诺的那一所希望小学……啧啧,这希望集团和铸投商贸还真是有钱啊!

    自己这辈子除了国家带头的几个项目外,还真是第一次遇到企业有这么大的手笔。

    钟涛一边感慨,一边却更是疑惑:“出于市场考虑……企业不是应该考虑成本么?”

    林可染扫了一眼同样满脸好奇的张孟平,也不遮掩,对着他笑了笑,解释道:“现在国内已经进入品牌时代,一味地过分追求控制成本并不可取。”

    “对比压缩生产成本而言,其实我们更看重品牌的溢价因子。”

    张孟平看到钟涛等人的眼神诧异地向他扫过来,有些局促,但依旧耐不住好奇:“溢价因子?在这建厂跟品牌溢价有什么关系?”

    林可染拿起面前的公道杯,主动给他倒了一泡茶,然后递了过去:“所谓好山好水出好茶,其实这个道理适用于几乎所有的农产品,比如说——好山好水出好笋也没有人会觉得任何不对;”

    “事实上,细沙河村这边的筇竹笋跟方竹笋这么好吃,品种固然是一个先天性因素,但这边无处不在的山泉水却也绝对不能忽视,而且……更有噱头!”

    “想想看,一颗竹笋,品种不凡,更是长在磅礴灵气的乌蒙山脉,每日里被清澈刺骨的泉水滋养,故而含有更多的微量元素,风味也更独特——这种说法是不是很容易取信于人?”

    “再接下来,如果这颗竹笋的预处理过程,没有被任何自来水侵染,接触的全是天然泉水,是不是给人的期待感更加强了几分?”

    “接下来,如果我告诉你,这颗竹笋从采摘到预处理,中间的间隔不超过6小时,几乎100%还原新鲜风味呢?”

    “最后,如果我告诉你,这颗竹笋所加工的地方,是在大山深处,没有接触过任何的污浊空气和化学物质,保持着最贴近于自然的感觉呢?”

    “是不是这一系列故事说下来,你会觉得这笋,不卖个10块钱/棵,简直对不起它自己?”

    看到有些瞠目结舌的钟涛和张孟平,林可染轻轻嘬了一口茶:“所以,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非要在细沙河村建厂的理由。”

    “一座【建在大山深处的工厂】,才是我们想要的东西!”

    “为此,多付出点代价又算得了什么!”